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章 你爱过我家蠢货么
叶歌2017-05-04 00:072,368

  向晚歌的身体其实早已经好了,但是她却死活不出院。

  安心和殷月秀都以为她是在等秦墨池来看她,每天小心翼翼地安慰着。

  其实向晚歌自己都不知道她为什么不愿意出院,也许就像她们想的那样是在等秦墨池,也许是她还不能接受秦墨池不要她的事实,也许她只是纯粹的不想动。

  失恋了,这个理由可以让她尽情的颓废。

  她甚至想再去找秦墨池,心里有个角落告诉她,秦墨池肯定是有苦衷的。

  可是,当她听说了秦墨池和陆瑜的故事,她就确定,秦墨池说的是真的。

  他,从始至终,只爱那个叫陆瑜的女人。

  妈妈安心的话一遍遍响起:

  “当年,墨池和他妈妈被迫出国,之后母子俩在美国一个小镇上落脚,秦老爷子给他们买了一家农场。有一天晚上,农场突然起火,年仅十三岁的墨池眼看着他妈妈为了救她被活活烧死。这之后,他就性情大变,白天变得沉默寡言,晚上则又是另一幅模样。白天的墨池还算正常,他也会好好上学,就是不说话,却聪明懂事,他忘记了妈妈的惨死。

  晚上的墨池记得妈妈的惨死,却变得相当不服管教,在外面勾结当地的小混混,经常被抓进少管所。

  医生说他是因为目睹妈妈惨死,受了刺激,得了人格分裂症。白天的他因为忘记了伤痛,所以看着正常,晚上就分裂出另外一个人格,肆意的搞破坏,发泄埋藏在心中的仇恨。

  柳月茹是他妈妈双胞胎的妹妹,为了照顾他,她就到了墨池身边,一生未嫁。

  晚上的墨池其实知道柳月茹是他姨妈,他也知道他不正常,但是白天的墨池却认不出,他不记得妈妈已经死了,就把柳月茹当成了妈妈。

  只是奇怪的是,他后来跟他妈妈的相处也是淡淡的,也许潜意识里,他什么都明白,只是不愿相信。

  墨池十五岁那年,在纽约认识了陆瑜,他们是同学,然后就相爱了。

  有了陆瑜的陪伴,墨池的人格分裂症竟然慢慢好了,晚上那个放荡不羁的墨池不见了,是陆瑜治好了他。

  墨池二十二岁那年,秦老爷子要他回国,陆瑜那个时候正在跟一个雕塑大师学习,她热爱自己的兴趣,不愿意回国,于是她选择了分手。

  从那以后,墨池的身边再没出现过女人,我们都以为他已经忘记了陆瑜,谁知……”

  向晚歌从膝盖上抬起头,她心痛秦墨池的过去,更加心痛现在的自己。

  虽然秦墨池说他爱的是陆瑜,但是她还是觉得她的池舅舅心里是有她的。

  “死丫头。”苏芷来了。

  这几天苏芷几乎天天来,林成他们也来,还有两家的父母,就连向颖都来过。

  只有秦墨池没有来。

  “你还要装死到什么时候?”苏芷把她拉起来:“你不是还想着那个混蛋吗?走,咱们去找他。”

  “不去。”

  “你这个没出息的。”

  “……”

  “她不去我们就把她拖去。”向颖进来了,二话不说扒了向晚歌的病号服,跟苏芷一起帮她换上衣服,“向晚歌,你抓贼时的狠劲哪去了?不就是一个男人吗?心里不痛快,你去把他打一顿,看他敢不敢还手。”

  “对,我们陪你。”苏芷挽起袖子:“老娘去撕了那个老女人的脸。”

  陆瑜跟秦墨池同岁,在苏芷眼里那就是没人要的老女人,这会儿又跑来吃回头草了。

  向晚歌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被苏芷和向颖塞进了车。

  不过他们不知道秦墨池这会儿在哪,但是有人知道。

  向颖抢了向晚歌的手机,直接拨了齐非的电话。

  齐非这段时间没敢见向晚歌,他也没空,被秦墨池指使得团团转。

  连秦墨池跟陆瑜在一起都不带他。

  他也不愿意去,跟陆瑜不熟。

  并且跟气质出众的陆瑜比起来,他更喜欢假土鳖真土豪的向晚歌。

  明明是豪门的千金了,依然是以前的打扮,一点架子都没有,就跟邻居家的小妹妹一样,一看就叫人疼。

  “老大他,跟陆小姐去了大宅门吃午餐。”齐非说。

  于是苏芷和向颖就拉着向晚歌杀去了大宅门。

  大宅门上至经理下至服务员,几乎都认识向晚歌。

  不过她们老板最近换了女人,所以,她们对向晚歌三人的态度就有点微妙了。

  “向小姐,先生正在用餐。”意思是你赶紧走吧,已经是凉透了的黄花菜了,别去讨嫌。

  向晚歌扫了扫这金碧辉煌的大厅,心里却平静下来。

  反正都来了,不如去见见?

  秦墨池有固定的包厢,她非常熟悉,不用人带路,三人直接推开了包厢的门。

  秦墨池正在替陆瑜擦嘴的手一顿,随之又神态自然的继续。

  他只是朝门口瞟了一眼,视线就又回到陆瑜的身上了。

  陆瑜拦了他的手,笑着道:“有人来了。”

  秦墨池没有看向晚歌,声音冷酷无情,“滚出去!”

  向晚歌脸色猛地一白,心想咱这是在干什么呢?

  秦墨池的性子她还不知道吗?

  说一不二,冷酷无情。

  呵呵,冷酷无情,他的情都给了陆瑜,对自己当然无情了。

  所以向晚歌,你来干什么?丢人现眼吗?找虐吗?

  苏芷和向颖气炸了。

  “秦墨池,你这个王八蛋,你把这蠢丫头往床上带的时候你他妈怎么不叫她滚?你他妈把人吃干抹净了你就叫人滚了?”苏芷转向陆瑜,恨屋及乌,“还有你,怎么,没男人要了?好马还不吃回头草呢,这位大婶,没想到你年纪一大把了竟然还想不通,没看见这个败类随手就丢了他的前女人吗?也对,你们肯定是王八看上了绿豆,他妈一对贱人。”

  苏芷骂得很爽。

  陆瑜的脸刷的一下通红,又唰的一下变得苍白。

  长这么大,她还没被人指着鼻子这么骂过呢。

  秦墨池的脸更是黑得吓人,“滚!”

  向颖冷笑:“我原以为像陆景庭那样的货色已经是败类的极限,没想到啊,秦三爷再一次刷新了我的三观。人家陆少至少把人往床上带的时候就明说了大家只是玩玩,秦三爷,你爱过我家的蠢货么?”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齐刷刷看向了秦墨池。

  秦墨池终于抬眼看向了向晚歌,视线刀子一般射过来,把向晚歌定在原地无法动弹。

  她紧张的看着对面的男人,目光执着,仿佛非要得到这个答案。

  终于,男人开口了。

  他说:“没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叔染指小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叔染指小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