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解惑
奶茶闲人2016-08-25 11:573,464

  外二警察分局

  从海府回来的赵大树一直在沉思,又是白色的影子,在加上一个孙悟空的面具,廖府别院的那个白色的影子和秦罗衣失踪看见的那个白色的影子和多福看见的白色影子是同一个吗?多福也说到了那个“五颜六色!”“五颜六色”到底是什么?赵大树注视着墙上那张上次写的案件关系图,在它们的后面加上了昨天晚上的“多福失踪案 翠云楼”。

  明湖春血案、栾盈云中毒(曼陀罗)、吉祥戏院灯笼事件、秦罗衣失踪、谭仙菱中毒(曼陀罗)、多福失踪(翠云楼)像是绕圈,回到了十年前翠云楼血案,是暗示吗?在暗示什么?他在秦罗衣的名字上画了一个圈,在秦罗衣的旁边写上了秦初静的名字,他在想一个人扮演两个角色,因为什么?发生的所有案件,明湖春是血案,其他的有惊无险,可是每个案子都有些离奇,明湖春血案中出现的那个诡异头饰、秦罗衣失踪的白书玉衣冠墓、谭仙菱的诡异中毒、多福曾是白书玉收养的人。它们的矛头好像都指向了那个鬼魅——白书玉。明湖春血案的死者李木龙和白书玉并没有任何的关联,可是为什么会出现那个鬼魅的头饰呢?他在印碧儿的名字上画了个圈,最初怀疑的她有不在场的时间证人——小戒,小戒又是栾盈云的义弟,可这些都和白书玉没有关联啊?鬼魅的头饰像是一个局外人添上去的,现场出现的猪血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从这些所有残留的证据看,明湖春血案是一场精心策划的杀人案,凶手不单单是一个人,初看起来好像是情杀,可这案子却和十年前翠云楼的血案相似,是凶手故意的吗?还是巧合?“李木龙……李木龙……”赵大树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

  “队长!”一巡警走了进来,赵大树转过身来,“队长,有人想见您!”

  “谁?”赵大树问。

  “他说他是李木龙的朋友!”

  “你说谁?”赵大树感觉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再次问:“是谁的朋友?”

  “李木龙,明湖春血案死者的朋友!”

  “请他进来!”

  赵大树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中等个头,一身长衫,鼻梁上驾着一副银边眼睛,像是个做学问的人,衣袖微微圈起,沾上些白色的粉末,赵大树说:“先生是位教书先生吧!”

  那人一惊,赵大树指了指他衣袖上的白色粉末,那人笑了笑点了点头。

  “鄙人姓岑,单名一个澈,山今岑,清澈的澈。”

  “岑澈岑先生!”赵大树给岑澈倒了杯茶,“您请!”赵大树问:“岑先生,您是李木龙的朋友?”

  岑澈点了点头,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照片,递给了赵大树,赵大树接过看着那张照片,照片上是两位着旧服的青年男子,其中的一位依稀可以认出是岑澈,另一位身形比较文弱,赵大树指着这位问:“这位是?”

  “李木龙!”岑澈说。

  “李——木——龙!”赵大树再次仔细的看着照片中的人,十年可以让一个人变化这么大吗?“十年前李木龙是不是二十一岁!?”

  “对,二十一岁,他比我小一岁!”岑澈说。

  “二十一岁的男子,十年后会变化多少?”赵大树在问岑澈也在问自己,“你确定他就是李木龙!?”

  “李木龙,祖籍山东, 他爷爷少年时跑马帮,东家是安徽人,后来入赘李家,在安徽经商,是个大户。十几年前他是来京城上学的,我们俩是同学,读的京师大学堂,也就是现在的北京大学,后来因为他身体不好退学了,回老家了,我曾给他写过信,起初还回信,后来就没有了。” 岑澈说。

  “什么时候开始不回信了?”赵大树问。

  “大概是九年前的冬天开始吧!”岑澈说。

  “最后那封信都说了些什么?”赵大树问。

  “最后那封信是请人代笔的。”岑澈说。

  “你怎么知道是代笔,”赵大树问,“因为笔迹不同!”

  岑澈点了点头说:“还因为信一开始他就说明了。”

  “为什么?”

  “因为病重不能写,才由他人代笔的。”

  “病重??”赵大树睁大了眼睛,“哮喘吗?”

  “哮喘?什么哮喘?”岑澈很诧异。

  “李木龙不是有哮喘的老病吗?”赵大树说。

  “他有吗?不是,我和他同住了两年没发现他有这病啊?”岑澈说。

  “你确定!”赵大树说,岑澈肯定的点了点头说:“他一直体质都不是很好,哮喘是没有的。”

  赵大树突然想起了什么说:“李木龙的脖子上是不是有块铜钱大的胭脂胎记?!”

  “胭脂胎记??!没有!没有,我可以肯定的说没有!”岑澈说。

  赵大树的瞳孔放大着,“你为什么会来外二警察分局?”

  岑澈有些不解说:“不是你们让我来的吗?”

  “我们??你说外二警察分局的人?”赵大树问。

  “对啊,前两天不是有人来找我了解李木龙的情况吗?还让我把这张照片给送过来。”岑澈指了指赵大树手中的那张照片。

  “穿警服?!”赵大树问,岑澈点了点头说:“是个虬髯客。”赵大树把外二警察分局里的人想了个遍,也没想起谁是虬髯客。他看着岑澈说:“他跟你说了些什么?”

  “说李木龙犯案子了,让我来认人。”岑澈说。

  “您知道明湖春血案吗?”赵大树问。

  “听说过!”岑澈说。

  “那人见你,没提明湖春血案吗?”

  岑澈摇了摇头,赵大树拍了拍岑澈的肩膀,说:“明湖春血案的死者正是李木龙!”

  “李——木——龙!”岑澈惊讶的叫道。

  “不过这个李木龙不是你这个相片中的李木龙!”

  岑澈不懂赵大树说的这句话,“同名同姓的!”

  赵大树摇了摇头说:“李木龙是李木龙,他家人已经来认尸了,不过这个李木龙的脖子上有块铜钱大的胭脂胎记!”

  “赵大队长您没搞错吗?”岑澈问。

  “没有,你没有搞错,我也没搞错!看来有人搞错了!”

  听着赵大树的话岑澈越来越糊涂了,不过赵大树看见了一丝亮光,看见了织成蚕茧的那根最初的丝。

  芙蓉阁 香尘

  “仙子的那出还魂记,不会只是想幽会柳梦梅吧!”

  印碧儿看着幔纱中的那个背影,思量着自己该如何回答才合适,“柳梦梅等的只会是杜家小姐丽娘。”

  “杜丽娘已经离开这尘世十载了!”

  “可您不知道……她……是……冤死的吗?”

  幔纱中的那个背影一僵,整个香尘寂静了下来,印碧儿都可以听得到自己额头上汗珠滑落的声音了。

  “窦娥死后六月飞雪于示她的冤情;杜丽娘会不会血染牡丹亭……”印碧儿还没说完,幔纱中的那个背影已经掀翻了他身旁的桌子,印碧儿身子一缩,全身打了个冷颤。

  只听见一个冰冷的声音说:“你知道些什么?”这个声音仿佛从地狱而来。印碧儿吞了一下口水,镇定的说:“比如某人之死!”那个背影像个鬼魅一样直逼印碧儿而来,“不过还有一些您未知!”

  香尘再一次寂静了下来,他们都在数着自己手中的筹码,等待着谁先出招。只听到那个背影说:“在敌人和朋友之间还有另外一种关系!”

  “这单生意划算!”印碧儿淡定的说。

  廖府别院 书斋

  秦罗衣从海府回来,就一直坐在书斋的暖塌上,身体还残留着那荒地的寒冷。那个看不清楚脸庞的孩童一直在眼前躲闪着,荒地的幻影真实的紧贴着他的每一个毛孔。窗外已经是黎明破晓,他起身回到自己的厢房换了身劲服,来到院中迎着黎明的第一道光跑起圆场。

  银奴看着晨曦中的秦罗衣,眼前浮现出竹海中那个跟着自己一个一个动作练习的孩子来。在那孩子咿咿呀呀的吟唱中,他看到了那个再生的影子,他重塑了那个新生的自己。再次回到魂牵梦绕的地方,继续那未完的牡丹幻梦。回来,是对还是错?

  北京城 郊外

  栾盈云提着一个篮子来到儿子的坟包前,看见了一个背影正蹲在那,停下了脚步。也许是那人听到了她的脚步声,起身站了起来,在儿子的坟包前摆着儿子生前最爱的东西,那人轻轻的拍着坟头,很是爱怜。

  “您是不是恨我!”那人说。

  栾盈云转身看往别处,轻声的说:“起初我是恨你的,旭儿是我生命中的最后一丝希望。”

  那人开始抽咽了起来,“旭儿……对不起……对不起……旭儿……”

  栾盈云的眼角也开始湿润了起来,喃喃的唤着:“旭儿……旭儿……”

  阜成门内大街 海宅

  海疏影守着多福,看着在睡梦中的多福。多福对于自己来说,就像是书玉的影子,书玉走了,可他留下了多福。在这恍惚的十年,幸好有多福陪伴,自己对于书玉的罪孽也许能清洗一角。多福如若是有任何的闪失,自己将会万劫不复。“对不起……对不起……”她喃喃的说。

  站在一旁的姚妈已经哭成泪人,都怪自己没有好好照顾多福,让多福受这么多的罪,让小姐这么的自责。“白老板……您别怪小姐……是我老婆子不好……您别怪小姐……”

  杨安平对于眼前的两个自责的女人只能是一声叹息了,幸好多福没事。原来多福是跟着白书玉的。多福到如今都还记住他,想必海疏影没有爱错人。看来要想打开海疏影的心结,就应该去解开白书玉这个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