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沐悠然
大道无为2019-08-21 01:323,185

  被秦风强拉硬拽带到老宅的中庭花园,秦烈再一次见到了那些熟悉的面孔。

  左边是二爷秦一岭一家人,右边是三爷秦一山一家,中庭到外院回廊上是四爷秦一川一家,而做为秦家家主秦一绝的子嗣全部整齐站在中庭正东方的角落中。

  正首的位置是靠近书房门前,秦一绝大马横刀的坐在主位,客席是一个中年男子,约莫四十五六岁的年纪,锦缎青蓝长衫、飞龙紫绶玉带、君子髻玉华冠,整个人的气势都突显着不凡和洒逸,想来应该是二流世家沐家的二爷沐随风了。

  沐随风的身边还有一位少女,少女身着一袭冷素白衣,身段修长、腰肢挺立,端坐在紫檀椅上静若处子,就像一朵不染尘埃的孤世白莲,清纯中透着高傲、冷艳之下蕴藏着三分妖娆,少女的美,让日月黯然失色,令人为之神魂颠倒。

  事实上过来的路上秦风已经用尽了天下间最美的修饰词来阐述沐悠然的美,可是秦烈一方面心思不在这里,另一方面他不相信,一个人会美到令饱学天下的二哥都觉得词穷句短,如今一见,秦烈方才知道二哥秦风没说假话,沐悠然确实很美,那种美不但迷倒中庭院落的所有同辈兄长,就连家中女眷都纷纷露出自惭形秽之色。

  芳草依园独轩雅、锦庭团簇拥孤莲……

  秦烈一言不发,心中却是对沐悠然的样貌给予了高度的肯定,然而对于秦烈而言,沐悠然只是“很美”而已,他还没有花痴到见第一面就心神摇曳、理失神丧的地步。

  目光在沐悠然身上略微停留后移开,聚焦到两个正在斗法的少年身上。

  院落受到两名少年催动的灵力席卷,遍地落叶纷飞乱舞而起,两名少年在院中你来我往,正打的热乎。

  其中一人的修境明显高一些,身法、灵力、施法的技巧远在另一人之上,跳来纵去间时不时丢过去一个流沙术或者缠饶术,将另一个少年耍的团团转,就是不出杀招将对方击退,此人秦烈认得,他叫秦南,是二叔秦一岭的儿子,今年二十出头,实力灵虚四层。

  二十出头的年纪达到灵虚四层,天赋算是不弱了,他修炼的速度甚至比秦玉还要快,因为秦玉比他虚长了几岁,才达到灵虚四层的境界。

  另一个人,名叫秦洲,是三叔家的儿子,实力偏弱,才只有灵虚三层。

  两人无论修境还是实力都不在一个层次,所以秦洲忍气吞声的挨打,好在这不是什么生死对决,秦南没有下死手,他只是想在佳人面前表现一下自己的实力罢的,就像表演赛,秦南将能驾驭的法术一一演练了出来,得意洋洋。

  不过……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秦烈一打眼便看出秦南虚有其表。

  灵虚四层的实力是没错,可是秦南的施法速度却是慢的像蜗牛,平素里他修炼的流沙术和缠绕术,施展一次不会超过三息,状态好的时候二息就足够了,可是秦南,每每施法的时候都会刻意蓄力,作足准备,长达四息的时间才会完整的施展出一次流沙术和缠绕术。

  这种施法速度要是在生死较量的时候,恐怕早就被人打的连妈都不认识了,难为秦南还自鸣得意。

  然而也看对谁,秦洲的实力更差,灵虚三层的修境明明可以练到跟秦南相仿的地步,只可惜他甚至连两年前自己的灵虚二层都不如。

  秦烈看了几眼便了没兴趣,这种级别的较量一点借鉴都学不到啊。

  不出秦烈所料,秦洲勉为其难的坚持了盏茶的时间终于败在了一个缠绕术上,几道匹练形成的树藤将秦洲全身五花大绑,一道冰箭贴着秦洲的头皮飞了出去,一场连华丽都称不上的斗法终于告一段落了。

  而让秦烈难为情的是,在二流世家天才沐悠然的眼里,秦南的小胜居然还引来了院中同辈弟子的欢呼,这不是给秦家丢人吗?

  “第九场,秦南胜……”

  伴随着秦南胜出,院中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其实也不怪秦家的弟子山呼海啸,毕竟秦南在同辈弟子当中,除了秦德和秦风之外,能与他旗鼓相当的也就只有近两年来进境如飞的秦玉了。

  但是这样的实力,恐怕还入不了沐家父女的法眼,这点,秦烈已经从沐悠然不耐烦的表情中读取了出来。

  “呵呵,沐兄,南儿这个孩子如何?”

  一场较量终止,秦一绝笑呵呵的询问沐随风的看法,沐随风面相谦和,不露声色道:“好,秦南这个孩子也不错,不过中意哪个,还得看悠然的说法。”

  “悠然,你说呢?”沐随风眉头微挑,看向冷面娇艳的沐悠然。

  “还可以吧。”沐悠然的回答有些意兴阑珊,这让秦烈意识到她似乎对联姻一事并不感冒,难道她是被逼的?

  世家联姻,关系的可是两个少男少女的终身问题,更多的是世家与世家之间利益纠葛。

  像秦家,之所以费力不讨好的巴结沐家,无非是想借沐家之名提高秦家的声望。

  仅此而已。

  而这样的联姻,倘若当事人双方不满意的话,就会成为世家的牺牲品。

  秦烈身在世家之中,自然对这中间的利益关系心知肚明。

  “好,现在秦南共胜三场,秦玉连赢七阵,家里和沐小姐年纪相仿的弟子都已经出过阵了,沐兄,让秦玉和秦南比上一阵,然后再由沐小姐挑选如何?”秦一绝欢悦的笑着道。

  沐随风哪有不应之理,闻言连连点头。

  却在这时,秦风站了出来:“父亲,您忘了一个人,十三他还没有出阵。”

  “十三?”

  先前众人的注意力都在斗法的秦南和秦洲身上,没有注意到秦烈也来了中庭院落,现在秦烈提及,众人这才发现,秦烈就站在角落里,一时间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了起来。

  “这个废物终于出来了,我还以为他不来了呢?”

  “还不是老二把他叫来的,人家都比的差不多了,他来干什么?”

  “还用说啊,不就是为了碰碰运气嘛,成为沐家的女婿,一下子就能翻身啊。”

  “就凭他?别逗了,他原来就是个废物,又关在火房里两年多,怎么跟秦玉、秦南这样的人竞争,我看连秦洲他都打不过。”

  “……”

  秦家的弟子们私底下嚼着舌头,把秦烈贬低的一无是处,而原本他们轻声细语的也很难听清,可惜沐随风是什么人,那可是归真期的高手,耳聪目明是基本的身体素质,乍一听,沐随风满含深意的看了秦一绝一眼。

  秦一绝顿时火大,对着一向宠爱有加的秦风喝道:“风儿,不要胡闹。”他本意是在提醒秦风,这么重要的场合别把那个废物带出来丢人现眼,然而当着宾客又不好暴露家丑,所以只能提点了一声。

  秦风当然知道老父的不满,不过为了替秦烈争取翻身的机会,他只能硬着头皮道:“父亲,十三正当年,这两年在火房勤勤恳恳的修炼,早已脱胎换骨,父亲不如给他个机会……”

  话说到一半,还没继续下去,秦家老大秦德却是截断道:“二弟,大家都知道你一向袒护十三,可今天是沐小姐择婿的重要日子,先前众家兄弟已经一一演练了过来,老九和秦南更是脱颖而出,以为兄之见,就不用再浪费时间了吧。”

  浪费时间!

  这番话虽然没有明确指出秦烈的无能,但是个人都能听的出来,秦德是在有意贬低。

  院里的气氛变得有些诡异,秦风却不能甘心,道:“大哥,话不能这么说,十三到底是秦家的子嗣,而且与沐小姐年纪相仿,再说了,沐小姐也说过,今日择婿并不仅仅看重修为,十三为什么不能出阵呢?”

  秦风强辞争辩,看的秦烈不由感激了起来,可是秦风毕竟势单力薄,他说完之后,已经有人站出来提出不同的意见了。

  “二哥,沐小姐天纵奇才,她的夫婿,怎能是个废物呢,大家说对不对啊?”说话的是秦玉,这小子一直记恨着秦烈,当然不会放弃任何一个让秦烈出丑的机会。

  在秦玉的挑唆之下,秦家弟子果然纷纷起哄,在下面窃窃私语:“老九说的没错,废物怎么配的上在沐小姐面前表现,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阵阵讽刺的笑声无比刺耳的传来,秦风的面子终于挂不住了,他正打算据理力争。

  就在这时,秦烈突然开口道:“二哥,算了吧,我不想出阵。”

  “为什么?”秦风诧异道。

  “还能为什么?怕丢人现眼呗。”秦玉接了一句。

  随后便是哄堂大笑。

  秦烈原本不想掺合进来,但是众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也不能置若罔闻。

  目光转过,落在秦玉身上,秦烈鄙夷道:“当面外人的面,轻侮同宗兄弟,还会比你丢人吗?”

  “你说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踏碎仙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踏碎仙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