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杀人
大道无为2019-08-21 01:323,120

  低迷的月色之下,两支水箭显得格外的显眼锋利。

  初次交手,秦烈便动用了最大的灵力,仅仅三招,便将劣势转为了优势。

  麻子脸惊望着飞向自己的两支水箭,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奈何他前一个灵力护盾消耗了一些法力的同时还让他处于施法的继层期,根本没有精力聚起第二轮攻势,他这才知道,秦烈刚才的那招鹰眼术究竟有多么可怕。

  可怕的不是鹰眼术本身,而是超短的施法时间。

  鹰眼术向来是低级法术中最容易修炼的一种辅助法术,一个灵虚三层的修真者几乎可以在不到一息之间便能施展出来。

  秦烈的鹰眼术根本不是为了攻击,而是利用鹰眼术与水箭术一模一样的施法表现当作虚招,骗他使出了灵气护盾,并且这个时候使出鹰眼术,还可以让秦烈更快的恢复灵力进行第二次攻击。

  第一次是虚招,第二次才是杀招。

  “这小子太狡猾了。”麻子脸瞬间冷汗如雨,吓的亡魂皆冒。

  现在的他,就像是一个标靶,哪有什么防御力,如果没有人救助,必死无疑。

  “老四,救我啊。”麻子脸惊恐的大喊着,可是回头一看,青衣正被一条绿色的树藤缠的死死的,哪有能力出手。

  麻子脸惊呆了,原本他以为对面这个初来乍到的小子毫无战斗经验可言,是块好啃的肥肉,谁知道那小子先前的表现全都是伪装,他居然暗中设计了一场反杀的好戏,老子大意了。

  麻子脸惶恐万分,神经反射般伸出双手乱挡,可他没有灵气护盾,以肉掌做盾,怎么可能挡得住锋利冰冷的水箭。

  “噗噗!”

  连续两声击透,水箭成功的击中了麻子脸,一道水箭在他的腰眼上穿过,另一道则是精准无比的洞穿了他的心脏。

  “哇!”麻子脸大口的喷出一口鲜血,恰好流沙陷阱的效果消失,人直挺挺的倒飞而出,狠狠的撞在了院墙上。

  心脉受损,麻子脸有再大的能耐也没办法运转心法了,此时只能闭目等死,可是他心有不甘,还盼着青衣能力挽狂澜,连忙大声道:“老四,用符,快用符啊。”

  麻子脸的流沙陷阱效果消失,同等时间青衣的缠绕术也一样消失了,不过青衣显然已经惊呆了,没有想起利用符箓攻击,待到麻子脸提醒的时候,他赶紧从腰上掏着什么。

  这时,秦烈闻言一惊,本来打算直接灭了麻子脸再收拾青衣的想法顿时放弃了。

  符箓,是一种能将法术篆录在符纸上的技能,每一个修真者必须掌握的本领,符箓最大的好处在于将法术预先篆录在符纸里,使用的时候可以达到瞬发的效果,无论多么高级的法术,只要被篆录符纸,形成符箓,经灵力祭出都会马上产生强大的威力。

  而区别于法术的是,符箓只能用一次,用过就等于销毁了。

  秦烈自诩施法速度奇快,但也不敢与符箓争锋,所以必须先杀掉青衣。

  “休想。”他低喝了一声,原本准备给麻子脸的火球在手腕的带动下,一下子甩向青衣。

  那青衣的实力就跟麻子脸没法比了,而且明显战斗经验不足,惊慌失错乱了分寸,等他拿出符箓的时候,火球已经砸在了身上,那张刚刚取出来的符箓掉在了地上……

  “蓬!”

  一声闷击,随即引来一声惨叫:“啊……”

  青衣身上大火熊熊、迅速燃烧了起来……

  “流沙”、“缠绕”、“火球”、“水箭”、“水箭”……

  闪电般的逆杀已经获得显著的成功,可是秦烈在毁了麻子脸的心脉、点燃了青衣之后还是不肯大意,流沙陷阱扔给了青衣让他无法动弹只能在熊熊大火中站着等死,缠绕则是缠住了伤重的麻子脸防止他再使出什么自己不知道的招术针对自己,再然后,就是一个火球两个水箭,全部扔给了青衣。

  “蓬!”、“噗!”、“噗!”

  三个法术连成了一条,几息间瞬杀了青衣,青衣死的时候身上还大火熊熊,直到死都没再喊出第二声,身子几乎被火球砸的皮开肉绽。

  一举杀了青衣,秦烈再出四道“水箭”断了麻子脸的双手双脚,这才长出口气恶狠狠的走了过来。

  麻子脸已经奄奄一息,但他脸上恐惧的神情却是比最初的时候还要浓郁,一个灵虚三层的小子,下手这么狠,吓的麻子脸直接失了禁,裤裆湿漉漉的一大片……

  “英雄,我错了,我错了,别杀我,别杀我……”

  “不杀你?”秦烈咬着牙齿,胸前起伏不平,先前强行运转心法以最短时间施展了近十种法术,即便他灵力精纯也有些吃不消。

  法术出的太快了,消耗自然巨大,尤其是施法的时候需要专注的精神力,对元神的负担不小。

  现在他很累,可以说这是他生平第一次经历的杀戮,从内心到身体,从灵力到元神,负担都很大。

  看着麻子脸,秦烈懒得废话,走上前去近距离一指点出,一道水箭噗的一声直接洞穿了麻子脸的小腹。

  那里是紫府元阳所在,储存的是修真者的灵力,只要破坏,麻子脸必死无疑。

  “你……”

  随着穿透了小腹,麻子脸当场气绝身亡,直到死时也没能说出完整的一句话。

  而生平第一次杀人的秦烈心情同样复杂,既有第一次杀人慌乱,秦烈第一个念头就是逃离事发现场,他清楚的记得,青衣刚刚不止一次的称呼麻子脸为二哥,而麻子脸叫青衣老四。

  这样的对话无疑在提醒秦烈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麻子脸和青衣还有两个兄弟,万一走晚了被人撞见自己的麻烦就大了。

  思及此处,秦烈准备离开,可是目光扫过麻子脸的尸体时,挂在麻子脸腰上的乾坤袋引起了秦烈的注意。

  不能白来一趟,这可是件宝贝啊,不假思索的,秦烈飞快的跑到麻子脸身边,一把摘下了乾坤袋揣进了怀里,这才推开院门,确定院外没有人的时候,闪电般融入月夜之下逃之夭夭了。

  从麻子脸的小院逃出来的秦烈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虽然有些慌乱,但是秦烈并没有失去理智,从毕竟这是他生平第一次杀人,没有罪恶感是不可能的,只是身处修真仙国,秦烈耳濡目染,多少知道一些外面世界的险恶,所以罪恶感并不强烈罢了,反而因祸得福的得到了一只乾坤袋心里感觉到十分刺激。

  不过秦烈并没有因为杀人或得宝失去理智,反倒一路上不断的提醒着自己,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街上还有人,自己初来乍到,绝不能让人看出来自己刚刚杀过人。

  他反复安慰自己冷静,刻意的在小巷子里多绕了一段路,直到来到大街之前,他深吸了几口气,然后佯装镇定的融入人海。

  城西到城东,快走的话小半个时辰,秦烈始终提心吊胆,脑子里盘算着怎么渡过在上元古城的第一个夜晚。

  客栈是最靠谱的地方,当然价格也比较高昂,一间最差的房间一晚要两块下品灵石,得先搞到灵石才行,麻子脸的乾坤袋里肯定有,不过要使用乾坤袋,必须按照《紫阳诀》上面的办法进行滴血认主,于是秦烈找了个犄角旮旯,趁着没人拿出了从麻子脸身上得到的乾坤袋,咬破手指滴上了一滴鲜血。

  滴血认主,是每一个修真人士必须掌握的技能,不同于法术,滴血认主很简单,只需在无主的灵器上面通过滴血的过程以灵力刻上法印,让灵器与器主达成元神联系便可。

  秦烈已经是灵虚三层的修士,滴血认主对于他来说并不难,几个呼吸便成功认主了乾坤袋。

  因祸得福得到了一件宝贝,秦烈杀人的罪恶感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心念动处将手指按在乾坤袋上,果然一个足有三立方左右的虚无空间在脑海中慢慢成形。

  “灵石,符箓,还有修真法诀,发财了……”

  乾坤袋里的物品呈现在他的元神识海中时,秦烈的就像是中了彩票一样兴奋了起来,不过他并没有马上清点里面的物品,而是抓了两块灵石在手里,直奔大街上最近的一家客栈走了过去。

  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得找个安全的地方才可能将乾坤袋里面的物品清点一下。

  秦烈的心性很沉稳,不像某些初出茅庐的修士,得到了宝贝恨不得仰天长笑什么的,他深深的知道财不露白的道理。

  随便找了一家名为“小仙缘”的客栈,秦烈快速的找到柜台前的掌柜交上了两块下品灵石开了一间房,直到伙计将他引进房间,并介绍他里面有隔绝灵气的符阵,关好房门之后,秦烈方才将心搁在了肚子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踏碎仙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踏碎仙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