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梦的解析(2)
隔世醒人2016-08-25 13:254,270

  为了引起祁兵的重视,张崇斌开口道:“祁兵,你知道,当年我在英国攻读危机管理这个专业时,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那就是任何危机事件的产生都是有预兆的,而且,有效处理的办法绝非一味掩盖,否则,原本可以控制的小风险事件因为救济迟延或是采取了错误的行动最后往往导致难以承受、无法收场的严重后果,这样的案例很多,我就不展开说了。现拿“海豹”这个案件来说,我这几天一直在梳理头绪,你刚才所说的那些,虽然有所依据,但总体上还是停留在孤立事件的表层。”

  “哦?那你说说深层的东西是什么?”祁兵有些不服气地样子。

  “当然,这跟你接触案子的时间短促,还没有完全进入状态有关。”敏锐的张崇斌微笑着点道,旋即,他神情严肃地又道 “下面,我来说说目前我对这个案件的判断和分析理由。我认为,军方对此案的调查一定是陷入了非常麻烦的困境中,因为对手的图谋手段超出了常人,不,不仅仅是常人,而是专业机构能够理解的范畴。”

  “有这么邪乎吗?我还真想听听你的分析理由。”祁兵质疑道。

  张崇斌点了下头,道:“首先,是涉案人员的死亡方式,非同寻常。就拿闵胜的死亡方式来说,这已属超出了当前科学能够解释的范畴。要知道,人体自燃现象的发生极为罕见,世界各地都有案例记录。有人试图以死者生前吸烟、酗酒等来解释自燃起因,但公开的案例显示只有几个月大的婴儿也会发生人体自燃现象。这种自燃之火显然非同寻常。更不可思议的是,这死去的人竟然还能再次出现被我看见并在相机里留下影像。祁兵,你那天告诉过我说,有证据显示,前苏联的克格勃机构也曾拍摄到一个名为“莱曼诺夫”的幽灵,他们这是在搞秘密研究,目的是试图操控这类幽灵从事间谍活动。”

  祁兵点了下头,道:“所以,我怀疑这案件里可能有人使用了某种秘密研制的黑科技军事武器。”

  张崇斌未置可否,接着又道:“再说闵彪的死,我认为军方不仅知悉,而且高度重视。这是那天我在追问你的老朋友老范‘后期参与调查闵胜死亡的人员是什么情况’时,老范痛苦无语的神情告诉了我。结合海子提供的信息,闵彪是在7月14日深夜自杀的,那么,可以推断出闵彪是在14日之前的一周之内知道了弟弟的死亡真相,而且还很可能是拿到了骨灰,得出这个结论的理由是因为海子只在每个周末才和闵彪合作干点私活,而海子发现闵彪的反常变化就是在周五的14日。而在那一周内,还发生了“海豹”去世火化、不明身份的人也是在14日出面要高价收购海豹骨灰。还有,海豹父母的失踪,军方的答复方式基本上算是默认是其所为,那么军方接走他们的时间,根据我在现场观察到未食午餐的腐败程度,应该是在15日的中午。”

  “崇斌,你的心思确实够细致,这些事件虽然从发生的时间上看,比较紧密,但现阶段对案件的调查能起到什么作用呢?”祁兵面带疑惑地插言道。

  “祁兵,你刚才提到事件发生时间的紧密性,这本身就是问题的重要线索。”张崇斌回道。

  “你这话,我该怎么理解?”祁兵再问道。

  “任何一起危机事件从潜伏期到爆发阶段,如果精细观察,就会发现在动态时空层面上,会有各种类似巧合的迹象端倪显露,尽管分别看待这特定时空里发生巧合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每一个物件都有各自独立存在的理由,但它们之间的潜在关联却是具有同步性的特征。比如,某人最近总是突然偶遇某些人、性质近似的事件在一定时间内或范围内有规律的联动发生、或者某人的出现某事的发生总与某物有某种千丝万缕的联系。找出这种事件同步性的显著特征或者关联的聚焦点,往往那就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我说的这个“事件同步性”概念所具有的意义,你搞明白了吗?”

  听到张崇斌的问话,祁兵抿着嘴唇点了点头。

  “那就好。”张崇斌接着道:“现在,我们就以这种思维来看待“海豹”案件。军方在“海豹”火化之后的短短3天内,从一开始的不介入到突然采取了转移海豹父母、收缴“海豹”日记,不排除还收回了“海豹”骨灰等紧急措施,说明军方应该就是在这3天内又察觉到新的情况,结合闵彪自杀事件,不排除有这么两种可能:A、发现了黑衣女子一伙意图索取“海豹”骨灰;B、闵彪的突然自杀,可能让军方意识到某种类似于传染病毒可以导致死亡的东西在扩散,并担心此类情况可能会波及到“海豹”父母的人身安全,于是紧急采取保护或者隔离措施;这两种看似无直接联系的情况背后,就有一个相交的焦点:骨灰。

  “但是,如果说,是这种案涉死亡人员的骨灰具有致命病毒传染的高度危险的话,我并不认可,因为有两点明显说不通的地方:A,据我所知,病毒对温度都很敏感,能够在人与人或人与动物之间相互传染的病毒,无论是艾滋还是狂犬这类高危病毒,都会被不用超过100°的高温短时间内杀死,更何况焚烧尸体的上千度高温;B,骨灰如果有致命病毒,调查本案的军方专家应该早就会发现(通过对留存骨灰样本观察),闵彪、“海豹”的父母无论何时何地都没有机会触碰到此种骨灰。所以,骨灰中存在致命病毒的观点基本可以否决掉,但这并非意味着“骨灰”这个焦点是无价值的线索。相反,骨灰极有可能是这起危机事件的特殊媒介,其究竟起什么作用,这还需要与“死亡之花”联系起来分析。”

  ““死亡之花”,这么多次提到它,难道它是本案更深层的关联焦点?”祁兵此时脑洞大开,与案件关联的谜团他有了立即都拆开看看的欲望。

  张崇斌用力地点了下头,道:“关于“死亡之花”,其实这才是这次军方召见我的最大理由。现在看来,在“海豹”日记被抢走之前,我的行踪就已经在军方的监控内。正是因为那封匿名信突出了这个特殊标识,那天我与老范当面的所有问答交流中,老范只对这朵“花”格外上心,他甚至有些迫不及待地单刀直入向我询问钟意它的理由。这说明,“死亡之花”是目前困惑军方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而且,“死亡之花”极为凶险恐怖,其似乎具有某种特别的能量,它很可能是引发本案涉案人员诡异死亡的根源所在。我能得出这个结论的理由及分析如下:

  1, “死亡之花”最初是在“海豹”日记里出现的。根据那本日记的内容,说明这应该是海豹在潜艇抢修现场注意到的一个显著物体或是标识。这个标识,应该不是潜艇本身的物品配置,也非海洋深水中常见的物质,且对“海豹”而言,似乎有导向其必须死亡的预示和魔力。

  2,根据军方透露,凡是因涉及本案而身体上出现这个图案的人员,都死去了。死亡方式有人体自燃、还有自杀。具体到“海豹”的身上,我感觉也会有这个图案(梦中的提示),虽然他的死看似久治不愈的病故,但从他的日记中可以看到,“海豹”早已做好默默等待死亡降临的准备,从这个角度看,“海豹”也可算是死于自我放弃生的希望的自杀。这些死亡方式的共同点是非明显人为直接导致,基本看似属于自己将自己杀死了。此外,还需关注的一点是,不仅潜艇抢修人员,甚至连后期参与调查案件的人有的身体上也会出现这个图案,说明此标识具有特定范围的传感性。这种非物理手段的纹身式标识的出现,很像是存在一个有目标性而肉眼看不见的能量辐射场或是发射源。

  3,此外,闵彪死之前(说是自杀,但不能完全排除他杀的可能,依据其死前的表现,自杀的概率为大),突然将车前窗的挂坠更换了,并且新换的挂坠也具有“死亡之花”特征。这里面有个值得关注的重要线索,试想,那“花挂坠”是什么来头和理由才能让对弟弟情深意笃的哥哥做出更换掉视为护身符的弟弟照片这种非常举动?

  结合闵彪不断重复“可以回家了”这句话,还有海子描绘的那“花”的材质颜色,如果闵彪真的是拿到骨灰,那这“花挂坠”会不会就是闵胜骨灰制作而成的呢?换句话说,也只有这个理由才够分量。再进一步分析,如果“花挂坠”正是闵胜骨灰制作的,那谁会将骨灰捏成这种“花”型?军方应该不会这样处理烈士的骨灰,那么闵彪能干出这种匪夷所思的事吗?正常情况下也不应该。假如确是闵彪干的,那一定是在闵彪精神处于非正常状态下所为。而能够导致一个人的精神突然反常,除了自身心理存在健康缺陷因素外,也可以由外界通过发射某种能量波办到。如果不是闵彪所为,也不是军方所为,这种情况下,就只有这样一种可能:即骨灰自动发生了形态变形。”

  “等等”一直听得入神的祁兵突然发话道: “你是说那死人的骨灰,自己会活动变形?!”

  “我说的骨灰自动发生形变,是针对人在肉眼观察事物时所见到的情形。而实际上,这种形变的背后是因为存在人眼看不见、耳朵也听不到的能量作用。譬如在超声波物理实验中,超声波可以让平铺在板面上的粉末状物质、或是水平面随着定向声波能量的变化而自行产生各种形态精美对称的图案。”张崇斌解释道。

  “哦,你这么一分析,就解释明白了,“死亡之花”的背后,一定是有一个无形无声的但却可以让招惹上的人死亡的神秘东西存在!它很可能就是我此前说的那款秘密研制的黑科技军事武器。”祁兵恍然道。

  “能让粉末状的骨灰自动变形还可以用科学原理来解释,但能让人体自燃、以及自杀,这是什么样的黑科技才能做到的?“死亡之花”与这黑科技武器又是什么关系?”张崇斌看着祁兵反问道。

  祁兵回道:“现今的军事科技究竟发展到何种恐怖程度,真得难说。早在半个世纪前,美军搞的那个“费城实验”,据说那艘在强电磁场作用下凭空消失的护卫驱逐舰上,参与实验的船员后来不是精神错乱、就是莫名失踪,对了,也有自杀身亡的!”

  “这种能以无形的手段悄然摧毁敌方的有生战斗力量,一定会是各军事强国最感兴趣的研究领域,尤其在冷战时期,此类秘密武器是最实用的。现在看来,我军似乎已经遭受此类武器攻击。但是,我方对这种黑科技武器究竟了解多少呢?”张崇斌说到这里,黯然地摇了摇头。

  此刻,祁兵脸色铁青,忧郁地说道:“看来,你分析的有道理。军方一定是陷入困境了,那天我与老范一接触,从他们过激的反应中,就明显感觉到他们处在重压下的急迫心态。”

  “所以,我们不能放手这个案件。尤其,我还做了一个关于“死亡之花”的梦。”张崇斌又点燃一支烟道。

  “对了,你的那个梦还没有好好跟我说说,这个梦有什么启示没有?”祁兵连忙问道。

  “如果说真有什么启示的话,我感觉,“海豹”这个案件会让我走向一个深不见底的地方,也许,那里凶险无比,但我别无选择,因为“死亡之花”已经在向我招手了……”

  祁兵看着张崇斌深沉坚定的面孔,他不由地握紧拳头,说道:“崇斌,不要想那么多,在我看来,你是民间侦探界的天才,也许,你自己都不信,你还有很多潜力还未完全被挖掘,我看人的眼力是不会错的。我相信,“死亡之花”这个谜只有你才能解开,我本人,还有手下的这些兄弟,会全力支持你的!”

继续阅读:第18章 亡魂归葬地——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