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残垣
奶茶闲人2016-08-24 11:563,471

  廖府别院 书斋

  秦罗衣自从栾盈云家回来以后,就一直呆坐在书斋中,眼前不停的晃动着一些影像,还有栾盈云和小戒告诉自己他们所认识的那个叫小丫的孩子,十年前那个冬日集市上走丢的人,印碧儿却说是在十年前那个冬日死去的人。盈姐和小戒隐瞒了什么?还是印碧儿在说谎?翠云楼,这个自己十年前生活过的地方,为什么自己只有些残碎的记忆碎片?银奴告诉自己的是因为一场病失去了十岁以前的记忆,那自己又是怎么遇见银奴的呢?印碧儿一早就认出了自己是小丫,为什么现在说出来呢?她摇了摇头,印碧儿是自己儿时在翠云楼最贴心的小姐妹树娃啊,自己当初一见到她就有种亲切感,原来来自于此,自己不应该怀疑她的。

  安叔掌灯了,进来给秦罗衣掌灯。秦罗衣看着安叔掌灯,想起今天一天都没见到银奴就问:“安叔,银奴呢?”

  安叔说:“他一早就出去了。”

  “一直都没回来过吗?”秦罗衣问,安叔点了点头,秦罗衣心中有些失落,眼神有些恍惚。

  “少爷,银奴想必有些要紧的事情。”安叔忙安慰秦罗衣。

  秦罗衣幽幽的说:“他最近好像要紧的事情特别多。”

  “少爷,银奴和您是两棵长在一起的树。”安叔说。

  对于安叔说出的这一句话,秦罗衣觉得很奇怪,“安叔?!”

  “你们原本有自己的天空,宿命让你们连在了一起,你生他生,你逝他逝。”

  秦罗衣想起了她和银奴的一切过往,他们正像安叔说的那样。在遇见老爹之前他们的生命都悬于一线,银奴受伤了,生病的自己就卷缩在银奴的身旁,银奴如果那个时候没有醒过来,自己也将跟随着他一起去往那个无知无觉的世界。她没有再问银奴的去向了,因为老爹也说过和安叔一样的话。她想起了什么说:“安叔,您知道翠云楼吗?”

  “翠云楼?!”安叔点了点头,“不过已经荒废很久了。”

  “因为十年前发生的翠云楼血案吗?”秦罗衣说。

  对于秦罗衣知道翠云楼血案,安叔很是奇怪,“您怎么会知道?”

  “翠云楼的血案是不是和明湖春血案相似,死者都是被发簪给杀死的?”

  “听闻好像是。”安叔说。

  “凶手是谁,当时就没找到吗?”秦罗衣说。

  “凶手?”安叔摇了摇头,“那人死得很惨,据说整个柴房都被血给染红了。当时翠云楼有一个十岁的小丫头失踪了,在凶案现场留下了那孩子的一只鞋子。一个十岁的小女孩是不可能杀死一个成年男子的,那孩子也不知道是死还是活?可多半是不在了,说是被鬼带走了。”

  “鬼??”秦罗衣说,“什么鬼??”

  安叔摇了摇头说:“那都是一些传闻而于。”

  秦罗衣想起了小戒说过,小丫在失踪之前,收养了一只流浪猫在柴房里,每天都会留下些客人吃剩下来的食物给猫吃。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起这段。

  “翠云楼在哪?”秦罗衣问。

  “咯吱”有人推门进来,原来是银奴,安叔给银奴行了个礼,转身出去了。秦罗衣一看见银奴,连忙上前,“吃过晚饭没有?”

  银奴这才想起自己一天一宿没有吃过任何食物了,摇了摇头。

  秦罗衣拉过银奴让他等着,自己转身出去。

  银奴有些疲倦了,眯眼依坐在椅子上,脑子里还在想着那三个带孙悟空面具的白衣人,还有那句:“缘起缘灭,云卷云舒!”

  他的眼前出现了些光影,那些光影是模糊的,灼热、焦味、刺吼的浓烟、惨烈的叫喊声、倒塌的楼阁、红色的胎记、“大哥哥!”银奴一睁开眼,他看到了那黑暗的巷子,还有那个叫他大哥哥的人。

  秦罗衣端来了一大碗热腾腾的面,银奴看着热气中的秦罗衣,越过那碗面,抱着秦罗衣。秦罗衣被银奴突如其来的这个举动给惊的一动不动,银奴鼻子上呼出来的热气吹拂着秦罗衣的脖子,她和银奴认识这么多年,生活了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心噗通噗通急速的跳动了起来。银奴有时很严厉,严厉的让她觉得害怕;有时又像父亲宠女儿一样宠她宠的无边。可是?还没等她想明白,银奴放开了她,端过那碗热腾腾的面,坐在案台上埋头吃着。

  辗转反侧,始终无法入眠的秦罗衣,被各种各样的思绪牵引着:安叔讲的翠云楼血案中消失的那个小丫头是自己吗?银奴呢?他会是谁?自己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她起身,穿上衣服提着灯笼来到银奴的厢房,厢房没有亮灯,银奴应该是睡了。他提着灯笼无目的在廖府别院中走着,看着夜色中的廖府别院,不,应该是侯佳府。原本的侯佳府会是什么样呢?生活在这的那些人,如今又在哪?如果府中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有记忆的话,它们还能记住多少?白书玉会不会在睡不着的深夜,像自己一样提着灯笼游走?

  海疏影是不是这府院的常客?她和白书玉会在深夜说些什么样的悄悄话?

  他来到荒园,看着荒园中的残雪,想起了海疏影梦游荒园的那晚。十年前的侯佳府,白书玉在一旁抚琴,海疏影拂袖吟唱,杜丽娘的一颦一笑穿行予满园春色之中。秦罗衣环视着荒园,是乎看见了当年那个百花争鸣的春天,一对璧人花前月下情深依依。他走到荒园的后门,门竟然没有锁,他下意识的打开,看着院外的空巷,寒夜中的一切都沉睡了,除了自己。寒冬过后就是春天了,他在想那年的春天还会回到这园子里吗?正要转身折回院中,在黑暗中看见了一个白色的影子,他举起手中的灯笼,看见了金色的美猴王面具,那人冲他招了招手,他像被招魂一样跟着那个白衣人……

  胭脂胡同 荒废的翠云楼

  秦罗衣提着手中的灯笼,看着眼前的一片荒凉,这与胭脂胡同真是格格不入。繁华似锦的世界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地方!他忘记了自己要寻的那个带美猴王面具的白衣人,提着灯笼往着荒凉的地方深处探去。能在胭脂胡同,想必也是风花雪月之地,想必当年也是莺歌燕舞,挥金如土。不过如今只剩下了残垣断壁。秦罗衣走过一道道门,看着这满眼的荒凉,脑子里却浮现出它当年的繁华,一张张笑脸、一个个魅影,自己像梦游太虚。一双清澈的黑眼睛看着自己,他停步注视着那双眼睛,想看清楚那个瘦小身躯里的灵魂,和她眼中的自己。那孩子只是一笑,他跟随着那个孩子往前走着。孩子手中拿着一些残剩的食物,她去往哪儿?一迤逦女子走来,孩子连忙把食物藏了起来,那女子温柔的摸了摸那孩子的头,捏了捏她的鼻子,宠爱的笑了笑。看着那迤逦女子走远,那孩子继续往前走着,一个瘦得像猴子一样的男孩,偷偷地塞给他一包东西,笑着对孩子眨了眨眼,要她藏好,孩子点了点头,还没说完,那个瘦小如猴的男孩就被人拧着耳朵走远了。孩子继续往前走着,小心的避着,因为她心里藏着一个秘密,有人拍了拍孩子的肩膀,孩子连忙藏好手中的东西,还没转头,咯咯的笑声已经让她知道身后的人是谁了,她转过身,一个比她高一个头的精致小姑娘把两个又大又红的苹果塞给她,示意她不要出声,自己却咯咯地笑着走远了。孩子抱着满怀的东西,想着猫儿今天一定可以吃东西了。秦罗衣就这样跟着,穿过一道道门,从繁华的世界走入黑暗,他把灯笼提得高高的,想照亮孩子脚下的路,也想看清楚孩子的面容,明明他与孩子不过近在咫尺,却依旧看不清楚,不过可以感觉到孩子的那颗温暖的心,她去往哪儿?秦罗衣停下了脚步,因为那孩子不见了,她去哪了?他举起灯笼想找寻孩子的去向,只看见了残雪覆盖的荒凉,那孩子的秘密是什么?他在想在猜。

  隐隐约约听到一些声音,好像有人在呻吟,他全身一紧,他寻找呻吟的声音,在一道残破的门前停了下来,那呻吟的声音越来越清楚了,可以肯定是从这门后的屋子里传出来的,他试探地推了推那扇门,门咯吱开了,他用灯笼试探地往屋中探着,那个呻吟中还伴随着牙齿咯咯触碰的声音,秦罗衣提着胆子往那个声音地方探去,看见一个身躯卷缩成一团,全身在颤抖着,是什么?是人吗?秦罗衣谨慎地去看那个蜷缩的身躯,身体还有热气,他松了口气,有人气说明和自己是一样的都是人。他摇了摇那个人,那个人支支吾吾的说:“我……我……我等……等……等大……大哥哥……我……我……我不会……不会离开……不会……不会走,我……我……我走了……大……大哥哥……就……就……就找不……不到我……找不到……狗……狗儿……”“狗——儿!”秦罗衣惊讶的喊着这个名字。“不……不是……狗儿……是……是……是多福……多福……”“多——福!”秦罗衣连忙扶起那个人,在灯光中看清楚了真的是他所认识的那个多福,多福脸色青中泛紫,唇色发白,全身哆嗦,他用手试探了一下多福的额头,滚烫灼手,“多福,多福,能听见我说话吗?多福,多福!”多福微微的睁开眼睛迷茫的看着眼前的秦罗衣,傻傻的一笑:“大……哥……哥……”多福昏迷过去了,突然有一个魁梧的身影出现在那个残破的门口,秦罗衣心一紧:“谁?”那人说:“我,赵大树!”说完连忙上前看着多福,灯光中秦罗衣终于看清了那个人真的是赵大树,可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