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寻鬼
花一朵哟2019-10-14 10:472,162

  “那道长有这么厉害?”白衍泽四处看了看:“女鬼是不是已经被除掉了?”

  “假的,纯属招摇撞骗。”言君怡摇摇食指。

  “哦。”

  白衍泽安静了下来。

  凡是进了牡丹园的人,第一步都是先入牡丹盛开的幻境,那个道士能不被幻境迷惑,他那个静心凝神的符箓应该是派上了用场的,也算是他有点能耐,撒一遍黑狗血和生糯米再出去,他能安然无恙的从牡丹园里出去,就已经能让这小镇里的人信了大半了。

  活着进去,活着出来,再神神叨叨的说上几句,深深害怕着牡丹园厉鬼的居民们怎么可能不乖乖听他的话,乖乖送上银钱请他除掉红衣厉鬼?

  “言姑娘,那我们现在该去哪里找陆闻的魂魄?”

  “如今陆闻的魂魄就在红衣女鬼的手上,有红衣女鬼的地方,就有陆闻的存在。”

  然而放眼望去,偌大的牡丹园之中,冷风瑟瑟,枯败的枝叶被吹到地上,萧寂一片,没有任何人影出没的痕迹。

  “言姑娘,我们干脆分头行动好了,这牡丹园这么大,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去。”白衍泽提议。

  “不行,万一你一个人遇到了红衣厉鬼,我可来不及赶过去救你。”

  “这牡丹花幻境不是没了?”

  言君怡嗤笑一声:“你以为一个厉鬼,害你的方法就只有幻境一种?她可以掏了你的心肝,食了你的血肉,甚至连你的骨头都可以打断了吸骨髓,遇到这么一个想害人的厉鬼,整个牡丹园都是她的天下,你又一点灵力都没有,怎么逃得过她?”

  白衍泽听得一张俊脸白了一白,又立刻恢复了常态:“这厉鬼为何如此暴戾?”

  “害人的厉鬼不少,吃人的厉鬼我也不是没有遇到过。当初一个村庄出了一只厉鬼,全村的孩童都被她吃得干干净净,直到后来有厉害的灵师路过,才将那只厉鬼除掉。到现在,那个村庄之中的人依旧不怎么敢生孩子,就怕哪天又出现一只厉鬼,就将他们的孩子给吃掉了。”

  白衍泽再也没有提起分开的事,一步不落地跟在言君怡的身后,最远也不超过一步之遥。

  将花园逛了个遍,就差连里面的土都翻一遍,他们还是没有找到陆闻和那个红衣女鬼的身影。

  平时一有生人进来,那红衣厉鬼早早的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如今言君怡和白衍泽都进来了这么久了,却连一点异常的动静都没有。

  厉鬼怨气缠身,不像人那么有理智,稍一刺激很容易就会发怒。之前言君怡还从她手中将白衍泽和陆闻抢走,怎么说她也应该是愤怒的,按理说言君怡一出现,她会第一时间地扑过来,可到现在却连个鬼影都没看见。

  这着实有点不大对劲,言君怡沉思了一下,带着白衍泽往内院屋子那里走。

  之前言君怡和女鬼刚在那里斗过,现在那里还留着浓重的怨气,久久凝滞不散,只怕言君怡带着那两人离开之后,她又在这里待了许久。

  言君怡推开门走了进去。

  白衍泽一眼就认出了这是之前他待过的地方,连忙跑到了窗前,原本他从这里看出去,正好可以看到满园盛开的牡丹,可现在什么也没有。

  牡丹园的花园很大,但屋子不多,很快他们就挨个找了个遍。

  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住过人了,别的地方都落了一层灰,就只有白衍泽和陆闻来过的那间屋子是干干净净的,怨气也是最重的,想必大多数好奇的旅客都选择了那间屋子。

  长久以来,死在这里的人也是最多的。

  言君怡和白衍泽兜兜转转后,又回到了那个屋子。

  “陆闻就是在这里昏过去的。”白衍泽顿了一下,又问:“言姑娘,他现在还在客栈之中,你说他缺失了二魂六魄,这魂魄难不成还有实体?”

  “我刚刚帮你开了天眼,在短时间内就算是路边的游魂你也能看得到,更别说陆闻的魂魄了。”言君怡皱眉:“只是陆闻的魂魄在红衣厉鬼的手中,现下找不到红衣厉鬼,我也无计可施,而且时间拖得越久,陆闻就越危险。”

  “这牡丹园里我们里里外外都搜查了一遍,可是哪里都没有这红衣女鬼的身影,又该如何去找陆闻的魂魄?”

  言君怡想了想,从随身的行李之中掏出了罗盘。

  她将灵气送入罗盘之中,只见针头下沉,指针在罗盘上胡乱地开始转圈。

  言君怡紧张的屏住呼吸,白衍泽也跟着一起紧张起来,四只眼睛紧盯着罗盘,连眨都不敢乱眨。

  随着灵气不断地注入罗盘,言君怡的小脸渐渐变得苍白,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乱转的指针才终于停了下来,颤悠悠地指向了屋子外面。

  言君怡见状一喜,连忙运起口诀收了灵力,叫上白衍泽,跟着罗盘的指示到了外面,他们一出去,罗盘上的指针又摇摇晃晃地换了一个方向。

  依照罗盘上的指针左拐右拐,两人几乎在整个牡丹园里都转悠了一圈,最后才终于在一间屋子里停了下来。

  这间屋子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空荡荡的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刚才言君怡和白衍泽也曾来过这里,来的时候屋子里面一层灰,刚打开门头顶就有一只拳头大小的花腿蜘蛛从头顶掉了下来,桌子上的灰尘能有一尺厚,墙壁上也是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而如今,再跟着罗盘走进来,整间屋子摇身一变,不但干净整洁的像是刚打扫过,桌子上面也笔墨纸砚样样齐全,一张宣纸平摊在中央,上面画了牡丹花丛,画虽然只画了一半,简单的线却已经勾勒出了牡丹的模样,旁边的砚台上还有未干的墨迹,像是有人画到一半,突然遭遇什么事情,而匆匆走开了一样。

  外面有一阵夜风跟着言君怡和白衍泽进屋的脚步吹了进来。

  桌案上画了一半的画凭空飘起,就像是被人双手抓着那样,平摊在半空中,慢慢悠悠的往门外飘,一起一伏上下颠动,好像真的有人抓着一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妖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妖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