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受伤
紫洙寒绒2018-03-29 12:553,083

  要是换做是其他帮派,秦墨早就拿下了。唯独这个‘夜涩’,这个和‘薰’有着过之而无不及的帮派。即使每次打架都是两败俱伤,南宫霖毅那家伙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归顺‘薰’。就冲着南宫霖毅这股韧劲,他秦墨就要非拿下他不可!如果他也归顺了‘薰’,那么‘薰’将无坚不摧。‘夜涩’也将在黑道上一直屹立下去……

  每个人其实都清楚,结果只有两种:一种是‘薰’被毁灭。另一种是‘夜涩‘将永远消失。以目前的情况看了,还是’薰‘的胜算比较大一点,毕竟‘薰’的创始人还没有出现。那个如神一般存在的人。至于结果到底会是怎样,现在谁也不知道。

  又过了一会儿,欧阳樱绮感到自己的体力正在严重的透支。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那么长时间的战斗,对方还是那么强大的对手。有些不自持的放满了动作。

  眼疾手快的南宫霖毅发现了,靠近了他的身边。汗水已经沾满了他的发丝,有些凌乱的贴在他的脸上。但越发让他充满魅力,犹如来自地狱的王者,桀骜不驯的面对着周围的一切。

  “你还好吧?”南宫霖毅担忧的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欧阳樱绮。

  “嗯,我没事。”话音刚落,一黑衣人抄起了地上的木棍就向她砸下来。欧阳樱绮眼看着木棍就要打下下来,瞬间就愣住了,忘了躲避。

  “恩……”就在这时,一个身影冲到了欧阳樱绮的面前,实实在在的替她挨了这么一棍。这一棒下手不轻,眼前的身影闷哼一声。

  欧阳樱绮呆呆地看着在自己面前倒下去的身影,心脏像是狠狠地被什么东西捏了一把。

  仿佛时间停止了

  随即那个人影已经飞出去好远,估计是被救自己的那个人踹出去的。

  南宫霖毅?怎么会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替自己挡下那一棍的居然是他。

  世界好象静止了,欧阳樱绮听不到周围的任何声音。只见在自己面前人影在微微的晃动。

  片刻,欧阳樱绮怔怔的开口:“你没事吧?”心中泛起异样的感觉,貌似刚刚那一棍真的下手很狠。

  “没事!”南宫霖毅说时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可是仔细一听的话可以发现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下次反应快一点,别指望我会再救你!”丢下一句话,转身又加入了战斗。

  慕蓉荻他们看见南宫霖毅被挨了一棍,出手的动作更加的暴虐。招招制对手死穴。嗜血的眼神恨不得这些人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夜涩’的人都开始变得疯狂。着实让对手吓了一跳。

  秦墨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怎么会?怎么会有那么强烈的压迫感。他瞬间感到‘夜涩’的人力量在不断加大。看着自己的人被他们一个个纷纷打得趴下。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的胜算非常的小。

  他发誓这次一定要让‘夜涩’的人归顺于‘薰’,但是现在看来不得不放弃了。

  “撤!”秦墨充满威慑的声音使他的人都停下了动作。之后训练有素的撤退。

  这场激烈的战争终于画上了句号。

  “毅,你怎么了?醒醒!”‘薰’的人刚走,之后就传来了千默焦躁的声音。

  欧阳樱绮第一时间跑过去。天哪!血,好多的血!一阵晕眩,肯定是他刚刚救她的时候受伤的。欧阳樱绮有一秒钟的窒息感。

  “快送他去医院!”慕蓉荻开始嘶吼,此刻他的心情是多么的紧张。

  很快,南宫霖毅就被送到了医院。

  “有没有医生?这里有人受伤了!”千默急切的在医院搜刮着。周围的人的都看了过来。

  一大帮的医生跑了过来。看到来人后都不敢相信,齐刷刷的站成一排:“默少,有何吩咐?”

  “还杵在这干嘛?救人啊!”慕蓉荻不耐烦的冲他们吼道。

  “是,是,荻少!”医生们动作麻利起来。南宫霖毅被送进了手术室。

  欧阳樱绮无助的倒在了地上,心中不断的徘徊在那个场景,他流了那么多的血会没事吗?想到这,欧阳樱绮心中充满了愧疚。

  “坐在地上干什么?像个娘们似得!”慕蓉荻在欧阳樱绮耳边欠扁的说,似乎有意无意的在缓解他的压力。欧阳樱绮抬头看着那张满是挂彩的脸,脸上的好多伤口都在流血。却依旧还是那么的邪魅,现在的感觉更加的强烈。

  “绮,你先起来。”千默把欧阳樱绮扶了起来,让她坐在了椅子上。柔声的安慰道:“放心吧!毅他会没事的。”平时千默那张柔静的脸,此刻也是伤痕累累。

  “默少,荻少,还有这位少爷,你们需要包扎一下伤口吗?”一好心的护士看着他们脸上惨不忍睹的伤口,柔声的问。

  千默不语。“不需要!”慕蓉荻不紧不慢的回答。伤口的扯动又让疼痛加剧几分。但这些伤对于他们根本不算什么。

  终于,经过漫长的一个小时之后,医生从手术室里出来了,还没等他摘下口罩,欧阳樱绮就冲了过去,“医生,他怎么样了?”

  医生顺手摘下了口罩,擦了擦汗后说:“他已经没事了,只是头部受到了猛烈的撞击。可能会有脑震荡,需要住院观察。”说完后就走了。

  呼~太好了,欧阳樱绮轻轻松了口气。幸亏他没事……

  来到病房,此时的南宫霖毅还在昏迷,看着头上缠了厚厚一层纱布的南宫霖毅,欧阳樱绮的眼中闪过一抹自责。

  “他妈的,我一定要让‘薰’的人付出代价。”慕容荻一掌狠狠的拍在桌子上,眼中闪过熊熊大火,体现出了他火爆的个性。紧接着,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慕容荻趴在了病床边,紧紧地握住南宫霖毅的手,“毅,你千万不能有事啊,你走了我怎么办?”边说还边带着哭腔。

  欧阳樱绮很配合的掉下一滴豆大的汗珠,慕容荻的人生就像一个‘井’横竖都是‘二’。

  千默淡定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若有所思,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

  正现在这是,南宫霖毅的手指动了一下,缓缓地睁开了水蓝色的眼眸。

  “毅,你终于醒了?”慕容荻激动地抱上去,“你没事真是太好了!”至于吗,有没有那么严重?

  南宫霖毅似乎被慕容荻碰到了伤口,微微地皱了一下眉。额……头好痛,手指抚上了头上的伤口,那里正被厚厚的一层纱布所包裹。“你先起来,这里是哪里?”南宫霖毅很暴虐的推了推压在他身上像死猪一般的慕容荻。

  “这里是医院,你被打伤后送到这儿的,先喝点水吧。”千默拿起了桌上的水杯,移至南宫霖毅面前。

  南宫霖毅微微起身抿了一口水,视线落到了欧阳樱绮的身上,“你怎么还在这?”声音不大,欧阳樱绮听得很清楚。

  “那个……谢谢你救了我。”欧阳樱绮犹豫了半天,第一句话还是说了感谢。很难形容她现在的情绪。

  “哦。”南宫霖毅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眼眸微微闪烁。能看到这小子这么低声小气的一面,真是值得。他此刻的心情是出乎意料的好。

  “毅,医生说你脑震荡,需要住院观察几天,我待会叫你家佣人把你的生活用品都送过来。”千默笑的还是一如天使般。

  “谢啦,兄弟。”南宫霖毅似乎很习惯千默的照顾,听到要住院都没多哼一句。

  讨厌的慕容荻很快把目光放到了欧阳樱绮的身上,“欧阳绮,你先回去吧。”他开始下起了逐客令,好像一刻都不成想多看她似的。

  欧阳樱绮看着那张脸就讨厌,对着他不屑的哼哼,“凭什么你要我走我就得走,好歹南宫霖毅是因为救我才受伤的,他都没说,凭毛你嚷嚷啊。”说完还不忘回以一记卫生眼。

  慕容荻明显气绝,“你……你……你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留在这干嘛?”你了半天终于说出了一句话。

  “谁说我帮不上什么忙?要帮什么忙你说啊?”欧阳樱绮故意要和他抬杠,气不死他让他气得吐几口血也好。

  “我要去洗手间,你们谁陪我去?”真是巧合,躺在病床上的南宫霖毅突然开口想去上厕所。

  慕容荻趁此机会向欧阳樱绮使了使眼色,像是想让欧阳樱绮去帮忙。

  什么?陪南宫霖毅去上厕所?欧阳樱绮差点流鼻血。这也太那个……啥了吧。

  欧阳樱绮突然灵机一动:“你们都半天没吃东西了吧?我去买点吃的回来哈。还是慕容荻你陪南宫霖毅去上厕所吧。”话音刚落,欧阳樱绮一溜烟的跑出了病房。哈哈!她真是太聪明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Hello,恶魔校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Hello,恶魔校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