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红 笺
奶茶闲人2016-07-25 17:003,188

  思远学堂

  陈霖海终于有机会站在讲台上了,看着这么多双眼睛,不怕天不怕地的自己竟然有些紧张,喉咙口感觉一股干涩,他尝试着说话,张口嘴,声音竟然没有发出来,昨天晚上自己演习了那么长时间,怎么今天……他笑了笑,说: “孩子们,昨天背了一晚上的讲演词,今天一看着你们,好像……”他挠了挠头,本来梳理整洁的发型,一时间变成鸟窝状,教室里一下子哄堂大笑。陈霖海一拍手说: “还是这种气氛好!”也跟着笑了起来, “从今天开始,由我暂代你们张老师,上你们的艺术课。”他伸出两个手指, “两个月!”有个学生说道: “艺术课还需要代吗?”陈霖海没有明白这位学生的话,疑惑的看着他,一个女生接话了: “艺术课只是自修课的代名词!” “为什么?”陈霖海问道。女生接着说: “那只是个名词。”陈霖海笑了笑说: “从今天开始,不一样了!”孩子们都看着他, “知道世界有多大吗?”孩子们摇了摇头,他接着说: “很—大!”孩子们听到他的回答发出嘘声一片,他继续说: “知道世界上有多少种语言吗?”孩子们静了下来, “很多种!”有些上当的感觉,教室里开始窃窃私语。陈霖海继续说道: “不管世界有多大,语种有多少,有一种东西,它可以跨越世界,模糊语种,甚至游走在时间里。那就是---艺术!”孩子们开始安静了下来, “艺术在书本上的概念好像比较复杂。复杂呢,就不去研究。从身边开始吧!”他扫了一眼整个教室,目光停在了刚才发言的女生身上, “这位同学,能不能请你站起来一下。”女学生诧异的站了起来,陈霖海说: “我想请一位同学来形容一下这位同学的穿着?”有位学生自告奋勇的站了起来: “蓝色的上衣,黑色的裙子。”陈霖海还想期待着他能多说些,可是没有。他示意他坐下,说: “这么漂亮的女同学,你都没仔细的看啊!”孩子们开始笑了起来,那位女同学脸红了。陈霖海也笑了笑说: “蓝色的上衣,没错,不过呢?描述的太短了。蓝色的窄腰大襟衫袄,9个字,他5个字,好像也没有比他长多少。”孩子们嘿嘿的笑着。 “挖成鸡心形的领口,袖口露腕呈喇叭形衣摆圆弧形。”孩子们一边听他讲解,一边仔细的看着女生的是上衣。 “黑色的马面裙。是不是很好看!”孩子们点了点头。 “这就是艺术—服装艺术。” “好看,就是艺术吗?”有个学生说道。陈霖海皱了皱眉头,点了点头: “你这句话很短,但很精辟!能让人感觉美的就是艺术。你的这句话说的也很艺术!”大家又都笑了起来……

  已经下课了,教室里只剩下陈霖海,他看着空空的座位,再看看自己身后的黑板,还有黑板上自己龙飞凤舞的两个字—艺术。他开始笑了起来,自言自语的说: “陈霖海是老师了。老—师!”

  海疏影整理着自己的办公桌,准备收拾收拾就回家了,陈霖海吹着口哨走了进来,冲着海疏影说道: “下课了!”海疏影点了点头。陈霖海说: “你好,我是新来的代课老师,我姓陈!”他上前伸出了自己的右手,等待着海疏影能够伸出她的右手,不过海疏影只是自顾自的收拾着,收拾完毕抱着一些书,转身离开,只剩一脸期待的陈霖海, “陈老师,第一次上课感觉怎么样?”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看着发愣的陈霖海。顺着陈霖海的目光看见了海疏影的背影,笑了笑,轻声的在陈霖海的耳边说: “迷上了!在咱们这迷上她的可不少。”陈霖海摇了摇头,想解释,中年男人暧昧的拍着他的肩笑了笑。小鲁出现在办公室的门口。陈霖海连忙拉着小鲁往僻静的地方走去。 问道: “你怎么来了!你想让人知道我来这上课啊?”小鲁也警惕地看了看周围,说: “Mrs 凌让少爷您去趟段公馆。” “为什么?”陈霖海问,小鲁说: “ Mr查在段公馆!”陈霖海点了点头, “知道了!”陈霖海对小鲁使了使眼色,示意小鲁先离开。小鲁说: “老爷可是千里眼!”陈霖海瞪了瞪小鲁,小鲁胆怯地往后退着,陈霖海举起右手,小鲁撒腿跑开,陈霖海挠了挠自己的头发,一摸才发现全是油,看来今天上的发油有些过量了。

  段公馆

  还没走进凌寒絮的画室,陈霖海就闻到了一股酒香,还有他们的高谈阔论。他的脑海里已经浮现了一个画面,走进果然如此。查理已经喝得满脸通红,手中拿着画笔,可是画笔却落不到画布上,凌寒絮不文雅的倒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凌寒絮看着出现在门口倒着的人,她转了转想看清楚,结果身子一滑,陈霖海健步如飞的一跃,接住了要摔倒的凌寒絮,凌寒絮就势依在陈霖海的怀中,来回地磨蹭着,搅得陈霖海有些发热,凌寒絮抬起头,看着脸有些发红的陈霖海说: “你也喝酒了!脸这么红,醉了!”陈霖海把凌寒絮一推,把她推回了椅子上。只听见查理说: “Snow,你现在才知道他醉了,他早就喝醉了!”陈霖海看着眼前的这两个人,摇了摇头,他起身想给他们倒些茶,却发现茶壶是空的。他走出画室,开始往大厅走去。前面的月亮门一道身影滑过,他走上前去,看见一个穿着戏服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他正要上前看个究竟,听到有人叫他: “二少爷,你在找什么?”原来是段公馆的下人。陈霖海摇了摇头说: “能给我们泡些茶吗?你们家小姐和客人好像喝的有点多了。”下人点了点头,陈霖海眼前还想着那个戏服背影,说: “今天有堂会吗?”下人摇了摇头说: “没有啊!老祖宗很早就休息了。”陈霖海点了点头,没有再问了,也许是自己眼花了。

  廖府别院 荒园

  初静提着灯笼,来到荒园的那间屋子,今天好像太开心了,开心的都睡不着,走着走着就走到这了。她摸着屋子里的东西,依旧没有灰尘。她来到那个镜子前,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她摸着身上穿的新衣服,把衣袖贴近鼻子,用力的闻着。有一股香味,倒底是什么香味她说不上来,可是她喜欢,就像她喜欢的檀香一样,说不出与其它香味的不同。她抬起头,突然看见镜中一个模糊的影子,她吓得往后退了退,影子一恍而过,她拿起了灯笼,紧紧地握住,她试着找寻那个影子,只看见在荒草中一个人矗立着, “杜丽娘!”她轻声的叫着,因为隔着一段距离,她看不清杜丽娘的脸,但是却感觉到了她的眼神,有些凉,只见杜丽娘转身轻盈的往走廊深处走去,初静想都没想就跟了过去,她是在走吗?还是在飘?初静也加快了自己的脚步紧跟着。穿过了一道又一道门,初静环视着周围,廖府别院原来这么大,当她回过头来,杜丽娘已经不见了。她感觉自己呼吸有些急促了起来,上前了几步,用手想找东西扶一下,结果扶着的手一滑, “嘎吱!”她身体一失衡,是一扇门,门开了,她把灯笼高高的举起,想让自己把周围看的更清楚。原来是一个房间,她走了进去,屋子很干净,好像是一个寝室,很雅致,分辨不出是女子还是男子的寝室。她深吸了口气,给自己壮了壮胆,口中念着: “般若波罗蜜, 般若波罗蜜, 般若波罗蜜……”灯笼扫过书桌,她看见几个立着的相片,她走近,拿起了一个, “杜丽娘!”她惊讶的叫道,底下有几个字,是[皂罗袍•好姐姐]!落款是—影! “影! …”她突然想起了荒园那把古琴上的“白”字。他们之间会有关联吗?照片中的杜丽娘美得让人窒息。罗衣的杜丽娘自叹不如了。那双眼睛怎么感觉那么熟悉呢?初静回想着,可是想不起来。她放下,拿起了另外一个,是一个穿着“文明新装”的美丽女子。应该20岁出头,下面也有一行字: “红笺小字。说尽平生意。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没有落款,字迹好像和刚才的不一样,比较潦草,像是一时心情写下的。怎么这字迹也有些眼熟?!她看了许久,这女子……某些影像在她的眼前晃动着,不过却不能定格,她摇了摇头放下,伸手去拿第3个,正在这个时候,有人一把拉过她,她吓得一声惊叫,原来是银奴。银奴一把把她拽了出来。初静想要去拿灯笼,银奴折回拿过灯笼,拉着初静出了那个屋子。把门关上。用手语说道: “我们只是这的住客!”银奴好像在生气。初静感觉银奴拉着她的手掌在冒着汗。初静没有说话,只是跟着银奴穿梭在廖府别院的院落中。

  第3个照片上是一个20左右的俊美少年,嘴角微微的上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