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意成身
隔世醒人2016-08-27 10:222,728

  一般出现这种情况,张崇斌就会暂时转换下话头,缓解下情绪,于是他说:“对了,祁兵,你曾说过俄罗斯方面已经对人类的超感官现象进行了秘密研究,你现在能否告诉我,关于这方面的秘密军事研究,你还知道些什么?”

  祁兵回道:“其实这方面的信息,我本人在见老范之前,并不知晓,毕竟我现在已经脱离特别战线了。是那天,我与老范较真的时候,他给我看了几份内部材料。目前,我所了解的情况是,除了俄罗斯曾搞过这方面的秘密研究,美国在二战后又重启了‘费城实验’的技术领域研究,他们试图用计算机和特殊的无线电设备将人的心灵和机器连接起来,从而实现影像化解读人的思维并控制人类的心灵。看到这些资料,我才相信原来国际间的间谍暗战手段已经涉入这个领域。”

  “这个项目的研究进展到什么程度了?”张崇斌问道。

  “这就不清楚了。不过,这个研究项目的牵头人叫约翰•布依曼。”祁兵回道。

  “约翰•布依曼?”张崇斌不禁惊叹一声。

  “怎么,你了解这个家伙?”祁兵问道。

  张崇斌点了点头,道:“此人在西方科学界是公认的天才中的天才。他有过目不忘的超强记忆力,而且,精通数学、物理、化学、计算机等多个领域学科,别人需要借助计算机算半天的极为复杂的数学求解题,他只用心算就可在10分钟内给出正确答案。”

  “这么厉害啊!”祁兵也很吃惊。

  “这方面,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张崇斌问道。

  “就这些。”

  张崇斌转过身来,目光越过祁兵转向窗外,他一边朝窗前走去一边暗自思量 :人的心灵是一种意识,而灵魂似乎也有意识,只不过灵魂展现出来的应该是更为深邃奇妙的意识。看来,关于人死之后的亡魂现象,国外最强大的科研机构已经开始着手秘密研究了,这说明人类已经介入异度空间的事务了。

  这当口,祁兵来张崇斌身边一起看向窗外,一言不语……

  张崇斌知道祁兵是在等他继续说下去。

  于是张崇斌接着道:“‘死亡之花’所象征的那个亡魂归葬地,各种资讯显示那既是一个已经消失的远古大陆,同时也很像是宗教理论阐述的中阴界。按照宗教经典的说法,这个中阴界是每个人肉身死亡之后灵魂首先要去的一个过渡地界,这期间的亡灵乃意识所成之身,所以也叫意成身。这个意成身的运动模式是超越光速,而且可以穿墙入地无所障碍,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全凭意识且具他心通,觉知力为生前七倍,可阅读他人心识。说起来,这个意成身的特征,与当前科学界研究的量子力学的纠缠现象有诸多类似之处。只是,这个意成身在中阴界留驻的时间有限制,快则7日,慢则49日,极个别情况,据说也有超出时间限定的。通常情况,到了时间,意成身就会离开中阴界又化生转世了。”

  “崇斌,你的意思是不是说,这个中阴界的亡魂其实完全是一种人的肉眼看不见的意识存在,而且,它存在的时间有限,所以,这些亡魂不能直接对人类造成伤害,反倒是人类正在想办法操控它们。也就是说,‘死亡之花’案件的背后,其实是有一个人类的阴谋组织在作祟!他们意图破坏我军武装设施,窃取我方重要军事秘密!”

  张崇斌点了下头,又摇了下头。

  祁兵眉头又拧在了一起,“你这到底什么意思?我到底说得对不对啊?”

  张崇斌看着祁兵道:“还记得我刚才说过,有‘极个别情况……’吗?”

  “嗯,你是说过,你说‘极个别情况,也有超出时间限定的’。”

  “知道这‘极个别情况’是个什么情况吗?”

  “我怎么会知道,我又没有死过!”

  “死后的情况,不一定非要人死之后才可以了解。我们常听到坊间这么一种说法,说一个人临死之际,如果带着极大的怨恨或欲望执念,那么这个人的阴魂就会长久不散,而且能量也很大。”

  “那又如何?”祁兵依然不解。

  “其实,我是不信鬼魂之说的,但凡将无法解释的诡异现象归结为鬼魅作祟那就是迷信了。佛家有句‘万物唯心所造’,也说‘心能转物’,我理解,佛家的这句话意思是说心灵的力量若足够强大,就可以直接影响到现实中的事物。人类的意识本身就是一种物理能量,只是人的肉眼无法看见这种力量的来源和作用形式,但眼前可以看见的东西却会发生变化,就像‘‘波尔代热斯’现象。”张崇斌解释道。

  “看来……一切‘闹鬼’现象的背后都是人为操控的!”祁兵语气深沉,似有所想,他的这种状态,张崇斌很能理解。3年前,他和祁兵在贵阳的一起案件调查中,祁兵就在一个‘闹鬼’的屋里被一具诈尸背后偷袭,行为一度失控,以致警方曾将祁兵当做杀人凶犯通缉。后经调查,发现鬼屋周边磁场能量异常并足以影响人的心理,这种诡异现象在国外被称为‘波尔代热斯’现象,目前科学界对此类现象还没有公认的权威解释。也正是因为那起事件,让张崇斌和祁兵对‘波尔代热斯’这种诡异现象有了深刻的印象,至今每每想起那‘鬼屋’,祁兵仍有心理阴影。

  “‘波尔代热斯’现象有很多表现类型,不排除‘人体自燃’就是其中一种。”张崇斌补充道,他的这个观点,目前国内外好像还没有人这样提到。

  “我说这案件怎么这么邪道!崇斌,你调查的这个情况,我要反映给老范。”祁兵握紧拳头说道。

  “还不是时候。”张崇斌摇了摇头,又道:“仅我们掌握的这些信息和研究的程度,不够。其实,通过那天与老范接触,我感觉到,对于这个领域的调查,部队恐怕不会有太好的办法。”

  “何以见得?”祁兵问道。

  “你过去作为特种兵,难道还接受过这个领域的科目学习和对抗演练?”张崇斌反问道,看到祁兵无言以对后,他接着道:“这种‘怪力乱神’现象,传统科学界一直是排斥的,那也就谈不上什么深入研究了,所以,即便部队方面搜集到一些国外最新研究的此类资讯,我想这仍然无法从我国科研部门找到实验论证依据,也不会有什么科学原理解释,更谈不上采取什么有效反制措施。否则,就不会造成今天如此被动无措的局面。”

  “唉!”祁兵深叹了口气,道:“目前,部队可能还不断有涉案调查人员伤亡,我不希望再有更多的人莫名地死去。”

  “我也不希望再出现几个闵胜。”张崇斌道。

  “崇斌,这个调查领域,太他妈的特殊了!你对宗教经典有过研究,在这个领域有过人的敏锐感觉,你可得好好想想办法,把这个谜团给它揭开!我还是那句话,愿意全力协助你,一起共患难。”

  在张崇斌看来,祁兵虽然总会在关键时刻给他信心和力量,但他并未完全理解自己方才所说的话的全部深意,他有些犹豫,他在思量是否要将自己隐约感觉到这起案件背后可能牵涉的那个更为可怕的问题告诉祁兵。

  因为,通过进一步对案情调查分析后,张崇斌下一步的调查方向已经明确——找到能够操控所谓“亡魂”的技术手段和来源。但可怕的问题就在这里,提到控制亡魂,一般人可能会想到招魂、附体、降神之类的巫术,张崇斌自然也会联想到这些,不过,他更会想起一个人来。

继续阅读:第20章 恐怖黑魔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