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超度亡灵
隔世醒人2016-08-25 14:552,266

  当老杜驱车来到孜县时,天色已经昏暗下来。

  车上,年轻僧人在拨通一个电话之后,告诉他们贡空上师现正在扎叶巴寺那边。

  于是,老杜开着车子顺着山谷里的一条盘山公路加速前行……路上,张崇斌问起来关于扎叶巴寺的情况,老杜说这个寺庙别看不大,但很具特色,当年是松赞干布为他的爱妃芒萨赤尊公主修建的神庙,现在是藏地的四大隐修地之一。年轻僧人则进一步提示道‘西藏的灵地在拉萨,拉萨的灵地在叶巴’。

  听他们这么一说,张崇斌更是觉得这回是来对了。因为上次来西藏主要目的地是藏西北地区的冈仁波齐神山,他还不知道距离拉萨市区不算太远的地方竟有此寺庙,而且还是一处殊胜的隐修地。

  果然,此处地界确具非凡气象,虽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但皎洁的月光下,依然可以看清楚遍布每一道山口上空,一条条交织的经幡彩带在乘风舞动着,这里简直就是经幡的世界。随着车子沿山路越走越高,在远方深邃夜空的衬托之下,车子似乎是穿行在通往天界的经幡隧道中……

  终于,在山谷间一处坡壁陡峭的山根处,车子停住了。这一行三人下了车,僧人用手指向山坡,说那就是扎叶巴寺。

  张崇斌举头上望,看见在近乎垂直陡立的崖壁之上,竟交错“镶嵌”着几棟寺庙建筑,从中透出莹烁的光亮,宛如放飞于夜空的孔明灯笼,使得那一片山坡明暗交错,恍惚朦胧,隐约间,还能听见僧人念经的声音,期间夹杂着“嘭”、“嘭”的击鼓声……

  “荐亡忏仪已经开始了,跟我来吧。” 年轻僧人说完就拔腿向上坡走去,张崇斌和老杜跟随其后。

  张崇斌有些心急,他担心错过关键的观摩时刻,于是几乎是与年轻僧人并行上行。僧人带着他们绕过庙宇主殿,然后沿着一条崎岖山路走向一个隐蔽的洞穴。到了洞口,僧人用手示意大家别站在洞口正前方,小声说道:“请慢步进去,别出声。”

  于是,张崇斌和老杜贴着洞壁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绕行转过一条弯曲的通道,他们眼前顿觉赫然一亮,只见前方出现一个烛光映亮的内厅,靠近洞壁的两边站有不少人,厅内中间布设了一个做法事的坛城,一些僧人围坐在坛城周边,而坛城前方站着一位身披绛红僧袍的老喇嘛,在他的脚下,有一个平躺在铺垫上老人……

  “这位喇嘛应该就是上师贡空仁波切!”张崇斌侧目看向老杜,老杜的表情确认了他的判断。

  此时,老喇嘛正倾伏前身对平躺着的老人念念有词,同时,还不时地用手敲击着老人身体的一些部位,从锁骨到头顶来回敲打……

  老喇嘛嘴里念叨的话语,张崇斌专注地听了会儿,却一句也听不懂,所以,他只能更加关注老喇嘛的动作,和身下那老者的反应。平躺在铺垫上的那个老年藏民始终一动不动,看着已经是没有了生命体征,但他那半睁的眼睛和突兀张开的嘴巴说明他人临终时刻深陷痛苦

  张崇斌转过头来,默默地环视着伫立在周围的人,从装束上,他可以分辨出这十多个围观的人有的是参加这仪式的僧人,他们配合着老喇嘛的言语动作诵念经文,有的是死者的家人,他们神情肃穆但却并不显得悲伤,更没有人悲痛哭泣,这种氛围在内地显然是看不到的。

  老喇嘛这会儿直起身来,示意其中一位死者家人将手中的白色哈达递交给他,然后,老喇嘛将这哈达轻轻地覆盖在老者的头面之上。这时,老喇嘛嘴里的念诵之声逐渐加快,突然他猛地一拍手掌,同时“呗”地一声大喊,只见那蒙盖在死者身上的哈达竟然应声翻动起来……

  老杜应该是被刚才这突如其来的阵势惊着了,他在身旁扯了张崇斌一把。

  其实,刚才那一声毫无思想准备的大喊让张崇斌也是浑身一颤,心脏蹦跳,但是,他的眼睛却一刻没有离开那哈达翻动的地方,随即更令他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那白色哈达掀起露出死者头盖骨的中心处,有一股白色雾状的东西旋转地冒了出来,然后缓慢漂浮在死者躯体之上,又渐渐升腾在洞顶团聚盘旋着,伴随着僧人们吹响的低沉号角声,这团白雾渐渐移向洞口直至消散不见。

  此后,僧人们依旧配合着老喇嘛在洞内念诵经文。张崇斌扭头发现老杜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于是他走出洞穴,看见老杜正在不远处一个人默默地吸着烟。

  “你怎么一个人出来啦?”张崇斌走过去问道。

  “刚才胸口闷得慌,有点难受。”老杜道。

  “那你刚才看见什么奇怪的东西没有?”

  “什么奇怪的东西?”老杜不解道。

  “一团白雾。”张崇斌道。

  “你的意思是你看见灵魂了?”老杜反问道。

  “我想也许是吧。”

  “是错觉吧。那玩意是能够看见的吗?”老杜质疑道,顺手递给张崇斌一支烟。

  张崇斌点上烟,吸上一口后道:“以前,我也以为那东西是看不见的。但是,今晚,我涨见识了,贡空上师果然是有超度亡灵的密宗功夫。”

  “这边管这种功夫叫藏密颇哇法,一般人是看不见你说的那东西的。”老杜道。

  “等会儿仪式结束,我想向上师请教些问题,请杜兄帮我安排好。”

  “大斌,你既然已经亲眼所见,实证了密宗功夫真实不虚,还有什么想搞明白的呢?”老杜问道。

  “我虽然看见了那团白雾一样的东西,但难道那就是亡魂?如果能用眼睛看见,岂不是说明它也是一种物质?!不管怎么说,方才观摩这个仪式的一大收获,是让我确认人死后还会留有某种特别物质,而能控制这种物质的神秘技术是客观存在的,我想搞清楚的是,这种秘术的来源。”

  “我还是那句话,这绝非简单。”老杜仍坚持他的观点。

  “简不简单,反正我人都已经来到这儿了。等上师出来,我就去请教。”张崇斌的倔脾气就是这样,越是有难度的,他还越想试试。

  “知道这些干什么?”老杜又问。

  “你难道不想知道嘛?”张崇斌反问道。

  “大斌,佛家可有个词叫‘不可思议’。”

继续阅读:第23章 夜闯洞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