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惊动
大道无为2019-08-21 01:333,176

  药庐的小院里,张禄飞奔了过去将秦玉抱在了怀里,眼神充斥着恐惧。

  秦玉是五房最大的靠山啊,连他都败了,前阵子吃的亏肯定找不回来了,甚至以后秦烈肯定会给他们小鞋穿啊,这个废物怎么变得这么厉害,连秦玉都不是他的对手呢?

  张禄震惊的想着,浑身都在哆嗦着,看都不敢看再秦烈一眼,生怕秦烈恼怒之下,再给他来那么一下,在他张禄的心中,秦烈不再是废物,而是一个手段残忍、心狠手辣的魔头。

  两旁的伙计不通法术,都看的触目惊心,秦家传闻的废物少爷今天大发神威,哪里像传闻中说的那么不济。

  太可怕了,连自己的兄长都敢打,还打成了重伤,要不是秦玉闪的快,那一箭估计就扎到心窝上隔屁了吧。

  “秦烈……你……你敢弑兄犯上……”秦玉捂着肚子在地上拼命的打滚,而他越是活动,血流的就越多。

  张禄有扶着他,大气都不敢吭一声,看秦烈冷冰冰的眼神里,充斥着一种令人忌惮的凶性。

  “犯都犯了,你能拿我怎么样?”秦烈扬了扬眉角,盛气凌人道:“秦玉,你仗着自己年长经常欺负我,我懒得理你也就算了,没想到你咄咄逼人,到了药庐还不肯放过我,虽然我们同父,但我们并非同母,以后休要以兄长自居,再惹我,我只会比今天更狠。”

  “你……”

  秦玉技不如人,气双拳紧握,看着秦烈的背影道:“你以下犯上、目无尊长,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会禀告父亲,治你不敬之罪。”

  秦烈本打算回房休息,不想再理秦玉,哪曾想最后秦玉竟然扔下这么一句话,他脚步一顿,侧过身来,哼了一声道:“告我状?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安排张禄打压我是为了什么,药庐的帐本都看过了,明明每个月进帐超过五十枚下品聚气丹,你报到父亲那里的却是三十枚,另外二十枚去哪了,不用我提醒你吧,还有其它的一些丹药,一并让你克扣了,这就是你们五房做的好事,有种你就去告,看看谁更吃亏。”

  “你……你怎么知道?”秦玉躺在地上急的哇的一声喷出了口血。

  秦烈冷冷一笑:“这很难吗?你是脑残,我不是,真以为做了假帐就查不出来,以后办事机灵点,别以为药庐归了五房你们就可以只手遮天,把秦家人都当成脑残,我真替你的智商感到悲哀。”

  五房之所以霸占药庐无非是想借机中饱私囊,这点秦烈不需要细查,只需看侧面打听一下就知道了,他最近甚至还知道秦家从哪些人手中收购丹药,如此一来,不就更加清晰明了。

  其实秦烈也不想说,因为他知道,秦一绝这个人看似大公无私,其实最在乎的是家合安泰,尤其是兄弟之间,旦凡有争执绝对会遭到严惩,不过这并不代表秦烈好欺负,秦玉真要是敢告到秦一绝那,他也不在乎跟秦玉、跟五房撕破脸。

  毕竟在秦家,除了秦一绝之外,他认定其它人都不是自己的亲人了,唯一一个秦风更不需要自己担心。

  冷冷的撇下一句,秦烈凛然回头走进了小屋里,合上门那一刻,声音冷冰冰的传出来道:“把他带走,别烦我。”

  秦玉望着秦烈的背影急怒攻心,憋在心里的一口血终于忍不住了喷了出来后,直接晕死了过去。

  张禄见状吓了个半死,赶忙将秦玉抱了起来送回老宅去了。

  ……

  五房的府邸……

  “玉儿 ̄”幽静的小院传来一声悲戚的惨叫,张兰君哭天抹泪扑在床上,望着脸色如白纸的秦玉,心疼直落泪:“玉儿,这真是那小畜生干的?张禄,你干什么吃的,怎么让玉儿受这么严重的伤。”

  “咳,娘,我没事,我没事,我只是一时失手,才输给那个小畜生的人。”秦玉挣扎着要起来,张兰君一把将他按了下去。

  旁边的张禄缩着脑袋大气都敢吭一声,心里却是老大不是滋味,心想我能管吗?你是没看见那小畜生多厉害,三两下就把秦玉打爬下了,还一时失手,我呸吧,分明就不是人家的对手。

  “废物,废物,你们这些废物,我们五房竟然被一个小畜生欺负了,你们居然一点办法都没有,昭儿,你就看着你的哥哥被那小畜生打成重伤吗?”

  “娘,连哥都是他的对手,我能怎么办啊,再说了,我也没在场。”秦昭弱弱的说道。

  在秦家,他也是出了名的废物,只不过因为五房有药庐,这些年才勉勉强强爬到了灵虚三层,尤其他的年纪也不小了,估计今生也没什么可能再突破,所以性子不如秦玉跋扈。

  “废物,那小畜生就那么厉害吗?”张兰君气的两只手都在哆嗦着。

  张禄抬了抬眼皮,躬身过去道:“表姐,您有所不知啊,那小畜生不知道什么时候练的一手好法术,表外甥还没出招就……”

  张兰君瞪着他,哼道:“别说了,还不去通知老爷,玉儿的伤不能白受,这个亏不能白吃,我要让老爷好好教训教训他,实在不行,我就……”张兰君说着,眼中泛起一丝杀机。

  张禄看着莫名的打了个哆嗦,五房势大,不是因为秦玉在秦家子嗣中出类拔萃,而是张家在本地也是一个修真家族,虽然不入流,仅有一个归真期的高手,可至少家中还有几个灵虚后期的强者的,真要是惹急了张兰君,没准她真干出什么来。

  想到这里,张禄连忙走过去压低声音道:“表姐,不行啊,那小畜生看着像个废物,其实为人不知道多精明,这几个月他把我们的帐本翻了个遍,已经知道我们克扣丹药的事了,万一被逼无奈把这事说出去……,那我们……”

  “怕什么?”张禄还没说完,张兰君杏眼一翻,寒声道:“我还怕他不说呢,哼,老爷他最忌讳手足相残,尤其是这么丢人的事,要是拿到族会上去说,秦烈准保没好果子吃,相反,他受到责罚会更重,张禄,你马上去后院,把这事告诉老爷,你知道该怎么说……”

  张禄想了想,狡猾的笑了两声,道:“放心吧,表姐,我会说。”

  ……

  秦家老宅的后院,秦一绝的书房里,一道雷霆之怒震的小小书房摇了三摇。

  书房里,秦一绝正召集秦家的几位族中要员议事,听到堂下张禄的通传,整张大脸都气的红如猪肝。

  “什么?胆大包天,胆大包天,竟然做出手足相残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来人,把秦玉和秦……”命令下达一半,秦一绝突然语塞顿住了,因为之前张禄汇报的太快,以致于当事人的两个名字没有听清,他只记下了一个秦玉,另一个突然觉得有点陌生叫不上来了。

  秦一绝看了看两旁,问道:“玉儿和谁起了争执。”

  众族老皆是摇头叹气,还好堂内还有秦德和秦风,秦风道:“回父亲,是十三弟,秦烈……”

  “秦烈?”秦一绝一双虎眉微微耸起,眼珠转了转,道:“秦烈,这名字怎么如此陌生,几房的?”

  众人:“……”

  “算了,不管了,谁动的手,马上给我带过来。还有,把那些逆子们都叫过来,竟敢手足相残,今天我要好好教训教训他们,让他们知道触犯家规的下场。”

  “是。”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秦家子嗣一个不差的都叫到了书房内,这些人有大半都是秦一绝的后代,当然也有堂表兄弟姐妹,整整二十几个人,分列两侧。

  众人恍惚间接到传唤,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到了小院之后才明白,原来是秦烈将老九给痛打了一顿,此风一传,众兄弟姐妹皆是骇然,须知道在他们心里秦烈原本就是废物一个,秦玉怎么折在他的手里的,所有人都觉得好奇,一个个兴灾乐祸,在院子里叽叽喳喳。

  “老九让人打了?”

  “可不嘛,听说还是十三干的。”

  “不是吧,十三能干出这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他哪来的本事?”

  “谁知道啊,那个废物平时连个屁都憋不出来,居然能打的过老九,真是活见鬼了。”

  一边谈论纷纷,一边熙熙攘攘,进了书房,众人不敢再言语了。

  约莫等了片刻,书房外面响起了阵阵凌乱的脚步声,秦烈在传唤之下,镇定从容的走入了小院。

  对于秦烈而言,他早就料到五房不会善罢甘休,而这次进入秦一绝的书房,可是他渴望了十年的事。

  大步流星的走在前面,身后尾随着五房等人,首当其冲的便是五姨娘张兰君,这个泼妇一到了院内就怒视起秦烈来了,指着他破口大骂道:“小畜生,要是我儿有个三长两短,我定让你生不如死。”

  秦烈没有骂回去,而是直接无视。

  信步走进书房,秦烈目光扫过屋内,整个秦家颇有地位的人全都齐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踏碎仙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踏碎仙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