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纸人
花一朵哟2019-10-14 10:472,223

  言君怡和白衍泽下了楼,整个客栈静悄悄一片,明明还没有多晚,就已经没有人在下面活动了,所有人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房门紧闭,即使站在他们的门前,也听不到什么动静。

  老旧的木楼梯踩起来咿呀咿呀作响,在寂静的夜中尤为可怖,楼上的客房里似乎有人听到了,“咿啊”一声尖叫,刚出声又很快被人捂住了嘴巴。

  言君怡打开客栈的门时,楼上也似乎有人打开了客房的门。

  原本从这街道上经过的那群人也不知道去往哪儿了,言君怡和白衍泽往与他们相反的路上走,冷风簌簌地刮,地上的纸片小人被吹起,迎面一张纸“啪”地贴在了白衍泽的脸上。

  “这是什么?”

  白衍泽将纸片小人拿下来,上面朱砂画着的图案已不是言君怡之前看到的那个大叉了,反而是写了一个人的名字,叫做红衣。

  言君怡问:“这个红衣是谁?”

  白衍泽摇头:“我不知道。”

  言君怡只好作罢。

  每一张纸片小人上画的图案都不一样,随便捡了几张来看,有的画了眼睛鼻子嘴巴,活灵活现,有的写了人名,有的就和那一个大叉一样,莫名其妙。

  “言姑娘,你快看这个。”白衍泽递给言君怡一张纸片小人。

  言君怡低头一眼,上面赫然写了陆闻的名字。

  “这上面的名字……是不是代表着写这名字的人已经被害死了?”白衍泽问言君怡。

  “陆闻如今是缺了二魂六魄,还没有死呢。”

  “那他的名字为什么会在上面?”

  言君怡没有回答他,因为言君怡看到另一张纸片小人,上面也写着名字,是白衍泽的。

  “还有我的名字?”白衍泽四处看了看,又捡回来几张纸。

  言君怡将上面的人名和她知道的资料对照了一下,果然,凡是以前在牡丹园中被红衣女鬼害死的人,他们的人名都出现在了这纸片小人上。

  这些纸片小人是小镇上的居民做的,他们亲眼看见陆闻和白衍泽进了牡丹园,只怕也以为他们现在已经和那些人一样被害死了。

  言君怡和白衍泽继续往前走,直到走到了牡丹园前面,离那大门口不远处,放了一个火盆,看上去像是刚办过事,火盆里的火还没有熄灭,一堆和刚才一模一样的纸片小人在火焰中缓缓燃烧着,那些纸片上就只有那些人名了。

  被烧到一半的纸人从火盆之中飞了出来,言君怡在半空中将他抓住,摊开手一看,上面是陆闻的名字。

  白衍泽催促道:“言姑娘,我们快点进去吧。”

  “嗯,别急,进去之前,我们得先做点准备。”

  言君怡的手带着灵气从白衍泽的眼前拂过,突然的动作把他弄得一懵。等他反应过来之后,连忙问言君怡:“言姑娘,你刚才这是在做什么?”

  “给你开天眼。”

  “天眼?”

  “对,只是暂时的。”言君怡回答道:“那个红衣厉鬼最擅长的就是幻境,平时也是靠着幻境害人,就如你们刚才看到的那一片牡丹盛开的景象,当你看到时就已经入了她的幻境了。我现在给你开了天眼,你再遇到那场景时,就不会给我拖后腿了。”

  白衍泽听得眼前一亮:“原来是这样,言姑娘果然厉害!”

  不过,言君怡想多了。

  进了牡丹园之后,原先碰到的牡丹盛开的景象倒是没有再出现过,言君怡都打起了十二分的准备,结果花园之中枯枝败叶一地,却连一片完好的花瓣都没有见到,更不要说什么琼楼玉宇了。

  白衍泽紧张地跟在言君怡的旁边说道:“言姑娘,现在那个幻境是不是出现了?”

  言君怡并没有回答,只四处打量着牡丹园内的景色。

  前一次来时她只匆匆看了一眼,很快这满园牡丹就盛开了,红衣女子随即出现在了屋子外面,娉婷袅袅的往屋内走,言君怡跟得匆忙,倒是没有仔细观察过外面的景象。

  这牡丹园中有花有水有凉亭,如果它没有闹鬼的话,要买下来也需要一笔大价钱,打理的好了,不论什么季节都是一片好景色。

  单看花园中的那一大片牡丹花,想必之前买下来的人也是花了大心思的。

  言君怡走了几步,却发觉后面的白衍泽没有跟上来,她不由得停了下来,疑惑的看去,却见他蹲在地上,好像在研究什么。

  “你在看什么?”

  白衍泽冲言君怡招了招手:“言姑娘,你快过来看。”

  言君怡好奇地走了过去,在他旁边蹲了下来。

  牡丹园早就已经落败了,如今是夜晚,他们进来时仅带着一盏灯笼,这里面黑漆漆一片,言君怡使劲地睁大了眼睛看,也只能看到一片漆黑土地,倒是偶尔能辨认出几根枯萎的牡丹花枝。

  “言姑娘你看,这个是什么东西?”白衍泽指着一片黑漆漆的土地问言君怡。

  言君怡从怀中掏出一颗夜明珠凑近去看,柔和的光线照亮了四周小部分的土地,靠着这个光线,言君怡才看清了他指的地方。

  漆黑的泥土深浅不一,明显有几块泥土的颜色比别的泥土来的深,还有几颗白点在其中,隐隐有腥臭的气味从底下传来,言君怡立刻皱了眉。

  “言姑娘,这里的是什么?”

  “是血呗。”

  “血?人血?”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这里的女鬼总是害人,害人之后不会把尸体埋在了牡丹花下面吧?那这个白色的是什么?尸体腐烂之后生出来的蛆虫?”

  白衍泽被自己的猜想吓了一跳,连忙跳到了一边,恨不得自己是悬空的才好,生怕踩在了尸体上面,他扶着树,脸色苍白,盯着牡丹花丛的目光看起来好像随时要吐出来。

  “不是,是黑狗血。”言君怡仔细看了看:“这些白的,是生糯米。”

  “黑狗血?生糯米?”

  白衍泽‘啊’了一声:“是不是言姑娘洒的?”

  “我们灵师收鬼,用不着这些东西。”言君怡轻轻哼了一声,将夜明珠放回到怀里,站起身来拍了拍土:“应该是那个道士,这些东西放下去时间不久,大概是刚才来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妖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妖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