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世道险恶
大道无为2019-08-21 01:323,211

  晚霞西垂、夜幕降临,踏着昏黄的暖霞,秦烈跟着麻子脸穿过了外城的街道,来到了西城。

  上元古城极大,几个汴京都没法相比,麻子脸带着秦烈一路走街窜巷,足足走了大半个时辰才来到了一条巷子的尾端。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了,垂暮的天色出现了点点星斑,小巷幽深,看不见人影,二人一路往里走,秦烈越走越觉得不对劲,在一个院门前突然站住道:“别走了,你到底带我去哪?”

  “我家啊。”麻子脸一脸真挚,指着小院道:“这里就是了,进来吧。”

  秦烈见状,摇了摇头:“我不进去了,我这里有十八枚聚气丹,一共三十六块下品灵石,你去取,我在这等着。”

  也不知怎么的,秦烈跟来的路上愈发的觉得不对劲了,先前走街窜巷就算了,现在来到这么一个僻静没人的地方,他心里很是没底,万一麻子脸心怀不诡怎么办?所以他毅然决定留在外面。

  麻子脸显然没想到秦烈会如此提防他,顿了一顿以后才说道:“好吧,看你第一次来上元古城,心思到是细腻的很,怕我害你吧,那你就在这等着吧,我去去就来,这总行了吧。”

  秦烈本来想着出巷子外面等的,麻子脸说完,他看了看周围几户院子里都亮着灯,也就没多想,只点了点头。

  麻子脸说了句“稍等”之后打开院门走了进去,秦烈留在外面等。

  可是过了大约盏茶的功夫,麻子脸也不见出来,秦烈有些疑惑,刚准备往里面看,突然,一声惊叫从院子里传了出来:“大胆贼人,把东西给我放下。”

  “啪!”

  话音方落,里面似乎传来门板被撞碎的声音,秦烈整个人打了个机灵,几乎下意识的冲了进去想看个究竟。

  可是就在他双脚停落在院中的时候,突然他觉得不对劲了。

  一股异风又疾又快的从门后吹了过来,还带起阵阵燥热难当之感。

  “火球术?”秦烈大惊,忙向院子里面扑去。

  其实秦烈也不想进院子,只是刚刚下意识要帮忙的念头让他进来之后,那股燥热的异风是从身后袭来的,他不得已只能选择前冲跟燥热的异风拉开距离,并借机闪过。

  然而当秦烈看到一团火球贴着自己的耳鬓飞了去的时候,秦烈知道自己大意了。

  院子里还有别人。

  “咣当!”

  秦烈让过了火球,同时也听到了一声门响,是院门合闭的声音,他回头一看,只见院门前站着一个青衫修士。

  这个人年纪同样不大,但表情却是阴森诡异,正不怀好意的望着他。

  “终于把你引进来了,还真不容易啊。”就在这时,麻子脸的声音传了过来,秦烈扭身一看,他正站在一间土房门前打量着他呢,那般神情,奸诡戏谑,恶意彰显。

  “你……你要干什么?”秦烈吃惊的看着二人,全身的灵力不受控制的荡漾了起来,随时随地可以出手。

  望着秦烈身上流转的灵力,麻子脸和青衣却是一点都急燥,反而放声大笑。

  “哈哈,干什么?这还用说吗?当然是看中你身上的丹药了。”麻子脸哈哈大笑。

  站在门口的青衣道:“二哥,这小子一看就是个雏儿,连乾坤袋都没有,他有那么多丹药吗?”

  麻子脸望着秦烈,笑道:“你可别小看人啊,这小子能一次性卖我十八枚下品聚气丹,身上肯定还有存货,就算没有了,十八枚下品聚气丹也不少了,白来的干嘛不要。”

  那青衣哈哈大笑:“二哥说的是,大哥他们出去这么久了,咱们的丹药都消耗的差不多了,既然这小子送上门来,那咱们也别客气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把秦烈气的怒火中烧,与此同时,也暗怪自己大意,竟然忘记了乾坤袋。

  乾坤袋是一种储物灵器,形似装银两的荷包,大约有三立方的空间,可以储放不少东西,以前秦烈就看秦风佩戴过,只是因为他在家里没人待见、修为也低,所以没有资格佩戴,一时间忘记了这茬。

  麻子脸说回来取灵石,他身上有乾坤袋犯得着走这么远回来取嘛,有灵石还不带在身上?真是大意啊。

  秦烈心中暗想着,大声道:“你们敢在城中杀人,就不怕被人知道?”

  上元城有自己的一套规矩,毕竟这里龙蛇混杂,若是可以随便动手,古城早就乱套了,所以在很久之前,盘踞在这里的各大势力就立下了铁律,在上元城内,一律不准杀人,否则将会受到所有势力的追杀。

  哪知道秦烈问完,麻子脸丝毫不惧,戏谑道:“怕?小子,你还真是个愣头青,上元城的规矩是给弱者定的,强者杀人谁敢管,再说了,你不知道上元城的挨家挨户都是修士,既然是修士,院子里自然有隔绝灵气外泄的符阵吗?”

  “隔绝灵气外泄的符阵?”秦烈恍然大悟,定晴一瞧,院子里的院墙上可不是贴了一些灵符吗。

  在修真界,符阵很平常,几乎每一个修真者都会掌握几种符阵的布置方式,通常用来隔绝灵气外泄,防止有人窥视。

  看来麻子脸打一开始就没有真心跟自己交易,而是故意把自己引到院子里设计伏杀、夺丹取命,好毒的家伙。

  世道险恶,秦烈暗自恼火,与此同时也劝诫自己不要慌张,事已经发生了,重要的是着手解决,总不能坐以待死。

  心中想着,秦烈佯装恐惧的往角落里退着,一边退一边慢吞吞的结起水箭术的法诀,神色慌张道:“你……你们别乱来,我……我的修为是灵虚三层,打起来谁都讨不到好,别逼我,否则我跟你们同归于尽。”

  “哈哈……”看见秦烈战战兢兢的懦弱表现,麻子脸和青衣笑的更大声了,麻子脸鄙夷的撇了撇嘴道:“灵虚三层,你吓我吗?不怕告诉你,老子是灵虚四层的修士,站在你身后的人,实力也不比你低,二对一,你毫无胜算。”

  青衣嘿嘿一乐:“二哥,不跟他废话了,速战速决,要是被人发现就麻烦了。”

  “嗯,有理,动手。”麻子脸得意洋洋的笑过,断然下达了格杀的命令。

  两个人一左一右,法术并施,两团火球呼啸着朝着秦烈砸来。

  秦烈表情慌张恐惧,心里却是强自镇定,他死死的盯着麻子脸修士,计算着对方施法的速度,从结印念咒到火球术出居然整整四息的时间,太慢,而那青衣,速度还要慢上一分,有的打。

  心中笃定,秦烈心里涌起无限的怒火,他双手在脸前交叉,做出一个盲目抵挡的动作,指尖的水箭胡乱的一击,叫道:“别过来,别过来……”

  他这般表现看在麻子脸和青衣的眼中,更加让二人笃定了秦烈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一个灵虚三层的修士,连基础的斗法经验都没有,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活下来的。

  麻子脸冷笑着,神态从容的出招,懒得再出法术,一招擒拿玄技抓了过来。

  他的修为较高,速度较快,封拿大穴、堵秦烈的退路,准备一击必杀。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秦烈瞅准了一机会,身子一矮,犹如泥鳅似的贴着地面朝右边滑了出去。

  麻子脸一惊,心想这小子速度好快,居然让过了火球术,正当他惊愕的时候,麻子脸诧异的看到,秦烈先前站定的位置,地面上出现一团黄光。

  “流沙术?不好。”麻子脸惊叫了一声。

  这个流沙陷阱出现的位置实在太巧妙了,竟然一寸不差的出现在自己的落脚点,关键是,秦烈怎么使出流沙术他都没看见,大意之下,惊慌失措。

  “缠绕……”

  正当麻子脸惊骇的时候,秦烈的反击到了,缠绕术丢了出去,一条碧绿的匹练拐着弯的卷向青衣,与此同时,麻子脸正好踩在流沙陷阱里,秦烈陡手隔空一指,一道白光在指尖闪过。

  “不好,灵气护盾。”麻子脸也非非常人,见秦烈指尖有灵力涌动,白光闪现,马上聚起了灵气护盾抵挡,否则那一招极有可能是水箭术,打在身上就完了。

  可是让麻子脸吃惊的是,他的灵气护盾刚刚撑起来,秦烈指尖的灵力就缩了回去,就是一道光,根本没有水箭出现。

  “什么?鹰……鹰眼术?”麻子脸双手撑着透明的灵气护盾,眼睛都看直了,那白光后的效果哪里是什么水箭,居然是鹰眼术。

  麻子脸气的脸都绿了,鹰眼术没有杀伤力,他使鹰眼术干什么?这小子到底会不会打架?

  落足流沙陷阱的麻子脸郁闷不已,被一个不会打架的小子骗到陷阱里去了,传出去老子的人可就丢大发了。

  麻子脸怀恨不已的准备着第二招法术,可是等到灵气护盾刚刚过去还没有精力准备好第二轮施法的时候,只见前方连续两道水箭抖着水珠四溅的箭尾飞了过来。

  “什么?”麻子脸倒抽了一口凉气,顿时手脚冰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踏碎仙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踏碎仙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