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活冢
奶茶闲人2016-09-19 11:493,937

  候家墓园

  海疏影早早的带着多福来到候家墓园。多福自顾自的在候家墓园中穿梭着,像是在寻宝。海疏影清理着白书玉墓上的积雪。书玉是爱美的人,是没办法容忍自己乱糟糟的样。

  “知道你喜欢干净!”海疏影说,“还画画吗?有人陪你下棋吗?”

  她从锦盒中拿出了一本手抄本的书,字迹飘逸--《竹香斋》。(中国象棋残局谱,出版于清嘉庆二十二年即公元1817年)她点燃《竹香斋》一角,“这是初集第一册,你先看着,第二册我下回再给你带来。”

  多福转悠着整个墓园,研究着每一个墓碑。转悠了一圈,有些累了,他来到海疏影的身边,问:“姐姐,你在干吗?你怎么玩火啊!”

  海疏影笑了笑说:“姐姐在跟大哥哥说话呢?”

  “大哥哥?!”他起身旋转看着周围,寻找着,除了他们俩,就只有这一座座墓碑了,“大哥哥在哪?我怎么没看见啊?”

  海疏影指了指白书玉的墓碑,多福疑惑的靠近墓碑,眼睛瞪得大大的,他不明白自己的大哥哥怎么变成了一块大石头,“大哥哥!大哥哥!”他用手把墓碑从上到下摸了个遍,又爬上了墓顶,坐在墓上看着海疏影:“姐姐撒谎!”

  海疏影招了招手,让多福下来:“大哥哥在看书呢?别打搅他!”

  多福还是不明白,看着海疏影招手,想站起来,结果脚下一滑,摔了下来,双脚顶到墓碑的后面,海疏影吓的脸色一惊,连忙上前:“多福!多福!”

  多福感觉到脚发麻,好像顶到了什么?只听到“哐当”一声。他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海疏影看见墓的右侧闪开了一道口,一道四四方方的口。她被眼前出现的景象给震得目瞪口呆。多福走近那道口,跨过是台阶,海疏影拽住多福,多福说:“姐姐,有台阶!”海疏影把多福拉到自己的身后,在那道口外,往里探视着。她在身上摸了摸,摸出了火折,点燃,抬脚跨进顺着阶梯往下走,多福跟着。海疏影怎么也没想到书玉的墓是个活墓。

  墓中的空气中弥漫着檀香,那是属于书玉的檀香。在墙壁上她发现了一盏灯笼,她点燃提着灯笼继续往前探着。

  “姐姐,这是哪儿?”多福问,“是大哥哥的新家吗?”

  海疏影回答不上来,因为她对于眼前的一切完全茫然。终于台阶没了,来到平坦的地方,她把手中的灯笼高高的举起,这个地方的摆设怎么和书玉牡丹园屋中的一样啊?只不过中间多了一副棺木。她停住了脚步,眼神呆呆的看着那副棺木。多福好像发现了宝一样,摸着墓中的物件。他转悠了一圈,在那副棺木前停了下来,他把耳朵贴在棺木上,用手敲了敲。他疑惑的抬起了头,用手去推棺盖,海疏影见状,马上上去阻止,不过慢了一步,多福竟然推开了棺盖,探头看棺内,“啊!”

  海疏影也探身看向棺内,她也同样“啊!”的一声。

  在棺内躺着一人——杜丽娘!

  海疏影看着棺内的杜丽娘,她伸出手触碰着杜丽娘的脸,感觉到了暖暖的温度和鼻息之间的呼吸。她的手开始微微的颤抖着,口中喃喃的念叨:“书玉!书玉!”

  棺内的人儿没有反应,像是熟睡。多福看着海疏影,又看看棺内的人儿:“姐姐,你怎么了?”

  杨安平来侯家墓园接海疏影和多福,墓园中没有人,他疑惑了。他站在墓园门口:“来过走了吗?”转身想离去,不过又折了回来,走到白书玉的墓前。墓被清理的很干净,烧过残留的灰烬还有些火星。“刚走吗?”他突然隐隐约约听到了些声音,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模糊不清。他看着周围,周围没人!那声音继续的传来,感觉是从自己站着的地方传来的,他绕着白书玉的墓转着,转到右侧那道四方口,杨安平脑中轰的一下空白了。“活死人墓!”

  他抬起脚跨了进去,在黑暗中摸着前行,在心中暗数着脚下的台阶数,渐渐的看见了一些光亮,也听见了些声音。

  “醒醒!醒醒!你是谁?”这声音他最熟悉,他走到了平地,也看清了这活死人墓中的一却。他上前,看着棺中的人,“秦罗衣!”

  “啊!”他突来的一句话,惊吓到了海疏影和多福。

  “是我!安平!”他连忙拽着海疏影和多福的手,这两人才定了下来。杨安平用手探了探棺内人的鼻息:“秦罗衣怎么会在这!”

  赵大树一帮人跟着海疏影来到侯家墓园,都惊呆于眼前的一切。杨安平在给秦罗衣诊治,陈霖海冲了过去,“罗衣!罗衣!”叫着呼喊着。

  廖涣之也急却的问杨安平:“他怎么了?”

  赵大树也关切的问:“难道又是曼陀罗?”

  杨安平摇了摇头说:“他只是睡着了!”

  “睡着了!”廖老板、陈霖海异口同声的叫道。

  赵大树仔细的查阅着这墓中的一却,他看了看自己抚摸过墓中物件的手,没有什么灰尘。这个活死人墓是有人经常打扫的,否则是不会这么干净。那这个打扫的人会是谁呢?入口进来了一个人,像一阵旋风,那人从陈霖海的怀中抱过秦罗衣,摸了摸秦罗衣的脉象,脉象平稳,秦罗衣确实是在睡眠中,他抱起秦罗衣急切的出墓。陈霖海愣在原地都没有反应过来。廖涣之跟着出墓。杨安平拉过还在玩耍的多福,牵过海疏影,对陈霖海和赵大树点了点头,然后也出墓而去。

  墓中只剩下赵大树和陈霖海,陈霖海担心秦罗衣也要出墓,赵大树拽住他说:“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陈霖海说:“你怎么知道罗衣不会有事?”

  赵大树说:“不是说他只是在睡眠中!”

  陈霖海一脸不解,“为什么呢?秦罗衣为什么会在——”他指了指眼前的这个地方,“还是棺木中睡觉!?”

  赵大树说看了看棺木:“喔,好精美的纹饰!睡在这种地方,都有些贵气!”

  “贵气!还是鬼气!”陈霖海觉得自己要被自己的口水给淹死了。

  “你说,侯佳老爷怎么对白书玉这个义子这么好,比亲生的还亲?”赵大树说。

  “建一个活死人墓,就是对他好啊!”陈霖海说。

  “看墓中的摆设,更像活人住的居室。”赵大树说。

  陈霖海也开始仔细的看着这个活死人墓,的确墓中的一却就像有人在这生活似的。为一个死去的人建造这样的墓,建墓的人对死去的人该是多么的思念,“建墓的人是谁?”陈霖海问。

  “侯佳老爷!”赵大树说,“你说这墓隔壁侯佳天睿的墓,会不会也是个活死人墓?”

  “侯佳天睿?!侯佳天睿是谁?”对于这个名字陈霖海很陌生。

  赵大树说:“小时候听过一些传闻。”

  陈霖海转过头来,看着赵大树,赵大树走到棺木的旁边看着棺内中摆着的一套锦服,因为秦罗衣曾经躺过,有些乱。陈霖海也看着棺内说:“和这墓主有关吗?”

  赵大树点了点头说:“侯佳老爷有个独子,名字叫着侯佳天睿,说到这侯佳天睿就该从他的出生之前开始说起。侯佳是个贵族,但人丁却不兴旺,传到侯佳老爷这辈,人丁就更加稀少。侯佳夫人更是个传说。”

  “侯佳夫人?!”陈霖海问,“侯佳这个家族怎么都这么富有传奇性。”

  赵大树笑了笑说:“对哦!侯佳夫人娘家姓白,本是个汉人,父亲是前朝的汉臣,世代书香门第。满汉是不能通婚的,可是这个汉女不仅美貌倾城还才高五富,机缘巧合被老佛爷给挑上,给入了旗籍,本想给光绪爷做后妃的,没想到这女子呢自己先挑了个闲云野鹤之人——侯佳滕,也就是侯佳老爷,并且以死反抗老佛爷,老佛爷也是太爱这女子了,竟然成全了她和侯佳滕的这段姻缘,那时可是一段佳话。”

  “还真是个奇女子!”陈霖海感叹着。

  “嗯,奇女子!可是这样的奇女子老天爷也并不眷顾。”

  “怎么了?”陈霖海问。

  “这对佳偶婚后琴瑟和鸣,却多年未育子女。对于人丁稀少的侯佳府来说,还是件严重的事情。侯佳老夫人想让侯佳滕纳妾以续侯佳的血脉,可是侯佳滕坚持此生妻子只能是自己夫人一人,哪怕自己老死无子嗣送终侯佳血脉终结。”

  “后来不是有了吗?不过结果还是无子嗣送终,白发人送了黑发人。”陈霖海说。

  赵大树看了看墓中,接着说:“后来侯佳夫人怀孕了。”

  “侯佳天睿!”陈霖海说。

  赵大树摇了摇头说:“在侯佳天睿之前,应该说是侯佳天睿的姐姐。”

  “侯佳天睿还有个姐姐?!”陈霖海问。

  “不过出生没足月就没了。”赵大树说。

  “侯佳府还真是人丁稀薄啊!”陈霖海说,“他们家会不会受什么诅咒了吧?”陈霖海刚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他警惕的环视着这墓中的一却和自己旁边的棺木,猛吞了下口水。

  赵大树也环视着,“侯佳滕将近不惑之年的时候,侯佳夫人再次怀孕,对于侯佳府上下来说这可是一件大喜事,可是……”赵大树停顿了下来。

  “不好的事情又发生了?”陈霖海说。

  赵大树点了点头说:“体弱的侯佳夫人隐瞒了自己身体的不适,坚持要生下腹中的孩子,孩子还没足月早产了。孩子出生了,侯佳夫人只看了孩子一眼就去了。”

  “人丁稀薄!”陈霖海说,“后来呢?”

  “没足月的孩子,又没有了母亲,能够活下来是不是是个奇迹?”赵大树说,陈霖海点了点头。“可是就算能够活下来,活得也是生死悬于一脉之间。不过又发生了一件事情,四五年以后。”

  “什么事情?”陈霖海问。

  “侯佳滕从潭柘寺带回了一个小沙弥。”赵大树说。

  “小沙弥!”陈霖海奇怪的问,“谁?不会就是白书玉吧?”赵大树点了点头,“啊!真的是白书玉啊!”

  “那小沙弥也就四五岁左右。侯佳滕把小沙弥带回了侯佳府,收做了义子,不过姓了夫人的姓——白,起名叫书玉。那孩子还真没辱没这个名字,长得都不像这人间的娃,粉妆玉琢精致的就像观世音菩萨身边的金童。白书玉来到侯佳府和同岁的侯佳天睿命格还真对,生死悬于一脉的侯佳天睿生命迹象变得越来越正常了,不过身体依旧体弱,外人几乎没有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从那个时候就又有一个传闻。”

  “传闻?就你讲的那个传闻吗?”陈霖海说,赵大树点了点头,“说了一大圈终于回到正题了。”他期待着赵大树的这个传闻。

  “传闻白书玉是娈童。”赵大树说。

  陈霖海没想到传闻会这么简短,“娈童?谁的娈童?侯佳天睿的?”看着赵大树那被说中的表情,陈霖海张大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