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神秘买家
隔世醒人2016-08-10 13:523,520

  张崇斌能产生这种感觉的理由有二个:

  首先,买方怎么会知道这个专卖店的主人已死亡并刚刚火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掌握这个情况,说明买方一直在关注着“海豹”;

  其次,花这么大的价钱来交易的真实目的何在?应该不是在这种专卖店和店里的物品上,因为那些东西都不是什么“蝎子粑粑独一份”的稀罕物,唯有“海豹”的骨灰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

  那么,这“海豹”的骨灰有什么特殊之处吗……难道说,“海豹”是被人有意谋害致死的?有人想通过买走骨灰来毁灭证据或是要掩盖什么阴谋?!

  这应该算是种“职业病”,但凡遇见反常的事,张崇斌的思路总是习惯地拐向阴暗的一面,于是他打断李叔的讲话,插问道:“李叔,和你通话的人是男是女?”

  “男的。”

  “是本地人吗?”

  “不好说,好像不是本地的。”

  “听语气估计有多大岁数?”

  “嗯……挺成熟的,但声音不太老,大概30来岁左右吧。”

  “李叔,我感觉他未必是在开玩笑,但不管怎样,我想见见这个人,您有他的联系方式吧?”

  “有。”

  “那您和他约好时间地点见面谈,你提前通知我,我来帮您把关。”

  “那……好吧,不过,骨灰我是不会卖的。”

  “李叔,我赞同你的做法,多少钱我们也不卖骨灰!”

  与李叔一通完电话,张崇斌就开始仔细回顾那盒骨灰,还有刚出焚化炉时仍带着“人”型的那幅骨灰架的形象……

  印象中,骨灰颜色是正常的灰白色。

  如果“海豹”是因中毒或核辐射而死亡的,那火化前去检验应该还可以查出体内的药物残留或辐射病变的证据,但经过上千度高温彻底焚烧后,这骨灰是否可以通过化验找到上述证据,张崇斌心里并没有底,而且,当下他也不便将自己心底的这些想法告知李叔,担心他知道后加剧老年丧子之痛。所以,张崇斌决定先与买方接触一下,看情况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就这样,不知不觉中,张崇斌已将此事当作新的调查案件对待了。

  次日上午9时整,张崇斌和李叔来到约定的咖啡店,在二楼靠里侧的一个包间房内坐等来客。

  没过多久,一位身着黑色西装身型偏瘦的男青年走进了包房。该男青年自称吴启,前来代表买家洽商收购事宜。

  在张崇斌跟他要授权委托书验证身份时,吴启却表示没有书面授权,但他可以预交10万元定金作为交易担保。

  从见面就一直没有说话的李叔,在看到男青年一掷重金势在必得的举动后,突然开口道:“买主到底是谁?他跟我们家的建军有什么关系?!”

  “这个我并不清楚,而且,你也没有必要知道。”吴启回道。

  “他凭什么连骨灰也要阿?!这买卖不谈了!”李叔带着火气道。

  男青年冷冷地看着李叔,不再说话……

  “吴先生,大叔儿子刚过世,心情悲痛,希望你能理解。我这次陪大叔来,目的就是帮大叔找到一个出价合适、做事诚信的买家。恕我直言,这收购交易我本人见过不少,但收购他人骨灰的,还是第一遭,而你作为代理人……看起来对委托人也缺乏足够的了解,这难免让我们对你们的诚意……”

  张崇斌的话还没有说完,男青年接话道:“10万定金如果不够,我下午可以带来全款,不过,你们也要将骨灰带来,我们就在专卖店完成交接。”

  “这不是钱多钱少的事儿!有你们这么做生意的吗?”李叔脸色涨红地说道。

  “吴先生,你看来并不会谈生意,你去将你的委托人找来,我们和他直接面谈。” 张崇斌追加一句。

  男青年闻言之后,微微低下头来,沉静片刻,眨了眨眼……突然,他站起身来,一声不发拎着皮包就走了出去,张崇斌和李叔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都原地怔住……

  “砰”李叔一拍桌子,“崇斌,他~他这是什么意思啊?这不是耍人玩吗?!”。

  我靠,吴启这种“干脆”的谈判方式以前还真他妈的没见过,张崇斌也一股火上来,“李叔,你先坐着等我一会儿,我出去找他好好问问。”说完,张崇斌就急走出屋下楼直奔店门口而去……

  可当他走出去一看,吴启已是不见人影。

  “这小子动作够快的!”张崇斌暗自念道,正当他准备回身进屋时,一辆黑色的轿车从侧面的停车胡同突然窜出,又一拐弯快速地驶离咖啡店奔向主路……

  “嗯~怎么是这个女人……难道,她就是买家?!”透过那擦身而过的轿车后座一侧半开的车窗,张崇斌眼角的余光看见了一个戴墨镜的女人,虽然没有看清楚司机是谁,但凭着直觉,他相信司机就是那个男青年吴启。

  闪念过后,快速跑到路口处的张崇斌想追看那车辆的牌号,但那黑色轿车已混杂在来回穿梭的茫茫车流中,不见了踪迹。

  回到包间,张崇斌向李叔询问道:“李叔,建军火化那天,有个戴墨镜的年轻女子也参加了告别,您认识她吗?”

  “戴墨镜的女人?”李叔一脸茫然。

  “对,有个穿一身黑色套裙,戴着墨镜的年轻女子那天也去了,但她没呆多久,也没有和其他人打招呼,看完建军最后一面她就匆匆离开殡仪馆了。” 张崇斌进一步描述道。

  “你说有这么个人……”李叔努力思索着,自言自语道:“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呢?!”

  “您那天太伤心,应该是没有注意到。对了,你说过建军没有处过女朋友,但建军的普通朋友当中,有没有年轻的女性呢?”

  “没有,根本就没有。”李叔不假思索地回道,“建军本来性格就内向,得病之后,他更不原意接触外人,没有,除了你们这帮同学外,我从来没有看见也没听说他认识哪个异性朋友。崇斌,你问这个干嘛,那个小青年到底什么意思?”

  “那个人走得太快,我没有追上他。”说完,张崇斌扭头看向窗外,眉头渐渐拧皱起来。

  “唉~真是气人,这没道理啊!”李叔捂着胸口喘着粗气道。

  “象他这样的,缺乏诚意,说不定精神也有问题。李叔,你也不用太介意,广告才打出去,一定还会有其他买主,到时候我们再选择合适的。” 张崇斌转过头来安慰道。

  看到李叔的这种反应,张崇斌憋在心底的一些话只能压住。于是,他随意地说些其他话题,喝完杯中的咖啡,就与李叔道别了。

  在回去的路上,张崇斌电话拨打不停,开始挨个向参加那天葬礼的同学问询起那个黑衣女人,结果,令他不解的是,除了他自己之外,这伙同学竟然没有一个人说看见过这个女人。

  难道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或用那个胆子最小的女同学晓莉的话说,自己是看见阴间的鬼魂了?!虽然这事儿有些蹊跷怪异,但张崇斌很快就否定了是自己出现幻觉的判断,因为就在今天,他已经是第二次看见那个女人了!

  那么,这个神秘的女人,她到底是谁呢?

  说起来,对于这个女人身份的猜测,张崇斌当时不是没有一个大致的判断。只是,一动这个念想,就会让他的内心感到阵阵寒意,他最担心的就是:女子是军方的特别行动人员!

  如果真是这种情况,那这个案件只能罢手终止调查,以前贵阳那起调查案件让死里逃生的张崇斌深有体会,受特别保护的军事机密这道“红线”,普通人绝对不能碰!

  回到家里,张崇斌开始上网查询通过化验骨灰能发现什么的相关资讯,结果发现,除非是重金属类的中毒,一般因急性毒物或药物而中毒死亡的人,尸体在经过高温火化后,从剩余的骨灰中是很难验出中毒证据的。

  这个结果与他估计的情况差不多。

  可是,当他继续搜索时看到与之相关的另外一条信息后,他的心不由地一沉……原来与核辐射有关的人类骨灰竟然曾是一种在国际上被秘密交易且价格昂贵的商品。

  据搜索到的英国《每日电讯》报道,美国能源部在20世纪50年代曾经暗地进行过一个代号为“阳光工程”的实验,用以观察核辐射对人体健康的影响。这项实验实施了15年,期间美国花费重金从世界各地“购买”大量尸体,其中有很多竟是婴儿的尸体,而且,购买这些婴儿尸体美国政府并没有征得婴儿父母的同意。

  “靠~这也能叫做 ‘阳光工程’?我看跟日本的黑太阳731差不多!这可是别国政府和军队因为某种特殊需要而干出来的见不得光的勾当。难道,“海豹”的死……是死于军方秘密实验的牺牲品?我国的军队也搞起了这种活动?!或者,某个秘密组织早已瞄好,就等着拿到这个骨灰?”脑筋转到这儿, 张崇斌已无心再搜索下去了,迅速关掉电脑。

  来到露天窗台,他用力甩了甩头,然后用微微颤抖的手点上一根烟,狠狠地吸上一口……

  过了好一会儿,情绪平稳下来,他这才感觉到洒在身上的阳光是温暖的,“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用力捻灭半截未抽的烟头,张崇斌作出了决定。

  他知道自己几斤几量重,这种事情,别说去深入调查,就算是当听八卦热闹,知道太多也绝不是什么好事。再说,“海豹”毕竟人已死去,自己再怎么纠缠不休,也无法让他起死回生,谁对这骨灰有兴趣谁就去研究吧。

  拿定主意,张崇斌给公司那边的祁兵去了电话,了解到公司一切正常。于是他决定在D市再多呆两天陪陪父母,然后返回N市做自己该做的事。

继续阅读:第4章:莫名火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