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说服
花一朵哟2019-10-14 10:482,193

  竟然如此轻松地……就让红衣女鬼停止了自爆?

  言君怡本来也只是想碰碰运气。

  牡丹园都衰败了这么多年,所有的一切都破旧不堪,她和白衍泽去寻找陆闻时,只有画像所在的那一间屋子十分不对劲,还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画像上的女子五官和红衣女子十分相像,画的人又自称是她夫君。

  言君怡早就断定红衣女子就是红衣厉鬼,这幅画又被珍而重之的收藏,言君怡想她相公对她来说一定是很重要的,才喊出了她相公对她的称呼——衣衣。

  等符阵中央的怨气散去,红衣女鬼的身影重新出现在了言君怡她们的面前。

  言君怡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如此安静。

  红衣女鬼一言不发,静静的看着言君怡,目光深远,似乎在透过言君怡想着什么。

  言君怡试探地又叫了一声:“衣衣?”

  原本安静的红衣女鬼立刻有了动静。

  这个称呼如同一个开关一样,先是让她安静了下来,接着又是疯狂大笑,笑声凄厉,仿佛遭遇了什么极大的委屈,笑着笑着,她的脸上竟然留下了两行血泪。

  旁边的白衍泽被她的这幅反应吓了一跳,见言君怡无事,连忙过来问言君怡:“言姑娘,她这又是怎么了?”

  这个呆子。

  竟是到了这个地步都看不出来,言君怡也是服了他了。

  当初言君怡在幻境之中,看到两人极其恩爱,亲密无间,甚至亲密到言君怡和白衍泽都看不下去了的地步,还为此不得不逃开了凉亭,生怕继续站着会尴尬。

  当初那两人有多亲密,现在眼前红衣女鬼的笑声就有多凄凉。

  凡是化身厉鬼的人,无不是生前有未尽之事,距离红衣厉鬼的出现也就只有短短一年,在这一年之中,她的怨气就害死了不少人,想必生前是受了很大的冤屈,才会有这么浓郁的怨气。

  一年之前还是神仙眷侣,一年之后衣衣却化成了一名厉鬼,而那个相公君闾却不知所踪,原本秀丽的牡丹园也衰落了下来,沦为了一个闹鬼胜地。

  灵师替厉鬼超度,如果厉鬼请求他们完成自己的未尽之事,那么灵师必定会出手帮助。替含冤的厉鬼报仇几乎成了灵师必做的事情。

  言君怡本来以为红衣厉鬼失去了神智,连自己的仇人是谁都说不清,才没有问她,当然也没有收到她的请求,现在一看,红衣厉鬼不但还残存着理智,甚至还冤屈未平,言君怡体内的灵师血液都蠢蠢欲动了。

  言君怡忍不住开口道:“你是不是有什么没有做的事情或者是未完成的心愿?我是灵师,只要你说出来,但凡是我力所能及的事,就可以替你去完成或者……报仇雪恨。”

  红衣女鬼听言君怡说出的最后那四个字后,又突然安静了下来,原本凄厉的笑声也卡在了喉咙里。

  她转过头来,幽幽地看了言君怡一眼,两行血泪在青黑的脸上尤其恐怖。

  言君怡又说:“那个君闾……是否是你的夫君?你现在成了厉鬼,那他人呢?”

  言君怡的话不知道又触到了她的哪个点,红衣女鬼张开嘴巴,尖利地叫了出来,声音之盛让言君怡忍不住伸手捂住了耳朵。

  言君怡感到旁边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她低头看了一眼,竟然直接和陆闻的脸对上。

  陆闻的魂魄也和他的身体一样,正在沉沉的睡着,现在言君怡却万分羡慕起他来,因为睡着了才听不找红衣女鬼这个尖叫声。

  陆闻怎么躺地上去了?

  言君怡转过头去看白衍泽,果然见他也忍不住双手捂住了耳朵,脸上的表情痛苦万分,痛苦到连自己把好友丢地上了都没有发觉。

  这是自然的,身为灵师的言君怡都尚且觉得无法忍受,又何况是普通凡人的白衍泽呢,就算他武功高强,但是鬼力这种东西,非常人所能抵抗。

  红衣女鬼的尖叫声一直持续了很久,她不停地重复着“张君闾”这三个字,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说,只一直发出刺耳的尖叫声。

  看来她的冤屈的确是和她的相公有关。

  趁着她的尖叫声稍歇的工夫,言君怡连忙见缝插针地重申道:“不管你之前受了什么冤屈,我是灵师,一定可以帮到你,不管是谁,我都可以帮你报仇?”

  红衣女鬼看了过来,对言君怡说出了尖叫和“张君闾”之外的话:“真的?”

  “真的!”言君怡郑重地保证道。

  言君怡乃出尘子座下高徒,所有灵师谁不知道她师父出尘子的名号,身为他的大弟子,言君怡言而无信就是丢了他的名声,也丢了言君怡自封为女灵师第一人的脸。

  “我们灵师,除了为你们超度,让你们转世轮回之外,还会替你们完成生前的愿望。”言君怡说:“投胎转世要没有任何牵挂才行,既然想要让你们顺利投胎。若游魂荡鬼还有理智,完成他们的愿望,平复他们的冤屈,也是我们灵师的职责。”

  “灵师?灵师这么厉害?灵师还会帮我?”

  “灵师当然厉害,只凭我能将你这个红衣厉鬼打倒,到现在还困在符阵之中出不来,就已经能彰显我的厉害之处了。”

  更别说我的师父,如果是他来牡丹园收鬼,也不必如我这样拖得这么久,早在第一次来牡丹园的时候,就已经将红衣厉鬼超度,也能将白衍泽和陆闻顺利地救了出来,也不用再回来找陆闻的魂魄。

  只可惜师父已经多年不出山,也不会来这里,而在场的这两人一鬼都不知道我师父出尘子的鼎鼎大名。

  后面的话言君怡中在心里想了想,却并没有说出来。纵然心中有无数夸赞的话想要说,却没有办法对他们说出口。

  衣衣继续道:“你们灵师真这么厉害?不论是什么冤屈都可以平定吗?”

  言君怡一张稚嫩的脸无比凝重:“尽我所能。”

  衣衣不说话了,她嗤笑一声,似乎是在嘲笑言君怡这个小女娃儿口气太大。

  她现在虽然是厉鬼的模样,反应却和一个正常人一模一样,这样的反应登时让言君怡火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妖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妖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