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苏茹的家
花间道2017-08-23 20:573,195

  黑狼的小弟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根本没有看见后面两人紧紧抱在一起的画面,很是不知好歹地问着黑狼他们刚刚发生了些什么。

  黑狼则是坐在两人身旁,更是尴尬至极,他一看出租车驶进了市区,便叫司机停下,自己先下了车。

  而他的那个小弟还开口问黑狼道:“大哥,这不是还没到吗?”

  黑狼直接打开车门,把他给扯了下来,然后笑嘻嘻地对刘乐道了个别:“大哥,我们还有些事,先走了哈。”

  刘乐现在感觉很是尴尬,但也只好点了点头,他感觉到苏茹似乎趴在自己的身上睡着了。

  低下头来,苏茹眼睛闭着,长长的睫毛一闪闪的,看上去十分可爱。苏茹今天受到的刺激太大,很疲倦,所以靠着刘乐的身子,感觉到了那种温暖和安全感,便这么沉沉睡了过去。

  伸手轻轻地把落到她脸上的一缕发絮撩起,苏茹身子微微动了动,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声。

  刘乐不由苦笑,她还真是放心自己啊,就这么靠着就睡着了,殊不知此刻对于刘乐来说,完全就是一种折磨。

  好不容易挨到出租车到了苏茹家小区门口,刘乐伸手轻轻拍了拍苏茹的肩膀,苏茹方才婴宁一声醒了过来,看着刘乐的脸庞,一副还没有睡醒的模样。

  “到了。”刘乐开口轻声道,将出租车门推开,苏茹有些不好意思地拢了拢头发,从刘乐的身上移了下来,下了车去。

  抱了苏茹一路,就算是刘乐现在腿也感到有些发麻,锤了锤发疼的大腿,也是下了车来。

  苏茹家的这个小区环境倒是很不错,苏茹对刘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害你抱了我一路,真是”

  刘乐摇头:“没事,毕竟你是我老师嘛。”说着走过去将披在苏茹身上的自己的外套紧了紧:“我送你上楼吧。”

  上了电梯,在狭窄的电梯里,两人都是没有说话,刘乐心里面不住地转着各种各样的念头。

  苏茹名义上是自己的老师,但是经过今晚上的事情之后,刘乐总感觉好像两人之间的关系发生了一点奇怪的变化。

  在出租车里那种暧昧的行为就不应该是师生之间做的出来的吧。

  电梯到了,苏茹理了理头发,转身对刘乐笑道:“进我家坐坐吧,我给你冲杯咖啡喝喝。”

  刘乐心里一阵乱跳,这是要出事的节奏啊,让自己去她家坐坐但是看着苏茹那真诚的眼神,刘乐也不好拒绝,点了点头道了句:“好吧。”

  苏茹的家,有一种温馨的感觉,墙纸都是暖色调的,各种家具的布置也很是精致,房间里有股淡淡的香味,和苏茹身上的一样,很好闻。

  刘乐进屋之后,坐在了沙发上。

  苏茹打开电视,道:“我先去洗个澡,身上有些脏,你自己看会儿电视。”说到身上有些脏的时候,苏茹明显眼神一黯,明显是想到了之前赵峰的事情,心里又有些不舒服。

  刘乐点了点头,苏茹便进屋去整理换洗衣服去了,不过片刻,卫生间里便响起了“哗哗!”的水声。

  电视里面正在播放着肥皂剧,刘乐的眼神却时不时地从电视机上移到厕所,脑子里仿佛浮现出了此刻苏茹洗澡的香艳一幕。

  刚刚一路抱着苏茹,她的身材,刘乐可是实实在在感受到了的,该大的地方大,该细的地方细,都是恰到好处,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好,两个字形容就是完美。

  在客厅坐着,耳朵里面听着厕所里面的洗澡水声,刘乐不由感到一阵口干舌燥,他站起身来,找个杯子准备接杯水喝。

  可是谁知道厕所里忽然发出了“砰!”地一声响!

  刘乐心里一颤,快步走到厕所门口,开口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喊了两三声,可是厕所里面却根本没有人回答。难道是晕倒了?

  刘乐的心中不由想到了一种可能,他又开口喊了两声,可是里面的苏茹却依旧没有回应,这让刘乐心里越来越着急,他咬了咬牙,伸手拧开厕所门,拧了一下,门没锁?

  厕所里面水雾弥漫,空气中弥漫着洗发水的香味,刘乐走近了几步,隐隐约约能够看见厕所地上躺着一个人影。

  他开口喊道:“苏老师?”没有回应。

  心里暗暗道,不是我要占你便宜啊,是事出从权,为了你的生命安全。

  刘乐走进了浴室,却见苏茹身子躺在地上,嘴角有些鲜血,双眼紧闭,脸上露出一抹痛苦的神色。

  怎么回事?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

  刘乐蹲下身子来,尽力让自己的视线停留在苏茹的脸上,不往其他地方看去,然后他蹲下身子,摸索着,找到了苏茹的手臂。

  脉象很是紊乱,气血不足,是因为刚刚受到了太大的刺激,现在回家就洗澡,厕所这个密闭空间里面空气流通又不怎么顺畅,所以导致大脑供血不足,引发的暂时性休克。

  至于嘴角的鲜血,应该是跌倒时磕破了,只要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刘乐顺手从厕所衣架上取下了一块浴巾,将苏茹洁白的身子包裹住,然后一只手抱住她修长双腿,一只手搂住她的脖子,将她抱了起来。

  刘乐没有想到这一下子竟然差点让他流出了鼻血,刚刚抱着苏茹还是隔着一两件衣服的,可是现在几乎完全能够感受到苏茹身子肌肤的弹性,和饱满。

  他咬了咬舌尖,将脑子里的这些杂念排出,抱着苏茹进了她的卧室,然后将她放到了床上。

  伸出一只手掌,轻轻地贴在苏茹的胸口处,掌心内,内力一下子喷涌而出,汇聚进入了苏茹的身子之中,滋润着她的经脉内脏。

  这样子过了差不多三四分钟,刘乐便收回了手,看看苏茹脸色已经恢复了红润,呼吸也是慢慢地平和了过来,刘乐这才放下心来。

  重重吐出一口浊气,刘乐抹了抹脸,看看床头柜上的闹钟,已经晚上十二点多钟了,不由叹了口气,这么晚了,也懒得回王晓雅的别墅,回去了说不定还得被几个女人嘲笑询问自己去了哪里。

  要是让她知道了自己和苏茹今晚上发生的事情,还不定被她怎么说呢。

  刘乐看看身旁的苏茹,脸上又有些无奈,算了,等她醒过来了自己再走吧。

  刘乐这般想着,索性靠着枕头,随手从床头柜上拿过一本杂志翻看了起来。

  这般看着看着,不知不觉,眼睛皮就越来越重,然后便睡了过去。

  次日,当阳光透过窗户撒进屋子,照到了刘乐脸上时,他身子一翻,醒了过来。

  睁开眼,长长的睫毛,白皙的脸庞,嘴角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苏茹!!

  刘乐愣住了,而苏茹也是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两人四目,相对!

  刘乐的腿还架在苏茹的身上,而苏茹的双手紧紧地抱着刘乐的腰。

  低下头来,还好,自己的衣服穿得好好的,但是苏茹,身上的浴巾却已经在昨晚熟睡的时候不知道掉到了哪里去,清晨的光亮之下,那胸口处的一抹雪白,赫然可见。

  苏茹发出一声尖叫,收回手,护住了胸口,刘乐也是迅速从床上爬了起来,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满脸歉意:“那个,那个昨晚,你洗澡的时候昏倒过去了,然后然后我才”

  苏茹将浴巾在身上裹了裹,不由张大了嘴巴:“那我身上的浴巾是你给我裹得?”

  刘乐挠了挠脑袋:“那个,当时不是事发突然嘛,我就冲进来了,不过,苏老师,你可别担心,我是闭着眼睛进来的。”

  苏茹白了刘乐一眼,闭着眼睛进来,闭着眼睛进来还能知道浴巾放在哪里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苏茹的心里并没有责怪,反而有一种甜丝丝的感觉,她笑了笑:“好吧,不怪你了,要不是你,我一个人晕倒在厕所里可就危险了。”

  刘乐点点头:“苏老师就是深明大义,那个什么,我去洗个脸。”

  苏茹点了点头,看着刘乐出去之后,方才起身换了一套衣服,去厕所洗漱一番,回来看看坐在沙发上神情有些尴尬的刘乐,不由开口道:“马上上课了,你跟我一起去学校吧。”

  “苏老师,这样不好吧。”

  “怎么不好了?”苏茹奇怪。

  刘乐哑口无言,只得答应。

  今天的第一节课正好就是苏茹的英语课,两人出了门去,苏茹一边锁着房门,一边小声道了句:“你以后在学校叫我苏老师,其他地方你就叫我苏茹吧,总是苏老师长,苏老师短的,听着怪别扭的。”

  刘乐愣了愣,道了句:“恩恩,苏老师,哦不,苏苏茹”

  刘乐和苏茹一起进教室的时候,班上几乎大多数同学都感到有些惊讶。

  当刘乐坐到了王晓雅的身旁时,王晓雅抽了抽鼻子,皱眉看着刘乐道:“老师交代,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身上这么大股香水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都医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都医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