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高价骨灰
隔世醒人2016-08-10 11:262,176

  葬礼这天,老天很给面子,竟下起了丝丝细雨。

  哀悼“海豹”的那个悼念厅,去得人不是很多,除了家属以及这伙同学外,还有“海豹”生前部队的几个战友。其他在现场的人员,基本都是殡仪馆的工作人员。

  悼念仪式开始后,大家均保持着静默,按主持人提示的程序,众人默哀鞠躬、瞻仰遗容、最后临走时礼节性地安慰下家属,整个流程规范简洁。

  张崇斌随着人流在观瞻完“海豹”仪容并安慰李叔阿姨保重身体后,在等待与其他同学汇聚期间,无意间注意到一个人物,一个陌生的年轻女人。

  这个孤身一人前来的女子全身袭黑色紧身套装,戴着深色墨镜,让人看不清面容。但显然,她也是来参加哀悼的,但她却没有象其他人一样在观瞻死者遗容后走近死者家属给予慰问,她是围绕“海豹”的遗体绕走一圈后,就匆匆地离开了葬礼现场。

  虽然这个女人的举动有些异常,但当时并没有引起张崇斌的特别关注,“也许,她走错告别厅了,或者是有什么急事要办。”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儿,却让张崇斌对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火,是物质相互转化的“使者”,通过它,“海豹”成了一盒灰白的骨灰。

  在同学们向“海豹”父母道别时,捧着骨灰盒的李叔来到张崇斌跟前说道:“张总啊,你和建军是老同学,建军以前经常提到你,他一直都很佩服你的……”

  “叔,您就叫我崇斌吧,您有什么事,尽管说。” 张崇斌看得出来,李叔这是有什么事要找他。

  “唉~崇斌啊,叔呢,有件事想请你帮帮忙……如果方便,你明天能到我家里来一趟吗?”看着两鬓白发眼睛红肿的李叔,原本打算明天赶回N市的张崇斌点头应承下来。

  次日一早,张崇斌来到李叔家,见到李叔他就开门见山地问道:“李叔,您找我有什么事,请说吧。”

  “崇斌啊,我想把建军开的潜水用品店转让出去,我听说你现在自己开公司做生意,你看……你是否愿意接手?”李叔有些犹豫地说道。

  原来是这事,张崇斌事先并没有思想准备,于是回道:“李叔,这个专卖店过去一直是您和阿姨在打理,如果生意还说得过去的话,我建议还是不要急着转让。如果你们需要钱急用,我这包里现在就有2万,您看够不够?如果不够,我再想办法搞一些。”

  “崇斌,谢谢你,我们不是需要钱。当初开这个店我们是用建军部队给的抚恤金开办的。建军身体不好,但他打小就喜欢这些潜水用品,开店完全是为建军开的,我们盼着他能慢慢好起来。现在他人一走,我们也没有心情再做下去了。”

  “是这样……可是,我是在外地开的公司,人平时也不在这边。叔,您看这样如何,我帮你打个广告招徕买主,这样您可以比较下条件,从中选择一个出价高的买主转让出去,转让协议我可以马上起草。”

  “这样……也好。”李叔点点头。

  因为以前做过律师,起草这样一份协议对张崇斌而言并不难,他与拿着帐本的李叔一起核定好店里的物品和转让价格后,很快就形成了正式文本。

  临走之际,张崇斌起身环看了一眼房间的摆设,突然他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于是问道:“李叔,建军的房间我可以看一眼吗?”

  李叔点点头,转身带张崇斌来到里屋的一扇门前,他推开门,道:“这就是建军睡觉的屋子。”

  “李叔,建军有女朋友吗?”站在房间门口,张崇斌一边观看着屋内一边问道。

  “没有,一直都没有处过女朋友。”李叔摇着头道。

  “哦……” 张崇斌嘴上应了声,心里却有些疑惑,因为他知道“海豹”在颜色方面是和自己有着同样的喜好标准, 就是“深蓝”色——大海的颜色。

  而眼前这整个房屋,包括“海豹”自己的卧室,装修的色调竟然是偏女性化的淡浅米黄暖色调。还有,就是整个屋子里面,没有看见一点曾经有个海军潜艇兵生活过的气息。通常海军官兵的家,一进门总能看见一些船模、子弹和炮弹壳制作的工艺品什么的,最起码也会有很多出海在外看不出遭罪反倒是意气风发的生活照,可“海豹”的家里,这些东西一样也没有。

  “李叔,建军得病之后,还回潜艇舰队没?” 张崇斌转过头来问道。

  “别说回去了,就是听到有人提起潜艇二字,他都会犯病!这病是越治越厉害了!”李叔有些激动地说道。

  “这么严重?那他发病是什么状态?” 张崇斌不禁感到诧异。

  “唉~谁知道这叫什么病啊,发起病来,他就浑身颤抖,眼睛直勾勾地瞪得溜圆,跟见了鬼似的。”

  海豹”犯病竟然是这副样子,这出乎了张崇斌的意料,于是他又问道:“那他是不是被什么东西吓着了?”

  “这孩子!谁知道他到底是看见什么还是怎么的了,什么都不说,问谁也问不出个由头来。问部队领导,他们说是建军的体质可能存在某种缺陷,问医院大夫,就说是一种精神疾病,可能与特殊职业有关。”李叔无奈地摇着头回道。

  看李叔这个样子,张崇斌不再多问什么了。

  离开李叔家后,张崇斌就直奔当地一家报社广告部把专卖店转让的信息发布出去了。

  结果,在第二天快中午的时候,李叔给张崇斌去了电话,告诉他一个惊异的消息,有人愿意收购这个专卖店,报价是他们当初核定价格的10倍,但附带的一个条件竟然是:一同买下“海豹”的骨灰!

  “简直太荒唐了!这人是不是拿我们老俩口寻开心,不占亲不带故的买那骨灰是干啥啊?!”

  这是李叔的第一反应。

  张崇斌听着也是一愣,但他马上从李叔的满腹牢骚中感觉到“海豹”的死不会是“职业病”造成的这么简单,这背后极可能隐藏着什么蹊跷事。

继续阅读:第3章:神秘买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