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往日情怀
隔世醒人2016-08-10 15:484,052

  回到家中,张崇斌就给祁兵去了电话,告诉他可能还要再晚几天回去。

  祁兵,是张崇斌的把兄弟,因他们的父亲是同一个海军部队军区的亲密战友,且两家人又在同一个部队家属大院居住,两人自小就是在一起掏鸟窝、拜师学艺打野架,一起上下学互抄作业中玩着长大的,情同手足,只是后来高中毕业后,祁兵去当兵,而学业成绩一直优异的张崇斌则继续读书,于是他们看似一直捆绑在一起的命运轨迹才有了分叉。

  祁兵刚当兵时去了北方某武警部队服役,期间训练刻苦,练就一身好功夫,不仅身手出众,也是军区有名的神枪手,后被特种部队挑走多次执行特别军事任务,临退伍前更是光荣地代表中国警察参加了一届“国际警察搏击大赛”,在徒手格斗项目上,他战胜外国选手为国争得了荣誉。他退伍后,被归国回来创业的张崇斌邀请到公司任特训教官,主要负责公司一线工作人员的专业培训工作。

  祁兵在大致了解了张崇斌这边的情况后,他认为李叔家人的人身安全不至于出太大问题,因为他们不是对方的真正目标,而且李叔家人也不可能知晓特别军事机密。同时,祁兵提醒张崇斌自己也要多加小心,如果需要,他随时过来一起来调查此事。

  张崇斌能感觉到,祁兵的话很大成分是在宽慰他,他也考虑到这滩浑水目前还不知道究竟有多深多浅,不便让太多人卷入,于是就让祁兵在那边安心工作,告诉他这边的事其自有分寸。

  通完电话,换身正装,张崇斌驱车直奔市消防局,他要去打听一下“海豹”专卖店失火的调查结果。

  消防局之行果然有所收获,张崇斌一去就打听到专卖店失火的原因已基本调查清楚了。这起火灾并非人为造成的,因为调查人员在火灾现场发现了金属熔珠,所以这是一起典型的因电气线路短路引燃易燃物造成的火灾!

  面对这个结果,张崇斌却有种难言的失落感,真的就是这么巧合?或者说这火灾难道就是如此的平淡无奇?!

  “这个专卖店没有人在,就不应该用电,怎么会发生电线短路呢?”

  对张崇斌的这个质疑,接待他的那个身材消瘦的火灾调查员横眉一挑,侧目相视反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个店里就没有恒常使用的电气设备?你知道那些电气线路相线之间连接的情况吗?!”

  “看广告这个专卖店正在出售转让,我本来打算接手经营的,这把火烧得太突然了,真是可惜!” 张崇斌知道自己刚才问的问题很“业余”,而且还引起了对方对自己的某种关注,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找个借口作一解释。

  火灾调查员见来人与烧毁的专卖店并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抛下句有事要忙就转身走人了。

  见此情形,张崇斌也转身离开。

  刚走出消防局的大门,老同学衣晓莉给张崇斌打来了电话,她在电话里问张崇斌是否已经离开了家乡。

  张崇斌告诉她还没有走。

  晓莉一听,马上笑嘻嘻地说道:“呦!你这大忙人竟然还没有走啊,是不是让那个幽灵美女迷了心窍,找不到她你就不走了?”

  “晓莉,你找我有事?”这会儿张崇斌没有开玩笑的心情。

  “咿,你说话……怎么听着还挺郁闷的,怎么,没事儿问候一下都不行吗?对了,你那天说的那个戴墨镜的女人,真的好奇怪啊……”晓莉还惦记着这档子的事,胆子越小的女人往往好奇心就越重。

  “晓莉,你知道吗?李叔一家人……都不见了,而且,“海豹”的那个专卖店也被一把火给烧掉了!”

  “啊?!怎么会这样……崇斌,你~你不是开玩笑的吧?”晓莉一下子紧张起来。

  “这不是玩笑,专卖店就在今天发生了火灾。”

  “啊~那李叔和阿姨……他们不会出什么事吧?你可别吓我啊……”晓莉的声音颤抖起来。

  “好在发生火灾的时候,李叔和阿姨都不在店里。可是,他们也不在自己的家里,现在他们究竟在哪儿,我也不太清楚……”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李叔和阿姨,他们能去哪里呀?崇斌,你能不能帮找找啊?”

  “我已经报了警……不过,我相信李叔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你不用太担心。”

  “但愿如此哦。”

  沉默片刻,张崇斌说道:“晓莉啊,知道吗?“海豹”真得很亏,他竟然……一直都没有真正处过一个女朋友……”这话一出口,张崇斌感觉胸口有些堵得慌。

  电话的那端,沉静了好一会儿,才传来晓莉的声音,“崇斌,我~我现在真挺后悔的……”

  张崇斌没有再说什么,但他知道晓莉想要表达的意思。

  “海豹”没有处过女朋友,在张崇斌看来,并不是他对女人天生就没有感觉,有什么生理方面的缺陷。

  初中时,大家都在一个班级,“海豹”曾和晓莉作过同桌。

  那时和“海豹”能玩到一起的同学很少,胆子较小的晓莉也经常被一些顽皮的男生在书包或课桌里偷偷放了些恶心人的昆虫,在晓莉吓得蹦叫的时候,寡言少语的“海豹”就会一把将那些虫子抓在手里,然后用愤怒的眼神瞅着笑得最凶的那个男生,直到那笑声戛然而止,他才将手中的虫子死劲地摔在地上,再用脚将虫子踏扁踩烂。

  虽然在那一刻,晓莉会用她那双大大的眼睛长时间地看向“海豹”,但那眼光里所包含的东西,也就仅仅是感激;而“海豹”的眼睛在偶尔与晓莉的目光相遇的时候,他那黑黑的脸庞就会不自觉地泛发出黑红的光彩……

  后来,因为一场不是误会的“误会”, 晓莉曾到老师那里告了“海豹”一状,班主任老师就以‘为不影响学习’的理由将“海豹”调换了座位。

  为此,“海豹”曾大病一场。病好回来再来上学,“海豹”就再也没有与晓莉说过一句话,人也变得更加沉闷了。

  “崇斌”,晓莉又道:“我现在想去专卖店那儿看看,天快晚了,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

  张崇斌想了想,道:“刚好我正准备去那里,在家等着吧,我开车接你去。”

  再次返回火灾现场的这个决定,张崇斌其实并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目的,只是内心有股不甘的感受,他总感觉这火灾的背后有着什么问题,尤其和李叔一家人突然神秘消失联系起来,这感受就愈加强烈。

  近傍晚时分,张崇斌和衣晓莉来到火灾现场。

  “啊~店里的东西……这不都烧光了吗!”站在一片黑乎乎的残垣断壁前,晓莉声音颤抖地说道。

  看着眼前的这堆废墟,想到这儿曾寄托着“海豹”对美好生活的眷念和他最后的归宿,张崇斌不由地阵阵心酸,此刻他什么都不想说,只是不自觉地抬起脚跨过混着黑水的满地狼籍,慢慢地朝前方走去……

  穿着牛仔裤的衣晓莉先是站在原地似在犹豫,过了片刻,也开始朝着张崇斌的方向紧跟过来……“哎呀!”晓莉脚下突然被绊,顿时站立不稳失声惊叫起来。

  张崇斌见状立即侧身跨步伸手去拉晓莉张开的胳臂,刚抓住她的手腕可脚下却一滑,张崇斌也顿时身体失衡站立不稳,情急之下他忙将另一手用力按在一堆高出地面的碳灰堆中,这才稳住倾倒的身体,避免了差点和晓莉一起叠落摔倒在杂乱肮脏地面上的窘态。

  “哎呀~还是不进去了吧……”晓莉蹙着眉说道。

  “等等!”张崇斌突然叫道。

  “啊?怎么回事?!”晓莉被这一声吓了一跳。

  张崇斌没有回答她,而是连忙蹲下身子,将没入碳灰里的那只手臂慢慢地抽了回来……

  “盒子!是‘海豹’的骨灰盒!”随着张崇斌的手臂抬起,晓莉不禁用手捂住自己的嘴惊叫道。

  从黑乎乎的杂物堆里,张崇斌提出一个方盒子,他拎着这盒子外部的一个金属挂件,拿近眼前一看,只见这个沾满碳灰的黑盒子的外层是由铜皮包裹着,而他手中的挂件是一把悬挂在盒子一面中间的小锁头,盒子的另一面铜皮已脱落,暴露在外的内层木制材料已部分炭化。

  这时,一道污浊的水流从盒子底部缓缓滴淌下来……抬高再看,原来盒子翻盖的连接处已裂开一道缝隙,污水是从这道缝隙里流淌出来的。

  虽然这个盒子的尺寸规格跟骨灰盒接近,但张崇斌一眼就识别出, “这不是骨灰盒。”

  听张崇斌这么一说,晓莉才将脑袋凑近盒子瞪大眼睛边看边问道:“那这个盒子,是干什么用的?”

  张崇斌盯着盒子保持着沉默,他心里琢磨,这也许是用来装印章和发票的小保险箱吧,不过,被火烧成这样,而且还灌进了污水,这盒子里面的东西肯定都已报废。在他随意地将盒子使劲地晃了晃的时候,“咚咚……”盒子里发出声响,那里面竟然有质感厚重的东西。

  “什么东西,咱们打开看看吧。”晓莉转睛看着张崇斌道。

  张崇斌拎着盒子来到一块比较平整干净的地段,然后将手中的盒子轻轻地平放在地面上,他蹲在地上用一手一脚稳固住盒子,另一只手抓住盒子的小锁头猛地向外一较劲,“咔呲!”小锁头被挣脱了。

  “咿,那是什么?”随着盒盖掀开,晓莉指着盒子里一块又湿又黑的东西问道。

  “象是个本子?” 张崇斌一边说着,一边伸手用两根手指将它慢慢地捏提起来。

  果然,正是一个笔记本,但这个本子已毁损的不成样子,其中一面都被火燎烤的残缺不全,中间尚存的纸张也已被黑黄的污水浸透,让人一时分辨不出这个本子是干什么用的。

  张崇斌站起身来,轻轻地抖了抖这个脏本子,然后慢慢从中间翻开,借着昏暗的光线,隐约可以看出这个本子里面是有书写内容的,但具体写的什么内容则完全看不清楚,于是,他又随意地向后面翻去,突然,有一张纸片似的东西从里面掉了出来……

  晓莉忙弯身拣拾起来……“崇斌,你看!”晓莉两手发抖,眼睛紧紧地盯着纸片惊叫道。

  张崇斌应声低头看去,不禁一怔,原来这纸片竟是两张因潮湿而粘贴在一起的颜色发黄的照片,其中大尺寸的一张是众多人在一起的合影,而另一张一寸规格的照片是个女孩正面标准头像照,那上面是晓莉小时候的模样。

  张崇斌的目光从这张照片转移,侧过头来,默默地看向晓莉……

  此刻,衣晓莉的嘴唇不断地颤动着,眼中噙着欲滴的泪珠……

  “建军的心中……一直都没放下你。” 张崇斌轻轻地拍了下晓莉的肩头,晓莉眼里的泪珠顿时滚落下来……

  张崇斌不再说什么,只是轻轻地从晓莉手中拿来那张大尺寸的照片,原来这是一张初中同学的毕业照,照片里有晓莉、有祁兵、也有张崇斌……看着照片里“海豹”那带着憨笑的面孔,张崇斌感觉自己的眼睛温热起来,于是他闭上眼睛,将头仰起……

  谁说不善言表、神情木呐的人就是情感冷漠麻木?那青春的萌动、往日的情怀,都默默地寄存在这笔记里了……

继续阅读:第6章:死亡日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