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雪满梁园2017-10-20 18:436,092

  定权退至外殿,却不知本日内皇帝是否还会宣召。留在晏安宫中只怕既惹皇帝气恼,自己也会大不痛快,两厢无益。进退为难,权衡下遂暂时回避到了本是东宫所在的延祚宫。延祚宫居晏安宫东南,临接宫墙,正处内廷和外廷之间。他自七岁始正式出阁读书,直到十六岁元服婚礼之前俱住在此处,其后因宫室毁损故,兴土木大肆修葺,他便移居西苑,起初只说是从权暂居,工程却拖延了些时日,他在西苑已经住惯,两年前工程完成,皇帝既无旨意叫他移回,他自然也乐得不提此节。虽如此,东宫也并没有再改作他用,除筵讲时于前殿见见佐官,寝宫便就此空了出来。众人为便利计,平素便称西苑为西府,此处为东府。

  未料太子节下突然驾临,宫中只余不多几个年老内侍看守。几人临时拢火烹茶,四下奔跑寻找屏风截间,一时忙乱得手脚皆无可安放处。定权一为今日确是起得过早,一为适才并没有吃好,此刻也不待更衣,随意用了几口他们不知何处取来的酥蜜食,便和衣倚在榻上歇息,迷迷糊糊也便睡了过去。迷蒙中似又见到一张熟悉面庞,螓首蛾眉,凤目朱唇,两颊贴着金箔剪成的花钿,怀中抱着一个小小婴儿。她展颐一笑,靥上的花钿随她的笑容幽幽一明,旋即熄灭,二人也于同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四顾茫茫,空留一片死灰般的褪色梦境,虽梦中亦明知自己是在做梦,仍忍不住想放声大哭,却又无论如何哭不出声音来。直待惊悸万分睁开眼时,方发觉侧身而卧,浑身上下已经冰凉,四肢也早已麻木,起身走到窗前望了望殿外,竟已飘起了星星小雪,不知究竟睡了多久,亦看不出是什么时辰。初睡起时,不免心惊肉跳,头脑也昏昏沉沉,想起适才梦境,心内复又惆怅无限。呆呆独立半晌,方回过神来,欲开口吩咐内侍入阁煎茶,忽闻殿外一人问道:“殿下可是在里头?”

  话音甫落,橐橐①脚步声已入阁门,此人此时来必无喜庆事,定权只觉头痛,又不得不向他勉强一笑,叫道:“王翁。”皇帝身边的旧臣常侍王慎见到他,忙上前道:“殿下叫臣好找—陛下口敕,命殿下速去晏安宫。”定权问道:“可知道是为了什么事?”王慎看了他一眼,低声作难道:“详细情事臣并不清楚,只是适才看着公文,便问起殿下来,说有话要殿下回。”定权无奈,只得跟随着王慎同出。外间气候尚未寒透,细雪如雨,触地便融,墀上阶上一片阴湿。一路望天,已成铁青之色,霭霭重云直压到了大殿正脊的鸱吻上,压抑得喘不过气来。定权忽然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王慎答道:“已经快交巳时了。”定权强忍着头疼,又问道:“齐王也在陛下那里?”王慎一愣,答道:“两位亲王当是在皇后殿中。”向前又走了两步,终于又忍不住叮嘱他道:“殿下见陛下,不论有何事,节下千万不要任性才是。”他这话也是定权从小听到大的,此刻点点头,不复多问,只是默默前行。

  清远殿的侧殿是皇帝日常处理政务处,定权由王慎侍奉整肃仪容,进入殿内,朝皇帝行礼道:“臣恭请陛下圣安。”皇帝手中正抓着一份奏呈,暂未理会他。定权半日不闻皇帝声音,便抬首又叫了一声:“陛下?”皇帝手一扬,奏呈滴溜溜地横飞了下来,撞在他膝下,接着又是几份,逐一掷到了御案下。见他只是长跪,面上略无表情,指着王慎向他冷笑一声道:“你自己不动手,还要你的阿公替你效力不成?”他莫名发难,定权心中已微有不满,想了想答道:“这是省部直递陛下的奏表,陛下没有旨意,臣岂敢逾权?既有陛下敕,臣冒死僭越便是。”将脚下几封奏呈拾起展开,按惯例先看所署府衙官号,次看题为某某事,却突然惊觉奏事者竟是几个不熟识的御史,参劾的都是现任刑部尚书杜蘅,且皆以数日前决狱时推恩赦免了无干紧要的两名轻罪官吏为事由。方忖度着辩解应对之辞,赫然又见一奏章内一句写道:“蘅托仰庇于重华②,素少自检,去岁即以严刑律为由,罪李氏三族,言路纷纷,以为滥刑。谓某弄三尺当于掌股,视国法则如无物。如是种种情由,唯愿陛下明察慎审云云。”“重华”二字双关,用得着实恶毒,定权凛然惊出一身冷汗,方察觉醉翁之意并非在酒,推赦之事不过是做破题之用,不由暗暗冷笑,略作思忖打定主意,便合上了本子,缓缓整理整齐,示意王慎取回奉还。

  皇帝森严发问道:“此事缘何未见三法司的上报?朕欲清查此事,今年冬审③你也参与了,你怎么说?”定权答道:“陛下无须劳神去查—今年热审前此二人便曾向臣请托,刑书办理此事,这是臣的授意。”他回答得如此干脆,皇帝反而愣了片刻,方点了点头,道:“你将手伸出来。”定权不解他此意为何,略略移袖,将双手展于膝头。皇帝并不观看,待半晌后方笑道:“难怪你的胆子这么大,原来是拳也有这么大。”

  此语一出,满殿皆惊,王慎尤甚。正找不出什么言语来化解,只好下死命盯着定权,却见他肩头一抖,似乎并不甚感慌张,就势慢慢将双手从膝头移下,掌心触地,俯身叩首道:“臣知罪。”行动恭谨到十分,语气却颇为漠然。皇帝平素最厌恶他这副模样,怒道:“怎么?你越权逾矩,染指大政,还觉得委屈不成?”定权淡淡一笑道:“臣不敢,臣请陛下处分。”王慎深知他愈是如此,皇帝怒气便愈炽,偷眼瞧向皇帝,果见他嘴角牵动,两道深深腾蛇纹登时升起,显然已经怒到了极处。一时间父子僵持,殿内诸人皆噤若寒蝉,只闻檐下铁马叮咚作响,却是风起得愈发大了。

  如是对峙良久,忽闻皇帝下令道:“去取廷杖来。”王慎不想他半日竟思忖出这么一个主意来,不由大惊,连忙求乞道:“陛下欲如何?”皇帝冷冷道:“他自己都认了罪,你还有什么要替他辩白的?”王慎扑通一声跪倒谏道:“宗室有过,不涉谋叛,援国朝成例,不过夺俸申斥而已。刑不上大夫,何况王公?储副万金之躯,牵系国祚,不可轻损,请陛下千万慎之。”皇帝冷笑道:“朕知道皇太子朕已经得罪不起,朕的儿子朕也得罪不起吗?”他既出此语,定权接话道:“‘得罪’一语,臣万不敢承受,陛下定要使用,臣有死而已,还请陛下体恤收回。”又对王慎道,“这是陛下天恩,王翁缘何不察?陛下之意,此非君罪臣,乃父教子,非是国法,而行家法。请王翁千万体恤我,速去传旨。”又抬头道,“起居注可也听明白了,此我天家家事,你等可速速回避。”侍奉一旁的两个起居注面面相觑,手中疾书的笔也停了下来,又见定权叩首道:“臣谢过陛下回护保全之恩。”

  皇帝冷眼旁观,此时笑了一声,居然未再发作,挥手吩咐起居注道:“你们退下,适才是朕怒语,望勿录入。”眼见众人退出,才又对王慎道,“你还愣着做什么?他等你的成全,你反倒不肯了吗?”王慎于一边细细思索前事,此刻方稍稍体悟出,今日事体远不如自己想得简单。年底决狱时未经申报推恩赦免个把无大罪的低级官员,虽然于律不符,深究起来也可以扣上以庶政侵大政的罪名,但此举自前朝起便早已变成朝中私下的成例,上行下效也是不争实情。今日皇帝借题发挥,所为缘由,想必父子二人心中皆如明镜台一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倒是自己一个外人,反倒在一旁帮衬了若干两头皆不讨好的腔。只是想是想明白了,终究还是觉得心寒齿冷,又不忍心眼看太子吃亏,悄悄看他,见他眸子低垂,一副神游物外的淡漠神情,仿似此事便根本没有自己的干系一般。也心知他素来的脾气,此刻要他求饶真是难上青天,只好跺脚退了出去。

  待王慎回归,将一应事务拖拖拉拉铺排完毕,已过了小半时辰,事态仍无转机,知道今日已经无力回天,只好示意内侍上前服侍定权除冠。定权侧首避开,亲自动手将头上折脚皂纱巾摘了下来,递到从人手中,又解除腰间玉带,站起身走到刑台前,带着满目嫌恶伸手一抹黑色刑凳,低头瞧了一眼自己的指腹,这才俯下身去。

  皇帝无视他种种做作,冷笑着对王慎道:“你看着他从小到大,只有这些小聪明,这些年来一点也不曾长进。”王慎答也不敢,笑亦不忍,尴尬点了点头。一时听得殿内沉沉杖击声起,越发咬牙攒眉,不忍察看,心中默默计数,待数到三十有奇,仍不闻太子呻吟求告,亦不闻皇帝松口恩赦,不由得着了慌。睁眼只见定权一张秀异面孔,此刻早成青白之色,五官亦皆已扭曲。王慎吓得不轻,扑通一声跪倒,央告皇帝道:“陛下开恩。”又转头对定权道,“殿下说句话呀,老臣求你了。”见父子二人皆不为所动,终于咬了咬牙,俯首在太子身边耳语道,“殿下,你就想想娘娘罢。”定权影影绰绰听到这话,已近昏迷的神志凛然一惊,忽然从嘴角牵出了一个难看苦笑,咬牙低声道:“陛下—”皇帝问道:“他有什么话?”

  王慎忙替他描补道:“殿下乞陛下宽恕。”

  皇帝看了王慎一眼,又冷目定权半晌,终于抬了抬手,见内侍随即停了行杖,顿了片刻道:“罢了,你且回你的西府去,这两月也先不必出席经筵朝会,好好闭门思过吧。谢罪的文书,叫春坊④上奏。”说罢拂袖而去,见王慎愁眉苦脸跟随在身后,问道:“你既如此担心他,都不惧当面欺君了。不去送他,又跟过来做什么?”王慎尴尬笑笑,道:“老臣不敢。”却还是留步原地,待皇帝走远后连忙折回,去查看定权。

  一个低阶内臣此刻却横生好奇,趁人皆不注意扯住一年小侍者问道:“陛下说王常侍的话是什么意思?”小侍答道:“是为了先前替殿下遮掩说的那话吧。”内臣道:“你离得近,可听见了?”小侍道:“我听见了,殿下说的是—陛下,这不公平。”内臣问道:“什么不平?”小侍冷笑道:“这是贵人的事情,我又怎么知道?想是天下本无公平事,譬如你向我打听了,扭头便报给你家陈大人,获奖获赏,我尚觉得不平呢。”内臣笑斥道:“你休要浑说。”转头看看左右无人,搂着他肩一并离开。

  王慎亲自带人护送太子回到西苑,又着急去嘱咐太医。因为太子元妃去岁殁,此时只能倩人⑤唤来几位品阶较高的侧妃,一时间,暖阁内不免一片混乱哭嚷乃至念佛之声。

  定权终于被她们的嘤嘤哭声闹醒,越发觉得烦躁不堪。几位侧妃见他醒转,纷纷围到床前查看,她们朱口乱启,定权也分辨不出到底在说些什么,鼓了半晌气力,哆嗦着咬牙道:“出去,待我真死了再烦诸位来哭不迟!”几位侧妃愕然,互看两眼,只得哭哭啼啼一一离去。太医院的院判随后便抵达,一进阁门便吩咐内臣取热汤,察看太子伤势,见中单上血渍已成赭色,早与伤口凝结在一处,叹气道:“殿下权且忍耐。”给定他喂了几口参汤,这才用剪刀慢慢将中单剪开,替他将伤处整理干净,直折腾到夜深才罢休。

  蔻珠替他虚虚搭上了一床被子,定权此刻亦察觉到乏得脱了力,虽然一身上下都疼痛得如火灼刀割,终于也慢慢合眼睡了过去。蔻珠与阿宝一同在阁内守夜,一夜里不断听到他睡梦中的喃喃呻吟之声。移灯查看时,见他满额皆是点点冷汗,二人无奈,只得重新取来汤水替他拭汗。忽闻他低低喊了一声“娘”,语气中委屈无限,随即一行泪便顺着眼角,滑到了腮边。阿宝诧异不已,抬头去看蔻珠,却见她呆呆凝视着太子苍白的脸庞,半日方叹了口气,大概是记起还有人在身旁,神情似乎颇不自在,侧过脸去接过已经拧好的巾帕,轻轻帮太子拭去了脸上的那道泪痕。

  定权受杖时,本是一身大汗,天气又冷,不免受了寒,次日一早再看时便已经低低发起热来。延医用药,又是一番折腾。好在他病中昏睡时居多,众人虽然忙碌些,每日倒是少惹了不少是非,便也有人暗暗希望他这病能够养得更长些。

  一日上灯时分,定权醒来,见阿宝侍立在侧,开口问道:“那是什么声音?”阿宝答道:“是爆竹声。殿下,已经是除夕了。”定权静静听了片刻,忽而问道:“这几日似乎你日日都在?”阿宝答道:“他们都预备应节的物事去了,妾没有什么可以预备的。”定权道:“我知道,这是积弊了,年节时都要往家中夹带些私物,苦禁不住的—你为何不也随波去濯濯足?”阿宝道:“妾家人不在京中。”定权今夜似乎温和了许多,又问道:“那你家是在哪里?”阿宝道:“妾家清河郡。”定权笑道:“我听你说话,只当你是南方人。”阿宝道:“妾的母亲是南方人。”定权又问:“你家是做什么营生的?”见阿宝迟疑了半晌,不由笑道:“左右无事,我来猜猜看。你家直到父兄代都应当是书生班辈,家道即非大富,亦属小康,对不对?”

  阿宝脸色一白,道:“殿下?!”定权笑了一声,道:“你虽是洗了几个月衣服,可是手指头又细又白。你替我研墨的时候,用的力道恰到好处。你帮我擦汗的时候满面通红,根本就不敢瞧我的身体,还有……”他忽而拉过阿宝右手,放在面前细看。阿宝不知他用意,只是觉得他的手指冰冷异常,触之如触霜雪,忍不住瑟瑟发抖,未及多想便奋力挣脱了他的掌握。

  定权不以为忤,停顿片刻,笑道:“你的中指有薄茧,是拿笔磨出来的罢?”见她脸色煞白,又冷冷问道:“我让人查过,你并非罪没入宫。说吧,你究竟是什么人?”见她嚅嗫无语,复又冷笑道:“不说无妨,斋戒已过,本宫不惧杀生,现下就可以着人杖毙了你,你信不信?”阿宝见他满面阴鸷颜色,一双眼眸冷冷盯着自己,其间略无感情,心知他并非恐吓,只觉不寒而栗,思忖半晌才咬牙道:“殿下,妾死罪。”定权点头道:“说。”阿宝道:“妾本不敢欺瞒殿下,可是妾虽然身处卑贱,也妄想能存一二分体面。”咬牙良久,方低声道:“妾父是齐泰八年举人,因为祖上素有产业,便也捐得了一个知州。先父媵妾无数,妾母本是嫡母侍婢,其后虽有了妾,仍是半婢半姬,在家中忍死度日。妾幼时不懂事,见兄弟姊妹皆读书,也央求过母亲,后来虽然识得了几个字,却不知让母亲多受了多少嫡母庶母们的欺辱。数年前先父病故,几个兄弟分了家业,用一点薄产将我母女逐出。先父本不疼爱我,他过世时我又年幼,并未为我定下亲事。我母女二人无计可想,母亲只得带着我进京来寻姨丈姨母。谁知姨母早已不知去向,母亲亦染了时疫,辞世时对我说:‘你也是诗礼人家的女儿,千万不可自轻自贱,还是回去吧,总是一父同体的兄弟,应该还是会有你一碗饭吃。’我想此事已断难回头,便于京中寻到一远亲,冒他养女之名入宫,乞终身衣食而已。”

  她诉说到此处,已经哽咽不能成声,却仍然兀自狠狠咬着嘴唇,隐忍得双目通红,不肯垂泪。定权默默望着她,冷冷问道:“且不论此语真伪—你母亲说得不错,本有一父同体的兄弟,你为何不回去投靠他们?”阿宝摇头道:“虽言手足,不及陌路。妾愚钝,所以心存这点傻念头,虽说皆是为臧为获,却不想做了自家人的。”定权轻轻一笑道:“是吗?”

  阿宝偏过脸去,半晌方点点头。定权无语,向上拽了拽寝衣,见她仍在垂首忍泪,并没有起身相帮的意思,遂哼一声道:“想哭便哭罢。”阿宝低声道:“妾不敢驾前放肆。”定权道:“主君问话,你只知道点头摇头,便不算放肆?”见她无言以对,又问道,“你这名字是谁给你取的?”阿宝一愣,答道:“是我的母亲。”定权点了点头,便也不再多问,转而吩咐道:“你去看看周循可在外头。”

  阿宝依言索人,周循旋即入阁,见定权精神尚好,自然大喜,忙吩咐宫人去预备清淡饮食。定权摇摇头道:“我想吃酪。”不知为何,语音中居然略带恳求的意味。他嗜凉嗜甜,众所周知,周循听到这话,却愣了片刻,眼中忽然流露出难禁的爱怜之意,半晌方低声答道:“殿下,这里是西苑,没有预备……”又似不忍断然拒绝,又道,“殿下想用,臣节后着人去置办便是。”定权微微显出些失望的神情,却也并不强求,只道:“没有便罢了,我不吃了。”说罢翻身向内,半日没有动静,想来已是又睡着了。

  宫墙外爆竹喧天之声,更衬得苑内一片冷清,除夕之夜也就这样悄然滑了过去。

继续阅读:第4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鹤唳华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