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死亡之花
隔世醒人2016-08-22 14:423,324

  从方玉海那儿获取的新线索,已然让张崇斌和祁兵都着了“魔”。因为,这个案件不断牵扯出来的东西就像针尖一样扎在了他们各自最敏感的神经上。

  在祁兵看来,要想彻底查清本案案情,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和老朋友当面聊聊,他决定亲自出马,会会当年曾一起参加海陆两栖侦察分队演习的战友。

  而张崇斌这边打算先从“死亡之花”入手,他想搞清楚“死亡之花”这个魔咒究竟是什么来头?难道它真的具有杀人于无形的魔力?!

  于是,张崇斌和祁兵各自分头开始行动。他们约定,无论各自的调查有无进展,次日的晚上7点都要回到张崇斌的独居住所碰案情。

  当天晚上,张崇斌这边在网上搜索各种花卉图案图片,他关注的信息很庞杂,包括从花瓣数量、颜色、整体形态以及花卉的象征寓意等等,通过比对,他发现最为接近‘海豹’日记中所描绘的那个“死亡之花”竟然是荷花!

  百度百科对荷花的解释是:荷花(学名:Nelumbo nucifera),又名莲花、水芙蓉等,属睡莲目,莲科多年生水生草本花卉。此花卉是印度、泰国和越南的国花。作为一种水生植物,荷花在人类还没有出现的时候就已在地球上存在,如今几乎遍布全球。

  就这么个看起来较为常见的普通花卉,它的象征寓意却是高妙深邃。自古以来,尤其在东方宗教领域,莲花是被视为尊严神圣的象征,譬如中国本土宗教的代表道教视莲花为修行者象征,寓意“于五浊恶世而不染卓,历练成就”;而佛教认为“莲花出污泥而不染”象征佛与菩萨超脱红尘,四大皆空,莲花的花死根不死来年又发生,象征人的灵魂不灭,不断轮回中,众生还可以藉由“莲花化生”,莲花是“报身佛所居之“净土”。

  而“海豹”日记里的“死亡之花”是黑颜色的,结合这个特征,张崇斌在进一步采取关联搜索中,发现还真有一种名为“优钵罗”(音译来自梵文为UTPALA)中文翻译为“青莲花”的花卉能够从外型和颜色与“死亡之花”更密切地联系起来。

  关于“青莲花”的寓意,有解释说“那是一种极乐世界里极其独特的莲花”,还有一种解释是“受罪的人由寒苦增极,冻得皮肉开拆,就象青莲花一样。”

  “难道说,‘死亡之花’是一个古老宗教的图腾徽征,那‘极乐世界’、‘寒苦增极’就是对‘唯一的希望——死亡”的诠释,即与其痛苦万分不如早去极乐世界获得解脱?!”

  这大半夜网上搜索的“收获”犹如一个看不见底的漩涡黑洞,令张崇斌沉浸其中,浮想联翩,他的那个猜测或者说是灵感却不能作为揭示案件真相的证据,他现在需要找到更直接有力的事实证据来刺破这个谜团,而祁兵所采取的方式也许就能达到这个目的,于是张崇斌开始期待祁兵那边的调查能有所突破。

  次日白天,祁兵一直没有跟张崇斌联系,直到傍晚,祁兵来了电话,他让张崇斌带着相机直接去XX部队的正门口。

  张崇斌听了这消息,马上意识到祁兵那边一定是有了突破,他与军方正面接触上了。祁兵能够以这种方式通知自己前去部队汇合,说明他是安全的,且他有把握保证自己的安全。因此,张崇斌没有犹豫,他立即收拾好物品就离家出发。

  当张崇斌驾车来到XX部队的门口时,早已在门岗候着的1名警卫人员拦住车辆,紧接着一辆随后赶到的吉普车也在旁停靠下来,车门开启,2名身着便装的男人跳下车,他们与警卫人员一起上前对张崇斌进行身份核对,确认无误后,2名便衣男人一前一后带着张崇斌走进部队院内,穿过几道路口来的一栋无任何标示的楼房内。

  张崇斌跟随着两名便衣男子登上三楼,其中一名男子推开一间房门,然后让张崇斌单独走进去。

  走进房间,张崇斌一眼就看见了祁兵,只见上身衬衣有些凌乱的祁兵正神情忧郁地坐在房屋中间会议桌的一角。在祁兵的身边,还有3个身着军装的男人,其中2人坐在祁兵身后,站着的那人正举目朝张崇斌这边看着。

  祁兵看到张崇斌后,“蹭”地站起身来,对屋内的军人们说道:“现在,人到齐了。”然后,他朝张崇斌这边走来。

  待靠近的时候,张崇斌这才发现祁兵的脸部竟有擦伤的痕迹,祁兵解释道:“老战友好久没见都快不认识了,有点小误会。”

  “小误会?就差出人命了!”站立的那个军人边说边走向张崇斌和祁兵,待走近跟前,张崇斌发现他的嘴角和颧骨有些肿胀,心里顿时明白,祁兵这边的突破竟是靠武力换来的。

  “把上衣脱掉。”军人严肃地对张崇斌说道。

  张崇斌看着这个军人,知道他就是以前和祁兵一起参加军演的那位战友,但不知道他现在究竟意欲如何,所以没有立即回应他,而是转头看向祁兵。

  祁兵没有言语,只是点了点头,示意张崇斌服从军人的指令。

  于是,张崇斌将上衣全部脱下,直到裸胸赤膊。

  军人这时又让张崇斌举起双臂,他前后左右仔细地查看了下张崇斌的身体,之后,又让张崇斌把衣服穿上。

  在张崇斌穿衣服的时候,军人面无表情地说道:“张崇斌,你们做民间事务调查,竟然调查到我们的头上,胆子不小啊。”

  “嗯”祁兵嗓子顿了一声,然后语气有些压抑地说:“崇斌,我把你叫来,是想让你直接了解些情况。也是要让你相信,在这个事件中,部队里没有出卖国家利益的叛徒。”

  祁兵说话的时候,张崇斌一直盯着他的眼睛,从祁兵的眼神中,张崇斌没有发现任何违心的神色。

  张崇斌继续保持着沉默,扭头转动视角逐一看着屋子里的其他人。

  这会儿,军人在一旁说道:“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们,部队这边没有可耻的叛国者,只有无名的英雄。”

  听他说完,张崇斌开口道:“李建军应算是无名英雄吧,我可以知道他的病故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吗?”

  “你曾看过他的日记,你会没有一个判断吗?”军人反问道。

  “那本日记残缺不全,况且后来还被人抢走了,我无法进行准确判断。”张崇斌回道。

  “你们是老同学,关注李建军的病情,我能理解。但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他的病情不是你信中所写的潜艇故障直接造成的那么简单。我倒是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对那朵‘花’这么感兴趣?还有,李建军曾对你说过什么‘秘密’?”军人看着张崇斌严肃地问道。

  张崇斌心里清楚,现在需要对前期的那个“惹火烧身”行动有个解释了,否则真会有麻烦,于是回道:“我写那封匿名信,目的是为了引出盗抢李建军日记的那伙人。其实,李建军根本就没有对我说过关于他因何得病的任何秘密。至于那朵‘花’,我为什么会有兴趣,那是因为我从那本日记中看到了它,在李建军身心痛苦万分唯求一死的患病期间,他竟然能有心情在笔记中画上一朵‘花’,我确实很想知道,这‘花’究竟是表达他仍眷恋人生的‘生命之花’?还是他提前为生命即将走向终结而送给自己的‘死亡之花’?!”

  军人听了这番解释,一时沉默不语。

  祁兵这时说道:“崇斌,闵胜,他确实是光荣了。”

  尽管张崇斌对闵胜的生死与否事先心理有所准备,可当听到祁兵亲口说出这样的结果后,仍让他一惊。但紧接着更令他震惊的是,祁兵说出的这番话:“你那天拍下的人,就是闵胜。”

  “什么?你刚才还说闵胜人都不在了,这会儿,又说被我相机拍照下来,这都是什么逻辑?!”张崇斌将手中的相机提起,很不解地看着祁兵,心想这人一天不见,怎么脑子就出问题了呢。

  军人走过来,一边从张崇斌手里取下相机,一边道:“这就是你那天拍照用的相机是吧。祁兵拿来的照片,我们已经鉴别过,你拍下的那个人应该就是闵胜。不过,那天,闵胜根本就没有参与行动,理由嘛,祁兵刚才说过了。”军人说着,转身将相机交给他身后的两位年轻的军人。

  那两位军人接过相机后,迅速启开外套,将相机取出,仔细检查镜头和相关配置……

  这边,张崇斌却被完全搞晕了。如果不是有其他人长的像闵胜,那岂不是应了海子所说的自己竟拍下了鬼魂?!

  祁兵这会儿皱着眉头对张崇斌说道:“那天去学校的人,都在这个屋子里。崇斌,你拍下的那个人,不在那天参与行动的人中。但为什么照片里会出现这个人,他们,给出了一个说法。”说完,祁兵看向军人。

  军人看着张崇斌和祁兵,开口道:“因为祁兵过去和我算是战友,还有,张崇斌,今天我见到了你本人。”说到这里,军人微微点了下头,接着又道:“出于对你们人身安全的考虑,我就跟你们简单说说关于这个案件的一些情况,但你们必须对外保密。”

  张崇斌专注地看着军人,回道:“明白。请说吧。”

继续阅读:第15章:调查员之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