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坟场空墓
隔世醒人2016-08-13 11:293,598

  张崇斌再次见到方玉海是在两天后,这回他是和祁兵通过“绑架”手段实现的。

  那天早晨,张崇斌坐在车里,看着祁兵从对面那家旅行社门前带着方玉海一起走到车前,隔着玻璃,当方玉海看清车里的人是张崇斌时,顿时呈现吃惊尴尬的样子。但这回,祁兵却像老鹰擒小鸡般将他生生按进车内。

  “老同学,又见面了。今儿就算你接我的活儿,给我做回地陪导游吧。”这是张崇斌在车上对方玉海说的唯一一句话。

  张崇斌开着车,一直朝着市郊方向开去。

  坐在车里,方玉海一直没话找话地和坐在他身旁的祁兵搭讪着,但是祁兵一直心不在焉、爱搭不理的样子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当车子开到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大垃圾坑场时,停住了。

  方玉海透过车窗看了看外面,然后有些心虚地问道:“大斌,你怎么停这儿了,是不是车子出故障了?”

  张崇斌像是没有听见,没有搭理他,而是自己打开车门先行下了车。

  祁兵随后连拉带搂着和方玉海也下了车。

  方玉海向张崇斌这边凑过来,低声说道:“大斌啊,那天真是倒霉,我这上趟厕所不小心手机掉厕所里了,好不容易捞出来,搞得满手屎尿,我一看这埋汰的,就没有跟你打招呼走了,你别挑我啊。”

  “行啊,海子,你是越来越会做人了。现在是不是又想上厕所了?我看这地方挺合适的,你先上着吧,等晚上我再过来接你。”说完,张崇斌取走海子手里的手机,与祁兵一起转身准备上车。

  “哎~你们到底什么意思吗?”这小子把脸拉下来了。

  方玉海的这个样子,让张崇斌和祁兵有些憋不住想笑,不过他们仍当没有听见他的说话,两人上车后,张崇斌重新发动了车子。

  方玉海见自己真的要被扔在这儿,连忙跑到车头处拦住车子,他大力拍着机关盖嚷嚷道:“你们真他妈的是要把我搁这儿啊?你们到底想怎么着吧,是想劫财还是劫色,给个痛快点,老子豁上了!”

  祁兵终于憋不住笑出声了,冲张崇斌说:“这小子还跟读书那会儿一样,当年他抢你帽子,被收拾的时候就这幅熊样!”

  张崇斌这会儿也笑了,然后他让祁兵下车将海子带回来。

  重新回到车里,祁兵看着呼呼直喘粗气的方玉海,指着他的鼻子说:“就你这熊样还想着被人劫色的美事。我们要是劫财,哼~你他妈的有吗?”

  方玉海瞪着圆鼓的眼看着祁兵挑衅的神态,却没敢顶嘴,看来当年被收拾过的记性还在。

  想出的气出过后,张崇斌就让祁兵将那天他最后抓拍的照片扫描件拿给海子看,然后单刀直入地对他说:“海子,你这回给我老实说话啊,照片上的这个人,认识吗?”

  回过神来的方玉海将这张经过电脑图片锐化处理的照片扫描件拿到面前,他来来回回地仔细看了几遍后,才慢慢抬起头来神情怯怯却又十分不解地问道:“你们找我来,就是让我看这死人相片?”

  张崇斌和祁兵一听都愣了,祁兵板着脸拍着海子的后脑勺让他看清楚再说话,并警告再胡说就真的把他丢下车去。

  方玉海白了祁兵一眼,很不服气地说道:“这人早就死了!怎么地,不信是吗?那好,如果不信,我就带你们去墓地验证一下。怎么样?”

  祁兵瞪着海子好一会儿,然后一声未响地扭头看向张崇斌……

  眉头紧皱的张崇斌正紧紧盯着海子的眼睛……

  “海子,这件事,你可别跟我们开玩笑!”祁兵转头对海子严厉地说道。

  “谁在开玩笑啊?!”方玉海满面委屈的样子。

  “那好,你现在就带我们去墓地”张崇斌脸色阴沉着道。

  按照海子指引的路线,他们驱车来到了市区远郊的一座山丘。在这个山丘面朝大海的半山坡直至山顶,是一片面积颇大的陵园墓区。

  车子在陵园门口停稳后,他们三人下了车。方玉海在前方领路,他沿着上坡的台阶走得很快,看起来对这边还比较熟悉。终于,方玉海在一处占地2平方米左右的独立坟头前停住脚步。

  待张崇斌和祁兵都走过来后,方玉海用手指着坟头前矗立的墓碑,喘着粗气大声说道:“看清楚了,我没骗你们吧。”

  那墓碑正上方有一张三寸左右的烤瓷照片,张崇斌和祁兵二人靠近过去,仔细辨认着那照片上的人物面貌。

  张崇斌看过后,起身后退一步,他又去看墓碑上的刻字,却不由地感到后背凉气上窜。那碑文显示,此处埋葬的这个年轻人叫闵胜,可是,他早在2年前就已不在人世了!

  “会不会是双胞胎啊?”祁兵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

  张崇斌看向方玉海……

  方玉海这会儿正在一旁小心地瞅着祁兵,当他发现张崇斌盯住他后,这小子先是怔愣了一下,然后脱口而出:“不是双胞胎!他哥哥和他长得根本不像。”

  “这么说,你跟他挺熟,还认识他们哥俩,那他是怎么死的?”张崇斌问道。

  方玉海神情有些纠结地回道:“你们不是又在耍我?真的不知道这人死了?”

  “废话!知道还用问你啊!”祁兵眼睛一立道。

  “我还纳闷呢,你们怎么能有他弟弟的照片?” 方玉海嘴里一边嘟囔着一边怯怯地看着祁兵虎着脸的样子,确认这不是在跟他开玩笑后,这才有些结巴地说道:“他、他弟弟,究竟怎么死的,我还真不知道。他哥哥闵彪曾给旅行社开车接客,我有时周末揽私活时会蹭他的车,我是通过他哥才知道他有这么个弟弟的。”

  “那就是说,你认识闵彪的时候,他弟弟已经死了,是吗?”张崇斌问道。

  “嗯,是的。” 方玉海点头应道。

  “那你怎么会对他弟弟有这么深的印象,还知道他埋在这儿的?”张崇斌追问道。

  “我怎么知道的,哎,我问下,你们以前见过整天开车的司机把一个人的照片当车挂的吗?当然了,毛主席他老人家的照片不算。”

  方玉海提出的这个问题,张崇斌和祁兵都没有接话。

  方玉海接着说道:“这就是了。要说,这一般总往外跑的车,前窗都会挂着些佛珠、牌坠之类的物饰,他哥哥倒好,把他弟弟的照片挂在那上,所以我才有了这么深的印象。当时我也纳闷,还曾问过闵彪怎么想的去挂真人照片的。闵彪就跟我说,那是他唯一的亲弟弟。并告诉我说他和弟弟都是外乡人,因父母早亡而相依为命,但他这个弟弟很聪明,后来在他的资助下还考上了军校,他一直视自己的弟弟是他一生最大的骄傲。闵彪来到这个城市,就是因为他弟弟所在部队在这边。”

  “那闵胜生前是哪个部队的?人又是怎么死的?”祁兵接连问道。

  “具体哪个部队,那我可说不好,反正是海军。听他哥说,虽然都在一个城市,但他们哥俩也很少有见面机会,连他都不知道他弟弟具体干什么,他弟弟也不让他打听,说是部队有纪律。直到后来有一天,闵彪接到部队通知,说他弟弟光荣了。他哥接到这个消息后,整个人都快疯了,因为他一直都没有见到弟弟最后一面,部队只是告诉他,闵胜是在异地执行任务时发生了意外,遗体找不到了,具体发生了什么意外,没有对闵彪说,但告诉他,说他弟弟闵胜是一个值得令他骄傲的优秀军人。”

  “这么说,这个墓地里没有闵胜的骨灰,这是个空坟?!”祁兵惊诧道。

  方玉海回道:“好像是有闵胜生前的衣物。对了,以前闵彪还常跟我说,他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找到他弟弟的尸骨,然后就和他弟弟一起回老家。去年清明节的时候,我曾陪闵彪过来给他弟弟上坟,当时烧纸时,闵彪还跟我提起,说他经常在梦中,还能够看见弟弟,弟弟在梦中还像活着的时候那样总会提醒他开车要小心,他认为弟弟的灵魂就是他最好的保护神。”

  方玉海在墓前说这些话的时候,张崇斌一直保持着沉默,基于现实中发生这么冲突的一幕,此时,他的内心形成了这样一个判断:闵胜其实并没有死,这个空墓是掩人耳目的。可这样做,究竟是为了掩盖什么呢?带着深深的困惑,张崇斌转过头来看向祁兵,而祁兵此时也正看着他,脸色很难看,从祁兵的眼中,张崇斌看到了同样的困惑。

  突然,祁兵想起来什么,他快速掏出手机,将手机里他拍的那张照片调出来再次让方玉海辨认。

  这回,方玉海却摇着头明确表示不认识此人。

  祁兵收回手机,他面色阴沉、凝神缄默地看向墓碑的照片……

  方玉海则表情有些茫然地看向张崇斌……

  张崇斌招手让海子走近过来,然后告诉他,今天让他辨识的两张照片里的人都是他们前两天才从街上拍照拍下来的。

  方玉海闻听此言,一时怔住,他先是夸张地张着大嘴,然后又来回地瞅着张崇斌和祁兵……突然,他冒出一声:“怎么的,你们不会是真的拍下了鬼魂照片了吧?!你们用的是什么高科技……?”

  他话还未说完,又发出“哎哟”一声。

  原来是祁兵一脚将方玉海踹了个趔趄。

  看着方玉海还要动嘴不服的样子,祁兵的腿又提了起来……

  “这小子确实有点问题!”方玉海刚才的那个夸张卖乖表现,给张崇斌的感觉他是在试图掩饰什么,但是他装过头了!

  于是,张崇斌上前挡住祁兵,对方玉海道:“海子,我再问你,那天请你吃饭,不过是让你说说99年的事,你竟中途溜了!你别再跟我扯什么手机掉厕所里了的鬼话。现在,你必须给我个保证你不会挨揍的理由,解释清楚这事。”

  听了张崇斌的这句问话,方玉海的表情又扭曲起来。

  祁兵凑上前来,袖子一撸,神情严肃地紧盯着方玉海……

继续阅读:第12章: 绝密军事行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