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反思
韩兮2016-08-31 19:552,344

  当林川踏进屋内,将门关好了,在地下室这个狭小的空间中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候,他仿佛才稍稍感到了一丝放松。

  过去的三四个小时中所发生的事情是林川想都不敢想的,对于他这么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来说,那简直是一次历险,虽然林川可以确定自己没有犯下什么恶行,但遇到这样的事还是令他十分地郁闷。

  半夜被警察带走,面对一具惨不忍睹的死尸,象法医一样分析着案情,转而又如同一个罪犯一样地被审问,证物上竟然还有自己的名字,这一切看起来是那么地不可思议,但确确实实地就发生在过去这几个小时中。

  林川的情绪在这段时间里也经历了诸多的变化,疑问,难受,自信,恐惧,甚至是歇斯底理,对于生活极为单调的林川来说,这样巨大的情绪变化令他一时难以适应,所以虽然回到了自己的屋中,稍许感到了些安全,但实际上一颗心却注定无法安宁。

  说实话,林川有些兴奋,这突如其来的事件不但令他死寂般的生活起了一丝波澜,更重要的是这件事其实看起来是十分地有趣。

  有许多的疑问摆在林川的面前,好象这些问号只等着林川去一一击破,林川的血液中开始流淌着搜索者的智慧,充盈着全身,仿佛要爆炸了似的。

  他要感谢那个多少有些刚愎自用的女探长,――隍都中竟然还会有女探长?――若不是她的一意孤行,若不是她的果断,自己可能还无法经历这么多事情,尤其无法在这个深夜中,在一盏照如酷日的灯光下仔细地看着一具自己并不认识的死尸。

  同样还是那个女探长,竟然没有将自己关押起来,这多少出乎林川的意料。但自由终归是好的。林川感到庆幸。有了这样颇具传奇的经历,然后又恢复自由,这是一件多么令人欣慰的事情。

  但这件事为什么会发生呢?

  林川并不是一个很张扬的人,这种人往往看上去十分地懦弱,但实际上沉默便是他们的武器,而这种人最大的优势就是理智。

  作为一名编剧,职业的敏感令林川对今晚发生的事情充满了好奇,但理智却令他的脉搏逐渐地恢复了正常。

  为什么凶手会将一个标明作者是自己的剧本留在案发现场?而自己在现场所说的那番话并没有经过大脑却与剧本上的台词一模一样,这又是为什么?难道自己对朱桐的死法真的曾有过接触吗?

  想到这里,林川根本顾不上一夜的疲乏与恐慌,而是立即坐在了电脑前,打开文件,要寻找那个并不存在的剧本。

  陈旧的电脑硬盘上并没有林川在警察局所看到的那个剧本,他的心总算落了下来,但实际上他多少有些失望。林川也很想知道这个剧本将如何发展,毕竟那个朱桐死得令人感到有些离奇。

  其实林川并没有意识到,他无意中正在做的事情就是证明自己无罪。

  当一个人相信自己被怀疑的时候,他才有可能想尽办法去证明自己的无罪。林川便是这样,他确信自己已经被怀疑了,确信苏琼怀疑自己就是那个剧本的作者。当一个人开始证明自己无罪的时候,就表明他已经被案件牢牢地掌握了,注定他将陷入这个案件中。

  让林川陷入案件中,去证明自己无罪,这是不是凶手的目的之一呢?

  林川沮丧地从电脑前走开,躺倒在自己的床上,抬头透过那高高的小窗户看着外面渐渐变亮起来的天空,他静静地思忖着。

  为什么自己的名字,地址会出现在案发现场,但自己与死者朱桐根本没有过任何接触,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林川大脑里一片混乱,渐渐地,他沉沉地睡去了。

  经过刚才的一番历险,林川睡得很熟,也很香。

  不知道睡了有多久,林川再一次被敲门声所惊醒,他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再一次打开了房门。

  屋外无人。

  林川关上门又躺倒在床上,困意再一次袭来,他继续迷糊着。

  但敲门声又一次响起,林川继续拖着自己疲惫的身体打开门,门外还是无人,楼道里空荡荡的,这时的林川突然有了一丝的警觉,这警觉将他从混乱的意识中拽了出来。

  敲门声听得如此真切,楼道里为什么没有人?

  难道有人跟自己恶作剧?这个人又是谁呢?与刚刚发生过的事情有没有关系?

  这一次,林川关上门,虽然躺回到床上,但整个人浑身都紧张了起来,他害怕但似乎又是在等待着敲门声的再一次响起。

  过了片刻,那诡异的敲门声终于如期而至。

  好象听到了枪声一样,林川几乎从床上跳了起来,一个箭步蹿了过去,拽开了门,门前赫然是房东,也许被林川这个举动吓了一跳,房东不禁倒退了两步。

  见是房东,林川心中颇为恼怒,压住了火气问道:“有事吗?”

  小眼睛的房东猥琐地一笑:“没事的,我只是来看看你回来没有。”

  林川哼了一声,慢慢地一字一句地回答:“警察找错人了,我没有什么事情的。”

  房东满脸堆笑:“我想也是,你当然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林川懒得与房东说些什么,随手关上了门,再一次躺到了床上。

  门外房东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林川身子刚刚躺倒在床上却突然如弹簧一般跳了起来,他再一次冲到了门前,打开了门向外望去,楼道里没有一个人影,脚步声也仿佛突然消失了一般。

  林川浑身的汗毛在这个瞬间立了起来。

  脚步声,房东怎么可能走出这样的脚步声。

  轻脆地,回响着的,这分明只有高跟鞋在空荡的走廊中才能踏出的声音,而那个看起来十分龌龊的房东脚下总是趿着一双脏兮兮的拖鞋。

  林川的心跳在加速,高跟鞋,这令他想起了朱桐的致命伤,肚子上的那几个洞不正是用高跟鞋踩出来的吗?

  难道凶手找到了自己,但这又是为什么呢?

  林川猛地将门关上,他倚在门上长长地喘着粗气,但很快,林川的喘气声变成了屏住呼息,他的脸在刹那间变了。

  一种窒息的感觉令他浑身感到一丝寒意,同时也令他的眼球开始充血。

  眼中的血丝越聚越浓,然后充斥在整个眼球中,汇在了一起,变得有了形状,黑色的瞳孔在收缩,一双鲜红的高跟鞋却在放大。

  在林川的床前,赫然摆着一双鲜红的高跟鞋,平静无声,却散发着恐怖的力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林川悬疑档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林川悬疑档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