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姑娘们的义气千秋
米四格2016-08-04 22:333,100

  虽然今晚没能痛快地手撕渣男,可是好歹也让元妙青“回头是岸”了。

  在他们结婚前发生这个事情,看清王明顺这个渣男,简直就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为了缓解刚才那种佯装打架的紧张情绪,元妙青提议,由酒吧街“常驻选手”宋小北,带着她们去喝顿大酒。

  但是宋小北分析了一下当前的局势:一个人刚失恋,心情极差,一喝准大;另一个人,他压根就管不了。思前想后,还是决定不去酒吧了,带她们喝点带酒精的东西,应付一下算了。

  “两位女士,我诚挚地邀请你们,到这里最有名的索溪咖啡馆,共享良辰美景。”

  “大晚上的,喝什么咖啡啊?”唐颂瞪大了眼睛。

  “不是咖啡,肯定有酒,我保证!”

  索溪咖啡馆,开在索溪路上,位于“一无所有”望洋商业中心的西南角。位置偏僻,所以人一直不算太多,来的都是回头客。

  这里最出名的,就是樱桃气泡酒。

  这种酒,度数并不高。

  滑进嘴里碰到舌头时,最初只觉得有淡淡的酒香。

  随后,一个个气泡“怦怦”在舌尖炸开,樱桃的酸甜也随之迸发而出。

  宋小北对此的描述是:

  “就像谈恋爱一样,得先醉了,才有机会品尝到美好的味道。”

  一个晚上的功夫,桌上已经躺了八九瓶喝光了的“美好味道”。

  “唐颂,你说,他凭什么劈腿?”元妙青满脸通红,眼睛肿的像泡制这种气泡酒的原材料。

  “要是你们俩非得选一个人出来劈腿,也应该是你!要是放在田径比赛场,他这就属于抢跑!”唐颂忿忿不平。

  “他根本没有抢跑的资格。要钱没钱,要长相没长相,要人品没人品……”

  “那你当初为什么选他?”

  是啊,现在想想,看起来一无是处的那个人,当初又为什么会让你死去活来?

  “因为……”她的眼神突然黯了下来,“因为他对我好,我想,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人会对我这么好了……”

  “所以说,千万别只因为一个人对你好,就和他在一起,”唐颂拼命摇着头,“如果有一天,他对你不好了,你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宋小北在一边默默地插着话:“连喝个气泡酒都能醉成这样,真是高手在民间啊……”

  趁着唐颂还算清醒,宋小北赶紧出门拦了一辆出租车,送她们回家。元妙青原本是已经搬到了南郊的那套婚房里,但是现在这种情况自然也不好再回去了,只好先送回唐颂家里休息。

   

  转天早上,元妙青宿醉症状明显。

  “我不想上班……”她从被子里探出头,表情有种说不出的落寞,“我什么都不想干……”

  唐颂当然知道。

  最难熬的,就是这个时候。

  那个曾经遍布你生活各个细小角度的人,突然抽身出去,留下怎么也补不起来的一块块空白。

  现在陪着她一块凭吊,也真的没什么意义。

  反正,对方也早就习惯她说话刻薄直接的样子,所以唐颂干脆将计就计地板起了脸:

  “不去上班,你打算干嘛去?”唐颂也不看她,利落地梳着厚厚的头发。

  “我也不知道……”背后的女生,声音有气无力,“上班也没有意思,干脆辞职算了……”

  “好啊,”唐颂打开衣柜收拾,“辞职最好。这样你就有大把的时间退酒店、退酒水、退婚车、通知亲朋好友到时候可别来了……”

  “……”

  元妙青还沉浸在失恋的泥潭里,她还来不及没意识到婚前的这场突变,和年少时的分分合合终究还是不一样。

  现实丢给她的这个烂摊子,波及到了这么广的范围,让她如此狼狈不堪。

  “等你把这些都处理好了,就等着看王明顺又有了新欢,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你这边呢,就又失恋又失业,四处投简历,和大四那年一样,越活越回去!”

  “那我应该怎么办……”元妙青的声音明显有了哭腔。

  “换好衣服上班去,”唐颂选好了今天要穿的衣服,“如果你15分钟之内能把自己收拾好,你将免费获得专车司机一名。”

  元妙青不得不爬起来,一边换衣服一边自嘲地苦笑:“我是不是特别失败?”

  “你现在是没有男人,如果再没了工作、没了钱,那就不是失败这么简单了。是死路一条……”

  刚把意志消沉的失恋姑娘送到了公司,唐颂就接到了婚纱店打来的电话。

  “您的伴娘礼服已经改好了,今天可以过来试穿。”

  “那新娘的婚纱呢?”唐颂心里一紧,“你也给她打电话了吗?”

  “还没有,婚纱改的比较多,还需要两天时间。不过您可以放心,不会耽误下个月的婚礼的。”

  元妙青选的婚纱样式简单得有些单调。

  没有闪闪惹人爱的耀眼小碎钻。

  也没有拖出去一两米长的裙摆。

  没露肩膀。

  也没露事业线。

  她说,未来婆婆为人保守,典礼时还是穿得端庄一点比较好。

  想到这些,唐颂鼻子一酸。

  这么处处为人着想的姑娘,究竟做错了什么事,凭什么就落得个在一边苦兮兮地抹眼泪。

  “那就别给她打了,”唐颂嘴角翘起一抹不怀好意的轻笑, “这两件礼服不租了,我都买了。一会我给你发一个地址,改好了就寄过去。”

  “您确定要买吗?”电话那头的女生,善意地提醒着,“这两件都是之前有人拍照穿过的,您真要买吗?”

  “货到付款。”

  要为这两件衣服买单的人,是王明顺。

  放下电话,唐颂把车掉了头,使劲往台里开,心里却还在一直回味着自己刚才恶作剧一样的行为。

  她想象着对方收到婚纱的表情,会不会有哪怕一点点的尴尬或者自责。

  但是,这也并没有让她觉得真的痛快。

  因为她很快意识到,即便他真的因为这两件衣服不舒服了,又能怎么样呢?

  “手段真是不高明……”

  接下来的日子,唐颂一直在帮元妙青处理善后。

  之前定好的婚礼用品全都要退,免不了要和商家口角几句。

  每次看到唐颂为了定金和违约金的事,急赤白脸地在电话里和对方理论的时候,元妙青都一脸的抱歉。

  不过唐颂的态度倒是挺坚定。

  “能拿回来多少就拿回来多少。都是血汗钱,不能因为伤心就不过日子了。”

  实在要不回来的那些花费,唐颂也列了个表,围追堵截地朝王明顺要回了不少。

  追债工作进展顺利,拿到“回头钱”的元妙青,居然觉得心里舒服了一些。两个人用讨回来的钱,在索溪咖啡馆大吃大喝了一通。酒足饭饱之后,终于觉得世界分外美好。

  “谢谢你……”

  唐颂心疼地看着她。

  失恋果然是最有效的减肥法——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元妙青居然瘦了一大圈。

  “虽然我现在不能给你变出来一个靠谱的候补男朋友,可是至少我得让你不致于人财两空……”

  “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些闹离婚的小夫妻,最后十有八九都会为了分财产打个你死我活……”元妙青叹了口气,眼睛像蒙了一层细密的雾,“因为感情争不回来。但是心里很生气,总得争点什么作为补偿,让自己好过点……”

  “你是不是又要哭了?”唐颂踢了她一脚,“不许哭!”

  元妙青忍住眼泪,手指却戳向唐颂的脑门,一脸的义愤填膺:

  “你这么要强,受的肯定都是内伤……”

  这话怎么这么耳熟呢?之前大野老师也是这么说的。

  不过唐颂没有多想,只是白了她一眼:“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受内伤了?”

  元妙青也喝了不少,终于犯了禁忌。

  “李凯撒的事,你一点也不难过吗?”

  唐颂不敢看她,张牙舞爪了这些日子,却因为一个名字瞬间成了哑巴。

  瀚海的夜晚,风嘶嘶地响。

  头倚着咖啡馆的落地窗,薄薄的玻璃穿透她黑色厚重的头发,传来一股刺骨的凉。

  也许是因为樱桃气泡酒的余威发作,姑娘恍惚听到了那个声音。

  “唐颂,你非得把头倚在车门上是不是?”

  “不嫌凉是不是?”

  “再不起来,我过去揪你了啊!”

  顺着声音,镜头越推越近。

  画面里,李凯撒坐在出租车的副驾驶上,扭着头盯着自己,大声嚷嚷。

  那些年的画面,清晰可见。

  有些记忆,一发不可收拾。

继续阅读:第3章:触不到的旧时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记得李凯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