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章:交换人质
韩兮2019-03-01 15:093,596

  老张已经拖着仇秋走出了楼门,来到了一辆警车前。两具尸体已经并排地放在了车后座上。所有警员也都拥出了楼门,大家都觉得两具尸体坐在警车后座的样子看起来很诡异。

  老张看了看那辆警车,似乎在想着什么。

  苏琼此时突然越过人群走了上去,这个举动出乎许多人的意外,老张的匕首再一次几乎陷进了仇秋的脖梗之处。

  苏琼忙说道:“你的目的不是劫人,是劫这两具尸体,现在你可以放回秋姐了。”老张摇了摇头,苏琼接着说道:“如果你放心,你可以带我走,我替你开车。”

  老张似乎想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隋江立即悄悄地冲着埋伏在阴暗处的狙击手做了一个手势。那名狙击手将手中的枪托得更稳了,只等着老张在放开仇秋的那个瞬间开枪。但没有想到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是陈东。

  陈东看到了隋江的准备,生怕误伤了苏琼或仇秋,所以便挡住了狙击手的视线。隋江大怒,但此刻却无法说出口来。

  苏琼走近老张,只见老张突然间蹿了过来,左手一下子便勒住了苏琼的脖子,然后右手的刀尖抵住苏琼。

  老张挟着苏琼慢慢地退到了警车前,透过玻璃看了一眼,确保尸体坐在后面以后,便推着苏琼坐到了前面。

  刀架在脖子上,苏琼不得不启动汽车。

  只见这辆警车在警局的院子里转了一圈后,便径直地冲向了大门,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在夜色之中。

  隋江看着苏琼与老张驶出了大门,忙问道:“局长,咱们不追吗?”

  警察局长摇了摇头:“当然追了,但不用追得太紧,以妨苏琼有什么危险。车上有定位系统,跟不丢的。陈东,老范在什么地方?”

  陈东愣了一下:“昨天好象就再没见到他。”

  “不管他了,你现在就出发,跟得近一些,但别让他们发现,有情况及时与我们联络,不许擅做决定。”陈东答应着立即出发了,警察局长接着转向隋江,“隋江,这是你的案子,你带人跟在陈东的后面,陈东会向你报告情况的,记住,不许跟太近。”

  “可苏琼她……”隋江皱了一下眉头。

  局长笑了笑:“苏琼是想看看老张要把尸体到底送到什么地方去,所以咱们不能阻止老张。”

  隋江点了点头,突然问道:“如果……”

  局长知道隋江要问什么,脸色变了变说道:“如果情况危及到苏琼的生命,允许开枪,老张他……”局长叹了口气。

  隋江带着自己的手下也走了。警察局长知道这将是一个无法安宁的夜晚,他只希望苏琼与老张都能够平安无事,但这个希望现在看起来似乎十分地渺茫。

  一接触到这个案子,警察局长就知道这绝不是警方能够轻易处理的,他本来为了保护手下而放弃这个案子,却没有想到成垣的死令整个隍都城都沸腾了起来,于是他不得不再度接手此案,把苏琼换成隋江是因为隋江这个人办事圆滑,如果此案真的无法侦破,隋江也能够找出一种最为妥贴的说辞来。

  但就是这样煞费苦心的安排,却没有想到警局内部竟然出现了问题,老张到底是受害者还是案件的谋划者呢?

  警察局长突然想起了仇秋那句话,细菌,什么样的细菌呢?于是,他急忙寻找仇秋,想要问个明白。

  但仇秋却已经不在了。

  苏琼自愿换回仇秋,所有人的注意力便都集中在苏琼与老张的身上,没有人注意到解困后的仇秋,可仇秋到底哪里去了呢?

  局长的心不免又提了起来。

  驾车驶出警局,苏琼边开着车边问身边的老张:“去哪里?”

  老张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绿光,在这夜色中显得极为恐怖,他声嘶力竭地喊道:“向前开,一直向前。”

  这是去什么地方?苏琼想不出来,只好遵从老张的指示。

  此时入夜未深,路上的车辆却已经没有多少了,隍都这座夜城在这个时候就已经显出一副宁静的景象来。

  苏琼一边开着车,一边观察着身边的老张,只见他时而紧张时而松弛,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只是那柄匕首却异常有力地攥在手里,刀尖直逼在苏琼的腰间,看来想要制住老张的确不容易。

  陈东则一边开着车一边紧盯着驾驶座前的信号屏。信号显示,苏琼的车辆始终在向前开,一直也没有拐弯。

  自从得到局长的命令不再处理此案后,陈东便一头扎进了资料室,开始大量地查找那些未过时效的悬案。但一连几个案子似乎都引不起他的兴趣来。虽然他不知道老范为什么没有来上班,但他却深知苏琼正在做什么?

  苏琼没有放弃,即便这个案子已经交给了隋江,但作为探长,她是从来不会认输的。老范没有来警局,他会不会也在暗地中帮着苏琼在处理此案呢?

  陈东突然感到自己很孤独,似乎苏琼与老范都离他而去了。害怕,作为一个警员应该害怕吗?陈东有些羞愧,但那种害怕的感觉似乎并没有丝毫因为羞愧而减弱。

  就在他处于进退两难之际,老张突然劫持了仇秋,于是他便从资料室里冲了出去。

  跟在苏琼与老张的身后,陈东只想着一件事,一定要保护好苏琼的安全,此时,当初那种恐惧的心理竟然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警车依然在飞驰着,苏琼不知道老张将会带她前往何处。

  正在这个时候,她怀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苏琼看了一眼身边的老张,老张则冲着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能接听。

  苏琼没有办法,只好继续开车,而脑子里却思考着这是谁打来的电话。

  打给苏琼电话的正是林川。

  在前往鹤乌堂的路上,燕妃子分析道,如果猫塚组织中的人知道那本神秘的《弓形真菌》在苏琼手中那肯定会对苏琼不利的。经这么一提醒,林川立即拨通了苏琼的电话,但他怎么也想不到此时的苏琼正被同事老张劫持着,根本无法接听电话。

  看到苏琼没有接听,林川的心立即紧张了起来,他急忙对燕妃子说道:“不行,咱们得去一趟警局。”

  燕妃子坏笑着:“知道你若没见到她根本不会放心的。”说着,燕妃子对出租司机说道:“我们去警察局。”

  司机答应着立即转动了方向盘,车向着警局的方向驶去。

  苏琼到底没有猜出是谁会在此时给自己来电话,但这个时候,老张突然一指前方:“开上去。”

  苏琼心中一惊,只见前面路边停放着一辆大型集装车,车后搭着一块铁板,斜坡状正适合将小轿车开进去。

  集装箱里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清。苏琼知道自己一旦将警车开了进去便极有可能陷入一种更大的危险之中,但现在这种情况却不允许她有半点犹豫。于是,苏琼心一横,决定冒死一试,她立即换上挡位,警车顺着铁板便驶入了这个若大的集装箱。

  车灯照处,只见集装箱尽头站着两个黑衣人,都蒙着面,露出的两只眼睛闪出一种诡异的绿色来。黑衣的蒙面人?苏琼立即想到了穆冥所说的运走那五具棺木的人,那不也是黑衣人吗?难道他们就是猫塚组织里的人?

  老张低声说道:“停下来。”

  苏琼急忙将轿车停了下来,只听得身后发出巨大的声响,很明显,集装箱的铁门被关了上了,自己已经完全陷落在对方的控制之中,整个空间里只有车灯能够照出光亮来,那两个黑衣人在车灯的映照下向着警车走了过来。

  苏琼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只手却悄悄地摸向了后腰中别着的那把手枪,到了必要的时候,恐怕只有冒险一试了。

  车门被一个黑衣人打开了,苏琼极力想透过那层面纱认出这个人的真实身份,但突然间,她就感到后脑被重击了一下,与此同时,她隐约中听到了老张说出的三个字:“对不起了。”

  一个被病毒所左右的人难道会这么说话吗?

  苏琼陷入了昏迷之中。

  陈东怎么也没有想到,屏幕上的信号突然间便消失了,难道老张意识到警车里的定位系统而故意破坏掉了?还是苏琼与老张发生了直接的冲突?

  陈东想也不敢想,立即加快了车速向前疾驶而去,他只怪自己距离苏琼的车太远了,但事实上,在隍都城的夜雾中,警方极少能够依靠肉眼盯梢住一辆汽车的,即便距离足够近的时候。

  陈东立即向隋江做了汇报,显然隋江那里也发现了苏琼车辆信号的消失,隋江只能命令陈东继续寻找。

  经过路边停放的那辆集装箱车,陈东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显然他没有想到苏琼会把警车开进了集装箱中,所以车辆也并没有停下来,而是飞快地从大集装箱车旁越过了。

  苏琼与老张的失踪令警察局长有些坐不住了。他急令陈东与隋江等人立即在苏琼失踪的范围内展开大面积的搜索,并且又派出了大批警员作为支援。

  而这个时候,仇秋却突然出现在局长的办公室。

  原来,当老张放掉仇秋之后,仇秋立即想到了证物室里曾经被烧毁的那柄油布伞。当时老张莫名其妙地烧毁证物就十分奇怪,但由于老张几乎从来没有犯过错误,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但苏琼与仇秋说过,这把伞中肯定设有机关。老张烧伞的举动以及今天劫持自己的行为似乎都是受人操纵着,联系到从齐煜与成垣身上得到的那种未知名的病菌,仇秋敏感的意识到这种细菌就是罪魁祸手,于是她立即跑到证物储藏室中取证。

  事实却出乎仇秋的意料,在仓库的垃圾筒里,仇秋虽然找到了一个针状物,经过化验证实,针尖上却只有老张的血迹,难道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这种不知名的病菌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弓形真菌的变异?仇秋立即跑到局长办公室进行汇报,却得到了苏琼与老张同时失踪的消息,她的心立即提到了嗓子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林川悬疑档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林川悬疑档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