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玉 壶
奶茶闲人2016-08-07 11:413,587

  陈府

  经过一夜的风雪,整个大地一片苍茫。一辆马车停在了陈府的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个女子正是凌寒絮,她今日却是一身中装,梳的也是与服饰搭配的中式头,显得和以往不一样的婉约。陈府下人迎上,凌寒絮吩咐了几声,然后往陈霖海的院落走去,一问丫头,知道陈霖海还没醒,但她还是依旧直闯陈霖海的厢房。陈霖海和查理因为昨天晚上睡的晚,所以到现在都没醒,凌寒絮走进,看见书桌上地上都散落着纸张,她一一的看着:明湖春、吉祥戏院、海棠花绣娘、淡黄色披肩、白书玉 ,还有几张速写画:美丽的头饰、穿披肩的女子袅娜背影;还有一张是杜丽娘,不过不是秦罗衣扮上的杜丽娘,但倒有几分相识。她把它们拾起,罗列在书桌上,不过还是没看出个头绪来。她走进卧室,看样子还在熟睡,她上前摇晃着陈霖海和查理,开始没有反应,她趴在陈霖海的耳边叽哩咕噜的说了些什么,陈霖海腾的坐了起来,用脚踹着查理:“查理,起床了!”

  凌寒絮在陈霖海的耳边到底说了些什么,不太清楚,不过凌寒絮用这招叫陈霖海起床,每一次都是功效良好,陈瑶儿曾经想让凌寒絮教她,凌寒絮说保密。凌寒絮唤醒他们来到外厅,陈瑶儿已经装束齐备匆匆的走来。

  “凌姐姐。”陈瑶儿还没进门,声音先到。今天的陈瑶儿看上去更像个精致的瓷娃娃了。“都准备好了,走吧咱们叫罗衣哥哥去!”陈霖海和查理已经穿戴整齐,洗漱完毕,不过还有有些卷容。瑶儿问凌寒絮:“你确定今天罗衣哥哥不用上戏吗?”

  “我确定,我昨儿个叫家人特意到吉祥戏院问廖老板的,秦罗衣这两日都在家休息!可以了吧!”陈瑶儿高兴的叫了起来。陈霖海走到凌寒絮的跟前,还一边打着哈欠:“这么早,干吗去?”凌寒絮拽着她来到屋外,屋外白茫茫的一片,陈霖海的卷意一扫而光,他跑到院中,这是他回国后看见的第一场雪,查理也跑了出去,中国的古典院落在白雪的装饰下,简直像个仙境。陈霖海抓了一把雪悄悄的塞到查理的后脖子里,查理啊的一声,脸扭曲了起来,随手抓了一把就朝陈霖海扔去,一时间这两个大男人打起了雪仗。站在一旁的陈瑶儿凌寒絮格格的笑着。

  廖府别院

  经过昨夜的折腾,秦罗衣还是早早的起床了,身穿一套白色的练功服,在雪地里跑着圆场,吊着嗓子,飞舞着水袖。咿--咿--呀--呀,空灵的声音响遍廖府别院的每个角落。安叔急速的走来:“少爷,有客人来。”秦罗衣停了下来,安叔递上擦汗巾,秦罗衣擦拭着额头和脖子上的汗问:“都是谁啊?”安叔回答:“陈家二少爷、陈家三小姐、凌小姐、还有一个洋人。”秦罗衣笑了笑: “是他们!你让他们稍等片刻,我换身衣服就来。”

  秦罗衣换了身衣服,走进大厅,陈瑶儿欢快的迎了上来,挽住秦罗衣的手臂,陈霖海连忙说:“小丫头,你能不能矜持点。”陈瑶儿冲陈霖海扮了鬼脸。凌寒絮也上前挽住秦罗衣的另一边,查理笑着说:“桃园三结义!”陈霖海拍了下查理的脑门:“别跟别人说,中文是我教的。桃园三结义,那是三个男人,他们两女一男!!”查理伸着3个指头比划着。凌寒絮问秦罗衣:“初静呢?起来了吗?”陈瑶儿也说道:“对啊,初静姐姐呢?和我们一道去踏雪啊!”秦罗衣说:“昨晚她有些冻着了,所以还没起身呢?”陈瑶儿焦虑的说:“很严重吗?要不要看大夫?”秦罗衣说:“已经让她把药服下了。”凌寒絮说:“方便的话,我们去看看她!”秦罗衣看了看安叔说: “安叔,你去问问小姐,能不能见客?”安叔点了点头说:“老奴这就去。”陈霖海奇怪的问:“秦罗衣,你还有个姐姐吗?”陈瑶儿说:“罗衣哥哥有个孪生姐姐叫初静!”陈霖海眼前飞速恍过一个影子,那就是他见过两次的绿衣女子。“原来是她!”秦罗衣看着他,陈瑶儿说: “谁啊!”陈霖海摇了摇头,安叔回来对各位说:“我家小姐说她的病容不好让客人们看见,说等身子好些了,再向各位陪不是。”凌寒絮说:“那到不用,让你们家小姐好好休息吧。”秦罗衣拱手施礼说:“代家姐谢过各位的关心了。”然后转身对安叔说:“你让银奴准备马车吧!”凌寒絮说:“其它的都不用了,我都准备好了。”

  陈霖海问:“那我们到底去哪儿?”

  凌寒絮一笑:“绝对是个好去处?”

  陈瑶儿说:“不会是香山吧!”

  凌寒絮摇了摇头,陈霖海说:“但愿去的真是个好去处,可别妄费了这第一场雪!”

  玉壶山庄

  两辆马车行使在一条蜿蜒的路上,马铃声清脆的响着,后面的马车里时而传来笑声,坐在前面马车里的人不平的唠叨。陈霖海说:“他们俩是不是太过分了,瑶儿年纪小也就算了,她凌寒絮一个大家闺秀,怎么…怎么…”查理拿着他的速写本,手中的碳条飞速的画着:“You jealous!”“jealous?!我嫉妒,哈哈哈,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陈霖海为了掩盖自己用脚踢了踢一旁的小鲁,在沉睡的小鲁被踢的一跃而去,只听到碰的一声,陈霖海和查理表情扭曲着,可是当时人却只是发呆,沉睡的细胞苏醒了:“啊—啊—”查理看向陈霖海,陈霖海别过脸看向窗外,装无辜的吹着口哨。

  马车拐进了一个山坳,眼前出现了一座美丽的山庄,屋檐下一排风铃,被风吹的叮叮当当响,煞是好听。马车在山庄的门口停了下来,几个穿青袍的人迎了上来,他们一行陆续下车,一个管家打扮的人笑着朝凌寒絮走来:“小姐,一却都按您的吩咐准备好了。”凌寒絮也笑着说:“贵叔,谢谢您了。”秦罗衣抬头看着“玉壶山庄”流金匾额,凌寒絮说:“玉壶山庄在上元节是它最美的时候,不过今天晚上也可以看到最美的玉壶。”查理不解的问:“玉壶是什么?”大家笑了笑,查理求助的看着陈霖海,陈霖海说:“Moon,月亮。” “Moon,玉壶?”查理无法把这两个东西之间划上等好,“Why?为什么?”陈霖海皱了皱眉头: “这是中国文人的说法。”查理还是没明白。

  走进玉壶山庄才发现它原来这么大。陈霖海觉得自己家的府第已经够大了,可玉壶山庄比他家还要大上一半。陈霖海问凌寒絮: “认识你这么久了,我怎么不知道你们家有这么大的山庄?”凌寒絮说:“这是老祖宗出嫁时娘家给的嫁妆,很多年了,老祖宗也只是偶尔来住一段时间,上元灯节的时候在这儿过,冬日的时候来的多些,其它时间都是空的。因为这儿能看见最美的玉壶,这儿有上等的瑶池。”“瑶池!”秦罗衣说,陈霖海也不解:“天上的瑶池吗?”凌寒絮只是笑着:“等一下,你们就知道了。”

  凌寒絮让管家给他们几个人分配好了房间,男人们住一个院,女人们住一个院。银奴的房间在秦罗衣的隔壁,收拾完毕,凌寒絮和陈瑶儿各自换了身劲装,他们在大厅吃了些东西,凌寒絮领着大家来到玉壶山庄的后山,后山有座鹿园。凌寒絮把望远镜递给秦罗衣,秦罗衣从望远镜中看见了隐没在白色山林中的长角梅花鹿,陈霖海着急的从秦罗衣的手中抢过望远镜,看见了一只头似马、角似鹿、尾似驴、蹄似牛的动物,他叫道:“四不象,四不象!”把陈瑶儿惹的跳了起来,要抢陈霖海手中的望远镜,“我要看,我要看,我要看四不象!”“好好好,给你!”陈霖海心不甘情不愿的把望远镜给瑶儿,瑶儿拿起望远镜:“四不象在哪儿?在哪儿?”陈霖海用手扶着望远镜:“看见了没?”陈瑶儿终于看见了:“看见了看见了,好像不止一只!”陈霖海唰的一下又把望远镜抢了过来自己看,气的陈瑶儿跟他闹了起来:“二哥哥,你几岁了?”陈霖海无赖的说:“你不也都十六了嘛!都可以嫁人了。”陈瑶儿看硬的不行,开始用软的:“二哥哥,我的好哥哥,世上最疼瑶儿的哥哥,就让我看一下吧,就一下。”啪的一声,陈霖海手中的望远镜被人给抢走了,查理把抢到的望远镜递给瑶儿,瑶儿高兴的接过还冲陈霖海作了个鬼脸。

  管家和下人牵来了几匹马,凌寒絮说:“我们来玩个游戏!”大家一听,马上聚了过来,“鹿园狩猎,不过不是真的狩猎。在鹿园有很多种鹿,一共有多少只,母的有多少只,公的有多少只,这些只有贵叔知道。我们可以分成三组,每两人一组,哪一组说的数字和贵叔的真实数字接近,哪一组就算赢,剩下的两组就输了,时间限制是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必须在这集合,如果没有准时回来的也算输。”陈霖海问:“赢了有什么奖励吗?”凌寒絮说:“贵叔会准备好的。”“谁跟谁一组?”查理说。贵叔手中握了几个签说:“这儿有6支签,两支两支一样长,抽到一样长的就是一组了。”说完贵叔依次把签拿给他们,每个人都抽了自己的签,只有小鲁没有。小鲁叫道:“少爷,那我呢?”陈霖海看了看小鲁说:“你就跟着小姐,小姐由你照应着。”“噢!”小鲁点了点头。他们摊开手,凌寒絮和银奴的一样长;陈霖海和秦罗衣一样长;查理和陈瑶儿的一样长。三组就这样分好了。贵叔给他们每组发了个袋子说:“袋子里是水、号、火折,水是喝的,号是当你有危险的时候用来呼唤其它人,火折是留着备用的。”三组人把自己的怀表都对了一下,上马,秦罗衣看了看银奴,银奴递给秦罗衣一把小匕首,秦罗衣把它挂在腰间,用手语说:“小心!”银奴也回了句: “你也是。”贵叔吹起了号角,七匹马往山林飞奔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