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生忌
奶茶闲人2016-08-12 11:451,098

  候家墓园

  清晨的阳光温暖的照射着被白雪覆盖的候家墓园,海疏影提着一个食盒来到白书玉的墓前,从食盒中拿出精美的食物,几串冰糖葫芦,还有满满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阳春面,她点燃香,插上,拜了拜说: “生辰快乐!书玉!”

  远远的海疏影站在京师大学堂的门口看见了那个穿着一身白色衣服的人,她上前拍了拍那人的肩,那人一转身,腼腆的笑了笑,海疏影说: “等很久了吗?”白书玉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海疏影咯咯咯的的笑了起来: “美人卷珠帘,深坐蹙蛾眉。”白书玉转着看着周围说: “哪有珠帘?”海疏影点着白书玉的额头说: “珠帘没有,只有美人蹙蛾眉!”白书玉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问: “有吗?”海疏影点了点头说: “说吧!”白书玉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磨叽了一会儿说: “你今天还有课吗?”海疏影点了点头,白书玉又皱了皱眉头,海疏影看着他这个样子先说了: “如果你有特别的事情,我今天可以当一回坏学生。”白书玉又是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海疏影咯吱着白书玉,白书玉被扰的笑了起来说: “今天…今天是我的生辰。”海疏影停了下来说: “有了当回坏学生的理由了。”白书玉说: “这样可以吗?”海疏影点了点头: “可以,回头拍拍老师的马屁就行了。考试的时候考个优,说吧,想怎么过?”白书玉拉着海疏影的手: “可以吗?”海疏影点了点头: “做你想做的事情!”白书玉说: “吃冰糖葫芦,看皮影戏,阳春面吃到吐……”

  海疏影一回头,看见身后站着一人,他们已经很多年没见了,当年见他,他还是个风度翩翩的少年郎。如今不过三十而立之年,黑发中就已经掺杂些白发。他手中也提着一个食盒,想必装的也和自己食盒中的一样。谭仙菱笑了笑说: “今年他的生辰不再寂寞了。”海疏影点了点头说: “往年他生辰,你不是一样都嘱咐人给他做他爱吃的吗?”在海疏影离开北京在南京的那几年,谭仙菱在外跑场,但都嘱咐家人在白书玉的生辰给他准备生前爱吃的美食,给祭上。今年自己回到了北京,所以今日自己来了。他清理着白书玉墓碑上的积雪,喃喃的说: “我曾经嫉妒他的天赋,嫉妒父亲对他的宠爱,可是每年我生辰他都会亲手给我做上一碗长寿面,可我却不记得他的生辰。他走了,却记起了。”

  海疏影想起了她每次去找白书玉,都是谭仙菱给他们做掩护。那一却好像就发生在昨天,今日昔人都在,唯独少他一人。墓前香烟袅袅,慢慢的往高空升去,这份思念和记挂他能否知晓?谭仙菱目光追随着袅袅上升的轻烟,眼神中参杂着些不明的物体。海疏影也抬起头看着那消失在远空中的轻烟,“书玉!”轻声的呼唤着这个名字。在他们的身后还有一人,也在注视着这轻烟,他的手中也提着一个食盒,想必装的也是一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