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约见老同学
隔世醒人2016-08-11 20:513,439

  离开网吧,张崇斌去了一家大型商场,在卫生间里将改头换面的易容饰物做了清理,并脱掉上衣,最后从包里取出另一种款式颜色的上衣换上,再走出卫生间时,他已恢复本来面目。

  走出商场,张崇斌给中学同学方玉海打了个电话,约他出来一起吃个午餐。

  其实,方玉海当年与张崇斌并不是同一班级的,但他当时在校可是个有名气的活宝。当年,方玉海曾在部队电影院趁黑偷抢张崇斌新买的帽子,为此他们干过一仗。所谓‘不打不相识’,后来,大家竟交上了朋友。张崇斌能看上他,是因为这小子确实有点偏才,他算是个军事迷,那时讲起军事秘闻来,方玉海能滔滔不绝不重样地讲上一天,让张崇斌这些部队大院长大的孩子听着都感觉惊奇,搞得就跟他是地下军事情报员似的。

  到了饭点,方玉海如约而至。

  二人见面,彼此打个招呼即落座,张崇斌一边倒着啤酒一边直言不讳地说道:“海子,今天约你出来我想听点有料的秘闻,你小子给我痛快点啊。”

  “嘿嘿,这些年,你老兄山南海北周游世界的,也不怎么和家乡同学联系了,搞得神秘兮兮的,我还想听听你的报料呢。” 方玉海撇着嘴回道。

  张崇斌端起倒满酒的杯子说道:“算命的说我是奔波命,经常忙得连自己都不知道忙些什么,没什么神秘的。”说完,二人碰了下杯,大家一口将杯中酒灌进肚后,张崇斌又道:“还记得“海豹”吗?”

  ““海豹”……是说你班的李建军吧。提他干吗?我听说,他死了。” 方玉海一副不解的样子道。

  “没错,死了。上周,我参加了他的葬礼。可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 张崇斌盯着方玉海问道。

  方玉海将正准备夹菜的筷子放下,似乎思索了下,然后伏身靠向张崇斌小声地问道:“怎么,他的死有什么蹊跷吗?”

  ““海豹”是潜艇兵,咱们学校这些年来就出了这么一个特种水兵,他从突然得病,再到死,你这个‘军事情报员’应该比我更清楚,不是吗?” 张崇斌反问道。

  方玉海起身端起酒杯自己干了一杯,然后抹了把嘴说道:“现在哪里还有这闲心管这些事噢,你当咱们还是读书时整天晃荡闲得难受么,你知道,我干的那个破单位,搞得我都快下岗了!”

  “怎么,你小子今天跟我哭穷来了?!” 张崇斌瞪他一眼。

  方玉海今天的表现有些出乎张崇斌的意料,不过,他刚才对“海豹”的死表现出来的那副神态让张崇斌相信这小子并不是个从良的老实人,他应该是在刻意隐瞒着什么。

  于是,张崇斌又开口道:““海豹”的死在我看来也没什么玄乎的,无非就是潜水病加上核泄漏并发造成的。只是可惜啊,走得太早了……哎~人生苦短啊!对了,海子,你给我说说潜艇方面的军事秘闻吧,我现在还记得你讲过的那个东海舰队418号潜艇沉没的悲剧,真够惨的!”

  “呵,你记忆力还真好,现在还记得那档子事。” 方玉海夹了口菜边吃边回道。

  “嗨,你想,最后就一个人活着,太惨了,所以记忆老深了。当时,那些潜水兵可是海军总部从全军战士中挑选的精英,而且就安排在咱们的老家潜艇学习队学习。可惜,那个年代,咱们国家潜艇的设施装备太差,要不然,不至于发生那种低级事故。” 张崇斌饮了口酒道。

  方玉海却摇了摇头,说道:“要我说,你可别小看这百十米长的圆铁筒,这家伙的构造可是比飞机还要复杂的多,潜艇内部那是机关密布,光各种颜色的管线就能把人的眼睛给看花了。你能相信吗?如果把一艘潜艇内部的电线一根根全部首尾连接起来,都可以绕地球一周!”

  “这家伙有这么复杂?!”

  “复杂到还不算什么,关键是这家伙工作环境太险恶了,再加上人为因素,哪怕装备再好,也难保不出事啊,而且一旦出事,往往就是致命的。大斌,我想你应该也知道,3年前,咱们国家的361潜艇在领海训练时,就因指挥操纵不当,结果GAME OVER 了,这回可是艇上70名官兵全部遇难!”

  “海子,这事我是听说过。不过,你说的这些都是常规潜艇出的事,核潜艇的装备应该精良很多,总不至于也会因低级失误而出事吧?”

  “潜艇若是出了事,其实很难用什么低级、高级的失误来衡量。这么说吧,相对而言,核潜艇事故发生率是低于常规潜艇的,这方面有统计数据,我记得好象自二战以后,各国潜艇发生非战斗沉没事故有百八十起,其中核潜艇差不多有近20起,死亡人数也有千八百了。”

  “那核潜艇若是出了问题,一般会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张崇斌追问道。

  “原因有多方面,前苏联那个K-3“列宁共青团”号核潜艇是因为水下舱室起火,还好没有沉没,但还是死了39名艇员。也有潜艇之间发生碰撞的。更有至今都没完全搞清楚究竟怎么回事儿的,就象俄罗斯那艘号称世界上最先进的“库尔斯克”号核潜艇,有说它是被美国潜艇秘密攻击摧毁的,也有说是被其自身携带的鱼雷干沉的。”

  “还有被自己的鱼雷干沉的?!”

  “怎么的,不信啊?我告诉你,那专门控制鱼雷方向系统的陀螺仪要是出了问题,就能出这犯邪的事儿。不提国外,就咱们国家361潜艇97年那回,就差点因这类问题出事。”

  “361潜艇,它在97年是怎么回事?”

  “你知道,97年是香港回归年,咱们的361潜艇那年奉命在南海试射鱼雷时,那鱼雷射出去没过一会儿,竟调头朝361艇冲过来了,当时负责声纳监听的军士长发现这个情况后连连呼叫“不好!”,当艇上的官兵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后,很多人当时就蒙圈了!这要不是当时艇长果断命令紧急上浮,所有人员站在原地不准走动并关掉潜艇动力系统,361艇的悲剧恐怕那时就上演了。”

  “这可真够悬的!海子,你小子行啊,这些情况你都晓得,看来你这个军事情报员功力依然不减啊。来,再整一个!” 张崇斌举起杯中酒。

  “嘿嘿”方玉海呲牙一笑,举杯相碰。

  “海子,我最佩服你的就是这方面,你小子不做军事间谍,是国家的损失,可惜了。”

  “得了吧你,你想让我不知哪天来个人间蒸发啊。”

  “呵呵,你再给我说说, 99年期间,咱们国家核潜艇方面有什么大事件发生吗?”

  “99年……你怎么关注这一年?”方玉海反问道。

  “不瞒你说,“海豹”就是那年出海得病的。” 张崇斌看着方玉海的眼睛道。

  方玉海垂下眼皮,似有思索的样子,静默片刻,才抬起头来皱着眉头说道:“大斌啊,好几年前的事情,我已经记不起来了,再说,我现在也不关注这些东西了,咱们还是唠点别的吧。”

  “97年的事儿你都记得那么清楚,99年的你倒能忘?!” 张崇斌瞪他一眼道。

  “我简直让你‘嗑’了(大连话,‘受不了你了’的意思),大斌,这么跟你说吧,我真的不知道什么,就是知道了……”

  “也不能说……是吗?”

  被张崇斌这一诘问,方玉海顿时嘴张无语,面色尴尬。

  “那好,我不难为你。我来说,你看我说得是否有那么点意思。”张崇斌放下酒杯和筷子,“1999年6月,澳大利亚海军为了测试其MK48鱼雷的攻击能力,将一艘驱逐舰作为靶舰在澳大利亚西部外海击沉。这样的军演行动,我国海军一定会严密关注,于是派遣了核潜艇前去‘观摩’。可是,由于某种不明原因,我国的这艘核潜艇出现故障,不排除是发生了核燃料泄露,需要紧急维修排险。很不幸地是,“海豹”就在这个潜艇上,并且还亲自参与了排险任务。结果……”说到这里,张崇斌收住了口。

  此刻,坐在他对面一直沉默的方玉海这会儿竟面孔抽搐,浑身躁动起来。

  “海子,你怎么了?!”看到张玉海这副模样,张崇斌问道。

  “哎呀,我这肚子突然不好受,我去厕所了。”说着,张玉海就急站起身朝厕所方向快步猫腰走去。

  过了几分钟,见张玉海仍未回来,张崇斌就给他打了个电话,结果对方手机关机。张崇斌立即去了厕所查看,方玉海不在,他竟然不打招呼地溜走了。

  “这小子一定知道些什么,但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秘能至于他这样?!”带着这个疑惑,张崇斌结完帐走出了饭店。

  绕道回家的路上,张崇斌仍在思索着今天与老同学方玉海见面所能带来的启示……

  “海豹”的死,方玉海应该不会知道详情,否则他就不会对“海豹”之死表现出那份关注。即便他有着这番本能的好奇,但在我国核潜艇99年的军事行动问题上,他却表现出竭力回避的姿态,这极为反常。

  “通常情况,张玉海不仅不会回避这样的话题,甚至更愿意以炫耀的方式展示自己掌握的‘情报’,就象刚见面时,他饶有兴致地讲述那些潜艇事故。如此看来,这小子一定是受到了某种特别的刺激。另外,99年,应是个值得留意的特殊年份……”

  1999年,世纪之交,历史上曾有个著名的预言家,说那一年是世界末日!

继续阅读:第9章:噩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