第1章 幻 影
奶茶闲人2016-07-20 17:233,015

  北京

  廖府别院 荒园

  一盏灯笼若隐若现的穿梭在亭台楼榭间,草丛里的蛐蛐一高一低的吟唱着,萤火虫忽闪忽闪,夏日的晚风吹得灯笼里的火苗摇曳着,提灯笼的人儿,左右的寻找,分明听到脚步声,院中的荒草已经高过腰了,难道是幻觉,手腕上的铃铛被撩动的叮叮当当响,前方没有路了,提灯笼的人儿踌躇着,突然右肩被人拍了一下,她定在了原地一动不动,一个影子绕到她的面前,灯笼的光亮,印出了那人的身影,“有影子,就还是人了!”如珍珠般的汗珠已经挂满额头,她抬起了头,看到一张面具,急速跳动的心,开始平缓了下来,她深深的吐了口气,一件长衫披在了她的身上,带面具的人从她的手中接过灯笼,她把长衫拢了拢,轻声的说:“这里的蛐蛐声没有竹海里的蛐蛐声好听!”带面具的人拉过她的手,牵着她穿梭在荒草中,萤火虫在他们周身环绕……

  前门火车站

  在火车站的出口,人群拥挤着。有穿旧式旗服的,也有穿新式洋装的,也有旧加新混搭的,有留齐肩长发的,也有三七分的新式头,行色各异,语种各异。在东北角站着三位身形窈窕的女子,最左边的那位个头相对娇小,齐耳的短发,是时下女学生最爱的学生头,穿着一套淡粉色衣裙,手中的那块牙白色镶金边的锦帕举在眉前,垫着脚尖努力的在出站人群中搜寻着;中间的女子手中撑着一把伞,身着深黄缎刺绣莲花纹女大襟上衣,下身同色系的凤尾裙,同样翘首搜寻;最右边的女子最是摩登,一身西式装扮,从后身看,还疑为洋人女子,数她搜寻的最为厉害。出站的人变得越来越少了,粉衣女子说道:“会不会是下一趟车,或许是明天!会不会我们来晚了!”“不会的,一定是这趟车,他在信中说的就是今儿,一定错不了!”摩登女子说。撑伞的女子没有接话,“会不会贪玩,先走了!”在心里暗想。

  “大少奶奶!”三人同时回头看着身后的人,一个中等身材的少年提着满身的大小物件,艰难的说着。“小鲁!少爷呢?”三人又同时搜寻着小鲁身后的人,可都不是。“少爷…我和少爷很早就出来了,少爷说要如厕,让我等着,一等就半个时辰了。”“早该想到二哥哥会这样了!”粉衣女子嘟囔着,摩登女子在小鲁的身上搜寻着,看见了一个小皮箱,高兴的叫道:“找到了!”连忙从小鲁的身上缷下,粉衣女子说道:“凌姐姐,你来接二哥哥,不会就为了这个小皮箱吧!”“要不你以为是什么?”“啊!…”撑伞女子笑了笑,叫来家人,帮小鲁拿行李,摩登女子背上小皮箱,对她说:“嫂子,我回去了!”“你还没见到霖海呢?”“我见他比见我爹娘的次数还多呢?”说完向她们摆了摆手,叫了辆黄包车,先行离去。“嫂子,凌姐姐和二哥哥不是一对吗?”撑伞女子笑了笑说:“怎么,怕你的凌姐姐和你抢秦罗衣?”粉衣女子脸上立刻一片绯红。

  永定门大街

  数来宝、滑稽二黄、大鼓、口技、杂技、还有拉洋片,这才是真正的北京,才是他陈霖海思念的故乡。多久了,5年零3个月25天。不用Good morning和Hello了,只要说:“您吃了没!”他绕着天桥走了一圈,在一家茶铺坐了下来,要了一碗大碗茶,慢慢的品了起来,“嗯,就是这个味道!”

  邻座一青衫少年,放下手中的茶碗,把茶钱放在桌上,对老板说:“老板,茶钱给您搁这儿了。”老板立马过来,殷勤的招呼着:“哎!秦…”青衫少年示意老板,老板没有把未完的话继续,一声:“您走好,您常来。”陈霖海看着青衫少年的背影,再看看自己身上的洋服,眼睛一亮,想到了什么,喝完茶,放下茶钱,快步离开。

  廖府别院门外

  一群孩童围着一个成年男子嬉戏着,那成年男子当牛做马学狗叫,脸上还被画得满脸乌龟,孩童的笑声和成年男子的学狗叫声此起彼伏着,那男子的额头已经渗满汗珠,不过脸上却挂着这世间最无邪的笑容。青衫少年看着眼前的一切,竟被这无邪的笑容吸引着,旁人看来他是受辱的,可在他的心里却是最快乐的。那男子转头看见站在一旁的青衫少年,立马停止嬉戏,起身,坐在他背上的孩童被摔了下来,一声惨叫,他没有理会,只是展开最灿烂的笑容走向青衫少年,突来的状况,让青衫少年往后退了几步,那男子急速上前,大声冲青衫少年喊道:“大哥哥!大哥哥!陪狗儿玩,不对,大哥哥说不叫狗儿,叫多福,多福。”青衫少年没有再后退,也笑着说:“你叫多福!”“多福,嗯,多福!大哥哥你说狗儿以后会有好多好多的福气!”青衫少年从怀中掏出锦帕,帮着多福擦掉脸上的乌龟,多福蹲下扬着脸让青衫少年擦着,突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拉着青衫少年,“大哥哥,你还疼吗,疼吗?”刚才还是无邪的笑脸,此刻却变得焦虑了起来,围着青衫少年来回的转着,“大哥哥,大哥哥,你还疼吗,疼吗?”眼睛里已经热泪满眶了。青衫少年不知道怎么了,连忙安慰多福:“不疼,不疼了!”多福疑惑着,青衫少年在多福的面前转了一圈,抬了抬腿,举了举手,证明自己没事,“你看!”多福用手捏了捏青衫少年的胳膊,破啼而笑,摆着手说:“不疼了,不疼了!”

  青衫少年把多福带进了廖府,帮多福擦洗了一番,拿了些糕点,多福拿着一大把的糕点,把自己塞的个满嘴,青衫少年倒上一杯水,喂着多福,边说:“慢点吃,慢点吃,这些都是多福的,吃不完,哥哥给多福包上带回家慢慢吃。”多福点了点头,青衫少年想起了,问: “你家住哪儿啊!”多福看了看,说:“这就是我家啊!”青衫少年笑了笑说:“多福可以把这当多福的家!”

  “狗儿!”突来的一个声音,青衫少年转过头,“安叔!”一个头发斑白的老者,“少爷!”

  “安叔认识多福!”安叔上前来到多福的身边,仔细端详着多福,眼睛开始变得红红的,摸着多福的头:“狗儿!”“是多福!是多福!”多福纠正道,安叔点了点头,“多福!多福!多福过的好吗?”“好!好!多福有糕点吃,姐姐对我好,哥哥也对我好。”

  “安叔认识多福?”

  安叔点了点头,但没有详细的说原由,正在这个时候,一个丫鬟来通报: “少爷,门外有一个女人说想找一个叫多福的人!”

  “可能是多福的家人,让她进来吧!”

  一位身穿米白缎蓝色绣边旗袍的淡雅女人跟着下人走了进来,容貌秀美,眉间一股女子少有的英气,不过是乎被蒙上了一层灰色的东西,遮盖了些神采。看见多福,紧张的神色松弛了下来,多福看见这女子,马上放下手中的糕点,欢快的来到这女子身边,口中不停的叫道:“姐姐,姐姐!”那女子拉过多福,对青衫少年歉意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打扰府上了。”

  “没有!”青衫少年说。多福拉着女子的手,指着青衫少年说:“姐姐,大哥哥,大哥哥!”那女子拉过多福,轻声的说:“不是大哥哥!”多福倔强的说:“是大哥哥!大哥哥!”那女子再次歉意的对青衫少年说:“不好意思!”“不打紧!”“多福,跟姐姐回家去!”多福竟然出奇的听话,放下手中的糕点跟着那女子,那女子歉意的告别,转身正要走,看见了一旁的安叔一怔,安叔点了点头,那女子也点了点头,拉着多福出大厅门而去。青衫少年把糕点包了起来,递给安叔,“安叔,替我送送!”“是,少爷!”

  一路上两人沉默着,只有多福不停地自顾自的快乐着,走到府院的大门,一个带银色面具的人迎面走来,安叔冲他鞠了个躬,面具男人回了下礼,多福看见了那银色的面具,马上上前伸手就要拿,面具男人一个转身躲过了多福的手,多福开始嚷嚷:“我要,我要!”那素雅女人一把拉过多福,歉意的对面具男人鞠了下礼,安慰多福说:“姐姐给你买去!”“我要孙悟空的,孙悟空的!” “好,孙悟空的!”

  面具男人停在原地,等着他们走出大门,才向大厅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