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大雨让整座城市倾倒
米四格2016-08-26 22:353,566

  下雨不可怕,可怕的是,短时间内出现的强降雨。因为每个城市都有一些排水不顺畅的低洼地带,一旦出现短时强降水,这些地方就得淹成河。

  趁着摄像去调试机器的功夫,大野老师把唐颂叫到了一边:“在暴雨天,出去玩过吗?”

  她很认真地想了想,瞬间在脑袋里回顾了一下自己这20多年的青春岁月:“还真没有,下暴雨的话,我肯定就不去上课了。”

  “那今天就好好感受下吧,”莫名其妙地,大野老师哈哈大笑了起来,“也许,你以后一听见‘下雨’这两个字,腿就会发软……”

  离开这间房子之前,唐颂确实对他的这番话,完全无感。但是当真的来到目的地后,唐颂就立马傻了眼,顿时觉得“大事不妙”。

  瀚海之所以叫瀚海,是因为它临海。

  这句话好像是句废话。

  不过,也正是因为它临海,所以和其他城市相比,在遭受大暴雨袭击的时候,更容易出现海水倒灌的可能。瀚海的排水系统分了四级——路面的积水通过雨水管道抽到泵站,泵站再把水排向市区的景观河道,景观河道再提闸放水排向一级河道,最终排入浩瀚的大海里面去。

  但是,如果降雨量非常大,导致海水超过警戒水位的话,就得避免海水倒灌回来,这样的话,一级河道就不能提闸,前面的几个步骤也就全部都瘫痪。

  大野老师他们出发前,特意和排管部门联系了一下,那边传来的消息是:海平面已经超过了警戒水位。也就是说,现在的瀚海已经成了池子——雨水只进不出。在这种情况下,排水效果必然差。大野老师给唐颂下的命令是:“哪里淹成河了,你就去哪!”

  唐颂见到第一个淹成河的地方,是瀚阳大街。

  刚到路口,司机师傅就果断把车靠边停下了:“你们看,里面已经有四辆车熄火了,车开不进去了。”

  唐颂和阿亮只好下车,一个人扛着三脚架,一个人怀抱着穿好了防雨罩的摄像机,一路往前趟。

  车不开进来是对的。因为很快,水就没过了膝盖,雨鞋里面灌得全是水。

  这种感觉确实终生难忘——头上是大雨持续往下泼着,雨伞早就没了作用;脚踩在湿乎乎的雨鞋里,水的阻力又大,感觉自己被扔进了游泳池,每走一步都得使出全身的洪荒之力。

  好不容易接近了路中间的排管工作人员,唐颂总算看到了希望:“您好,我们是瀚海电视台的!”

  对方是位40多岁的中年人,很淡定地站在这片“水池子”里,热情地跟他们打招呼:“这么大的雨,你们还出来啊?”

  “您一直在这儿吗?”

  “昨晚还没下雨的时候,就过来了,”他无奈地笑了笑,“这里地势低,一下雨就淹。”

  “那怎么往外排呢?”新晋记者唐颂,一脑袋问号。

  “你看这个,”他指了指脚边的警示牌,“把这个井盖打开了,加速排水,泵站就能快点把水抽走。”

  这么深的水,已经快把警示牌都淹了,哪还看得见井盖:“您在这儿,是怕别人掉下去吗?”

  “对啊,我怕再过一会儿,这个牌子都看不见了,”对方仰起头,天色依然阴得厉害,“这雨还不知道得下到什么时候……”

  对于排管工作人员来说,这是一种职业本能。

  而对于做记者的人,也有这么一种职业本能:拍摄设备永远都是最重要的。

  也许有点不近人情,可是大多数的新闻人在遇到突发情况的时候,都有这么一个本能的反应。

  原因很简单——一旦设备进了水,就开不了机了,任你有多大的本事,也什么都拍不上了。

  拍摄时,摄像机被唐颂手里的伞遮了个严严实实,可是唐颂自己却几乎全湿透了。

  湿答答的头发,湿答答的衣服,湿答答的鞋……凑成了一首湿答答的变奏曲,就这么足足演出了10个小时。

  因为很多地方都淹成了游泳池,采访车又是普通的家用轿车,水稍微有一点深,就开不过去了。所以唐颂和摄像就要经常抱着设备,自己趟着水一步一步走到深水区。

  暴雨直播很顺利。

  可是天还没黑,唐颂就觉得自己有些发烧了。

  终于坚持到最后一档直播节目结束,她才带着一身湿答答的气质,回到单位换了身新的衣服准备回家。

  “你脸怎么红成这样?”大野老是第一个发现了她不对劲。

  “没事,喝点热水就行……”唐颂有气无力地摇摇头,“我先走了……”

  “等会儿!”大野老师一个箭步冲到她前面,“我找人送你回去。”

  “不用了,李凯撒说他还完机器就把我捎回去……”

  “他?”张大野皱了一下眉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要把你捎到哪儿去?”

  “我家啊……”

  “安不安全?”

  尽管浑身上下哪里都不舒服,可唐颂还是被他这么紧张兮兮的模样给逗乐了:

  “您不是觉得他喜欢男人吗?那还有什么不安全的?”

  因为不愿意打针,唐颂坚持要自己家的“祖传秘方”——“发汗疗法”来驱赶病魔。凯撒也拗不过她,只好下班后送她先回住的地方。

  凯撒停好车,这才发现坐在副驾驶上的唐颂已经歪着脑袋、靠在车窗上睡着了。

  外面雨还在下着。

  凯撒犹豫了两首歌的时间,终于还是狠下心来,叫醒了她:“姑娘,回家吃了药,再睡吧。”

  唐颂睁开眼,精神恍惚地点点头,这就要开车门下车,被凯撒一把拽了回来:“你先别下车!”

  说着话,他就抢先下去,在外面打好了伞,让唐颂下了车就可以直接钻进伞里。

  她租了一套一居室。

  客厅不大,墙壁刷的是最普通的白色油漆,屋里摆的是最简单的木质家具。

  没有凯撒想象中的那样温柔可人或者甜美温馨,这间房子看上去布置得特别不用心。

  “我不送你了,你把门关上就行。”唐颂觉得脑袋迷迷糊糊的,又觉得浑身发冷,一屁股就窝在了沙发上。

  “卧室能看吗?”凯撒冷不丁问了这么一句话。

  “有点乱,还能看……”

  “那我扶你进去吧。”说着话,凯撒就一把搂过她的肩膀,轻轻松松地就把她扶进了屋。

  原来热度是会传染的。

  唐颂身上烫烫的,这股温度顺着她算不上柔软的肩膀,传递到另一个人的手臂上,就地晕开,顺势窜到了凯撒的脸上。

  “你……你怎么这么烫啊?”凯撒突然结巴了,“你有体温表吗?”

  凯撒扶着她躺到床上,试了下温度表——38度6。

  “去医院吧。”

  “不去……我要睡觉……”唐颂揉了揉眼睛,声音有点沙哑,“今天……站了好几个小时,哪也不想去了……”

  凯撒给她掖了掖被角,唐颂顺势又往被子里又钻了钻,只露出了鼻子、眼睛。

  唐颂的鼻子、眼睛都长得小小的,眉毛清淡,没什么棱角。刘海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不听话地向下歪垂着。

  她和苏君俏不一样。

  苏君俏身上带着一股“闯入感”的美——无论在多么喧闹拥挤的人群中,只要她走进去,就一定能吸引到周围人的目光。甩动的长发,轻盈的裙角,修长的手指……这个腿长手长、长相怡人的女孩,始终都生活在聚光灯下。

  所以,她一出现,他就看到了她。

  但是,唐颂不一样。

  她从来都只能被淹没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尽管她始终倔强地昂着头,却也并不是为了谁能回过头来多看她一眼。

  但是现在,她的头不受支配地低垂着,凯撒却不自觉地看了她一眼又一眼。看着看着,一个莫名的想法突然从心里猝不及防地钻了出来,突然到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凯撒转身走了出去,唐颂闭着眼睛,只听见卧室的门“咔”地一声被关上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保温杯里的水是温的,放在床头,随时可以喝。”

  “刚才吃的是退烧药,现在吃的是感冒药,明天醒了以后还要再吃一次。”

  “抽纸放在枕头旁边了。”

  “白米粥熬好了,放进微波炉了,想吃的时候,拧一下就行。”

  “我说的话,你到底听见没有?”

  唐颂闭着眼睛,轻轻地点点头。

  也许是因为体温继续飙升的缘故,女生的脸越来越红。

  “那……”凯撒的声音远远的,“我先走了……有事第一时间打给我……”

  那天晚上,她睡得特别踏实。因为吃了药,又窝在被子里出了一身汗,转天醒来就退烧了。

  清醒过来之后,喝了床头的温水、用枕头旁边的纸巾擦了鼻涕、喝了熬好的白米粥。顿时觉得这个世界无限地美好。

  唐颂身体恢复得不错,两天后就回去上班了。

  暴雨天气过后,大家的日子也恢复到风平浪静。

  一个多星期后的一天中午,凯撒发来短信。

  “给你个东西,在我柜子里,密码是820”

  “是不是有事求我?我可不一定愿意帮你。”

  他没有正面回,只是说:“我今天要拍到晚上,你自己拿吧。”

  凯撒的柜子里面,躺着一把大红色的特大号雨伞。

  长着一幅“风吹雨打都不怕”的结实模样。

  伞边上却貌合神离地缝了一圈矫情的花边儿。

  唐颂拿着这把伞左看看右看看,随手给凯撒发了一条短信:

  “是不是大了点?”

  “我试过了,挡得住摄像机,挡得住摄像,挡得住你……”

  手里的伞,打开又合上,合上再打开。

  唐颂反复听着伞面弹开时,厚实的“砰砰”声。

  那是一把大红色的雨伞,红得让人过目难忘,红得足够映在一个人脸上。

继续阅读:第14章:横空出世的姚子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记得李凯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