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画像
花一朵哟2019-10-14 10:472,165

  不一会儿,那幅画就飘出了门外,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言君怡和白衍泽对视一眼,没有追出去,互相靠近一步,各自都紧张了起来。

  不只是桌子,仔细看去,各类家具都摆在了房中,这间屋子看起来像是书房,博古架上放满了各类玩物器具,书架上也是满满的书。

  最引人注目的是挂在墙上的一幅画。

  依旧是一从盛放的牡丹,背景就是牡丹园里那个满是牡丹的花园,其中有一美貌女子亭亭玉立站在其中,女子只挽着简单的发型,却依然不减她的美貌。

  看得出作画的人极其用心,一笔一划极其精致,光看这幅画,就知道他费了多大的心力。

  “言姑娘。”

  白衍泽突然拉住了言君怡:“言姑娘你看,这画中的女子,是不是和我们之前见到的红衣女子十分相像?”

  他这么一说,言君怡便走到画前仔细看了起来。

  画中的女子美貌温婉,眉目含笑,而在言君怡印象之中,那个红衣女鬼却怨气缠身,尽管知道她美貌,可言君怡已经知道她是鬼魂了,便也没有仔细看过她的样子。

  如今经白衍泽这么一提醒,她倒是想起了之前救白衍泽和陆闻时,女鬼化身的美貌姑娘。

  再和画中的女子一对照,虽然气质不符,但五官之中的确是有相似之处。

  言君怡低头看罗盘,果然,那罗盘上的指针笔直地朝着画像指去,不论言君怡拿着罗盘往哪边移,指针都依旧坚定不屈地指往画像上的貌美女子。

  “这画上还有字……‘赠爱妻衣衣,夫君闾’。”

  白衍泽迟疑了一下:“衣衣……是这女子的名字吗?”

  “看来是了,这画像上的女子和红衣厉鬼长相十分相似,只怕这衣衣就是那个红衣厉鬼。”言君怡说:“罗盘指着的是这幅画像,整个牡丹园之中,就属这幅画像怨气最重,只怕这红衣厉鬼就藏身于这幅画像之中。”

  “画像?画像之中藏着厉鬼?”

  “嗯,公子应该知道,读书人的话本里面,这画像中的女子还能自己走下来,红袖添香。”

  白衍泽想了想,不再说话。

  红衣厉鬼虽然貌似藏身在画像里面,但是这陆闻的魂魄却不知是不是也被红衣厉鬼一同藏到里面去了。

  言君怡四处看了看,目光还是停在了这幅画像上。

  这幅画像绘时用了上等纸墨,特别是那墨,用的应该是上好的灵墨,所以画才会有了灵气,可以让鬼魂在其中蕴养。

  那红衣厉鬼初时就是躲在这里,才躲过灵师的勘察,后来更是转化成厉鬼,开始行凶害人。

  言君怡凑近了看,果然发现了不对劲之处。

  这画像正面看时,只感觉画的活灵活现,貌美女子和牡丹美景都跃然纸上,仿佛就和真的一样,然后凑近了从侧面看,才发现上面的景色在画纸上微微凸起,仿佛有什么东西要挣扎着从里面出来一般,甚至还微微蠕动着!

  待回过神来,言君怡更加靠近了一些,盯着和红衣厉鬼长得相像的貌美女子的脸看,好像这个画上的女子就是那个厉鬼一般,时刻会跳出来夺你的性命……

  突然,画上女子的脸猛地一变,脸色青黑,两眼翻白,血液缓缓从七窍之内流出,滴答滴答地落到了地上,那女鬼看着言君怡,“吭哧吭哧”的笑了一下。

  这瞬间变化的鬼脸离言君怡只有一指之遥,就好像有真的女鬼猛地凑近贴到了言君怡的面前,言君怡心中暗自一惊,连忙往后跳了一大步躲开,身后白衍泽急忙伸出双手扶住了言君怡。

  两位少年少女肌肤相触之时,言君怡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马上抽出胳膊说:“不用你扶。”

  她自幼就在道观中学习灵术,平常接触的也都是一些道符和鬼怪,对于男女之事自是没有任何经验。而白衍泽乃江湖中人,小小年纪已经随父亲和好友们经历过许多,不拘小节。

  所以当下他并未发现言君怡的异样,也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何不妥,而是顺着言君怡疑惑的眼光看向了画像。

  言君怡心神不定地再看回去,画上哪还有什么鬼脸,仍是那一幅画像,貌美女子依旧在牡丹丛中温婉的笑着。

  “言姑娘?”白衍泽看向言君怡:“你没事吧?”

  “你刚才没看到?”

  “看到什么?”

  那副鬼脸竟然只有言君怡才能看到?不是帮白衍泽开了天眼么?

  言君怡低头看向手中的罗盘,上面的指针一动不动,也不再固执地指着画像,屋子里的怨气开始渐渐消散,连罗盘都失去了作用。

  “言姑娘?”

  言君怡看着画像皱眉道:“这画像有古怪,一时之间我们也找不出陆闻在哪里。但我很肯定,红衣厉鬼就栖身在这个画像里。我们先毁了画像,将她逼出来,再问她陆闻魂魄的下落吧。”

  也不等白衍泽反应,言君怡拔出了别在腰中的长剑,手中灵气微动,眨眼就盈满器身。

  屏气凝神,言君怡死死的盯着画像,提起长剑就用力地刺了过去。

  “言姑娘,等等!”

  利剑出鞘声,相击声,言君怡的手臂瞬间一麻,手上长剑的去势竟硬生生地被阻拦了下来。

  再抬头看去,白衍泽竟拿着剑护在了画像的前面!

  “你这是在做什么?!”言君怡厉声斥道。

  白衍泽却不回答她,他背对着画像站在那里,垂着头一言不发,手中的剑也是虚虚握着,好像刚才的那些动作不是他做的一样。

  言君怡愣了一下,定睛看去,才发现他身上萦绕着一层黑气,阴森森的,着实可怖。

  刚才他身上可没有这样的黑气。

  白衍泽一直跟在言君怡的旁边,寸步不离,而这牡丹园之中也找不到女鬼的身影,除了这间大变样的屋子,和飘出去的画,以及墙上的这幅画像之外,就没有不对劲的地方了。

  红衣厉鬼遍寻不到,怎么白衍泽却是一副被鬼上身了的样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妖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妖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