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海军特情调查机构
隔世醒人2016-08-12 20:334,023

  虽然,事先张崇斌和祁兵做了周密的安排部署,原以为天衣无缝一切尽在掌控之中,但在实际行动时,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变数。

  行动当天,易容后的张崇斌将新买的手机放置在只有唯一一个进出通道的教学实验楼三楼的走廊一角,这个位置是个死角,外界是无法通过望远镜直接全方位观测的。

  选定好位置后,张崇斌这才将手机电源开启并留下手机,本人迅速撤离现场。

  张崇斌撤离学校后,来到了斜对面距离近百米远的一间隐蔽的居民楼道内,透过窗口,他利用随身携带的长焦相机进行观望。这个角度可以清楚地看见进出实验楼的任何人的行踪活动。

  祁兵则隐蔽在一辆租来的车内,车子停靠在距离校园门口外50余米的路边一侧,那边的视角能够清楚观察到人车进出校园的情况。

  结果,在手机开机后过了近90分钟,才看见一辆吉普车快速驶进校园。车子一停下来,2个身着便装的男子从车里跳下并迅速向实验楼跑去……

  张崇斌一边进行拍照一边透过伸缩镜头紧盯着那两人的行踪,直到眼睛发酸,才放下相机用手擦拭了下眼睛,随后,又马上提起相机镜头进行观察,这回他发现还有一个男人站在车门旁边,显然,他并没有随前面2人前往教学楼,只在原地观望等候着。

  与此同时,祁兵通过对讲机告诉张崇斌,对方在校园外还有一台轿车候着,现在他临时决定改变原计划,并让张崇斌立刻撤离观察地点。

  祁兵的这个当机决定让张崇斌一瞬间意识到,对方此次来者不善。准备这么长时间,说明这一地带敏感区域内,极有可能潜伏了很多特别行动人员。来不及多想,张崇斌连忙用相机对目标人物又快速抓拍了张照片,然后装好相机背上挎包就走出居民楼,朝背离学校的方向大步远去。

  等到了安全区域后,张崇斌尝试着与祁兵进行联络,结果一直无法联络上,祁兵的对讲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直到傍晚,祁兵才主动与张崇斌取得联系。

  原来,在张崇斌离开现场之后,祁兵就专注开车机敏地跟踪上那伙人的车辆,并在等候期间,利用手机也拍到了跟踪对象的照片。

  当张崇斌和祁兵再次于咖啡店见面时,还没有等张崇斌开口,祁兵就直截了当地说道:“崇斌,这个案件到此为止吧。”

  “撞上‘蚩尤’了是吧?” 张崇斌问道。

  ‘蚩尤’是张崇斌和祁兵以前约定好的暗语,意思就是绝不应当去触碰的危险领域。

  祁兵点了下头道:“对方是军方人员。”

  果然,张崇斌最不想看见的结果竟然出现了!他一时无语。

  祁兵神情严肃地又道:“我们这次搞出了这个动静,你的处境也难保安全,再折腾下去,极其危险。我看,你还是跟我一起回公司吧,而且要尽快。”

  祁兵能以这种语气说话,说明此事态比他原先想象的严重。

  可张崇斌却心有不甘,他回道:“祁兵,你最了解我的为人。我做事从不胡来蛮干,这件事,我决定伸手去管,自然有我的道理。当然,我也清楚,好心做事若不得当未必有好报。可直到目前为止,我们并没有触犯任何法律,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听张崇斌说完,祁兵没有马上接话,而是将手机里的一张照片调出来摆在张崇斌面前,说道:“知道这个人的身份背景吗?”

  张崇斌看了看照片,然后抬起头看着祁兵,等着他的解释。

  “此人是军队保卫处的。”祁兵道。

  “保卫处的,这又如何?对了,你是怎么知道的?”张崇斌反问道。

  “世界就是这么小!2001年,我军在南中国海域搞的一次海陆两栖侦察分队演习时,我们曾打过照面。”

  “这么说,他也是特种兵了!”

  “不是普通特种兵这么简单。时至今日,他仍在服役中,而且,我在一个下午的跟踪中,从他的行动方式,基本可以判断出他是这次行动的负责人。要知道,在我国军队,保卫部门有独立的侦查权,专门负责部队内部的刑事案件。而且,若案件涉及绝密军情,将会由保卫部门的特情调查机构处理,这个组织的相关人员在执行任务时,是有着极高级别的授权,必要时对任何危险人物,包括非部队人员都可以采取最严厉的强制措施。崇斌,你过去干过律师,应明白我的意思。” 祁兵进一步解释道。

  祁兵的这番话,已让张崇斌完全清楚了自己的处境。如此看来,上次日记本夜间被盗,已算是对方极其温柔地警告了他,这很可能是考虑到他是部队干部的子女而手下留情了。

  张崇斌喝了口苦涩的咖啡后,看着祁兵说道:“我也拍了些照片,但因为匆忙,拍得不是很清晰。”说完,他从挎包里拿出相机,将自己抓拍的照片调出来。

  这些照片里,有几张是最先下车的两个人在向实验楼奔跑时连续抓拍的,他们的身形看起来有些模糊不清。最后一张照片是一人出现在车门旁边,照片上的那个人侧身扭头,像在观察周围的情况,虽然模样也不是很清楚,但面貌轮廓仔细看还是能够看出些特征来的。

  “这个人,你认的吗?” 张崇斌指着照片里的那张侧脸问道。

  祁兵摇了摇头道:“不认识。但他们应该隶属于一个机构。”

  “嘭!”张崇斌一拳捶在桌面上,杯中的咖啡顿时溅起。

  祁兵只是默然地看着张崇斌,没有任何言语。他的这份冷静,却无法让张崇斌的内心完全平静下来,心绪烦乱中,张崇斌将眼睛紧闭上。

  一时间说不出缘由地,就是凭着一种感觉,张崇斌感觉这整个事件背后隐藏着的秘密只剩下一层薄薄的“窗户纸”隔着,真相就快被他窥见了……只是,当他想看得更清楚一些时,内心深处却不由地泛起冰冷的寒意。

  “你猜,我今天下午还看见谁了?”这时,祁兵突然冒出一句。

  “谁?”张崇斌闭着眼睛问道。

  “方玉海。”

  “是这小子。你是在哪儿看见他的?”想起前几天这小子不打招呼就溜了,张崇斌这心更是堵得慌。

  “在一家旅行社门口,这小子像是干导游来着,真没想到。”祁兵咧嘴道。

  张崇斌这会儿睁开眼睛,说道:“祁兵,我这次回来跟这小子接触了一回,他还是老秉性。也许,你刚才提到那个组织里的人,他能够认出来。”

  “怎么,你还没死心啊?!”祁兵瞪眼道。

  张崇斌靠近祁兵,又问道:“你今天跟踪的人中,有没有个女人?”

  “女人?”

  “对,一个习惯穿黑衣戴墨镜的女人。”

  “根本就没有女人!”

  看着祁兵不解的神情,张崇斌压低声音说道:“这个案子,确实不简单。 可我怀疑,军方中有出卖国家利益私通敌方的间谍。”

  “你凭什么这么说?!”祁兵的神情立即严肃起来。

  “今天发生的事,验证了我此前一个不好的预感。” 张崇斌说着,掏出烟盒抽出一支烟点燃,接着道:“祁兵,我问你,如果你现在是负责国家安全的特别行动人员,当你接到上级首长指示,告知“海豹”的骨灰和他的私人日记涉及到国家重大机密,不得流传在外,你的任务就是确保及时收集到这些私人物品不得外流。那么,你会在“海豹”火化后过几天才着手开始行动吗?”

  “如果首长指示这些东西属于国家机密,那根本就不会给外人过手的机会,第一时间,这些东西就会被我控制在手。崇斌,你的意思……这次他们的行动滞后了?”祁兵神情依然紧绷着。

  张崇斌摇了摇头道:“恐怕不是行动滞后这么简单,而是这段期间,他们的动作有些蹊跷,我感觉这里面似乎有人背着高层首长擅自在搞阴暗活动。”

  “崇斌,我还是没有整明白,今天军方采取的行动,这种出马阵势,那可不是什么擅自行动!” 对张崇斌的说法,祁兵明确表示质疑。

  张崇斌深吸一口烟,说道:“今天,是他们在被动的情况下不得不采取的出击行动。因为,这层窗户纸已被那封匿名信捅破了。此前,有人愿意以离谱的高价购买“海豹”骨灰 ,紧接着,又有人半夜抢走日记,这些活动结合起来看,祁兵,你不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吗?”

  听了这番话,祁兵邹起了眉头……

  张崇斌接着道:“神秘的黑衣女人要的是骨灰,而今天的行动人员中,没有发现这个女人,这说明,此人可能不是海军特情处的。因为如果她是军方的人,就应该如你所说的,根本就不需要事后花钱去买骨灰;而匿名信中出现了日记中的那朵‘死亡之花’,却引起军方强烈反应并采取了如此高规格的特别行动。

  “那么,我们再综合对比分析一下,就会发现,‘骨灰’和‘日记’都指向同一物主‘海豹’,而此期间高度关注‘海豹’的行动人员却是两伙做事风格不同的团队。其中,买‘骨灰’行动在前,军方似乎开始并不清楚‘骨灰’的重要价值。但紧接着,‘海豹’父母失踪、店铺着火、日记被盗抢,直到今天军方后知后觉的突击行动……

  “对此,我不得不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买骨灰的那伙人是国外阴谋窃取我国军事机密的间谍组织,那么,我军方从前期的麻木到后期的紧张,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你的意思是,‘海豹’父母失踪、店铺着火、日记被盗抢都是前期军方内部有人试图掩盖其暗地帮助境外间谍组织获取骨灰所采取的特务行动,而后期军方突然发现还有其他知情人后,某人恐事态败露,于是不得不采取被动的正面行动,是吗?”祁兵求证问道。

  口中徐徐吐出烟气的张崇斌不置可否地看着祁兵……

  祁兵紧抿着嘴唇,思索片刻又道:“‘海豹’生病这么久,期间大量服用药物,他的骨灰还有多少检测价值真的很难说。此外,就算日记是被军方拿走的,可‘海豹’父母失踪、店铺着火这事,不应该是军方所为。”说到这里,祁兵摇了摇头,又道:“否则,崇斌,你现在也不会毫发无损地坐在这里了。”

  张崇斌知道,现在,这个案件才真正触动了祁兵最敏感的神经。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打小就对军队和军人有着天然的信任和深厚感情,而且,祁兵后来参军入伍,那段军旅生涯给他带来的荣誉和令其终生受益的特种训练,这一直都是他引以为豪的最大资本和精神动力。所以,无论从情感上,还是信仰上,祁兵都难以接受这个推论。

  于是,张崇斌进一步说道:“是的,我刚才说的这些是否属实,目前,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我这心,还没有死。我想,我们不妨再深入调查下情况,然后再判定下此案的性质。”

  “你想从方玉海那边下手?”祁兵问道。

  显然,为了求证这样一个大是大非的事实问题,祁兵已转换了立场。

  张崇斌点头确认。

继续阅读:第11章: 坟场空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