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噩梦
隔世醒人2016-08-11 21:583,043

  回到家中,张崇斌打开了笔记本电脑,他准备上网再深度搜索下相关资讯。

  这时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衣晓莉打来的,张崇斌接起电话,半晌却没有人说话,而是传来一个女人抽噎的声音……

  “晓莉,你怎么了?”

  “崇斌,我,我害怕……”晓莉声音颤抖着。

  “怕什么?”

  “呜~~~”

  “你别总是哭啊,告诉我,出什么事了?”

  “呜~呜~”

  “现在是上班时间,是谁欺负你了?”

  “不,不是的。”

  “那你这是怎么了?”

  “我今天没有上班,我~我在家里……身体不舒服,头疼。”

  晓莉的这个解释,让张崇斌一时无语,但他提起的心却放了下来,心想,“这丫头,还是那么脆弱娇气。”

  “那,那你就好好休息……”

  张崇斌安慰的话还没有说完,晓莉那头突然以急迫的语气说道:“崇斌,你听我说,建军的事情,你不要再碰了!”

  “为什么这么说?!” 张崇斌立即警觉起来,暗想“难道,晓莉也被人骚扰了?”

  “我~我不知道,我就想你不要再管这件事了,我怕……我怕你也出事啊!” 晓莉带着哭腔说了这番话。

  可张崇斌却听着一头雾水,“晓莉,你冷静点,你看,我现在好好的,能出什么事啊?”

  “崇斌,我本不想告诉你的,因为,说出来……怪不吉利的,你可别,你不要怨我啊,我是为你好的。”

  “你想说什么,就照直说,我从不忌讳什么。” 张崇斌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那好吧,崇斌,我告诉你,昨天夜里,我作了个很可怕的噩梦……而且,我还好长时间喘不过气来,差点给憋死了!”

  “你是作梦的啊!呵呵”张崇斌苦笑着,“那就别担心了,没事,喘不过气来那是你睡觉姿势不好,呼吸不顺畅造成的。”

  “不是的,你听我说,崇斌,我作得这梦,真的好可怕!我梦见……我梦见你……呜~~~”晓莉又抽噎地说不出话来了。

  “你梦见我什么了?” 张崇斌不解地问道。

  “呜~~~我梦见你,你跟建军都在深海下面,你也死了……”

  听了这番话,张崇斌的心不禁‘咯噔’一下,这可真不是个什么好梦!但他嘴上却说道:“就这么个噩梦啊?呵呵,凶梦大吉利,这梦是反兆的。”

  “可我害怕,那梦太清晰太真实了,死了的建军在水下紧紧地抓住你,他不放手……当时我都被吓醒了,可自己的身体却无法动弹,我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 晓莉急切地说着。

  “那是你的错觉,其实,你并没有醒来,你当时一直都在梦中,是梦中梦。我以前也有过类似的梦境。” 张崇斌开解道。

  “真的吗?但愿如此,这梦搞的我,今晚都不知道敢不敢睡觉了。”说这些话时,晓莉的语气平缓了下来。

  “好了,不要想那么多。我建议你现在就睡一觉,将身心放松就好了。”

  “好吧。”晓莉无力地回道,突然,她又说道:“对了,梦中,我还看见了建军的那本日记,那日记却一直在向大海的深处沉去……直到消失不见。我感觉,自己是无法再拿到手里看到它了。”

  这一刻,张崇斌的身心如被重锤猛然一击,晓莉竟然在梦中感应到了现实中刚刚发生过的事情,那她梦中看见自己的死去,会不会又是一起正在发生的事件呢……

  挂了电话,张崇斌黯然地点燃一支香烟,深吸两口,那熟悉的味道让他的心绪渐渐复归平静。于是,他又坐在电脑前,开始搜索资讯……澳大利亚位于南太平洋,99年期间,其西部海域一带除了那次军事活动外,并无其他值得关注的特别信息,那片海域既没有海盗出没的新闻,也没有‘百慕大’般的传奇色彩。

  “看来此路不通!”关了电脑,张崇斌闭上眼睛让自己进入冥想状态。

  “神秘的黑衣女人、收购骨灰的冷漠男子、突然消失的二老、诡异的火灾、深夜窃贼、丢失的日记……”这一幕幕场景如电影回放,张崇斌愈发强烈的感觉到,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突发事件,它们都是围绕‘海豹’而来的,这个隐藏的对手的目的性很强,而且不择手段!

  现在短时间内能够获取信息的可用渠道近乎断绝,自己若想尽快探知真相,找到直接证据,最快捷有效的办法,就是让躲在暗处的对手知道有人仍掌握着“海豹”的某个‘秘密’,引诱对手走到明处。

  想到这里,张崇斌睁开眼睛。

  虽然是孤身一人,但是凭着以往办案积累的经验,张崇斌知道该如何解开这个“结”。

  第二天一早,张崇斌再次悄然离家,开车在几个街区兜了一圈后,才将车子停在一个地下停车场。然后,他乘电梯来到一个卖各种手机的地下商场。

  进去逛了两圈后,张崇斌就出来了。

  此时,他的包里多了一个新买的手机,手机号也是不用身份证就可以买到的新号段。

  张崇斌驱车来一处新开张的网吧,在包房的一台电脑上打开Word文档,敲击键盘形成这样一篇文稿:

  1999年6月,李建军奉命紧急出航去执行一次军事行动,意想不到的是,执行任务的核潜艇突然发生故障,期间李建军参与了排除故障的抢险工作,但他却为此付出惨痛代价。我是李建军最信任的朋友,他生病期间曾向我透露了一个极为重要的秘密,并让我保守这个秘密。近日惊闻他已去世,本人考虑良久,认为如果继续隐瞒这个秘密,是对他极不公平的。为此,我决定找到合适的人,以合适的方式向其披露这个秘密。

  写上这段话后,张崇斌用电脑绘图软件画了一幅近似“死亡之花”的图样(如下图)。

  然后在这个黑色的“死亡之花”下方又写上:如果你是我要找的人,就会知道这个图案所代表的“寓意”。为了验证你是那个合适的人,请你将“寓意”以短信方式发在本人的手机上。顺便提示下:请不要直接打电话,本人不接任何来电。本人将根据情况决定下一步的联系方式。本人的联系电话:13xxxxxxxxx

  张崇斌在电脑上写完这些内容后,立即以邮件方式加密发送给祁兵。然后,他打电话联系上人在N市的祁兵,让他将这封邮件的内容打印出来,再以匿名寄发特快专递,信函寄送的地址是人已消失的“海豹”父母的家庭地址。收件人:李建军(亲启)

  两天之后,在中午时分,祁兵突然给张崇斌来了个电话,告之他人已到D市。

  张崇斌知道,这次祁兵的不请自来是担心他在这边的安全,特地前来相助。

  祁兵与张崇斌是生死之交,他们之间的默契很多时候是不需要语言表达的。所以,他在这个时候赶来,张崇斌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约他在市里的一个咖啡店碰头。

  留着板寸发型,晒得黝黑的祁兵背着旅行背包来到咖啡店,进了包间,他还没顾上喝口水,看见张崇斌第一句话就是问起是否有线索了。

  张崇斌摇了摇头,说:“目前还没有,因为这两天我根本就没有开启过那个卸下电池的新号段手机,我想给对方充足的时间做准备工作。”

  祁兵听后先是无声地咧嘴一笑,然后略一思索,说道:“特快专递今天就应该邮寄到了,正常情况,对方应该已有所准备。现在的问题是,你准备好了吗?”

  张崇斌自信地点了下头,回道:“我原打算等对手出场后,采取反跟踪。现在既然你来了,我决定调整下方案。看情况,如果对方是一个人出场,我们就给他现场拿下。”

  祁兵点了点头,又问道“钓鱼”的地点选在何地。

  张崇斌告诉他是在XX实验中学教学楼。因为现在学校已放暑假,校园内比较清净,进出学校就一个正门,陌生人进来容易识别。而且,校园外实验楼对面和侧面有四栋高层建筑物,便于藏身远距离观察“钓鱼”的地点和整个校园四周的动静。

  曾身为特种兵的祁兵对这个选点表示满意,并建议行动时他与张崇斌分别在不同地点进行观察,彼此之间只用对讲机保持联络。

  张崇斌与祁兵二人很快就形成一致意见确定了方案,最终决定明日上午就执行这套“引蛇出洞”方案。

继续阅读:第10章:海军特情调查机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