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死灵之书
隔世醒人2016-11-17 15:493,924

  “与我联手,你够条件吗?”戴维斯问道。

  “您认为,我还需要什么条件?”

  “那你坦率地告诉我,我今晚的第二场魔术,你能够理解吗?”戴维斯的目光又变得犀利起来。

  “坦率地说,您那场裁决灵魂的表演具体是如何做到的,我不清楚。但就演出的效果和内涵,我认为它不仅仅会让观众感到惊奇,更是震撼了人的灵魂。我看到的不再是一场魔术表演,而是一场宇宙间灵魂的审判,正义和爱的力量的跨界穿越。”

  戴维斯点了点头,道:“看来,你是停留在体验层面上,跟我所说的理解,完全是两回事,你根本无法与我的行为保持协同。所以,我要提醒你,和我走的太近,对你没有什么好处。”。

  戴维斯刚才竟然用了“体验”这个字眼,这令张崇斌想到“体验者”与“化变者”的区别,如此看来,戴维斯确实是一个超越“体验者”的特殊人类,他那深不可测的一面逐渐显露出来。

  尽管如此,但张崇斌却认为:他能做到自己目前无法做到的,但是,他未必能想到自己能想到的。

  于是,接着戴维斯的话,张崇斌回道:“这恰恰是我认为您需要和我合作的必要性。”

  “哦?”戴维斯露出不解的神情。

  “我记得在第二场的表演中,您强调您的权力是来自于神明授权。这也是就说,虽然掌握了神奇的魔法,但您仍属于能力受控的施法者,并没有掌握这种秘术哲理的源头,否则,你就是神明。”

  “那么,你认为那源头在哪里?”戴维斯问道。

  “我认为,这种秘传法术的哲理源头,是来自于失落的上古文明。找到这个源头并挖掘出上古秘传文明的能量属性根源,也就找到人类文明的起源种子。如果我们将这种子的基因密码破译,也许我们就理解了上帝的造人行为、人类灵魂的真正归宿,也能够理解三重伟大的赫尔墨斯的超凡智慧,这将是一把揭开所有秘传奥义的钥匙。而我的使命计划中,就是要寻找到这把钥匙。您不觉得这个合作很有意义吗?”

  戴维斯垂下头来思忖了片刻,抬起头来道:“听起来,这个计划目标很宏伟。但这个世界从古至今从来不缺聪明的人,他们大多无功而返,你靠什么来实现?”

  “我要从海洋入手,这是前人未曾有过的实践。”

  “海洋?哪片海域?”戴维斯的面部呈现出复杂的表情。

  “太平洋海域。”

  “太平洋?为什么会选择这片海域?”

  “传说,史前有片拥有古老文的大陆曾在这片海域存在过,后来被海水湮没。”

  “ 沉没的大陆……”戴维斯自言自语道,并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张崇斌。

  “您有更好的建议吗?”张崇斌问道。

  戴维斯道:“你的感觉不错,海洋是埋藏了这个星球最深的秘密,但是,这条探寻路径恐非人类可为。”

  “戴维斯先生,请不要过早地下这个结论。虽然人类对海洋的了解还很有限,但如今科技的发展日新月异,人类发明的深海潜水器已经可以抵达万米深渊的马里亚纳海沟。”

  “杰森,不知道你是否听过这样的一句话:你不要认为人类是地球上最古老和最后的支配者,也不要认为在地球上行走的全是寻常可见的生命和形体,那些‘老家伙们’过去存在、现在存在,未来也会存在。”

  “老家伙们……他们是什么?您能说得再清楚些吗?”张崇斌以前没有接触过这个概念。

  “杰森,如果你真的对魔法感兴趣,我建议你有机会去看看《死灵之书》。那样,你就明白这些老家伙们究竟是谁,而且,你会就此改变你的使命计划。”戴维斯冷漠地说道。

  “《死灵之书》,我还真没有拜读过。这个世上,书籍实在太多,尽管我确实喜欢看点书,但我不可能看过每一本书,我也不认为在我目前所阅之书的基础上,因为再多看一本书,就会轻易改变我的使命。”张崇斌回道。

  “《死灵之书》可不是一本普通的书,也不是谁都有机会能够看到的。”

  “哦?何以见得?”

  “此书的原著早在十三世纪就已失传,目前市面上也看不到此书的抄本,因为它是禁书。”

  “一本早已失传的禁书,您让我去看?”张崇斌质疑道。

  “这本书,不是用眼睛看的。”戴维斯用一种非声带震颤的气声说出这句话。

  “你说什么?”张崇斌怀疑自己刚才是没有听清楚带有威尔士口音的戴维斯所讲的这句话。

  “杰森,你相信吗?这个世界上很多伟大的艺术家创作的绝世作品,其灵感来源就出自于《死灵之书》。所谓艺术,不过是恶魔梦呓所产生的副产物。”

  用心倾听,在确认听清了戴维斯的这种语气讲话后,张崇斌警觉起来,因为这番听起来不着边际的话里面——有话,这一定是戴维斯在传递魔界的某种信息。魔术,本身也是一种艺术,按这个逻辑推论,戴维斯那难以复制的魔术灵感不就是来自于《死灵之书》吗?可戴维斯却说这种艺术灵感与恶魔的梦呓有关,那岂不是说,《死灵之书》乃恶魔所作?即便是恶魔所作,可这与自己计划去海洋探索又有什么关系?

  想到这些,张崇斌问道:“我想知道,这书的作者是谁?还有,即便此书通灵,可它有什么力量能阻止我的使命完成?”

  戴维斯回道:“有人说过‘人的思维缺乏将已知事物联系起来的能力,这是世上最仁慈的事了。’不过,杰森,你显然不是享受这种恩惠的人。既然你选择了要做个痛苦的聪明人,那我就不妨告诉你,《死灵之书》的作者叫阿卜杜尔•阿尔哈扎德【Abdul Alhazred】,他是阿拉伯人,热衷研习魔法,他在癫狂的状态下写完这本书后不久,就在大马士革市的街道上,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被肉眼看不到的魔物吃掉了。

  “至于你是否还有兴趣继续完成你的使命,听听我说完这些,你再做决定。之前你问到的那些‘老家伙们’是谁,我可以告诉你,它们不是人类,而是比人类这个物种更早地存在着的怪物,他们曾潜伏于海洋之下,度过万劫岁月之后,它们登上陆地,以它们的邪性支配地球上的领土,它们在冻结的土地上构筑起壮伟的城都,在险峻的山巅之上,建立起被神明诅咒的非属凡间之物的神殿,后来宇宙神明将它们征服,并封镇在南太平洋下的深海中,处于假死状态,所以,它们又被称之为‘旧日支配者’。不过,这些‘旧日支配者’虽然无法活动,但它们却在不断地做梦,尽管海水屏蔽了它们的精神波动,可是人类中那些神经异常、精神特别敏感的人却时常能在梦中接受到这种精神波动,于是有的人就成了独具才华的艺术家,但更多人后期会导致重病,乃至发疯、死亡。”

  戴维斯的这番说辞,让张崇斌联想到本身就患有精神疾病的尼采曾将艺术家们称之为“患病动物”。没错,梵高在将自己的耳朵割下来后,画出了他的名作《自画像》;莫泊桑在癫狂时说他奸污了全世界的女人;作曲家舒曼精神恍惚时在墙上的随意涂鸦竟成就一首著名乐曲《梦幻女神》;而作家海明威、三毛最终会选择自杀结束自己的生命……大多数的艺术家来了状态的时候确实就如魔鬼附体!

  于是,张崇斌问道:“您说的这些,都是来自于《死灵之书》的内容?”

  “当然。阿尔哈扎德曾利用法术将‘旧日支配者’召唤出来,并带回来一个诅咒,这个诅咒在《死灵之书》是这样写道‘人类的时代终将结束, 旧日支配者一定会再度统治这片支配之地。汝等知悉,旧日支配者乃邪恶之物,被诅咒的旧日支配者们定然会污染这个星球。’看出来没有,它们正静待时机的到来。杰森,你这种人想去太平洋探索,就不害怕惊扰到它们吗?”

  在戴维斯提出这个问题的同时,张崇斌又想起海豹所在潜艇在深海中被不明武器攻击的事件,也联想起纳粹德国的神秘崛起,还有当初一公映就令世人惊叹的经典科幻影片《异形》、甚至传言中的外星人对地球人类的种种影响,难道说,这一切都是‘旧日支配者’即将苏醒的种种预兆?

  此外,戴维斯所述的‘旧日支配者’曾经在陆地上的所作所为,怎么听着就是人类上古文明的辉煌成就,那所谓的构筑起壮伟的城都不就是海底考古发现的巨大石块堆砌的古城遗址吗?那山巅之上建立起的非属凡间之物的神殿,难道不就是位于南美洲安第斯山脉中的马丘比丘古城遗迹,以及普遍建立在高山高原之上的金字塔吗?

  还有,自己若去太平洋进行深度探索,恐怕会惊扰到‘旧日支配者’……戴维斯这么说难道是他魔法心性先见的预感?

  正当张崇斌思索这些问题的时候,房间的门被推开了,年轻的英国人和尼科一起走了进来,年轻人先开口道:“时间已经超过十分钟,戴维斯先生需要休息了。”

  尼科则来到张崇斌身边,面带喜色地对他说道:“恭喜你,杰森,你已被DB俱乐部接纳,成为他们的正式会员,你的会员编号是:DB18ACD1”

  “这真是个好消息!谢谢你,尼科。”听到这个消息,张崇斌为之一振。

  转过身来,张崇斌对戴维斯说:“戴维斯先生,今晚与您的交流非常愉快,很感谢您给我的这些启示。为不耽误您的休息,我就先行告辞。走之前,我想回答您最后的那个问题。”

  戴维斯点了下头。

  “坦率地说,我时常会做一个身在海洋深处的梦,而且,我一直有种感觉,我的灵魂与海洋有着特殊的联系。所以,您给我这个启示,不仅没有让我产生放弃使命的念头,而是坚定了我前去探索的意志,也许,这就是我注定的命运。而且,您的启示中,帮我锁定了探索的范围,刚才尼科给我带来的消息,更让我的海洋探索计划成为现实提供了有力保障。”

  “可那是个被神明封印的领域,是由混沌支配,有形人类不可触及的冥海。”戴维斯认真地说道。

  “冥海……”这个名字还真贴切,传说中远古沉没的大陆、寄存亡灵的中阴地,会有多少没有得到超度的亡灵埋葬在那里啊!想到这儿,张崇斌回道:“无论是寻找解开世间秘传奥义的那把钥匙,还是彻底摆脱受控让自己更为强大,戴维斯先生,我请您也好好想一下,这样的机会恐怕不多。如果您认为和我一起探索冥海是件值得合作的事,我随时欢迎您的加盟。”

  说完,张崇斌向戴维斯伸出手去……

  戴维斯在略显犹豫中,伸出手去,一只东方人的手和一只西方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