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亡魂归葬地——姆
隔世醒人2016-08-25 13:322,293

  能够得到祁兵兄弟的理解,张崇斌很欣慰,尤其在他内心深处暗自忧虑之际,这种感觉就尤为强烈。

  “死亡之花”作为案件至关重要的线索,对于张崇斌而言,调查手段当然不会只停留在网络信息搜索的层面。他决定,对“死亡之花”进行更深层次的破译解读。

  针对这项破译工作,在张崇斌向北大语言符号学的专家秦教授咨询时,获得了重要启示。秦教授年近六十,是国内符号释义研究领域的权威专家,张崇斌是在以前的一个案件调查时结识教授的,当时张崇斌就涉案的神秘符号与英国同期出现的一个极为相似的麦田圈之间的关联关系与教授进行了一番辩论式的交流探究,张崇斌新颖独特的思辨表现给教授留下深刻的印象。所以,当这次张崇斌将咨询电话打给秦教授时,教授很具耐心地听了张崇斌对“死亡之花”的描述和破译思路。

  在秦教授最后确认“死亡之花”的图案最接近莲花形态之后,教授提示到:“莲花”作为一个符号,能够被当代一些宗教经典赋予某种特殊寓意,绝非凭空而来,那是因为其有着远比这些宗教创立年代更为古老的渊源背景。教授认为其源头很可能是与一个如今早已消失的名为“姆”的古老大陆有关。教授还特别提到一个叫詹姆斯。乔治瓦特的英国人,说“姆大陆”正是他通过破译古老的粘土板而意外发现远古时代地球上曾存在过那么一片大陆,而 “莲花”正是那个古大陆的国花。

  带着这个启示,张崇斌利用一周的时间,在各大图书馆、书店、网站上遍寻事关姆大陆的所有可供阅读的资料,这期间,他还真找到了那位出生于1851年的英国作家詹姆斯。乔治瓦特写著的《遗失的姆大陆之谜》一书。

  在这本书中,张崇斌了解到这位家族有着共济会背景的乔治瓦特先生是个幸运的神秘学天才。因为书中描述在乔治瓦特年轻的时候,军方将他派遣到印度,在那边他有幸结识了一位喜马拉雅山修道院的圣人,在这位已有120多岁的圣人指点下,乔治瓦特经过2年的努力掌握了几近失传的古老那加语言,这门语言当时在印度只有三位高僧懂得,在乔治瓦特成为世界上第四个掌握了这门据说是人类最初使用的语言后,凭借此技能,乔治瓦特破译了寺院里已秘藏数千年满布尘埃的一堆圣物——刻满古老神秘符号的粘土板。

  破译的内容显示,在位于当今一望无际浩瀚辽阔的太平洋之上曾有一个古老的大陆,该大陆北起夏威夷北部,南至斐济和复活节岛,西至马里亚纳群岛, 全大陆东西长7000公里,南北宽5000公里,总面积约为3500万平方公里,那是人类最初的聚居地。在这片大陆有过一个历史长达5万年统领世界文明的民族——姆。在距今12000年前,因可怕的地震,整个姆大陆在一片水火中消失了。后期,为了证明这些粘土板上记载的内容不是荒诞的神话传说,乔治瓦特经过长达50多年在世界各地的奔走考察、研究,最终,他得出的结论是姆大陆不仅是地球上真实存在过的一片陆地,而且,它就是《圣经》里提到的那个伊甸园,也是世界各地各民族诸多宗教经典包括圣经创世纪里的那些神奇传说的源头,是人类上古文明的发祥地。

  平常在外人看来,张崇斌算是个思维严谨、做事很理性的人,但那段时间,他本性中深藏的感性意识似乎被激发并超越了理性,整个人近乎着魔一般,随着查阅更多资料,不断深入思考,他的内心感受到愈发强烈的震撼,他感觉自己似乎窥见到了世人可能没有意识到甚至无法想象的一种“东西”的可怕存在。

  其实,说起远古时期地球曾经有过辉煌的文明,后来因为自然灾难的突然降临,那承载文明的大陆沦陷深海汪洋,于是整个地球人类文明被摧毁……诸如此类的传说,原本绝无震撼可言,因为张崇斌从小就喜欢阅读各种世界未解之谜,经常整日沉浸于思维自由放飞的畅想中,所以毫不陌生,他最为熟悉是柏拉图在其《对话录》中提及的那个大西州——亚特兰蒂斯帝国。柏拉图他老人家早在2000多年前就曾告诉世人,在距今一万多年以前,有一个位于当今大西洋的古老大陆曾经有过相当高度的人类文明,后来也是因为恐怖灾难突降整个大陆于一天一夜之间被海水淹没……

  而今,这则“姆大陆”的资讯能够让张崇斌深感震撼,并非完全因为它不是那个曾听说过的亚特兰蒂斯帝国,(此二者疆域的地理位置不同,姆大陆是位于太平洋的一块古老陆地,亚特兰蒂斯帝国则位于大西洋),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根据乔治瓦特的破译,姆大陆竟然还是人死亡之后,那不朽的灵魂要回归的地方,然后这朵神圣的火花(破译文献里指人死后的灵魂)要等到可供其占据的居所形成,而后又将再一次地化生。这段破译内容,简直像极了一些宗教经典中提及的人死之后还未投生前的中阴身阶段!

  “‘死亡之花’、亡魂的归葬地……难道海豹案件牵涉的多起离奇死亡事件,是来自于中阴界的亡魂所为?”想起相机竟然拍摄到已经死去的闵胜、来去匆匆的神秘黑衣女子、欲高价收购骨灰那人的毫无表情的面孔、还有军人老范沉重无奈的痛苦神情……张崇斌对这个陡然冒出的想法不禁心寒,不仅如此,他还意识到这背后可能存在着更可怕的问题。

  当张崇斌把‘死亡之花’隐含亡魂归葬地,而且这个亡魂葬地很可能是远古时期的一个沉没大陆的观点告诉祁兵时,祁兵顿时瞪大着眼睛,半晌才开口道:“什么?这怎么可能!我就不明白了,即便这一切真是什么鬼魂造成的,可它们与我们人类根本就是两个世界,一个在阴间,一个在阳间的,它们怎么能够直接威胁到人类?!”

  面对祁兵的不解,张崇斌回道:“你的这个问题,也正是我当下正准备着手破解的谜团。而且,我还要告诉你,真的若是异度空间的鬼魂作祟,那还好了,恐怕事情并非这么简单。

  “猛鬼杀人就够狠够有想象力了,你说这还不是终极版本?”祁兵一副更为不解的样子。显然,张崇斌的说法已经超出他的理解范围。

继续阅读:第19章 意成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