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唯快不破
大道无为2019-08-21 01:323,202

  以前他或许不懂,但是现在,秦烈对修真一途可谓门清,最起码灵虚境一些基本法术还是相当了解的,近几月废寝忘食的修炼,他不断的拿自己跟秦家的各位兄长作比较,很快便发现秦玉虚有其表了。

  而这句话彻底无疑彻底的激怒了秦玉,明明只有灵虚二层的实力,竟然说别人不配称为修真者,真是可笑。

  秦玉放声笑了片刻,恨声道:“你说我的修为不如三脚猫,好大的口气,我就让你看看灵虚三层和灵虚二层的差距,看招。”

  秦玉言罢,再不多说,双膀一晃在胸前抡起,瞬间结出两三法印,正是要施展法术的迹象。

  秦烈早有准备,见秦玉有所动作,也不耽搁,心念一动,嘴唇轻启,晦涩的法诀缓缓念出,看似极慢,水箭术却在不到两息的时间之内已经完成,只见他指尖一挑,一道水柱从旁边的脸盆中弹射出来,直奔秦玉的胸口打了过去。

  秦玉的修为自然比秦烈强上不少,低级法术也学了一些,种类较多,可就是没有一样是精通的,哪怕是最娴熟的火球术,也需要至少四息的时间才能完成,秦烈比他快了一倍。

  “嗤!”

  不等秦玉的法术施展出来,水箭后发先至射去,快的让秦玉都大吃了一惊,他没有时间震惊,当下脚步一错往旁边闪了过去,也正因为如此,他的法术也同时被秦烈打断,灵力回涌,一时打了趔趄。

  秦烈可不希望秦玉重拾主动,目色渐冷间,朝前猛跨一步,灵力涌至左掌怒然而拍,正是《紫阳诀》强身健体的普通玄技招式。

  秦玉挥手截住,二人手掌互拼一记各自退开,不分上下。

  只不过这时,秦烈的第二道水箭已经完成了,身子一倾,又是一道水箭脱手而来。

  “不可能?他的水箭术怎么这么快?”

  秦玉眼睁睁的看着秦烈连施两道水箭,脸不红、气不喘,速度无比迅捷,冷汗顿时就下来了,赶紧移动闪躲。

  须知道修真者虽然吸纳的是天地灵气,修炼的灵力法术,在修炼了高等级的玄技之前,身体还是凡人的身体,根本禁不住打,秦烈的法术之快,足以让他无暇念咒施法,就算是有一身的本领也发挥不出来啊,而万一被法术击中,哪怕他的体魄比秦烈强健,也禁不住水箭穿透一击。

  眼看着水箭激射而来,秦玉无从躲闪,情急之下,他大喝了一声,双手在胸前虚抱成圆,一边狂退,一边聚起了一面白色的莹光护盾……

  “灵气护盾?脑残……”

  秦烈抬头一望,嘴角流露出浓浓的嘲弄。

  灵气护盾,也是低级法术中的一种,与水箭术截然不同的是,此类法诀属于防御法术,是运用体内灵力在体外形成面积性的灵盾来防御法术伤害的,修炼起来要比水箭术困难许多,施展的时候极度消耗灵力。

  秦烈之所以讽刺秦玉是脑残,就是因为灵气护盾消耗灵力太大的缘故。

  拿秦玉而言,他虽然是灵虚三层的实力,可是使出灵气护盾相当的吃力,而且短时间内不能使出第二次,这本身就是一种错误的对敌方式,从这点就可以看出,秦玉根本就是个废物。

  秦烈之所以学了水箭术之后没有学习灵气护盾,就是因为怕自己的灵力不足,尤其是如果遇到强大的对手,哪怕使出灵气护盾也未必挡得住别人的攻击,与其如此,不如将所有灵力都化作攻击来的直接有效。

  三招两式过后,秦烈嗤之以鼻了起来,以前他认定灵虚三层肯定比灵虚二层要厉害,可是现在他才知道,即便拥有强大的修境,那也要看是什么人在用,以秦玉的资质,这个时候使出灵气护盾简直就是浪费灵力啊。

  当然,秦烈不会傻到提醒秦玉,见对方使出灵气护盾,他马上退开数步,跟秦玉拉开距离。

  此时再看秦玉,果然气喘如牛,且不说他修境如何,单单在勤奋方面根本没办法他就没法跟秦烈比肩,否则灵力修炼精纯一些,还不至于一个灵气护盾就累成狗。

  所谓业精于勤而荒于嬉,便是这个道理。

  几招打过来,秦玉发现自己这个灵虚三层高手竟然一直没腾出手进攻,这让秦玉恼羞成怒,原本就有限的理智全然丧失了,一点都没剩下。

  小院短暂间安静了下来,张禄夫妇本打算让秦玉为他们出头,看一场好戏,好好解解心中的恶气,哪曾想一动起手,秦玉竟然直接落在了下风,被秦烈打的上窜下跳,秦玉不是灵虚三层的高手吗?怎么连秦烈都打不过?

  就连院门前看热闹的一干伙计也是瞪着眼珠子直咽口水,开什么玩笑,玉少爷竟然打不过小少爷?

  短兵相接的二人同时停了手,不过瞬息间的变化让秦玉顿时感觉到一阵臊红,想自己在秦家也是有名有号的,竟然斗不过一个废物,这还了得?

  “秦烈,你这个混蛋,我今天打死你……”

  感觉到身后的指指点点,秦玉终于忍不住发起狂了,双掌在身前交错,法诀变化如穿花蝴蝶、令人眼花缭乱,一个个法诀的变化都十分精准到位,小院里以张禄为首的一干伙计皆是看的羡慕不已,望着秦玉体表涌现的炽烈火焰,众人禁不住叫起好来。

  火球术,无论从观感还是威力在低级法术中都是数一数二的存在,远比水箭术强大的多,这次该轮到秦烈吃亏了。

  众人瞪大了眼晴看着,不想错过任何一个精彩的环节。

  哪知道就在这时,秦烈却是轻轻挑了下手指,一团水气凭空出现了……

  和秦玉充分的出招准备截然不同,秦烈施法的时候几乎看不到任何前兆,不等秦玉将火球术放出来,秦烈水箭已经凝成了形态……

  “又来?”吃了秦烈两次暗亏的秦玉现在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知道秦烈的施法速度比自己快,瞳孔情不自禁地放大,照这样下去自己还没出手就要中招,不行!

  想罢,他忙不跌的朝着旁边闪去,连提起灵力的胆量都没有了。

  可是当他闪开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水箭术飞来,反而看到秦烈冷漠的笑了笑,手心一攥,啪的一声,水箭竟然直接被秦烈握碎了,同时追寻着他移动的轨迹朝着右边疾驰而来。

  “虚招?”秦玉肺都气炸了,同时极度震惊。

  施法的过程绝不能打断,无论是外力还是自发打断施法,对于身体都会有一定的伤害,这是修真界万年不改的定理,可是秦烈不断中止了施法,反而跟没事人似的追过来,这大大颠覆了秦玉对法术的认知。

  极度震惊之下,秦玉实在猜不透秦烈是怎么办到的,难道他服用了什么灵丹不成?

  随着战斗时间不断的延长,秦烈给予秦玉的震惊越来越大、越来越深刻,他无法理解,秦烈是怎样将法术练的如此炉火纯青的,如此施法的手段,恐怕就连大哥秦德、二哥秦风也无法媲美吧。

  事实秦玉的确有他震惊的道理,然而定理是定理,却并非万年不改。

  法术的演变传承了数千上万年,修真界能人志士辈出,总有一些人能打破常规,就比如一级法术,经过长时间的练习,不仅可以达到瞬发的程度,更能收放自如,秦玉想不透是因为他没有把心思用在修炼上,而秦烈不同。

  虽然秦玉修炼的时间要比秦烈漫长的多,但他并没有废寝忘食的练习,遇到疲惫的时候,总是会中断练习,这样,无论他对法术有多么深的领悟,手法上自然无法媲美像个疯子一样修炼的秦烈。

  修炼等于悟道,在于一个“悟”字,有的人练习了一千遍一万遍也不一定成功,而有的人废寝忘食的修炼一段时间,突然哪一次悟出了其中精髓就会比前者厉害的多,这都是常有的事。

  可惜,即使亲眼见证了秦烈的不凡,秦玉仍旧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身形站定间狂运灵力,打算给秦烈一次迎头痛击,可是正当秦玉将法印结到大半的时候,一道水箭却是出其不意的出现在他的胸前。

  秦玉一惊,啊的一声惨叫,放弃了施法朝左边扑去,结果还是没能闪过水箭,噗的一声,水箭正中其肋下,直接射穿了一个窟窿……

  “啊!”

  快速移动的秦玉腰部中招,全身痉挛似的抽搐了两下,砰的一声栽倒在小院里,在地上足足打了好几个滚撞到院墙时才停了下来。

  停下的秦玉面孔扭曲,脸色苍白的像一张白纸,左肋下面的血洞触目惊心,甚至已经伤到了内脏,鲜血汩汩的从腹腔里流出,不大会儿的功夫将小院的地面染的殷红无比……

  “表外甥!”

  张禄夫妇何曾见过如此骇人的手段,惊叫的同时目光扫过秦烈冰冷的眼神,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了,灵虚二层的秦烈击败了灵虚三层的秦玉,这不仅颠覆了秦玉的世界观,连张禄夫妇的世界观一并坍塌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踏碎仙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踏碎仙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