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800猫奇遇记
米四格2016-08-12 10:003,434

  很多人都会好奇一个问题:新闻节目的素材都是从哪里来的?

  其实,途径有很多,而且并不神秘。

  首先,最接地气的就是热线电话。别看它不怎么时尚,可是最直接有效:何时(WHEN)、何地(WHERE)、何人(WHO)、何事(WHAT)、何故(WHY),这五个W,通过一通电话就能了解到个大概了。

  其次,就是通讯员。除了在机关供职、专门负责为媒体提供宣传材料的通讯员之外,还有一种就是纯粹靠“扫街”扫出来的专职通讯员。他们的信息来源多种多样,而且有一点的新闻敏感性,所以也是媒体很青睐的素材来源。

  另外,还有一种新闻素材的来源就是网络。网站媒体同行、微博、微信发布出来的信息中,有不少都可以用来借鉴。

  比如,9月26日晚上8点,一条在微博上疯转的“求救信息”引起了大野老师的关注。

  “我们在V2公路上发现了一辆运猫车,目前猫的确切数量还不知道,估计有七八百只。他们要把这些猫拉走做成羊肉串,我们已经把车拦截了下来,但是车主不肯放猫,求助大家!有办法的都来帮帮忙!”

  发出信息的是一个小的团体,自称是小动物救助团队。虽然微博没有加V,但是这条信息上附的图片,还是很有说服力的。

  看到这样的新闻选题,张大野自然是眼前一亮。

  “唐颂啊,喜欢小动物吗?”身为张大野组的组长,看见这么有价值的选题,自然是先打给张大野组的组员。

  “您又憋什么坏呢?”唐颂今天在台里加班赶片子,一边用肩膀和脑袋夹着手机,一边继续在电脑上敲着字。

  张大野也不为所动:“你喜欢猫吗?”

  “不喜欢,我比较喜欢狗。”

  “怪不得你这么不温柔……但是这也不妨碍你是个有爱心的人吧?”

  “大野老师,我今晚还有片子要剪,想讨论兴趣爱好什么的,改天咱们边吃边聊。我先挂了啊。”

  “别别别!”大野老师赶紧拦住她,“真有个好选题,有群热心市民正在救猫,一大车猫!现在警察和卫生检疫的都在现场了。”

  张大野简明扼要地介绍了现场的情况,当然用词极具煽动性,这种煽动性是年轻记者免疫不了的。

  “我现在就出发,给我个那边联系人的电话……”说着,唐颂麻利地关上了电脑。

  “我来联系摄像,还让阿亮跟你去,”这会儿,张大野挥斥方遒的感觉又出来了,“不过,现场人太多,我怕你应付不了,我已经让姚子夏赶回来了……”

  “姚子夏?那我可能更应付不了……”尽管这是在打电话,可唐颂还是翻了个白眼。

  “咳咳咳……你别有情绪,”大野老师感受到了浓浓的不和谐,“多个人总是好的,况且除了你们俩,我也支不动别人了……”

  “我随时可以出发,台门口集合吧。”

  十分钟后,唐颂在电视台门口等来了阿亮和李凯撒。

  有的时候,记者和警察还挺像的。

  手机24小时都得开机;只要有任务,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现场;没有什么上下班的概念……

  按照惯例,大家分工明确:阿亮是唐颂的摄像,李凯撒要跟着姚子夏。

  因为姚子夏迟迟没有出现,唐颂心里有些着急,每隔几分钟就和那边的联系人互动一下,了解最新情况。

  虽然也动了干脆扔下她直接先过去的心思,可是一想到天已经开始黑了,让一个女孩自己大老远地跑过去,实在是有点不人道。

  所以在职业精神和人道之间,唐颂还是选择了人道。

  半个小时后,姚子夏姗姗来迟。

  穿着只盖得住膝盖以上15公分的蓝色小短裙,踩着六七公分高的细跟高跟鞋。脸上一副心急火燎的表情,可是脚底下还是不急不缓地扭着模特步。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公交站离我,家好远的……”

  好在“救猫”是场持久战,他们四个人赶到的时候,事情还在僵持阶段。

  最好的报道,就是记录真实发生的情况。所以一到现场,阿亮和李凯撒就扛起了摄像机一通拍;唐颂则举着话筒收着声音,偶尔提几个问题、做几个采访;小助手姚子夏因为裙子太短被“秋后的蚊子”狠狠袭击了几下,蹲在一边拼命挠着痒痒。

  两个小时后,在警方、检疫人员和热心市民的努力下,猫贩子终于快崩溃了,可他也还是不打算做亏本的生意。

  “给我两万块,这些猫你们都拉走!”

  “你还好意思要钱?这些猫都是你偷来的,你要把它们串成假的羊肉串,我们还没追究你的责任,你倒还伸上手了!”

  说话的,是这群人的小头头,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姐。

  “你不要血口喷人啊,”猫贩子一脸无赖相,“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偷猫了?你又哪只眼睛看见我去串羊肉串了?我这是运输,我有什么问题?”

  没错,到目前为止,他真的没有什么把柄可抓。所以就算民警在这里也奈何不了他。

  双方又争执起来,哪边也不愿意让步。

  说真的,对于唐颂这样的小记者来说,这么大的场面确实是头一次见到:二三十口子的热心救猫志愿者,和怎么看都没个好人样儿的猫贩子,跳着脚地吵作一团,互不相让。

  大家就这样僵持着,事情似乎并没有因为媒体介入了,而出现什么转机。面对这样双方随时有可能动起手来的“武斗”大阵仗,唐颂有些无从下手。

  这时,李凯撒突然放下了摄像机,默默走到唐颂的身边。

  晚上十点多了,天黑得挺彻底。

  唐颂抬起头看他,头顶路灯亮起的微弱橙光,投射在他的眼睛里,温暖而明亮。

  就在这个瞬间,她立马就明白了下一步他要干什么。所以还没等他说话,唐颂就果断把话筒递给了他,然后又朝阿亮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跟上李凯撒。

  接下来,新的组合出现了。

  拿着话筒的李凯撒加入到了混战中。很神奇的是,他一说话,他们就都不说话了。

  “这位师傅,你先别着急,先喝点水。”李凯撒礼貌地递给猫贩子一瓶矿泉水。

  其实,猫贩子以一敌众了这么长时间,早就口干舌燥了。可是又担心李凯撒居心不良,所以一脸的防备。

  “记者了不起啊?我可不吃你这一套。两万块钱,一分都不能少!”猫贩子哼了一声,把头别了过去。

  “哥们,说了这么长时间,你不渴吗?”李凯撒晃了晃手里的矿泉水,“再说了,你喝口水又不会少找他们要钱,何必为难自己呢?”

  猫贩子是真渴了,加上被李凯撒那副真诚的表情打动了,抓起矿泉水说了声谢谢,咕咚咕咚灌了起来。

  姚子夏看傻了眼,也不挠痒痒了,凑到唐颂身边,轻声问她:“凯撒学长,这是,什么情况啊?”

  唐颂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不过却完全是抱着看“新闻采访教学片”的心态来观摩接下来的事态发展:

  “往后看就知道了……”

  趁着猫贩子玩命喝水的功夫,凯撒围着眼前的货车转了一圈,随机又走回到猫贩子的身边:“还喝吗?我们车里还有。”

  “不用不用,谢了。”猫贩子的脸明显没有那么臭了,样子也好看了一些。看来吵架时间长了,对身体真的不好。

  “哥们,借一步说话,”李凯撒搂过猫贩子的肩膀,往人少的地方带了带。贩子大哥也因为这一瓶水的交情,没有反抗。

  五分钟过后,贩子大哥脸色大变,虽然浑身上下都写满了不乐意,可说出来的话却很惊人:

  “算了,不和你们计较了,快卸车!”

  这胜利来得也太突然了,大家全都傻了眼,不知所措地傻站在原地。

  还是唐颂最先反应了过来,大喊一声:“他不要钱了,快来卸车啊!”,大伙这才明白了过来,赶紧卸车救猫。

  卫生检疫人员在检查过后,同意他们把猫带走。于是这些“救猫志愿者们”就手脚麻利地把装猫的笼子往自己的车上抬。

  带头的那个大姐联系了郊区的的一家仓库,这些猫会暂时安顿在那里。

  去仓库的路上,姚子夏掩饰不住地激动:“凯撒学长,你太,厉害了!到底跟,他说了什,么呀?”

  “哦,也没什么,”李凯撒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就是跟他聊了聊性价比。”

  “什么意思,啊?”姚子夏睁大了眼睛,“性价,比是什么?”

  “我看了一下,他这辆车没有市区行驶证,按理说不能在V2路上开。而且那些笼子码了那么高,超高超重也是肯定的,所以我就给他算了一笔账,看看要是交警来了开张罚单得花多少钱……”

  “高手啊!”阿亮听了也不住地点头,“原来高手在民间啊!”

  唐颂轻轻靠着车窗,眼睛微闭着,耳边全是喝彩声。

  这么热闹喜乐的气氛里,她没有凑上去锦上添花。

  她当然高兴,为他今天的出色而高兴。可是这些却都比不上,刚刚发生过的那些小默契,更让她觉得痴迷沉醉。

  虽然今晚他们都没说上几句话,面对这样的场面她也确实不知道怎么应付。可是当他朝自己走过来的时候,他想做什么,她竟然秒懂了。

  这一刻,她终于还是认了。

  再怎么想要试图努力催眠自己,都没有用。因为李凯撒就在那儿,就在心里,脚跟站得稳稳的。

继续阅读:第17章:最不敬业的记者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记得李凯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