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死亡日记
隔世醒人2016-08-11 15:522,503

  “这一定是建军的日记本。”晓莉一边用手擦拭眼泪一边说道。

  张崇斌睁开眼睛……

  “唉~可惜,里面写的东西看不到了。”晓莉又叹息道。

  “可以看到。”张崇斌说道,“晓莉,天晚了,咱们回去吧,我先将笔记本处理一下,等弄干净后,我再把它送给你做个纪念。”

  晓莉默默无语,只用扑闪的大眼睛看着张崇斌……

  将晓莉送到家后,张崇斌没有回到自己父母的家,而是开车去了自己自修学习时独居的一处老宅。

  一进屋里,张崇斌就将这个残缺污秽的本子放进充满清水的浴缸里,让清水自然地浸透整个本子,然后用手在水中缓慢移动本子,直到粘连其上的污垢渐渐散尽,再将这洗干净的本子拿出来,用毛巾吸收上下挤压出的水分后,又马上放进速冻的冰柜里。

  完成这些准备工作后,张崇斌抬起手臂看了眼手表,他计算好时间准备过3个小时后再将本子取出。

  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张崇斌的心情一直无法平静,这既有忆往昔青春飞扬岁月的感动,也有欲窥“海豹”隐藏的秘密以求解惑的期待,时间一分一秒的跳过,虽然漫长,终于还是到了预定的时间。

  此时,已近午夜时分。

  张崇斌从冰柜里取出已经冰冻发硬的笔记本,将它放在书桌上的一块木版之上,缓了大约5分钟,然后他迫不及待却又小心翼翼地一页页掀开那已是平整干净的笔记本……

  这本笔记前面部分因烧灼缺损,内容已不完整,幸运的是其中有数页竟然近乎完好无损,可以看见页眉处标注的日期。

  当张崇斌静下心来一页页翻看着本子上记载的内容时,他却不由地渐渐屏住了呼吸,尤其在看到那几页字体凌乱变形的内容记录时,陡然感觉浑身发冷……

  可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外似有难以察觉的异常声响,已然变得异常警觉敏感的张崇斌连忙停住了一切动作,他的身体仍稳坐在椅子上,只是无声地扭过头来,侧耳聆听通向房门方向的任何细微动静……

  突然,整个房间陷入黑暗中,停电了!

  “嗯?难道又是谁家用了大功率的电器!”这是张崇斌的第一反应。

  这间屋子是在一栋陈旧的部队家属楼里。十多年前,父母为了给张崇斌创造个清净的学习环境找部队房管处置换的。这老楼里住户不多,清净到是清净,但楼内配套设施陈旧简陋,经常会出现电闸铅丝熔断的停电现象。

  于是,张崇斌从衣兜里掏出打火机燃亮,找出放在抽屉里的手电、螺丝刀和备用铅丝。

  随后,他打开房门就朝下一层楼道间电闸装备箱走去……拐过弯角,张崇斌看见电闸装备箱前似站着个人,以为是某个邻居正在查修电闸呢,他一边用手电照去一边随口问道:“是不是又犯老毛病了?”

  未成想,楼道里的人听了问话后没作任何应答,反倒是转身快速地向楼下跑去……

  “难道是个贼!” 张崇斌不禁放声喊道:“别跑!你给我站住!”与此同时也快速跟着追下了楼,跑出楼道间后,他收住了只穿着拖鞋的脚。

  望着渐渐消失在黑暗中的那个黑影,凉风一吹,张崇斌恢复了冷静,但马上,他有了种不祥的感觉,于是又转身快速地返回房门虚掩的房间,进屋用手电朝那书桌上面照去……这一看,张崇斌的脑子“嗡”地一下,木版之上空空如也,那本日记竟然不见了!

  意识到中计的张崇斌迅即转过身来,朝漆黑的门外望去……

  几乎就在这同一瞬间,“哐”地一声,虚掩的房门被某种力量从外面大力推合上。

  “这一定就是偷走日记的人,他就在门外!” 张崇斌做出判断后急跑到门口处,将门用力推开,刚要探出头去,他却突然感到眼睛一阵刺痛,紧接着,咽喉嗓子火辣辣疼痛地令他难以呼吸,他试图屏住气忍过这一阵,可胸腹部位无法控制地连续痉挛抽搐让他彻底崩溃了。

  弯下腰来不断咳嗽着的张崇斌闭眼摸索到洗手间,他找到水龙头后立即拧开,然后快速地用水清洗眼睛和面部,期间,他不断地大口喝着自来水……直到缓过劲来,他才勉强睁开火辣辣的眼睛返回到书桌前。

  “嘭!”地一声,张崇斌狠狠地在桌面上捶了一拳,“看来,自己的行踪是被某人……不,应该是被某个组织监视了。显然,事关“海豹”的一切,都是敏感的,而触碰到“海豹”的日记更是不被容忍的。

  “刚才,整个楼道空气里充满了催泪瓦斯的气体,这种还算是文明的‘武器’可不是普通窃贼能够拥有的……

  “难道,海豹惨死背后隐藏的那个不可告人的秘密与那次秘密出航有关?!”联系刚才看到日记的内容,闪念之间,张崇斌形成了这个判断。

  转念到此,张崇斌忙找来纸笔,又将找到的一根老蜡烛点燃,凭着尚存的记忆,他将此前看过的那些印记深刻的日记内容用关键词组快速地排写下来:

  1999年6月xx日(具体日子模糊了……只记得是个双位数)

  紧急出航

  绝密行动!

  故障维修

  被追踪

  敌潜艇???

  无法承受的痛苦!

  绝不可能!!!

  永远都不能说!

  唯一的希望——死亡

  此外,记载“唯一的希望——死亡”字样的那一页里,还有一朵象是正在盛开的“花”的图案

  张崇斌大致记住的就是这些内容,搜索记忆的时候,他感觉海豹的日记内容相当凌乱,其中既有文字,也夹杂着图形,有些残缺的内容很是荒诞,根本不符合正常人的思维,或者说象是怪诞的梦境记录,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些看着诡异但内容前后似有逻辑关联的记录。

  此时,他看着自己写下的这些词语,再凭着当时看文的直觉,张崇斌的脑海里逐渐产生这样一幅画面:在1999年6月中旬前后,海豹随潜艇紧急出航去执行一个绝密军事行动。期间,潜艇出现故障需要维修……后来他们的行踪被发现,但好象无法确定是否是被敌潜艇追踪,连续3个问号就是表达了强烈的质疑。此后,海豹应该是受到了某种伤害,他经历了难以忍受的痛苦!

  可是,后面的记录却令他难以琢磨:

  ‘绝不可能’后面竟有3个叹号,这究竟是在表达什么意思?竟比‘无法承受的痛苦’ 还强烈?!

  ‘永远都不能说’又是指什么?最后这‘唯一的希望’竟然指向 ‘死亡’,正是这些疑问当时令张崇斌感到毛骨悚然。

  事实上,海豹不正是在什么都不说的情况下走向了死亡吗?!

  还有,那朵黑色盛开的‘花’就画在‘死亡’字眼的下方,这朵‘死亡之花’又是何意?

  张崇斌带着这些谜团和仍未消退的痛楚,熬过了一个燥热不安之夜……

继续阅读:第8章:约见老同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