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冤屈
花一朵哟2019-10-14 10:482,191

  不说别的,在遇到衣衣这个厉鬼之前,言君怡也收过不少的厉鬼,且皆被她成功超度,转世投胎去了。

  它们投胎之前,也都说了自己的冤屈,言君怡也实现了自己的诺言,含冤而死的替他们平了冤案,有仇人的替他们报了仇,心愿未尽的替他们完成了心愿,那些厉鬼被言君怡超度时哪个不是高高兴兴的感谢她的?

  现在这只鬼竟然来质疑言君怡?

  “你含冤而死,我就帮你平复冤屈,你有仇人,我就帮你报仇,你对挂念的人没有说出来的话,我就替你去说,你有未完成的心愿,我就替你去完成。”

  言君怡认认真真道:“只要你说出来了,但凡是我能做到的,就一定会替你办。我以灵师的名义发誓。”

  “仇?我当然有仇!”

  衣衣仰头大笑道:“我的仇人还不少,你该怎么替我去完成,杀了他们吗!”

  言君怡想说什么,顿时憋了回去,她想先听听衣衣怎么说。

  “你行走世间,超度了不少鬼?平复了不少冤屈?可你能保证,所有的冤屈你都能平复?所有的仇人你都可以替我杀死吗!?”

  “说到底,你还不是想让我白白被你超度,等我去投胎转世了,谁还会知道你做了什么?”

  言君怡皱眉:“我说了,我以灵师的名义担保……”

  衣衣打断了言君怡:“在我看来,你们这些所谓的灵师,和那些臭道士没什么分别!”

  白衍泽在一旁插话道:“可你如果不把你的冤屈和言姑娘说,我们如何有办法帮你?你在这牡丹园里害了再多的人,难道就可以替自己报仇了吗?”

  衣衣一双血泪之眼顿时默然。

  “没错,就像是他说的那样,你和我们说,说不定我们就能帮你一把,你不说出来,又怎知我们没有办法?”

  衣衣惨笑道:“就算我的仇人是皇帝,你们也能替我报仇吗?”

  言君怡顿时噎住了。

  这……这可是弑君之罪,但是冤情总有轻重之分,只有了解了真正的缘由,才能够有效地对症下药,以平冤魂之心。

  衣衣眼帘低垂,缓缓地说:“既然你们那么想知道,那我告诉你们也无妨。”

  “我的仇人虽然不是皇帝,但是他背信弃义,人前是人,鬼后成鬼。如今傍上了一个大靠山,有权有势的在朝廷里面混得风生水起,以他的本事,想必现在也在朝廷里面占了一个重要的位置。”

  言君怡和白衍泽互相对视一眼:“是官员?”

  “是的。”

  和皇帝比起来,如果只是官员就太好办了。

  “只要将他作恶的证据呈上去,自然会有人来定夺他的清白,就算他的背景再强大,也大不过天去,只要将证据送到他对手的手里,就可以替你报仇了。”

  衣衣眼前一亮:“你真的可以办到?”

  “假如这人真的有你所说的这般不堪的话?”

  “他当然有!”

  衣衣咬牙切齿,在言君怡和白衍泽两人的注视之下,缓缓地说起了自己生前的事。

  “我原名红衣,刚出生不久,家乡就遭遇干旱,我爹娘就把我卖到了青楼里,管事的妈妈原本是买我做个丫头,后来我渐渐长大,有了些许姿色,她就改变了主意,将我推出去卖了身。妈妈把我养这么大,我不敢忘记她的恩情,后来渐渐就成了楼里的头牌。”

  “那时多少富家子弟耗费重资,只要求见我一面。直到有一天,我见到了准备进京赶考的张君闾……”

  红衣渐渐地陷入了自己的回忆里。

  她从小在青楼里长大,妈妈将她当做丫鬟来对待,自然也什么都不避着她,尚懂人事时,红衣就已经看着那些富家公子们一掷千金,绫罗锦缎珍宝玉石,哗啦啦如流水般送入那些大姐姐们的手中。

  妈妈常常扯着红衣的耳朵骂,每一次红衣端茶送水或者打扫清洗的时候,做错了事,妈妈都会提起自己买下红衣时花了多少银两,而红衣不但没有将这些银两挣回来,反而倒是屡屡让她赔钱。

  妈妈骂久了,红衣看着那些绫罗锦缎珍宝玉石,看着妈妈对那些富家公子们挤出来的笑脸,懵懵懂懂的就有了一个念头。

  后来稍微长大了一点,红衣的脸蛋渐渐长开了,妈妈的态度却突然变好了。

  不用再睡阴冷的柴房,不用再吃厨房的冷灶,不用再看别人的脸色,也不用提大大的水桶,红衣穿上了以前从来没有穿过的柔软料子的衣服,再也不用被指使着去干活了。

  懵懵懂懂之间,从楼里姐姐们羡慕的眼神里,红衣稍稍有点明白了,一切的好处似乎都是由自己的脸蛋带来的。

  一改之前的灰头土脸,她开始注意起自己的打扮来。

  一直到了十四岁,红衣上了台子。

  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

  颜色老去的前辈们要不被人赎身,要不渐渐没了人气,红衣混了几年,混成了楼里的头牌。

  她的名声传得很远,王公贵族慕名而来,富家公子豪掷千金,源源不断的绫罗绸缎、珍珠宝石从四面八方送到了她的房里,就连小时候对红衣任打任骂的妈妈见到她时,也使劲陪着笑脸,生怕哪里惹恼了她。

  来往的客人之中不乏有些读书人,红衣和她们接触多了,自己也到处搜罗了几本书来读,费尽心思认了字,茫茫然读完几本,她才发觉自己想法的不对劲之处。

  这青楼里的妓子,不论身价混的多高,就算是成为了头牌,你只要走出去,地位还不如别人一穷二白的姑娘。

  不比别的,至少别人比你清白。

  红衣读了书,最佩服的就是读书人,然而她也明白,那些满脑子礼义廉耻的人心里,即使银子一把一把的往外掏,可像她这样的姑娘,没了清白,是最低贱不过的。

  红衣当头牌当得风生水起,开始着手筹备给自己赎身养老的银钱来。

  然而她的身价太高,以往收到的金银礼物皆被妈妈克扣了去,想要存出这笔钱来,实在是难于登天。

  然后……张君闾就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妖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妖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