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最不敬业的记者们
米四格2016-08-13 09:303,057

  可以暂时安顿这些猫的仓库,在这个城市北郊的一个工业园里。唐颂他们的采访车跟着前面浩浩荡荡的“热心市民号”车队,穿过了半个城市,开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了目的地。

  说是工业园,不过是在一块空地上建起了几个大型工厂。路也没有完全修好,道上坑坑洼洼,颠簸不平。

  先头部队最先到达,忙着把笼子卸下来,往仓库里搬。李凯撒和阿亮紧随其后,忙着拍画面。唐颂却因为姚子夏一直走不到队伍的最前面。

  姚子夏穿的细高跟,只能用不合时宜来形容,一步一个坑,步步都是踉跄。唐颂也只好陪在她旁边,扶着她慢慢走。

  “唐颂姐姐,我觉得我,今天收获,太大了!”

  “哦,那真是欢欣鼓舞!”唐颂也无心跟她寒暄,一心只想着赶紧追上前面的大部队。

  姚子夏的声音轻轻柔柔,还带些莫名其妙的娇羞:

  “以前,我觉得我,不是真的了解他。现在我,是真的太懂他了!”

  “懂他什么了?”

  “他真的很厉害!各个方面都,特别厉害!”

  “那你到底懂他什么了?”唐颂纳闷地追问了一句。

  “唐颂姐姐,这种感觉,只有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才会有。只可意会,言传不了。”

  瞬间变少女的姚子夏,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飞上了桃花红。

  唐颂也不接话,只是扶着她的那只手,力道下意识地大了起来。

  喜欢原来是这么轻易的事情。

  因为他很厉害,各个方面都特别厉害。

  因为一见钟情。

  因为看了一眼,就觉得会有故事。

  所以,就这么喜欢。

  唐颂在心里默默地问着自己:“我对你的喜欢,又是从何而来呢?”

  脑子飞快划过了那些记忆的碎片,像是电影画面截图一样,在脑袋里来回转着圈圈。

  她能看清那是他们在一起的每一个时刻,却又不知道究竟是哪个场景、什么天气……它们混杂在一起,彼此重叠,终究还是理不出个头绪。

  一步一颠簸,跟着姚子夏踉踉跄跄地走进了仓库,就被扑面而来的气味熏了出来。

  现在的气温还维持在二十度上下,这么多猫长时间地被闷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自然就闷出了“撩人的气息”。

  还没等他们呼吸上几口新鲜空气,就被仓库里面的哭声吸引了过去。

  循着声音,他们找了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长发姑娘。她正梨花带雨地抽着鼻子,手里还不停地忙活着。

  唐颂想递给她纸巾,可是一摸包,自己也没带,于是把手伸向了凯撒:“纸巾。”

  “姑娘,你怎么从来都不带纸巾啊?”李凯撒笑笑,马上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

  唐颂接过纸巾,抽出一张,递给正在呜呜哭着的女孩:“你怎么了?”

  “这些猫……”说着,女孩又开始淌眼泪,“要是再不从笼子里放出来,就都会憋死的……”

  可不是,这些笼子不过一尺见方,每个里面却都关着十来只猫。它们相互叠在一起,空间狭小,又长时间没有进食进水,有的已经开始虚脱,有的干脆就没了呼吸。

  “那赶紧把笼子打开啊。”

  “打不开。你看,这些笼子上全都缠着细铁丝,得用工具剪开。我们之前也救过几回猫,可是没想到这次数量这么多,工具根本就不够……”

  “没事没事,刚才我来的时候,看见旁边几个工厂还在开工,他们应该会有工具,我去借!”说着话,李凯撒就一溜烟地跑没了影儿。

  “咱还拍吗?”姚子夏拽拽唐颂的衣服。

  还没等她回答,就被正在发生的一幕震撼得目瞪口呆:

  刚才那个抹着眼泪剪笼子的女孩,从刚刚打开的笼子里拉出了一只白色的小猫。身子却直挺挺的,显然已经在这么长时间的折磨里,送了性命。

  眼前的这个画面,瞬间刺激到了唐颂的神经——她怎么也没办法把它和印象中的那些活蹦乱跳的小猫咪联系在一起。身边这40多个笼子里,装的是800多条小生命,在这个时候,又有什么能和生命的价值相提并论。

  “不拍了,”唐颂看见不远处有人正在给已经虚脱的猫喂水,于是就跑了过去,“我去帮帮他们。”

  就这样,唐颂怀里抱着她平时不是太接近的小猫,小心翼翼地喂着水;凯撒借来了手套和尖嘴钳,发给大家,一起剪起了猫笼。

  姚子夏和阿亮也跟着加入了救猫的行列。

  就这样,一直忙活到凌晨两点多,谁也没提拍片的事儿。

  带头的那个大姐,走到了这四个“史上最不敬业”的记者身边:“时间太晚了,你们快回去吧。今天真的很谢谢你们。”

  “这么多猫都脱水了,你们怎么能忙得过来呢?”唐颂摇摇头,手里拿着针管,继续往一只都不愿意睁眼的虎斑小猫嘴里,打着水。

  “我已经联系了宠物医院,一会有医生带着药和猫粮过来,现在还有些志愿者正赶过来,人手、东西都不成问题,”大姐明显救猫经验丰富,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关键是,我们明天都不用去上班,你们不是还得工作吗?”

  “你们,都不用上,班的吗?”姚子夏眨巴着眼睛,天真烂漫无极限。

  “我们大部分人都是做生意的,还有一些大学生,时间都可以自己做主。”

  在场的这四个人,瞬间就懂了——大姐的意思就是有钱又有闲,不然怎么救得起这些猫。

  听了这席话,唐颂他们终于死心了。

  等到一批医生和志愿者带着“救援物资”赶到之后,四个人才拿着设备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阿亮依然坐在副驾驶。凯撒和唐颂一左一右地挨着车门坐着,中间隔着个姚子夏。

  “剪笼子小能手”李凯撒已经累得神志不清了,靠在座椅的头枕上,一个劲儿地揉着太阳穴。

  “凯撒学长,试试这个吧,”姚子夏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紫色的小玻璃瓶,往自己的手心里倒了一些不明液体,顺势就把手贴向了凯撒的鼻子。

  “这是什么?”男生下意识地往后闪了一下。

  姚子夏的手又跟着往他的鼻子下面移了一下:“薰衣草精油,安神效果顶呱呱!闻了这个马上,就能睡觉觉了……”

  见到这种情形,唐颂把头侧到了一边,心想:“要是精油这么神奇,以后药店都不用卖安眠药了……”

  不过,很快地,凯撒就没了动静,安安静静地睡着了。

  姚子夏的手,也终于“撤退”了回来。

  快要下车的时候,她提出了一个关键问题:

  “唐颂姐姐,我们什么都没,拍,真的能行吗?”

  “这件事是我决定的,大野老师不会迁怒于大家的,放心吧!”唐颂一副坦坦荡荡的洒脱样儿。

  虽然她心里也忐忑,但是在这个时候,总得有人出来做个担当。

  “还记得那个‘秃鹫等待吃小孩’的照片吗?”这时,坐在副驾驶上的阿亮也回过头来:“其实和咱们现在面对的问题是一样的。这就是一个命题:面对职业的本能反应,和处在制高点上的道德,作为一个记者,你究竟该怎么选择?”

  “可以两个都选啊,只不过有个先后顺序,”一路上已经昏睡过去好几次的凯撒,突然出了声,“唐颂,你想要的画面,我都给你拍了。”

  唐颂一下子从座位上弹了起来,眼睛里全是不可思议的惊讶:

  “你拍了?你拍什么了?”

  “打开笼子的镜头,把猫拉出来的镜头,给猫喂水的镜头,查看身上有没有伤的镜头,热心市民满头是汗的镜头……你能想到的,我肯定都拍了。你想不到的,我也替你想到了。”

  “你……什么时候拍的?”

  “哼,”他嘴角轻轻一咧,又闭起了眼睛,“如果这点事情都办不了,我还能叫李凯撒吗?”

  “先救猫,最后补些现场画面”——这个方案她不是没有想过,可是因为大家都已经折腾了一个晚上,她实在是张不了这个嘴。

  但是现在,李凯撒就这么云淡风轻地解决这个问题。

  而且,他给了她一个近乎完美的答案——记者的职业操守和道德准则,可以毫不冲突地并行在一起。

  她没有努力越过身边的姑娘去看看他,因为听着旁边的呼吸又开始沉重,就知道他一定又睡了过去。

  她只是笑。

  笑的原因有很多,但是让她笑的人是同一个。

继续阅读:第18章:四个“1”的光棍节大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记得李凯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