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鹿 鸣
奶茶闲人2016-08-08 11:422,416

  玉壶山庄

  一个时辰以后,银奴和凌寒絮是最早一组回来的,过了一会儿,查理、陈瑶儿和小鲁这一组也回来了,他们在看着怀表,时间滴嗒滴嗒走着,大约又过了半个时辰,天色开始变化了起来,感觉又要下雪了,银奴有些坐不住了,他翻身上马,凌寒絮吩咐贵叔带些人带上火把进山找人。又嘱咐陈瑶儿和查理别乱跑,自己也翻身上马追着银奴进山。

  秦罗衣醒了过来,自己已经在一个很深的山坳中,他四处搜寻着,大声的叫: “陈霖海…陈霖海…”他爬了起来,结果腿没有知觉,他揉了揉自己腿上的穴位,双脚开始恢复了知觉,他试着站了起来,走了几步,恢复了正常。这个山坳被厚厚的雪覆盖着,他找寻着那个装有号角和火折的袋子,结果没有找到。他继续呼唤着陈霖海,往前搜寻着,在不远处发现了埋在雪堆中的陈霖海,他连忙上前,扶起陈霖海,陈霖海的额头被划破了,留着鲜红的血,秦罗衣撕开自己的衣袖,给陈霖海包扎,他唤着陈霖海的名字,陈霖海没有反应,他用力的打了陈霖海一个耳光,陈霖海终于在这个耳光中醒了过来,视线模糊的看着秦罗衣:“你…你…竟然敢打我!”秦罗衣说:“不服气的话,站起来,要回这个耳光。”陈霖海努力的睁开眼睛,挣扎的想站起来,秦罗衣搀扶着他,结果还是倒下了,秦罗衣翻开他的左腿裤脚,鲜红的血滴落了下来,他从腰间拔出匕首,划开陈霖海的裤脚,陈霖海的脚踝已经红肿的厉害,他用手触碰着,陈霖海咬着牙,额头上冒着汗。看来伤得不轻。陈霖海问:“咱们俩怎么下来的?”秦罗衣揉着他脚上的穴位,说:“为了救一只崖边的幼鹿。”陈霖海稍微的舒服了些:“结果呢?”秦罗衣找来枯枝,又撕了自己另一个袖子给陈霖海的腿扎上固定了一下,秦罗衣说:“幼鹿救上了,咱俩下来了。”陈霖海笑着说:“那就好。”秦罗衣看着陈霖海说:“看不出来你还挺有爱心的。”陈霖海说:“看起来你也不是那么弱不禁风的。”他们两看着彼此哈哈的笑了起来。天开始暗了起来,秦罗衣说:“看来又要下雪了,得想办法离开这儿。”他扶起陈霖海,陈霖海试着走了几步,还好经秦罗衣包扎一下好多了。陈霖海说: “你懂医术?”秦罗衣笑了笑:“久病成医。”陈霖海看了看秦罗衣,秦罗衣说: “小时候经常会有这样的伤那样的伤,我和银奴没有钱找大夫,只有自己给自己治了。”陈霖海从出生就被家人保护着,就算是在英国留洋的那五年,身边还有个小鲁,还有父亲的钱,他看着秦罗衣说:“了不起!”秦罗衣也看着他, “那样还能活的这么优秀。真的了不起。”陈霖海一本正经的摸了摸秦罗衣的头,秦罗衣的心颤抖了一下,他扶着陈霖海往前走着:“找找看,这山坳有没有出口。”

  银奴骑着马穿梭在山林中,他从怀中拿出一片竹叶,吹着,他一直在心里说着:“你一定能听到,一定能听到。”他一遍一遍的吹着,跟在后面的凌寒絮高喊着: “霖-海,罗-衣!你们在哪? 霖-海,罗-衣!”突然他们听到远处传来马的啼叫声,连忙跑了过去,有两匹马,正是秦罗衣和陈霖海骑的那两匹马。银奴下马,跑到那两匹马跟前,也就是说他们就在不远处,凌寒絮叫着:“霖-海,罗-衣!听到了吗? 霖-海,罗-衣!”

  银奴在马的周围检查着,发现了些脚印,他跟着脚印走去。走着走着,在崖边有只幼鹿在来回的徘徊着。脚上还在流着血,眼睛里衾着泪,银奴上前,幼鹿有些惊惶,他伸出手,轻轻的触摸着幼鹿的头,幼鹿温和的靠向银奴,银奴一把把它抱起,转身把它交给凌寒絮,指了指幼鹿流血的腿,银奴再次回到崖边,发现崖边的雪有被滑动的痕迹,可是崖底比较深,他再次吹起了竹叶。

  山坳中的秦罗衣听到了那熟悉的竹叶声,连忙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了一片竹叶,也吹了起来,崖上的银奴听见了,连吹了几声,山坳中的秦罗衣也连吹了几声,“是他,是银奴!”他欢快的叫着。他扶着陈霖海坐下,可是山坳这么深,银奴又该怎么把他们救上去呢?

  银奴试着往崖下爬,凌寒絮叫了起来:“危险,别下去,等贵叔他们来吧。”银奴看了看天,如果再这样下去,雪就下来了,还不知道崖下的罗衣有没有受伤,如果受伤了那可就危险了。他没有犹豫,从腰中拿出一把短柄剑,用来固定,一步一步的往崖下爬。贵叔带着一帮人刚好赶到。贵叔来到崖边,探身往下看,银奴已经快下到一半,在心里暗叫道:“好身手。”他回头对凌寒絮说: “他不会有事的。”转身对崖壁上的银奴喊:“山坳的西北角有出口。”

  银奴顺利的下到了山坳,他再次拿出竹叶吹了起来,秦罗衣听见了欣喜的往声音处跑去,他飞身扑到银奴的怀中,银奴也紧紧的抱着他。“喂,两个大男人干吗抱的那么紧啊,这儿还有个受伤的人呢?”陈霖海使出全身的力气冲这那两个相拥的人囔囔到。那两人好像意识到什么,秦罗衣连忙又回到陈霖海的身边说:“看来你伤的并不是很重啊,还有那么大的力气囔囔。”银奴跟了过来,检查着陈霖海的伤口,秦罗衣已经包扎的很好,他用手语说:“我们得敢紧离开这儿,马上又要下雪了,晚了找不到出去的路,我们三个就得困在这了。”陈霖海看着银奴双手飞快的比划,又看见秦罗衣不住的点头,问秦罗衣: “他说什么?”秦罗衣说:“他说你这么重,恐怕我和他都抬不动。”陈霖海挣扎的想站起来:“我可是标准身材。啊!”结果还是疼的又坐下了。秦罗衣说: “玩笑话都分辨不出来。”“有说玩笑话那么认真的吗?”陈霖海不知道自己该笑还是该哭。银奴把陈霖海扶上自己的背,陈霖海看着秦罗衣,秦罗衣说: “我可背不动你,所以你得老实点,银奴要不高兴了,那你就得留在这儿,”秦罗衣看了看身后空荡的山坳,双手合十,“陪各位姐姐妹妹了。”陈霖海疑惑的也看了看:“什么姐姐妹妹?”一阵寒风吹来,陈霖海打了个冷颤,赶紧抓紧银奴的肩,闭上嘴不再说话了。

  就这样,他们三人掺着扶着往西北角的出口走去,雪花开始飘了起来,离出口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从前方传来马蹄声还混合着犬叫声,一匹白马冲在最前面,白马飞奔而来,秦罗衣看清了骑在马上的人,陈霖海也看清楚了,叫道: “段大哥,段大哥!”马上的人正是段云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