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梦的解析(1)
隔世醒人2016-08-23 11:163,735

  离开XX部队,回去的路上,张崇斌和祁兵约定各自回家休息一天,后天一起回公司。

  回到家中,张崇斌感到难以言状的疲惫,于是较早地睡去了。可是,到了后半夜,他却突然醒来,再也无法入睡。因为,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这个梦如此清晰却又险怪荒诞,醒来后,他脑海里就不断地回放着这个梦:

  炫亮的天空,艳阳高照,下方是一片大海,一群孩子在海岸边戏水,自己与这群孩子一起正欢快地在水里游来游去,不时地,还对靠近身边的伙伴用手掌拍水袭击对方……这时有一个人以自由泳的姿势快速地向大海里游去,大家只看见上下翻腾的水花却没有认出这个家伙是谁,于是不约而同地都以各种擅长的泳姿向其追赶去……此人一直游得很快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身边那些追赶的伙伴渐渐停了下来不再追赶,张崇斌回头看看这些已经放弃并向他招手一起回去的伙伴,又转头看着前方这个不知名的家伙,一股说不出的劲上来,这让张崇斌决定继续追赶,尽管只剩下他自己一个人。

  不知怎么地,天突然变得阴沉下来,海面上也腾起了一层白雾……此时,张崇斌突然感觉身体很疲累,同时,他也能感觉到前方的那个人也累了,于是张崇斌开始朝前方喊到:“快回岸上吧,变天了,一会要起浪了!”

  那人并没有回应,但张崇斌决定返回……回游了几十米后,他又回头看,却发现那人不见了,不由地一惊,心想难道那人出事了?或者他的速度快已经游到自己前方了?于是张崇斌脚下踩水停在原处,来回转头望向海面,可是海雾越来越浓厚,不仅人看不见了,就连海岸边也看不见了,这一瞬间,张崇斌竟然迷失了方向!

  正当张崇斌迷茫地不知所措时,突然,他感觉自己的脚下似乎有东西,但却不知道它会是什么……于是张崇斌开始用力蹬腿,同时加速游走……这样游水太费力了,本来就已经疲惫不堪了,于是他不得不时时停下来踩水喘气,可每每停下来不过几秒钟,那脚下的东西就会袭来……这种感觉真让人崩溃,最后,张崇斌干脆原处不再挣扎了,他认命了,他倒要看看那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只见眼前的海水开始翻腾起泡,慢慢地一个黑色的东西露出了水面……

  恐慌、纳闷、猜测……一时间,张崇斌的心理七上八下地翻腾着,他不再感觉害怕是因为他看出来水下这个东西不是什么吃人的鲨鱼或海怪,他是一个人,而且就是此前一直追赶的那个人……然后,一张熟悉的面孔完全露了出来,张崇斌这一看,是既开心又生气,开心是因为总算身边有个人陪伴着了,生气的是这个人原来是‘海豹’,刚才是“海豹”在用自己最擅长的潜水捉弄自己……于是,张崇斌拍水击打‘海豹’以泄气愤,而‘海豹’却没有显露他以往标志性的憨笑来,他并不躲避,只是冷漠地看着张崇斌,然后,他举起双臂做出准备下潜的样子……张崇斌突然发现他左臂腋下部位有个‘花’型蓝色纹身,看到这个纹身时张崇斌心里第一反应是在想一个男人纹什么身啊,就算纹身纹什么不好,怎么会整个‘花’上去……这时,‘海豹’的表情突然诡异地笑了一下,然后用手指着张崇斌的左臂……张崇斌不由地抬起左臂,朝腋下看去,发现自己的左腋下竟然也有一个蓝色的‘花’!

  几乎就在这一瞬间,张崇斌突然感觉到不对劲,因为他恍然想起‘海豹’已经死了……

  然后,整个梦境画面突然变换,不知怎么地,张崇斌发现自己静静地在不知深浅的水下呆立着,心里既怕被水呛着又惊奇地发现自己竟然可以在水下自由呼吸,没错,是不带任何供氧设备就可以在四周都是水的环境里谨小慎微地呼吸着……

  伴着难以形容的惊奇感觉,张崇斌向四周张望,寂静幽蓝的水下,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但又隐约感觉这个地方似曾相识……

  梦境又发生变换,在水下,张崇斌看到一块刻有文字的石板,于是他游走过去,想好好看看那石板上写的什么内容……可走过去,却发现有一个年轻女子站在那里,她神情温柔地看着张崇斌,仿佛很早就认识……张崇斌看着她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来,似乎熟悉但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女子这时伸出一只手来,将捏在那手中的一朵蓝紫色的花递向了张崇斌……张崇斌伸出手去,准备去接受这枚蓝色的花朵……

  突然间,张崇斌又想起了‘海豹’腋下如同这‘花朵’一样的纹身,还有‘海豹’已经死去的事实!

  梦到这里戛然而止,张崇斌则猛然惊醒过来!

  醒来后,伴着剧烈的心跳,张崇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灯,然后起身侧头仔细看着自己双臂腋下,还好,没有发现任何‘花’的纹身。他这才相信刚才的一切都是一个梦,但这个梦却是如此清晰!

  平静下来,再次躺下后,张崇斌双手抚摸自己的脸颊,竟湿漉漉的……

  休息一天之后,当太阳再次升起,按照既定计划,张崇斌和祁兵一起返回了N市。

  在克里斯公司总经理办公室。

  张崇斌处理完这些天积压下来的签批文件后,走到窗户前,透过玻璃,可以看着下面来回穿行的车辆和人流。当他习惯性地伸手到上衣内侧口袋准备掏出烟盒时,触碰到一张硬纸片,他的手停顿了一下,然后才慢慢地将那张硬纸片抽出来,原来是一张翻印的老照片——正是李建军那本死亡日记里夹带的那张同学合影照,这是这回临走时同学晓莉送给他的。

  正当张崇斌望着照片发怔时,祁兵进了房间,他从一侧看了照片后,说道:“这不是咱们中学毕业的合影照吗!真是不抗折腾,转眼间,10多年过去了,人生过得可真快啊!”

  “是啊。很多同学都已经为人父母了,有的,都已经不在人世了。”张崇斌感叹道。

  “这不就是你总说的‘人生无常’嘛。所以啊,我们都要抓紧时间,把这辈子该做的事都尽早办了。”祁兵道。

  “说到该做的事,祁兵,你觉得我们最应该做什么?”张崇斌看向祁兵道。

  “我觉得,我们选择的这个行业,虽然,很多时候未必能被人理解,这有时候心里头确实不是很得劲。不过,我是真心喜欢这份工作,这才是纯爷们该做的。你知道,每当我带队完成一项任务,就让我找回在部队那会儿的感觉,那种感觉,嘿!给劲!”祁兵一边笑着,一边握紧了拳头。

  “我没有当过兵。不过,现在我却和你这个特种兵一起做事,我感觉如同圆了一个梦。”

  “崇斌,你只是没有当兵而已,如果你当初和我一起参军入伍,我敢保证,你一定会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军人。要我说,咱们都是属于那种别人认为活在和平年代是幸运而我们却认为是遗憾的那伙人。”

  “呵呵,没错!我经常想如果早投胎60年就好了。”张崇斌笑道。

  “要是活在那个年代,我们绝对会成为那个年代的战斗英雄!只要我们不是出师未捷身先死的话,说不定还会名留青史啊。” 祁兵说道。

  “可是, 更多的英雄,连名字都没有留下。”张崇斌慨叹道。

  “是啊”祁兵也感叹一声。

  “说起上战场战斗,祁兵,你当过兵,有过亲身经历,作为一个男人,此生没有遗憾了。而我呢,一直是把案件调查当作是没有硝烟的战斗。“海豹”这个案件给我的感觉就如同上了战场正准备冲锋陷阵,可这场战役刚刚开始就被别人通知没有资格参加战斗,这感觉真的很不爽,窝囊啊。”张崇斌沉郁地说道。

  祁兵眉头皱起,思忖地说道:“这次回D市,我一开始是担心你的安全。后来,是担心军方内部有问题,不过现在看来,我们的部队是没有问题的,而‘海豹’的父母看起来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我们需要面对的现实是,‘海豹’不会死而复活,军方也不希望我们继续介入案件,那么,这样一个没有委托方的案件,如何继续调查下去?”

  张崇斌这会儿点燃一支烟,深吸一口后,说道:“祁兵,我前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这个梦让我感觉自己是无法彻底从这个案件抽离出去的。”

  “你的梦里有什么?”祁兵神情诧异地问道。

  每当张崇斌全身心投入到某个疑难案件调查中时,他会将白天的思考引入梦中,而且所做的梦往往会对破解现实中的案件具有微妙的启示作用,张崇斌的这个特质是祁兵这几年在他身边工作时才发现的,所以,当张崇斌提起做梦的事时,他就尤为关注。

  张崇斌没有直接回答祁兵,而是反问道:“祁兵,凭你的感觉,“海豹”这起案件幕后的对手究竟是谁,其目的何在?军方对此案件的调查是否会陷入某种困境?”

  祁兵对这个问题略加思索,就向张崇斌直言了个人的看法,他的分析判断如下:

  1、如果这一潜艇伤亡事件确实是在执行战略威慑美国的绝密军事行动中发生的,那么这个所谓的能力超强的隐秘组织就应该是美国。美国为了维护其全球霸主地位,其在军事科技研发方面一直保持领先优势。所以,这次应该是美国使用了不为外人所知的某种秘密研制的最新一代高科技尖端武器;

  2、其目的应该也很明确,就是对我方的军事行动给予打击报复,而且,用一种看似神秘阴暗的手段从作战心理层面上,也给予对手以打击。

  3、因此,这个案件的性质,其调查工作只能由国家专属特情机构去做。此外,军方出于严格的保密规定,即便案情已经被调查的有眉目了,也不会向民间组织机构披露案情实际进展情况的。所以,这个案子在无法掌握更多信息情况下,公司这边无法对军方调查的进展情况做出更多判断。

  祁兵说的这些,客观地说确实有一定道理。但直觉告诉张崇斌,这个案子不会 “简单”的被结束。在他看来,这个案子牵涉的危机问题不仅仅是对案涉人员的人身安全构成了威胁,因为这种病毒传染式的攻击手段和杀伤力,如果控制不住,那将会对整个人类的生存都构成安全隐患。

继续阅读:第17章 梦的解析(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