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没变化 不人生
米四格2016-08-12 09:003,076

  机房里,唐颂和姚子夏一左一右坐在张大野身边,仔细看他剪着片子。

  与其说,这是一次剪辑。

  不如说,这是一场表演。

  新闻专业的学生第一次使用视频编辑软件,最先要记住的就是键盘上的那些快捷键,因为它们全都是提高剪辑速度的关键按钮。

  可是,张大野用的却是野路子。

  整个编片过程,他表现得像是个严重精神分裂的神经病患者。

  左手盘着他的新欢小叶紫檀,动作缓慢漫不经心。

  右手握着鼠标,只用一根食指飞快地点击。

  只见那个小小的光标在屏幕上迅速拖来拽去,指点江山。

  看大野老师编片子,就像是看大师作画。

  还没等你看明白他的意图,他就已经收工了。

  “就知道你们会目瞪口呆,今天算是给你们上一课,凡事都没有什么必须遵守的规则,”张大野邪邪地笑着,“我这样的野路子,编片照样比他们都快。”

  大野老师走后,唐颂抓起他刚刚用过的鼠标,反反复复地看了又看:“到底怎么做到的?”

  这时,姚子夏忽然凑到她耳边:

  “唐颂姐姐,你喜欢凯撒,学长对吧?”

  “什么?”唐颂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说,你喜欢,李凯撒。”

  “当然不是。”唐颂惊讶地看着她,本能地否定着这种说法。

  那个时候,唐颂的惊讶不是装出来的。

  因为她确实有点迟钝。

  而且也确实被这个毫无征兆的问题吓着了。

  “你们天天这么,腻在一起,日久总是会,生情的。”

  姚子夏忽闪着大眼睛,一脸认真地看着唐颂。刷在睫毛上的淡粉色亮粉,闪得人头脑发昏。

  她提出了一个命题。

  条件A是:

  “唐颂和凯撒天天腻在一起。”

  条件B是:

  “日久总会生情。”

  结论是:

  “唐颂喜欢凯撒。”

  也不知道这是哪个数学老师教出来的学生。

  唐颂看了她一眼,没什么好气地:“如果没有别的事,我要写稿子了。”

  “不喜欢,吗?”姚子夏锲而不舍。

  “不喜欢!”唐颂没再看她。

  突然,身后的姚子夏居然大声咯咯笑了起来:

  “太好了!其实我,一直在担心……特别地担心……”

  唐颂被她“唐长老”一样的念念叨叨给整懵了圈,忍不住接了话:

  “你担心?担心什么?”

  “因为我喜欢,凯撒学长。”

  “你……”唐颂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就算你喜,欢他,我也有信心能,赢过你的……”姚子夏的声音不大,轻轻柔柔地,却并不妨碍这句话结结实实地打在了唐颂的心里。

  唐颂脑子突然浮现出“师母”的过往情形,所以有些话也就脱口而出了:“我以为,你会喜欢比较成熟的……”

  可话一说出口,她立马就后悔了——这个“我以为”,实在是太“2”了。

  姚子夏的表情没有因为她的“旧事重提”而发生任何微妙的变化,好像她早就已经习惯了大家的“哪壶不开提哪壶”。

  “自从第一次,见到他,我就,知道我们,之间会有故事的……”

  姚子夏很认真地在她的语句中停顿跳跃着,然而此刻,这些奇怪的断句并没能打乱唐颂心里的节奏。

  她的心脏有节奏地砰砰跳着。

  好像是喝了五六杯不加糖也没加奶的纯正美式咖啡,才会有的那种效果。

  这种节奏,快得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然而,唐颂这么明显的情绪起伏,姚子夏却并没有发觉。在得到了唐颂否定的答案之后,这个扎着高高马尾辫子的女孩,心里装着满满的庆幸:既然不是敌人,那就是可以帮得上忙的朋友。

  “唐颂姐姐,你会帮,我的吧?”

  唐颂缓了缓神:“怎么帮?”

  “我想知道他,的爱好啊,脾气啊,什么星座的啊,喜欢的颜色啊……这些我都想知道。唐颂姐姐,你和他这么,熟悉,一定很了解他……”

  她的手抓住唐颂的胳膊,跟着她说话的节奏,左右摇晃。

  “这些通通都不知道,就能喜欢一个人吗?”

  “因为我对,他是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就是这样的吗?

  对一个人一无所知,仅凭着那些所谓虚无缥缈的感觉,就真的能爱上他吗?

  也许,这原本就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

  而且现在,唐颂也无心去给出个什么答案。

  姚子夏还在追问关于凯撒的事,她只好推说自己一会儿约了人吃饭,这才匆匆开溜。

  因为还没到下班晚高峰,路上没什么车和行人。

  没什么人气,也不怎么喧闹。

  可是,这难得的清静,唐颂却感受不到。

  她满脑子里,都是姚子夏的话。

  “我喜欢李凯撒。”

  “我对他一见钟情。”

  “见他第一面,我就知道我们之间会有故事。”

  “就算你喜欢他,我也有信心赢过你。”

  那种发自内心的明媚,那种势在必得的自信,全部都是她身上的加分项目。

  按理说,唐颂会因为她的这份自信和坦白而喜欢她,甚至和她成为不错的朋友。

  不过现在,这种感觉却朝着反方向,头也不回地奔跑着。

  “元妙青,你晚上有空吗?咱俩吃个饭吧……”唐颂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拨通了元妙青的电话。

  “你怎么了啊?你在哪?我下班就过去找你。”

  闺蜜这种生物,究竟该怎么定义,其实也没什么标准答案。

  有的闺蜜,是失恋之后永远第一个拨过去的电话号码。

  有的闺蜜,是能一块炫车炫包炫干爹的豁得出去。

  有的闺蜜,是一年半载不联系,却丝毫不影响热络的铁磁交情。

  对于元妙青来说,唐颂是为了她能露胳膊挽袖子跟人拼命的“可靠肩膀”。

  对于唐颂来说,元妙青是可以交心的“靠谱姑娘”。

  “你到底怎么了啊?把我叫出来,又好像没事了……”饭吃完了,汤喝光了,连水果都进肚了,唐颂却还是没想好该怎么开头。

  “大野老师新收了个实习生,是姚子夏……”

  “姚子夏?”元妙青有点吃惊,不过她接下来的反应倒是很正常,“是那个‘师母’吗?”

  “恩,是她。今天,她跟我说,她喜欢李凯撒。”

  “这也太生猛了,跟你也不熟,就这么掏心掏肺的……”元妙青一脸的疑惑。

  “还有更生猛的,她让我帮忙追他。”

  元妙青从对方的神色里猜出了端倪:“先别说她追不追了。你和李凯撒,现在什么情况?”

  “我们……”说了“我们”之后,唐颂突然觉得这种说法不太适合,马上又改了口,“我和李凯撒,没有情况。”

  “你看人家姚子夏多直接,这点就比你强。咱俩在一起都这么多年了,就没听你说话喜欢谁。”

  “我们家的事儿,你又不是不知道,”唐颂的手指不自觉地在桌子上嗒嗒嗒地敲起了节奏,“从小到大,他们教会了我两件事:一是要学会自力更生,二是爱情长久不了……”

  “那你现在难受个什么劲儿啊?”

  “……”

  如果没有姚子夏的表明心意,唐颂恐怕至今也还意识不到这一点。

  这就和小朋友在幼儿园玩玩具,是一个道理。

  直到老师突然要大家和别的小朋友交换玩具,你才会意识到,原来手里拿着的布娃娃对自己原来是这么重要。

  也许这个比方,并不那么恰当。

  不过,对于唐颂来说,姚子夏就是故事里的“别的小朋友”。

  凯撒就是自己不愿意失去的“布娃娃”。

  这种带着明显霸道、自私,又掺杂着些许委屈的混合情绪,在唐颂心里以惊人的速度发酵着。

  他从来都不属于她,她也没想过要把他占为己有。

  他们只是这样,用最单一的模式相处着:

  她也会损他几句,他偶尔也开她玩笑;

  上班的时候,一起吃上一顿没什么营养的午餐;

  下班之后,变身成两只供彼此吐槽专用的垃圾桶……

  她以为,他们的生活就会按照这样的轨迹一直运转下去。

  但是现在,姚子夏横空出世。

  她有这个能力,打破他们现在已经形成习惯的平静生活。

  所以,唐颂开始忐忑,担心也许即将就会出现的那些新的变化。

  而更值得忐忑的,恐怕还不只是这些。

继续阅读:第16章:800猫奇遇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记得李凯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