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听月
奶茶闲人2016-08-15 11:463,372

  吉祥戏院

  今天的吉祥戏院白天整休。演排全本《牡丹亭》,戏台上此时正是第23出--《冥判》,杜丽娘病逝后幽魂进枉死城,鬼王钟馗查询杜丽娘的出处和死因。一身皓色的杜丽娘,飞舞着水袖莲步快行幽幽来到鬼王钟馗案前,一群小鬼惊艳于杜丽娘的美色。

  有人送来封书信,是给秦罗衣的。银奴接过,看了看那信封上的字,立刻把那信揣到了自己的怀中。

  鬼王钟馗查出杜丽娘的姻缘,确实和柳梦梅红线深系,所以放她出枉死城。杜丽娘谢过鬼王在花神簇拥下出枉死城。

  秦罗衣一下台,安叔立马送上茶,秦罗衣接过,喝了一口,才发现是安叔不是银奴,就问: “银奴呢?”安叔说: “不清楚,应该是有些事吧!”秦罗衣脸色有些疑惑,不过没有再问,银奴的事情只有他自己说才能知道的。

  “啪”的一声,秦罗衣眼前一闪,等他反应过来,原来是有人在给他拍照。他以为是凌寒絮,不过却是他。段云棠又连续拍了几张,拍完吩咐人把相机收拾起来,来到秦罗衣的身边说: “罗弟,我已经问过廖老板,今天你的戏排完了,剩下的时间能否借我一用?”秦罗衣不解的看着他,段云棠接着说,“有些好东西,想和罗弟分享。”秦罗衣点了点头,指了指自己的这一身行头说: “我换了衣服就来。”

  秦罗衣换过衣服上了段云棠的马车,往段公馆的方向而去。

  段公馆

  段公馆秦罗衣上次来过的,那时正是初秋,后花园美的都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这次是冬日,雪还没化去,虽然没有秋日动人的颜色,可皓色一片的花园显得特别的空灵。他在想杜丽娘的牡丹亭在冬日是不是也该是这样。秦罗衣拾步跨过月亮门,走进这皓色的世界。段云棠笑了笑,跟着秦罗衣入画来。湖面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冰,他上前用脚试了试,段云棠怕他有事,上前拽着他的胳膊,秦罗衣滑了几步,段云棠也跟着他滑行了起来。段云棠示意秦罗衣张开双臂滑行,秦罗衣照做了。在南方长大的秦罗衣,来北京两年了,还是第一次在冰上滑行。周围的景色在移动,风滑过他的手和他的脸庞,感觉着它在自己的耳边倾诉些什么。

  他想起了竹海的竹塔来,那是银奴搭建的,站在竹塔的最顶端,张开双臂,感觉着风滑过手臂滑过竹海,竹海里的浪潮翻滚着,一浪接一浪。就仿佛自己飞翔于其间。当深夜无风明月高挂的时候,整个世界都仿佛沉睡了,只有他和银奴在竹梢,在明月下背靠着背,用竹叶说话,你一句我一句。

  段云棠看着秦罗衣脸上的笑容问: “想到什么开心的事情吗?”秦罗衣羞涩的点了点头,他这一笑,让段云棠忘了自己身处何方了?眼前浮现了那张脸,桃花飞舞中、水袖舞动中、烟火灿烂中……他知道,他回来了!

  陈霖海明明听到后花园中的笑声,可是走进园中,却看不见有人,他摇了摇头,退出月亮门,往凌寒絮住的院落走去。

  段云棠带着秦罗衣走进了自己的书房,打开了那道暗门,秦罗衣很是惊奇,那道门后出现了一个楼梯,段云棠在前带路,秦罗衣跟着。一个空中花园出现在秦罗衣的眼前,刚才自己还在白雪皑皑的冬日怀念着色彩斑斓的秋日,没想到这空中花园春色盎然。

  透明的屋顶,上面还覆盖着一些残雪,秦罗衣在想象着如果是晚上,就可以看到高挂着的明月了。袖珍的小风车翻滚着,流水涓涓,浇灌着这空中花园里的各位花神们。石头垒起的鱼池里,红色的鲤鱼自由的嬉戏着。

  段云棠已经点上了茶炉,准备着烹茶。红袍的茶香开始弥漫在这个空中花园中。秦罗衣赞叹着: “陶渊明发现了桃花源,段兄建造了一座美仑美奂的空中花园!陶先生若在,会不会赋诗一首?”

  段云棠给他到了杯茶,秦罗衣闻了闻茶香,品了一口。段云棠笑了笑说: “陶夫子爱的是山野,在山野中可找不到我的听月阁。”

  “听月阁!这座空中花园叫听月阁。”秦罗衣说。

  段云棠点了点头,指了指,秦罗衣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看见了由花朵组成的“听月阁”三个字。“聆听月亮的声音!”段云棠说。

  “聆听月亮的声音!”秦罗衣又想起了竹塔,在那也能聆听到月亮的声音,喃喃的吟道:“ 听月楼头接太清,依楼听月最分明。摩天咿哑冰轮转,捣药叮咚玉杵鸣。”

  “乐奏广寒声细细,斧柯丹桂响叮叮。 偶然一阵香风起,”段云棠举杯,秦罗衣也举杯,相视一笑。异口同声的说: “吹落嫦娥笑语声。”

  段云棠把秦罗衣送到门口,陈霖海也正要回家,远远的就认出了门口的秦罗衣,小跑的上前: “你怎么会在这儿?”秦罗衣和段云棠回头,秦罗衣说: “是你啊!”段云棠说: “正好,你替我送送罗弟。”陈霖海点了点头,段云棠转身对秦罗衣说: “如果想听月了,欢迎罗弟再来。”秦罗衣点了点头,站在一旁的陈霖海插嘴道: “什么听月?”段云棠和秦罗衣相视神秘的笑了笑。

  永定门大街

  马车路过永定门大街,陈霖海叫停了下来,拖着秦罗衣下了马车。对马车师父吩咐道: “你回去吧,对你们家少爷说,人送到了就行了。”马车师父点了点头,调转车头回去了。

  秦罗衣看着远去的马车问陈霖海说: “你又玩什么花样?”

  陈霖海气馁的说: “你怎么对我陈见那么大?”

  秦罗衣笑着说: “那是因为某人曾经做过的一些事情。”

  陈霖海可爱的笑着说: “我现在成长了。”

  秦罗衣怪异的看着陈霖海,陈霖海知道自己又说了句很那样的话。没想到秦罗衣噗哧的笑了起来,陈霖海可恶的看着他。

  秦罗衣说: “你还真是个活万宝箱。”

  “什么意思?”陈霖海问。

  “活着的宝贝很多!”秦罗衣认真的说。

  “活着的宝贝!”陈霖海眼睛一转,“你说我活宝!”他的瞳孔开始扩大。不过秦罗衣已经离陈霖海数丈远了,不用眼睛看,都知道陈霖海此时的脸色了。他快乐的挤进人群,陈霖海气急败坏的在后面追着。

  拉洋片的摊位上,陈霖海和秦罗衣贴着镜头看着里面变化的画面,听着满口大金牙的老板唱着滑稽的《大花鞋》: “往那里头看看哪,第二张,你们再看看,南乡有个二姑娘。二姑娘得了一个着慌的病啊,许下了泰安神州去烧香。浑身的衣裳都做完毕,只剩下一双花鞋没有做上。红缎子买了四十八匹,绣花钢针买了两皮箱。四外又把那裁缝找,十八个裁缝请到家乡。九个裁缝纳鞋底,九个裁缝做鞋帮。十八个裁缝敢情不够用,又来了十八个丫鬟来帮忙。花鞋以上绣了一个莲花瓣哪,光绒线就用了四个抬筐,哎——光那绒线用了四个抬筐……”陈霖海和秦罗衣看着镜头里滑稽的画咯咯的笑着,秦罗衣转头对陈霖海叫道: “二姑娘!小生这厢有礼了!”拱手给陈霖海行礼。

  陈霖海羞答答女儿样,细着嗓子娇滴滴的说:“相公,你不嫌奴家脚大吧!”

  火光飞舞的杂技场里表演的是“火流星”。在杂技师父的手中的两个火球,时而幻化成互相追逐的两颗流星在空中交融成一个火圈,火星四射; 时而幻化成一双烈火凤凰的双翅,展翅翱翔。杂技师父一会儿单手飞舞;一会儿双手交叉飞舞;一会儿背后飞舞;一会儿用嘴咬者飞舞。真是眼花缭乱!秦罗衣和陈霖海的手掌都要拍断了,满眼都是飞舞的火流星。

  在卖面具的摊位上,秦罗衣挑了个孙悟空的面具,陈霖海说: “你还笑我幼稚,你自己不也一样吗?”

  秦罗衣戴上面具说: “孙悟空就幼稚吗?”

  陈霖海摇了摇头说: “孙悟空不幼稚!幼稚的是喜欢孙悟空的你!”

  秦罗衣摘下面具,摸着面具,沉默了一会儿说: “它是我小时候唯一的记忆!”

  陈霖海看着一下变的有些忧伤的秦罗衣,收起了嬉笑的态度说: “小时候唯一的记忆?!”

  秦罗衣点了点头:“也是对爹娘最后的记忆。”

  “你是个孤儿!”陈霖海惊讶的说。

  秦罗衣笑了笑,转身看着这个热闹的夜市,感觉自己似曾来过。他再看了看手中的孙悟空面具,有一张戴孙悟空面具的脸开始浮现了出来,嘴角的那抹微笑,让自己的心没来由的感觉温暖。“你喜欢孙悟空?”有个声音在问他,他点了点头回答: “喜欢!”

  陈霖海看着秦罗衣,感觉他有些异样问: “你在和谁说话?”

  秦罗衣抬起眼,眼神有些迷离,看清了陈霖海的脸,回过神来: “没有,”他指着孙悟空面具说: “我喜欢孙悟空。”

  “我知道!”陈霖海说。他挑了个二郎神的面具带上接着说: “我喜欢二郎神。”

  秦罗衣带上他的孙悟空面具,插着腰说: “我老孙还怕你三只眼不成。有种的就放马过来!”

  “石猴子,别太猖狂,看招!”

  他们俩你出招我拆招的打闹了起来,都忘了付钱了,急得老板大叫: “唉,还没付钱,没付钱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