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入 局
奶茶闲人2016-07-21 16:582,645

  段公馆

  陈霖海出神的看着凌寒絮那副没有完成的肖像画,脑子里却浮现的是绣庄门口看到的那张女子的脸,那张脸不停的和另外一张脸交错着。凌寒絮拿着一把刚洗干净的画笔进来,看见在一旁出神的陈霖海,她没有叫他,一边调着颜料,一边静静的观察着他,她认识陈霖海快有20年了,虽然他们才21岁。可能是太熟悉了吧,凌寒絮很难把陈霖海摆放在大家所期待的位置上,她知道这让陈霖海很苦恼。她拿着画笔准备继续那幅未完的肖像画,可是拿画笔的手却犹豫的晃动着,她闭上眼睛,回想着银奴的样貌,忽而清晰,忽而模糊,自己的记忆力不会这么差吧!银奴的银色面具不停的在眼前晃动着,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凝神,银奴的面具慢慢的透明了起来,她是乎看到了面具下的那张脸——被隐藏在阴影中的脸。那双眼睛一会儿如寒冰刺骨,一会儿又如烈火灼肤,是什么让这张脸这么的奇特难以捉摸?她睁开了眼睛,从迷幻中挣脱了出来,她定了定神,回头身后的人却不见了。

  陈霖海漫无目的的逛着段公馆,在棋亭停了下来,他看见段云棠独自一人在下棋,他正要上前去,突然段云棠起身坐在他自己对面的位置,神态变化起来,和以往陈霖海看见的段云棠不太一样,像是另外一个人。神态举止变得莫测了起来。他在和谁下棋?陈霖海想。另外一个自己吗?秦罗衣是不是也一样?

  吉祥戏院

  戏台上上演的还是《游园惊梦》,不过这回秦罗衣扮的不是杜丽娘,而是反串柳梦梅。扮演柳梦梅的秦罗衣也同样出彩。难怪男女戏迷都这么多。人说唱戏的是疯子,看戏的是傻子!陈霖海看着这满场的人,看着他们脸上的神态,人生其实也是一场戏,是看戏的傻子,也是演戏的疯子。疯也好傻也好。谁叫入戏了呢!?

  秦罗衣卸完妆,散场后的吉祥戏院变得寂寞了起来,刚才还迤俪如梦,现在就剩下空空的戏台,空空的席座。他看着空空的戏台,突然想起了自己第一次站在台中央的情景来。也就是在那一刻,他感觉自己变得完整了。银奴拍了拍他,他从自己的沉思中醒了过来。跟着银奴走出了吉祥戏院。

  廖府别院

  陈霖海跟着安叔穿梭在廖府别院的楼台中,没想到廖府别院原来这么大,这么的精致,不过有些荒凉。小鲁垂头丧气的跟在后面,他已经被他们家少爷给折腾了一个晚上了,一大清早的又囔囔着来廖府别院,也不知道少爷是不是中邪了,竟说些不着调的话,说什么祝英台,秦老板是祝英台!?如果秦老板是祝英台,那他小鲁就是四九了。

  从远处传了咿咿呀呀的声音,在这个雾重的清晨,那声音显得格外的空灵,陈霖海感觉自己仿佛身处旷谷空山中,而那声音像照进这空山中的第一缕阳光,唤醒了整个空山中的精灵。雾蔼中,一个袅娜的身影舞动着长长的水袖,像水墨画般时而显现,时而隐没。

  “少爷!”安叔叫道,秦罗衣收回了水袖,转过身来,看见了眼前目光飘离的陈霖海。 “陈二少爷,一大清早来不知有何贵干?”

  陈霖海神游的魂好像还没有回定,身后的小鲁,摇了摇他, “少爷!少—爷!”急促的叫道。陈霖海终于回神过来,看着小鲁,小鲁夸张的挤弄着他那小小的眼睛,陈霖海反应过来,瞬间展现出他最灿烂的笑容转过身来看着秦罗衣。小鲁开始为秦老板担心起来,因为他们家少爷如果出现这么灿烂的笑容,接收这笑容的人就要遭殃了。

  “关关雎鸠,在河之舟;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秦老板,您可让多少男子寤寐求之啊!”陈霖海暧昧的说着。

  秦罗衣浅笑的说: “二少爷,是雾太大了,还是您雌雄不辩啊?”

  陈霖海走到旁边的桃花树下浅笑回之: “秦老板可曾听说过两性花!一朵花中有雌蕊也有雄蕊。”他摸了摸桃树叶,接着说: “这棵树开的就是两性花。花可以雌雄同株,秦老板您说人呢?也可以吗?”陈霖海盯着秦罗衣,想看到他的表情和眼神,不过让他失望了,没有任何变化。

  秦罗衣说: “二少爷跟着洋人学的就是这些吗?”

  看着气定神闲的秦罗衣,陈霖海眼珠一转,说: “我来继续男人之间的秘密!”他把“男人”两个字说的格外的响亮,秦罗衣还是微微一笑。陈霖海继续说: “前些日子,从朋友那寻得一残局,想让秦老板看看!”

  秦罗衣说: “仅仅只是看看吗?”陈霖海用手点着秦罗衣,笑着说: “和聪明的人说话呢?省口水!”秦罗衣叫安叔摆上棋盘,陈霖海手脚麻俐的摆上了那残局,然后说道: “不过,得给游戏下些料!”秦罗衣说: “上局赢的可是我,怎么没有这种说法!”

  陈霖海摸了摸鼻子说: “可以补上,只要秦老板想好,陈某上刀山下火海都行!不过这次你要是输了,这料不能抵了!”

  “可您要再输了,可就是双料了!”秦罗衣挑衅的说。

  “愿赌就得服输!明日上午我在千壶翁等秦老板来破此残局。”陈霖海说完转身叫道: “小鲁,回家睡觉了!”小鲁哈欠连天睡眼惺忪的跟着陈霖海离开了。

  雾开始渐渐的散去,金色的阳光开始普照着。秦罗衣看着金色中陈霖海的背影,怎么自己的喉咙感觉一股酒的辛辣味。

  秦罗衣在书斋的榻上不同的变换着他的坐姿,就像一组被剪辑的照片,银奴从进门到现在足足看了他半个时辰,看着他在棋盘上不停的比划来比划去。他转身抬头看着窗外,这样得折腾一个晚上了。当他转回来的时候,刚才还在榻上的秦罗衣,此时已经在他的眼前了,用那双清澈的眼睛乞求的看着他。银奴故意躲闪着他的目光,秦罗衣不依的用眼神缠着他,银奴用手语说道: “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秦罗衣灰心的在银奴的旁边坐了下来,他在想那家伙会准备什么样的料等着他?他垂头丧气的趴在旁边的桌子上,银奴起身来到榻旁,仔细的看着棋盘上的残局,这残局看是风平浪静,其实静湖下波澜暗起。红方只须一着,便可把黑方将死。他没有在动手,不过在他的脑海里不停的变化着, 黑方一路车沉底将军,红方回马阻隔,车吃马再将军,红方炮打车……

  一旁趴在桌上的秦罗衣嘴角一扬,就知道你不会见死不救。他起身也来到榻上,看着已经入神的银奴。他和银奴近得已经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声了。思绪开始漫游了起来,第一次银奴教他下棋……

  银奴从书架上翻出了一本古旧的书--《适情雅趣》(在现存的象棋古谱中,是最具有规模的,原刊于明朝隆庆庚午年间(公元一五七O年),由金陵徐芝(字玉川)精选,会稽陈学礼(字养真)校正,全书共十卷,分为八册,卷一至卷六共列残局因式五百五十局)一边翻阅着,一边看着那盘残局,看来摆这盘残局的人真是个高人,他已经很久没有碰到了,他抬眼看见秦罗衣已经趴在一旁睡着了,他摇了摇头,看着秦罗衣香甜的睡样,宠爱的摸了摸他额前的头发,给他找来枕头和锦被,然后再次拾起《适情雅趣》,再入残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