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藏传密宗
隔世醒人2016-08-25 13:373,046

  青藏高原,离天空最近的地方,这是一个可以将灵魂寄托于此的圣地。

  数年前,张崇斌曾经踏上过这片大地,那直冲云霄的洁白雪峰、幽蓝如洗的深邃天空、玉液琼浆般的宁静湖水,还有那随风舞动的五彩经幡……每个身临其境的人,灵魂都会被洗涤净化。除了美妙的圣境,这片大地更有着令无数人或神往或震撼的传奇故事,比如得道高僧虹化、活佛转世、莲花生大士秘留给世人的遍地伏藏、更有充满神秘色彩的香巴拉净土,它也是藏教密宗的发祥地。密宗这种具有操控神秘能力展现诸多传奇现象的隐秘修行方法只在藏地得到比较完整的保留。这就是张崇斌决定来藏区探寻操控亡魂秘术的理由。

  次日的下午,张崇斌乘飞机来到了西藏,朋友老杜开车接上张崇斌就直奔拉萨市区的大昭寺而去。这是他们事先在电话中约定好的。

  大昭寺历史悠久,在藏区宗教界具有着极为崇高的地位。藏传佛教历史悠久、体系庞杂,流传至今主要分为黄教、红教、白教、黑教、花教五大派系,而大昭寺比一般寺院更为殊胜在于该寺院内不仅不分派系地供奉着藏区各宗派的护法神、主尊佛,而且藏传佛教最高级别的格西学位考场、活佛转世灵童金瓶掣签仪式也都设在这里。

  张崇斌先行去大昭寺主要是为祭拜莲华生大士。据说红教藏密的开山鼻祖就是莲华生大士, 张崇斌希望能以虔诚之心得到神明加持,不虚此行。

  祭拜完莲华生大士后,张崇斌就和老杜离开了大昭寺,他们随着人流来到附近八角街的一个饭店里歇歇脚,顺便点些简单的饭菜填补一下。这会儿,张崇斌才向老杜询问起约见上师的情况。

  老杜告诉张崇斌,他联系的这位上师叫贡空仁波切,今年已有60多岁,是藏区宁玛派(红教)的高僧,自幼出家,年轻时曾闭关二十余年潜心修行,博学多识。现在经常游走各地,给信众讲法开示。刚好,上师这回从藏西北地区回来要驻留一段时间,知道张崇斌急于拜见上师,他已经事先预约好今晚就与上师见面。

  听完老杜的介绍,张崇斌很高兴,端起茶杯以茶代酒地对老杜表示感谢。

  老杜却突然泼了把冷水,他直言不讳地对张崇斌说道:“大斌,因为工作关系,我比较容易接触到这些修行密宗的上师。电话里你跟我说想搞明白密宗里的一些法术原理,可我认为这绝非简单的事。”

  张崇斌认识这个老杜是1年前在参加国内一次宗教盛会活动中通过中间朋友引荐认识的,老杜年长两岁,张崇斌称他为杜兄,因为彼此对宗教理论的一些见解颇有共鸣,于是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他们就成为了相见恨晚的朋友。张崇斌了解老杜在这边宗教局工作多年,对当地历史人文和藏传佛教有过比较深入的研究, 所以他刚才说的话张崇斌是用心品味着,于是他回道:“杜兄,难道像我们这种对宗教有一定认识的人,也很困难吗?”

  “大斌,你很聪明。但是,你毕竟不是真正的出家人,而且这么跟你说吧,即便就算是正式皈依佛门的出家人,若想真正了解藏密的修行方法,也是很难的,更谈不上掌握什么密宗法门的真谛了。”老杜道。

  “何出此言?”

  见张崇斌有所质疑,老杜又道:“因为这与密宗修行的方式有关。据我说知,密宗修行极为隐秘复杂,程序上包括上师灌顶、意念观想、咒语口诀等繁琐仪轨,而且这个派系非常注重传承,最为特别的是这种秘法只能在师徒之间心口相传而不留任何文字。”

  听到这里,张崇斌不再言语了。

  老杜这时笑了笑又道:“刚好今天是周末。其实没有关系,你能过来我就很高兴,咱们哥俩也好久没有畅快的聊一聊了,这两天我正好有时间……”

  “等等”张崇斌打断了老杜说话,道:“杜兄,我来这边可不是只陪你聊天接受你安慰的。密宗之所以能够上一个‘密’字,当然是需要一套严格的保密措施。否则,让那些心术不正之人掌握到这种神秘的法术可就麻烦了。不过,我的强项,你未必完全了解。”

  老杜听到张崇斌这么一说,他那不大但却很有神的眼睛盯着张崇斌看了一会儿,然后道:“大斌,你现在在内地具体做什么呢?”

  张崇斌笑了笑,没有马上回答。

  “不说啊,嘿嘿,反正我知道,你可不是搞什么学术研究的。”老杜也笑着道。

  “呦,你还摸我的底啊!我看,你是安全部门的内线吧?”张崇斌开玩笑的口吻说道,其实,老杜的工作性质有这种特殊兼职是很正常的。

  老杜不置可否地笑着指了指张崇斌,道:“大斌,反正你是我的朋友,能帮上忙的我一定会尽力。至于你这次来能否有收获,那就看你的缘分造化了。”

  “我不奢求这么短的时间内完全掌握到密宗的精髓,只要能有所启示就不虚此行。”

  老杜点了点头,看了下表,说道:“时间差不多了,那咱们这就过去吧。”

  离开八角街,老杜直接将车子开向布达拉宫。因为两处都在拉萨市区,距离不算很远,所以时间不长,就到了布达拉宫。老杜找地方将车子停下后,就带着张崇斌来到进入宫殿的侧面入口处,门口验票人员看过老杜出示的工作证后,就直接放行让他们进入宫殿内。

  这是张崇斌第二次来到此地,沿着上行的台阶,他举头望向上方那如一方尊者盘坐一般的宏伟建筑,内心依然悸动不已。这让他想起第一次来到这座宫殿时,曾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段奇遇:一位不知名的年轻喇嘛曾带他进入宫殿下方的地宫、还有离去时那萦绕耳畔的歌声:那一天,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的真言……一时间,张崇斌眼眶发热,有种眼泪欲出的感觉,这样一份未曾期许但却莫名而至的感动,让他心动,冥冥中,张崇斌有种感觉,今天晚上会有特别的事发生。

  跟随着老杜,张崇斌来到了东庭院德央夏广场,老杜停住脚步,让张崇斌在此暂且留步稍候,他要一个人先面会上师,老杜交代完就踏上台阶走进主殿楼内。

  张崇斌一个人平静下了心情,就举目观赏起广场四周的景致。时间不长,老杜行色匆匆地从主殿里走了出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的僧人。

  “大斌,真是不巧,因为突然有急事,贡空上师临时外出了。”老杜朝张崇斌这边走边道。

  “怎么会这样?”

  “扎西德勒。您好,远方来的客人。”这时年轻僧人来到张崇斌跟前,双手合十开口道,“今天下午,达孜县那边有位老者将往生,他们的家人亲自过来迎请师傅过去做荐亡忏仪。”

  荐亡忏仪其实就是超度亡灵,张崇斌内心不由地一震,在向僧人回礼后,他转头向老杜问道:“达孜县在什么地方,离这边远吗?”

  “在拉萨河东北面,离这边大约40公里左右。”

  张崇斌一听这距离不算很远,就说:“那我们开车过去,我正想现场看看这仪式。”

  老杜琢磨了下,对年轻的僧人说:“小师傅,我是贡空上师的朋友,我的这位朋友从内地远道而来很不容易,本来事先已经约好和师傅见面的。您看是否方便,帮我们引个路找到贡空上师。”

  年轻僧人一时间显得有些犹豫……

  “哦,我是宗教局的。”说着老杜掏出自己的工作证给僧人看,又补充一句:“我们这也是工作需要,希望您能给予方便。”

  僧人并没有去看证件,而是诚恳地回道:“我知道你们是有约的客人,只是因为事发突然才有这变故,还请二位客人多担待。哦,你们可能有所不知,作这种法事仪轨,非佛门中人若在场,怕有不适。”

  见僧人有所担心,张崇斌马上解释道:“我虽然不是皈依佛门的出家弟子,但一直与佛家有缘,学习过一些经典,明白死亡就是再生的道理,也懂得基本的佛家仪轨。我这次过来确有急事,所以还是想在今晚能够与贡空上师见上一面。请师傅放心,到那边现场,我只观看不说一句话。”

  僧人听客人这么一说,总算是点头同意了。张崇斌当时并没有想到,僧人的提醒其实并非随口一句的推辞,在这个夜幕即将到来的夜晚,注定要发生非凡的事情……

继续阅读:第22章 超度亡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