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挑战
大道无为2019-08-21 01:333,148

  老宅院落秦烈的一句话让院子的气氛顿时变得压抑起来。

  沐随风和沐悠然意外的打量着秦烈,神色间流露出饶有兴趣的味道。

  其实沐随风和沐悠然来秦家之前已经对秦家年轻一辈的弟子做了仔细的情报收集,虽然他们嘴上没说,心里却是知道秦家还有秦烈这么一号人物的。

  六岁启蒙,修行十年,仅仅突破到了灵虚一层的境界,废物之名,秦烈当之无愧。

  沐家父女原本以为这样一个人物基本上可以从秦家除名,怎想到今日他也来争取在沐悠然面前表现,这本身就很意外。

  而更加意外的是,多年来被秦家冠以“懦弱”二字的废物,受到连番的讽刺后气定神闲,丝毫没有凸显出愤怒的迹象,反而冷静沉稳,一语中的反击了秦玉,说话的时候掐中要害,以彼之矛、攻彼之盾,这份心智,寻常人难有,可不像传闻中的废物能办出来的事啊。

  难道情报有误?沐随风心想。

  这时,秦玉终于被秦烈激怒了,拍案而起道:“废物,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秦烈转过来,身子拔子比标枪还要挺直,泰然自若道:“你有什么资格叫我废物,如果我是废物,你不是比废物还不如?手下败将?”

  “你……”

  一句“手下败将”触动了秦玉的底限,一下子让他回想到两年半前药庐中一幕,最关键的是沐悠然还在院中,秦烈的话无异于当着沐悠然的面践踏了他的尊严。

  秦玉彻底的暴走,怒道:“十三,你很狂,我要向你挑战,有没有胆量跟我战上一场,我倒要看看,你和我谁才是废物?”

  秦玉怒然拍中身边假山石,啪的一声,石碎屑飞,院中顿时充满了火药味。

  众人见争斗不可避免,一时间沉寂了下来,所有的目光全部聚焦到秦烈的身上。

  秦玉当众挑战,秦烈不接都不行,倘若不接,便是懦弱。要是接,秦玉可不比两年前。

  这两年来秦玉一直苦心修炼,家中的丹药也是吃了不少,突破灵虚四层,实力大进,而秦烈却是在火房中作了两年多苦功,别说丹药了,就连修炼的时间都很少,他有什么本事直面秦玉的挑战?

  院子里众人都在看着秦烈,仿佛迫不急待的等着看他出丑。

  哪知道秦烈毫不慌乱,脸上反而泛现出轻蔑的笑意,就听他说道:“你要挑战我?可以,只要父亲首肯,我不介意再教你几招。”

  话音方落,秦家四位爷和沐随风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秦玉明摆着想让秦烈当众出丑,想来过会儿斗法的时候绝不会手下留情,秦烈非但不畏惧,反倒频频激怒秦玉,他到底想干什么?

  难道这两年秦烈的修为大有长进不成?

  院中的秦家四位爷和沐随风都是归真期的高手,而修真者元神意识极为强大,强者以元神窥查弱者气息,很容易分辨出弱者的实力大约处在什么样的境界,于是五大高手几乎下意识的用元神笼罩住了秦烈。

  修行以法悟道、神慧清灵,秦烈当然能够感觉到突然笼罩下来的元神威压,他知道老父、叔叔包括沐随风正在查看他的修境,他无力阻挠,也不屑为之。

  想看就看,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何况修境不能代表一个修真者的全部,他们还能看出我的施法手段不成?

  秦烈无惧元神威扫视,凛然而立,气定神闲。

  “灵虚三层?”

  短短数息过后,秦家四位爷和沐随风纷纷收回了神识,然而眉宇间却是流露出一抹失望的神态。

  适才听秦烈大放狂言,还以为他突飞猛进,修境与秦玉旗鼓相当,原来根本不是,这小子在虚张声势而已。

  秦一绝不想家丑外扬,元神窥查了秦烈的修为之后为难了起来,可这时,坐在沐随风身边的天之娇女沐悠然却开口了,她如秋水般的眸子打量着秦烈,不知为何突然觉得这个人很有趣,目光流转间,不经意间唇角竟流露出一点点笑意道:“秦伯伯,今日是侄女选婿,不如就由侄女作主,让两位兄长切磋一番如何?”

  她的声音极其悦耳,宛若铜铃随微风轻荡,语声传出,院子里的秦家弟子皆是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神魂颠倒、目露迷离之色。

  “这……”秦一绝正为难的,听到沐悠然开口,方才无奈的点了点头:“好吧,既然悠然侄女说话了,那便按照侄女的意思来。”

  他说着,转过目光看向秦玉和秦烈道:“你们两个,下场斗法,不过记得,比武切磋,当点到为止。”

  “谢父亲。”秦玉摩拳擦掌,早就按捺不住了,腾身提步,一个纵移,身形闪瞬间来到了院中。

  秦玉使的轻身身法乃是秦家《紫阳诀》中的玄技身为,名为紫阳纵,专门为了提高身法速度的玄技,看来这两年的确没有浪费时间,好好的修炼了一番。

  相比之下,秦烈就没那么引人注目了,他站在人群中慢吞吞的举步走来,数息之后才站在了秦玉的对面,神态悠然平静,毫无张力可言,看上去不像是要与人斗法,反倒像是在会见客人。

  秦玉哪管那些,好不容易有了报复的机会他可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时候,秦玉的脑海里已经准备了无数种虐打秦烈的办法,跃跃欲试。

  “十三,你准备好了吗,我要出手了。”秦玉咬着钢牙,神色凶虐了起来。

  与之相反的是,秦烈却是一言不发,左手按在腰带上长袖自然轻垂,右手缓缓抬起竖出食指朝着自己的方向勾了一勾。

  “来。”

  这个极具挑衅的动作登时点燃了秦玉心中咆哮的怒火……

  “有种,看招。”

  歇斯底里的咆哮,从秦玉的喉咙深处喷薄而出,带动着淡淡的灵力,秦玉的体表亮起了赤色的光华,只见他腾身提步,一个纵跃扑向秦烈,掌心下按,屈指成爪,狠狠的抓向秦烈的肩膀。

  “玄技?基础技巧。”

  秦烈虽然没有练过强大的玄技,但是在修炼《紫阳诀》的时候,一些提气心法是必须掌握的,他深吸了口气,脚下一划,轻轻让过了秦玉一击,到也不出手,而是拉开距离远远的望着秦玉。

  秦玉一招落空,嘴里一直振振有辞,而秦烈知道,那是火球术的口诀。

  修真者打斗的方式绝不仅仅是法术,大多数人在修炼了十年八载之后都会自成一套攻击体系,而最常见的便是玄技配合法术,填充施法过程中的虚无期。

  秦玉比起两年多前的确厉害了许多,然而他的玄技配合法术还没有达到天衣无缝的地步,中间施法出现了少许的断层。

  秦烈准确的掌握秦玉的空隙,轻轻松松的闪躲到远处,保持着火球术能伤害到他的最远距离。

  一开始交手,秦烈只闪不攻,目的是想观察秦玉的攻守方式。

  每一个修真者斗法都有其独特的特征,只要掌握了对方的攻击节奏,便能掌控全局,加以控制甚至击败对方。

  别看秦烈平素里窝在火房只知道埋头苦修,其实他一直钻研法术和玄技,钻研如何对敌,正是这种常人难比的专注,才让他的实力精进如厮。

  秦烈有自己的主意,当然,外人却不得而知。

  两个人在院中你来我往的斗了起来,秦玉又是爪击、脚踢、肘撞,连带着火球、水箭几样法术连番进攻打的好不热闹,偏偏秦烈一次反击都没有,这让众人看的匪夷所思。

  不了解内情的秦家弟子鄙夷的撅起了嘴,还以为秦烈徒有虚表,纷纷指责起来……

  “切,狂放大话,还以为有多了不起?还不是被人压着打。”

  “呵呵,逞口舌之利的人基本都没多大的本事,这就是证明。”

  “废物就是废物,有什么办法呢,他可能是不想在沐小姐面前丢脸吧,所以才用言语刺激老九,他哪是老九的对手啊。”

  众人皆是点头,一时间有人索然无趣,也有人期盼着秦烈被打爬在地上求饶。

  场上的激战仍旧保持着不温不火一攻一守,持久没有多大的变化,又过了几招,就连秦一绝等人都大失所望,暗暗摇头。

  可是就在众人以为秦烈必败无疑的时候,突然间一个诡异的景象出现了……

  “脑残,你以为狂放杀招就能置我于死地?真不知道你这些年是怎么修炼的,连审时度势的道理都不懂,你不配跟我交手。”

  秦烈的声音缓缓响彻,声音不大,却犹如警钟一般在众人的脑海中敲响。

  “什么?”秦玉怔了一怔,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脚下突然一软,诧异之下,秦玉往脚下看去,这一看不禁惊呆。

  原来,不知什么时候,他落足的地方居然出现一滩软软的流沙陷阱。

  流沙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踏碎仙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踏碎仙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