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我是唐宋 你是元明清
米四格2017-03-09 14:085,780

  生活还是挺美好的。

  除了要减肥,要还房贷车贷,要看上司的脸色,要应付三姑六婆不知道从哪找来的相亲对象……之外。

  生活还是挺美好的。

  瀚海是一座临海的二线城市。

  和大多数二线城市一样,瀚海也陷入了这样一个怪圈——大家伙手里拿到的工资少得可怜,和这座城市的排名倒也是毫无违和感。不过,房价却偏偏特立独行得很,紧跟着一线大城市的步伐嗖嗖往上飙。

  所以,唐颂他们从来不碰关于“楼市”的选题——分析来分析去,也阻止不了房价越涨越高,观众看了更觉得堵心,还不如干脆别碰这个话题。

  忘了说了,唐颂在瀚海市的一家“官媒”工作。

  这里说的“官媒”,不是古代政府机关办的婚姻介绍所,而是现代的官方媒体。在地方的“官媒”里,通常会有“两报两台”或者“一报两台”的说法。所谓“报”,自然是指报纸,一般是日报,有的城市还有晚报或者其他有影响力的报纸;而“两台”说的则是电台、电视台。

  就像是中了魔障一样,大多数新闻或者传媒专业毕业的大学生,找工作时的首选都是电视行业。大概是因为它听起来确实有点高端、大气、上档次,而且也真是年年在招人。

  别管当年是因为什么,反正掐指一段,唐颂在这个电视新闻圈子里也摸爬滚打了五六年。

  和别的行业不同,多出来的这几年从业资历完全不会体现在工资水平上。唯一的好处只不过是因为熟能生巧,比新手动作快些,每天能给自己匀出来点午休的时间。

  唐颂不是喜欢躲清静的人,不过她更讨厌办公室里的长舌妇。与其听她们叽叽喳喳个没完,还不如干脆躺倒在车里踏踏实实睡一觉。

  打开车里的收音机,刚好放的是许巍那首充分说明了“重复就是力量”的新歌《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

  副歌部分是极好听的,歌词也一度风靡了整个“朋友圈界”,大家都在试图通过各种配图来证明自己已经悟透了这个道理——“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不过,此时此刻,她还没来得及咂摸出来“诗和远方”究竟是个什么味儿,就已经被“眼前的苟且”抢先一步,热热闹闹地给她上了一课。

  就在唐颂似睡非睡、想睡还没睡着的阶段,包里的手机“叮叮当当”地唱起歌来。

  来电人,是元妙青。

  可是接起电话来,唐颂这头是一个劲儿地“喂喂喂”,对方却又始终不说话。就这么耗了一分多钟,唐颂终于没了耐性:

  “元妙青!你是不是中国移动派来,消耗我通话时长的?”

  “王明顺……他……”手机那头,终于有了动静,“我们分手了……”

  听了这话,唐颂顿时困意全消。

  不是下个月就要结婚了吗?

  今天几号?

  不是愚人节吧?

  但是转念一想,元妙青一向把和王明顺的这段感情,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所以,她肯定不会拿这个开玩笑。她能说出“分手”,就一定是出事了。

  唐颂是个出了名的急性子,不打算再继续这么隔空瞎分析下去了,干脆直接打着了车:

  “你在哪?我去找你。”

  车子一路往市郊飞奔。

  元妙青的婚房在南郊,原本40分钟的路程,唐颂不到30分钟就赶到了。

  门开着,一个留着及腰长发的姑娘,侧身倒在沙发上。头发凌乱的散着,没有一点生气。

  唐颂在她身边坐下,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问些什么。

  她眼睛通红,可是依然能看得出眼神中幽幽的绝望:“他一定是有外遇了……”

  “别瞎猜了,你是不是得婚前恐惧症了,我给你找个好大夫看看,今天吃片药,明天就能好!”唐颂嘿嘿干笑了两声,很快就察觉出了自己的笑话一点也没起作用,于是收起了笑容,“到底出什么事了?”

  “你看,昨天半夜,他给我发的微信。”

  唐颂接过手机,顿时火冒三丈。

  王明顺在微信里是这么写的:

  “对于这段关系,我思考了很久。我想,咱们还是性格不合,分手是最好的结果。好在还没登记,婚礼也没办。祝你能早日找到真正的幸福。”

  “这个王八蛋!”唐颂恨恨地骂了一句,“性格不合是个什么鬼?谈了三年恋爱,现在反倒想起来性格不合了?他现在人呢,我找他去!”

  “电话关机了,我刚才去他单位找过他,说是好几天前就请病假了,”元妙青木讷地念叨着,“上周他说要出差,结果就再也没有露过面……”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就算是要分手,我也想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

  这是女孩子在失恋时,最容易陷入的一种自虐模式——明明对方已经给出了分手理由,可还是得穷追猛打,死活得再要个新说法。

  这种自虐模式一旦启动,只有两种结果:一种是对方因为你的“不离不弃”,奇迹般地回心转意了,当然了,这种结果的概率趋近于零;第二种就是对方终于被逼急了,扔出一个劲爆的真实理由——比如爱上了别的女人、或者爱上了别的男人,总之是能让女孩子心灰意冷、彻底死心,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虽然明明知道,即使真把王明顺给找出来了,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新的转机。可是唐颂太了解她了,这个丫头绝对是不撞南墙不回头。所以,她当即就做了一个特别没创意的决定:“我肯定把王明顺给逮回来,绑到你面前,一五一十把话说明白。”

  “都不知道人在哪,你怎么找?”元妙青吸了下鼻涕。

  “嗨,这你就别管了。你还没吃饭吧?我给你叫个外卖,你踏踏实实吃饭,剩下的事交给我就行。”

  好歹把她安顿好了,唐颂赶紧躲到厕所,拨通了宋小北的电话:“江湖救急,给我查个人!”

  “查谁呀?”宋小北迷迷糊糊地问着。

  他一般都是下午5点以后才起床,除了唐颂,谁也不敢在5点之前打电话吵他。

  “这个人叫王明顺,男的,32岁,照片和身份证号,我一会发给你。看看能不能查到他现在人在哪?”

  一听说要查的是个青壮年,宋小北立马警觉起来:“这人谁呀?”

  “元妙青的未婚夫,闹失踪了……”

  宋小北这才松了口气:“有名有姓就行,等我电话。”

  刚和宋小北交代完,顶头上司张大野的电话就顶进来了:

  “你还交不交稿子了?”

  唐颂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片子要播出。心里虽然是“咯噔”了一下,却表现得一点不紧张:

  “亲爱的大野老师,我厕所呢……哎呀,有点闹肚子,马上就交!”

  饭可以不吃、觉可以不睡,可片子却是绝对不能耽误的。唐颂匆匆赶回台里,仗着自己头脑机灵、手脚麻利,很快就交了差。

  同一时间,宋小北那边也马不停蹄地到处搜罗着王明顺的消息,终于拿到了最新情报:

  3个月前,这小子在酒吧认识了一个叫陈又怡的女孩。人家确实是女孩,今年才上大二,是山西一个煤老板的千金。可能越是这样的年轻女孩子,越是对王明顺这样的沧桑老男人感兴趣。据说,这段时间,两个人一直在酒吧街出双入对,早就是公开的男女朋友关系。

  面对这样赤果果的劈腿行径,唐颂却犹豫了。她无法想象元妙青知道了真相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元妙青和王明顺这些年的交往经历,其实就是穷小子和傻姑娘恋爱的血泪心酸史。

  王明顺是那种各方面都不怎么优秀的人:大学上了个普通的学校,工作上也没什么成就,要长相没长相,要钱更是没钱。

  不过,人家就有一点特别出色,就是嘴巴特别会说话。单单凭着这一点,就顺利赢得了元妙青的芳心。

  在这期间,他们经历了元妙青父母的反对,买不起婚房的焦虑,入不敷出的清苦……

  唐颂看不顺眼王明顺,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和他谈恋爱的这段日子,元妙青变成了一个事事只会为他着想、处处不敢花钱的家庭小主妇。

  酸奶要选绑在一起买一赠一的。

  买衣服一定要上淘宝,而且必须要参加活动低价秒杀才出手。

  坐公交一定要坐“普通车型”,因为“空调车”票价要贵一块钱

  曾经,元妙青也为此自得其乐:“正因为他没钱,他才不会花心。”

  可是,他就用实际行动教育了你。

  有没有钱,和花不花心,真的没有必然联系。

  如果元妙青知道了真相,她的情绪崩溃是可以预见的。

  就好像大家约好了要去看一场演唱会,门票昂贵。于是一起发奋图强,唯一的目标就是努力赚钱。

  好不容易买到了票,原来赌咒发誓最厉害的那个人却说:“我已经约了别人了!”

  唐颂怀着一颗忐忑的心回到了南郊的房子,发现中午叫的外卖还躺在桌子上,元妙青见到她问的第一句话就是:“怎么样?找到他了吗?”

  “你的感情生活,我不应该参与过多的意见。但是这件事,我真心觉得你还是不要再追究了。”

  对方却丝毫没有打算要放弃的意思:“你知道我的,我一定得知道。”

  唐颂和元妙青是大学同学,又是一个寝室的室友,毕业后一起留在这个城市各自打拼。两个人性格迥异,一个率性独立,一个温柔贤惠,可偏偏就是能彼此包容,谁也没有嫌弃谁。

  后来仔细一分析,两个姑娘认定:这就是老天爷给的缘分。

  她叫“唐颂”,她叫“元妙青”。

  在那份按照高考成绩排列的花名册上,两个人的名字一前一后,挨在一起。

  点名的时候,如果读得快了,就是“唐宋,元明清”。

  怎么琢磨都像是基于中华五千年厚重历史的大背景下,浑然天成的一种奇妙缘分。

  唐颂用最委婉的方式,把这些事告诉了元妙青。对方的反应,和她料想的一样,一头扎到自己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等她哭累了,才终于开口问了个关键性问题:“下一步,我该怎么办啊?”

  唐颂把桌上最后一张纸巾抻出来递给她:“洗个脸,穿漂亮点,咱吃饭去。”

  这个时候,宋小北已经早早开着那辆保时捷911等在楼下了。唐颂把元妙青塞进了豪车里,转身去拿自己的车。

  三个人一路开向了市区的酒吧街。

  酒吧街在望洋商业中心的对面,也是这个城市里最热闹的地方。一到晚上,灯红酒绿,熙熙攘攘。

  这个城市有个特色,很多地名、路名都和水有关系。

  就像,易水路,浯江道,索溪路、游海道……

  它们刚好首尾相接,围出了眼前的这个望洋商业中心。

  大家都说,这里的风水可能不是很好。

  因为这四条路名字的第一个字连起来,恰好就是,“一无所有”。

  唐颂敲开了元妙青这一侧的车窗:“现在,你是想手撕渣男,还是去好好吃顿饭?”

  “我……我就想看看他们……”元妙青低下了头,像是下了多大的决心,“看了,也就死心了。”

  那个人,是她耗费了五年的青春,打算去托付终身的对象。

  所有那些未来生活的美好画面里都有他的影子。如今,是很难说放手就放手的吧。

  “那咱们走吧。”

  宋小北走在最前面,唐颂陪着元妙青紧跟在后面进了一间酒吧。元妙青是想得到真相,唐颂却是来给她出气的。

  酒吧里音乐声自然是极大的,光线又暗暗的,唐颂东张西望了好半天也没看见王明顺的影子。

  这时候,跑过来一个小个子的男人,踮着脚跟宋小北说了几句话。小北听后,一脸的失望:“咱们来晚了一步。”

  唐颂听得一头雾水,等他们出了酒吧七拐八拐走进了一条黑乎乎的小胡同之后,才明白了他的意思。

  宋小北是想说:“咱们来晚了一步,他已经被别人揍过了。”

  唐颂打开了手机的照明灯,眼前的景象让她觉得自己仿佛来到了香港TVB的置景现场。只见一个男人横躺在地上,脸上、身上全是伤,墙边还立着横七竖八地扔着几根一米多长的大木头棍子,看来这顿打挨得还真不轻。

  “陈又怡他爸听说了这事,一下子就炸了,觉得这小子是看上了他们家的家产,想骗他女儿。这不,刚才派人兵分两路,一路人马把陈又怡抓回了山西,一路留在这教训了这家伙一下。我朋友说,当时十多个小伙子围着他,这通胖揍啊,好长时间没看见这么过瘾的武打片了……”

  小北一边说着,一边伸出脚去,朝他后背踢了几下。

  也许是受了刺激,王明顺就像疯了一样,立马把身子蜷成了一团,抱着头大叫:“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我这就滚回老家去!”

  元妙青皱了皱眉,回想起他平日里谈笑风生的样子,还真是很难和眼前的这个怂包联系到一块。来的路上,本来还准备了一个提纲,想按照顺序骂上他半个小时,可是这会儿却怎么也张不开嘴了。

  倒是唐颂,一点没改变套路,径直走向了抱头乱滚的王明顺,顺势坐了下来:“这位大哥,咱俩算算账呗。”

  王明顺听见身后是姑娘的声音,才明白过来,努力想睁开眼看看对方是谁,无奈一只眼睛已经被打得睁不开了,只好委托另一只拼命往前看。

  “我是唐颂,”真是不忍心看他这么费劲地观察,唐颂只好先自我介绍了,“元妙青的闺蜜。”

  听到了熟悉的名字,王明顺忽然回过了神来,挣扎着上抬头,终于看到了元妙青:“老婆!老婆!有人把我手机偷了,我一直都想联系你,就是联系不上啊,可急死我了……”

  唐颂顿时觉得胃里反酸水,有心上手再给他几下出出气,可是仔细看看这个人全身上下实在是没有能再下手的地方了。只好调整下节奏,接着跟他往下聊:

  “先别着急喊老婆呀,你不是在微信里说了吗?好在没登记、没办婚礼,既然什么都没有,哪来的老婆?”

  王明顺这时头脑还清楚,哪里顾得上和唐颂掰扯,光是死命盯着元妙青不放:

  “老婆,你听我解释啊,我刚才说了,手机丢了。那些混蛋话,肯定都是别人冒充我发给你的。哦,对了,我被人绑架了,你看看,我让他们打的。幸亏我跑得快啊,不然就见不到你了……”

  哎呀,我的天呀,这小思路,这小剧情设置,真是没sei了。

  见大家都不说话,王明顺反倒来劲了。

  他是了解元妙青的:只要他肯哄她,她一定会心软:

  “老婆,你都不知道这些日子,我是怎么过的啊,没有你在我身边,我是度日如年啊……”

  让他没料到的是,元妙青一句话也不说,只是远远地看着他。

  比起看见王明顺和别的女孩在一起卿卿我我,现在这种张嘴就来的虚情假意,更容易让人看透真相。

  “唐颂,麻烦你了。”说着话,元妙青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听她这么说,唐颂才终于放下了心——看来,这段感情,她是真的不愿意再将就了。

  见她走远了,唐颂用胳膊肘捅了捅傻在一边的王明顺:

  “大哥,太拙劣了,你这演技,我都看不下去了。我们能找到这儿,肯定是知道你和陈又怡的事了呀,你怎么还又丢手机又绑架的,能不能注意一下故事情节的连贯性!”

  “她都知道了?”王明顺一脸的不相信。

  “当然了。”

  “她怎么会知道?”依然是一脸的不相信。

  “这些都不重要,”唐颂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明天我会把账单寄到你公司,记得尽快还钱。”

  “什么账单?什么钱?”王明顺惊得都喊岔了声儿。

  “你以为这事就这么完了?活活美死你吧!”

继续阅读:第2章:姑娘们的义气千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记得李凯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