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莫名火灾
隔世醒人2016-08-10 15:283,527

  时间过得很快,到了动身启程的时候,张崇斌不由地又想起了李叔。

  这两天没有听到李叔那边的任何消息,虽然没有帮上李叔的忙,但走之前,张崇斌琢磨着还是应该打个招呼,顺便问问那专卖店转让的消息。

  于是,张崇斌往李叔的家里拨打电话,结果一直没有人接听。挂了电话,他又给几个熟悉李叔家的同学去了电话,道别的同时,顺便问起是否有李叔的最新消息,结果同学们也都没有李叔那边的消息。

  想到去机场的路上刚好可以路过李叔家,张崇斌决定按计划启程,在中途稍作停留过去看看。

  出发这天,张崇斌坐着出租车来到李叔家。上楼来到李叔家门口,他敲了几遍门,却一直没有人回应。

  “难道都出门了?” 张崇斌看了下手表:下午1点15分。

  这天是周日,天气挺热,按说这个点,吃过午饭,老年人一般都会在家里休息的。

  见不到李叔,张崇斌心有不甘,但时间不等人,他只得转身回走。

  来到出租车边,在拉开车门的时候,张崇斌转念想到转让专卖店这事可能会让李叔和阿姨在店里忙活一阵的,也许,他们现在正在店里等着主动上门的买主看房看货呢。

  于是,再一上车,张崇斌就催促司机提高车速转道向专卖店的方向开去。

  这一路上,却不平静,出租车跑得够快了,但还有更快的,两辆红色的消防车呼啸着连续从出租车身一侧迅疾超过,张崇斌的心也被一阵阵忽高忽低的救火警报揪扯起来,这大白天的,是哪里又着火了?

  揣测不安的感觉,在快要到达专卖店的时候徒然加重,因为,张崇斌看见了前方直冲空中的滚滚黑烟,而那个方位正是专卖店所在区域,不会是专卖店着火了吧?!

  随着距离的拉近,张崇斌终于看清楚了,果不其然,着火的房子正是“海豹”潜水用品专卖店!车子还没有完全停稳,他就打开了车门,跳下车,快跑到火灾现场……

  此时,明火已经熄灭,几名消防队员正拖着水枪朝仍鼓冒着烟气的火场部位喷水,“房子里有没有人?有没有人被烧伤?” 张崇斌大声地冲着周围的人群喊问着。

  “目前还没有发现。”人群里有人回道。

  “这火是怎么着起来的?!” 张崇斌又向四周的人问道。

  这回却没人作声,人们只是默默地摇头。

  这个时候,张崇斌的心依然悬着,他一直盯看着来回从烧得漆黑的房间里走进走出的消防队员,这期间,载他去机场的出租车司机在他身边几次提醒时间,张崇斌让他不必操心,直到他确认专卖店里没有发现伤亡的人员后,他才重回到车上,但却告诉司机不去机场了,原路返回。

  这把火,烧得太不正常了!大白天能够发生这样的事,张崇斌已开始担心李叔和阿姨恐有不测。他现在想尽快找到李叔,让他清楚,这些不幸的遭遇,不是偶发的祸不单行,他们需要多加小心……

  可问题是,李叔和阿姨,是不是已经出事了呢?

  再次来到李叔的家,这回张崇斌使劲敲着门,仍然没有任何回应。于是,他转身敲起对面的房门,结果,也是没有人在家。再次转身,张崇斌静静地站在李叔家的门前,上下打量起这扇密不透风的铁皮门……

  “这扇门的后面会不会发生了什么让人胆寒的事情呢?难道会是李叔知道这骨灰宝贵后,将骨灰盒隐藏起来,而想得到这骨灰的人进家后没有找到骨灰,也问不出骨灰的下落,就将可能藏匿骨灰的专卖店纵火烧掉,以此来彻底毁灭罪证……如果是这种情形的话,那李叔和阿姨会被如何处置?现在,他们生不见人,死不见……”

  想到这里,张崇斌不禁打了个寒战,慢慢走近大门,顺着铁门与门框的缝隙,嗅了嗅鼻子,“不好!”他连忙倒退几步,房间里面似有股腐败的味道,他的心跳开始加速,转头迅速向楼下走去。

  一走出楼道,张崇斌警觉地向楼宇四周看去,周围没有发现可疑的人。

  于是,他掏出手机,以一个走访亲戚发现异常情况的事由拨打了报警电话,接线人员让张崇斌原地等候,告知专业开锁的警察马上就会到现场。

  10分钟不到,一辆警车开到现场,从车里走下来的两名警察。

  张崇斌连忙带着警察来到李叔家门前。

  手中拿着一套开锁专用工具的警察上前使劲敲了两下门,见没有回应后,警察倾下身看了看锁眼,然后就开始实施开锁。他的手法专业娴熟,不到半分钟,门锁就被启开,随着房门的敞开,一股令人恶心的腐败味道扑面而来……

  两名警察顿时皱起了眉头,他们分别从手提包里拿出口罩和手套戴好,然后小心翼翼地走进了房间……

  张崇斌想跟着进去,靠近门口的警察却拦住他让其在门外等候着。

  张崇斌知道这是保护现场的需要,虽然内心很急迫,但他还是耐住了性子,不在这个时候添乱。

  很快,这两位警察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着他们平静放松的神情,感到疑惑的张崇斌忙问道:“家里什么情况?”

  “没有什么事。”开锁的警察摘下口罩道。

  “那这股味道……怎么来的?” 张崇斌捂着鼻子又问道。

  “你自己去厨房看看吧。”另一个警察说道。

  闻听此言,张崇斌立即冲进房间内,左右看去,未见任何人影,来到厨房,那股腐败的味道顿时扑鼻袭来……

  张崇斌禁不住停住脚步,只用眼睛四处观察,只见厨房一角的一个饭桌上,一群绿头苍蝇正围绕着几个盛满饭菜的碗碟来回盘旋飞舞。待适应了之后,他才慢慢走过去,靠近看了看那已不堪入目的饭菜成分,同时他也注意到,两双筷子整齐地摆放在桌面两侧。侧过身去,他又掀开火灶上一个抄菜铁锅的罩盖,只见铁锅里满是腐败变质的鱼肉。

  撤身往回走的时候,张崇斌又特别注意了房间物品的布置摆设,没有发现骨灰盒,也没有发现有被盗或发生过争执撕打的凌乱迹象,那颗提在嗓眼的心这才稍稍放了下来。

  走出门口,张崇斌对候在门外的警察说道:“虽然这家里没有人,但我担心这家的主人有危险。”

  “危险?能有什么危险?”一个警察问道。

  “被人绑架。”

  “你怎么会有这个想法?”问话的警察眉头一皱,上下打量张崇斌一眼。

  “你们也都看见了,那厨房饭桌上的饭菜都是已经做好了的,但却一口都没有被食用过。正常情况下,这家人若是准备出门远行,应该是吃过这顿饭后再走。从这饭菜腐败的情况看,怎么也有24小时以上的时间了,这家里的主人就没有回来过。这种情况难道不反常吗?” 张崇斌反问道。

  “这家的主人是干什么的?你和这家里的人是什么关系?”盯着张崇斌的警察继续问道。

  “这家的主人是一对退休的老年夫妇,我和他们的孩子是很好的朋友,今天我是特别来看望他们二老的。”

  “这样的人家,谁会去绑架?你可真能整事。”询问他的警察随口说道。

  张崇斌静静地看着对面的警察,不再言语……

  “你刚才说他们准备出远门?你是怎么知道的?”整理好开锁工具包的警察这时也过来问道。

  “我说的出远门是种比方或者说推测,这是基于通常情况下的判断。可这件事,我觉得不是那么简单……我现在正式报警,请你们查找一下这家主人的下落。” 张崇斌认真地说道。

  “你别搞的这么紧张,上了岁数的人,记性可能不太好,这样的事,我们以前碰到过。”说完,两名警察拎着提包就朝楼下走去。

  看见这个情况,张崇斌连忙跟上去又说:“那我实话告诉你们,他们在外面做生意,可就在今天,他们的店铺被烧毁了,所以我担心这是有人有计划地暗地里对他们下的黑手。”

  “着火?但它和这事是两码事,不能硬往一块扯,你没有充分的证据就不要乱说话。”离张崇斌最近的警察回道。

  听了这句回话,张崇斌顿了顿,说道:“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希望你们能重视这件事情,不信,你们过几天再来,我敢打保票,这房子一定还是空的!”

  两名警察这时停下脚步,其中一个从皮包里掏出一个小本子,道:“今天报案开锁的事,你要留下笔录,在这上面写上你的姓名和联系电话。”

  “好的,如果你们有了这家主人的消息,麻烦你们一定通知我一声,我先谢谢了。”说完,张崇斌就在那个本子上留下了自己的信息。

  采集完报案人的信息后,两名警察开着警车驶离小区。

  望着远去的警车,张崇斌站在原地兀自点燃一支烟……

  他心里清楚,这件失踪“怪事”的来龙去脉若是被动地等待,很难有什么结果,从刚才进李叔家观察到的情形看,要么是李叔他们接到了什么急情电话,来不及吃饭就双双走出家门;要么就是有人来到家里将李叔他们“请” 了出去,此人有可能是李叔他们认识的熟人,也有可能是采取了某种非常手段迫使李叔阿姨就范。

  而专卖店在这个时候突然起火,除非真的是非常意外的巧合,但这种可能性出现的几率能有多大?!否则,若是有人故意为之,那就是说有人希望“海豹”从这个世界上干干净净地不留任何痕迹地彻底消失!

  “实在是太过分了!小的走了,现在竟然连老的都不放过?!”转念到此,张崇斌将手中的烟头用手指头用力捻灭,指尖上骤然的燃热传递到心脏,这是他现在需要的感觉。

继续阅读:第5章:往日情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